84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温白鹿听罢忙摇头说道:“那种药丸只能服用一次,再用的话,凭你的身体,一定会血脉爆裂而死!”李浩听罢心中顿时沮丧,随即便左右冲杀,想靠到归宗颐的身边将他们击溃!所有这些前来的玄门中,只有仙篆门最为厉害,也最为难攻!只有将归宗颐这个掌门击败,那其他玄门便会立即不战自败!!!

却见李浩几步重新窜到仙篆门的阵队前,归宗颐见李浩毫无放弃之念,便叹息着点头说道:“如果我仙篆门能有这样的弟子,那日后师尊他老人家泉下有知,定会欣喜万分”

温良此时已经回到归宗颐的身边,听罢忙对归宗颐说道:“师兄!此人万万留不得!若是日后他反转过来,定会去仙篆门与我们为难的!难道你忘了大师兄是怎么被玄乙门的解轩辕斩杀的么?!”归宗颐听罢点头说道:“我心中自有分晓,你在一旁静静的观望好了”说着忽然纵身跃到场中,随即向正与文沙海战的夏侯商身后猛地一戳,夏侯商猝不及防立即被点倒在地,此时众人还没有注意到夏侯商被制的事情,却见李浩蓦地冲到夏侯商的身边,猛挥一掌将身旁的文沙海击退,随即立即护在了夏侯商的身前!

归宗颐见罢,冷冷的对李浩说道:“我要的是这玄乙门掌门,你若是敢拦我,别怪我杀你!”李浩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立即大喝一声,身周马上爆射出强烈的气劲来,接着那紫云剑瀑夹着李浩体内最后一点丹气,朝归宗颐身上扑杀而去!!!

却见归宗颐脸色一沉,蓦地从腰间抽出诛仙剑来,猛地向李浩的紫云剑瀑上一挥,那本就不堪一击的剑瀑立即被这神剑击散,随即归宗颐大喝一声,将神剑向李浩劈了下来。

众人见归宗颐持着手中的诛仙剑向李浩斩去,立即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却见李浩闭起了双眼,早已做好被归宗颐斩杀的准备!忽然众人眼前人影一闪,一个样貌清俊的男子挡在了李浩的面前。

就在与此同时,却听山门外远远的一处,一个女孩尖声叫道:“爹爹!快住手!”原来傲雪已经赶到了伏羲宫!但还是稍稍晚了那么一点,归宗颐剑起刃落,顿时眼前一片血光。

李浩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陆星羽微笑的挡在李浩的面前,胸前已经被归宗颐的诛仙剑穿胸而过,李浩长大了嘴巴,顿时呆呆的看着陆星羽,随即大声喊道:“师兄!你为何”陆星羽微笑着说道:“能为师弟挡下这一剑,是我生平做的最高兴的事情”

夏侯商见罢顿时大啸一声,蓦地冲到归宗颐的身边,挥起掌力将归宗颐逼出陆星羽和李浩的身边,随即怔怔的看着浑身是血的陆星羽,眼中流下泪来,转眼间自己的门中,两个得意弟子都在这场战斗中失去了性命,夏侯商心中无比的悲痛

众人立即跃到李浩和陆星羽的身边,将他们严密的围住,以防归宗颐再次行凶。李浩只是大声痛哭,却见陆星羽摇头说道:“师弟不要难过,人总要死的,我陆星羽能在战场上死去,而且又认识了你这样的同门,我高兴啊”说着口中不断的涌出血来。

李浩大声说道:“师兄!你不会死的!我一定将天下所有的神药都给你寻来,你千万坚持住”陆星羽摇头笑道:“没用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李浩擦了擦眼中的泪水,随即用力的点了点头。

陆星羽指着仙篆门和归宗颐众人说道:“我死以后,你万不能轻易去寻他们报仇他们也是受到奸人的挑唆和阴谋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等你日后悟得更加高深的玄法,再做打算”随即低声对李浩说道:“等我死了,你把我双耳的耳赘割下,找天下间医道高明之人,移植到你的耳边,我一生的丹元都贮藏在那里,也算是作为纪念吧!”说着忽然气息微弱,随即便处于弥留之中!

李浩听罢放声大哭,却见一旁的温白鹿靠到陆星羽的身边,低声说道:“陆师兄!你放心好了!我药王门便能做到你所说之言,我们一定会把李浩师弟照顾好的!”陆星羽嘴唇微微一笑,随即脑袋向一旁一歪,再也没有了气息

李浩见陆星羽已然身死,顿时心中一阵剧痛,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众人忙抢上前来,给李浩服下了丹药,片刻间李浩缓缓的转醒,随即看着一旁的陆师兄,眼中又落下泪来。众人见罢无不为之动容

一旁的归宗颐见傲雪无恙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顿时心中甚是宽慰,随即便关切的问道:“雪儿!这半年来你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这玄乙门的小子将你囚禁在什么地方!?他们没有折磨你吧!?”

傲雪见自己的父亲已经将玄乙门的陆星羽斩杀在剑下,立即怔在原地半晌,随即呆呆的摇头说道:“爹爹,你好糊涂”接着便把天龙门和影焰门如何囚禁自己,李浩如何血战天龙门将自己救出,而自己在赶来的半路上乘船遇险耽搁了行程之事,一一向归宗颐述说了。

归宗颐听罢立即心中大怒,随即大声对祖啸仙说道:“原来是你们搞得鬼!”祖啸仙见归宗颐已经把自己的阴谋揭露,顿时心中一凛,随即大声说道:“我也是听了影焰门的掌门的话,才将你的宝贝女儿藏到我天龙门的!但我也为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你可以把影焰门的掌门叫出来对质!”

归宗颐向四周环视,哪里还有影焰门弟子的身影?随即顿时哀声说道:“不好!我们上当了!!!”原来众人和玄乙门鏖战了半晌,除去在后山的影焰门那几个弟子外,影焰门的人全部都失去了行踪!祖啸仙见罢也是懊悔不已,他听闻影焰门掌门所言,只要将伏羲宫攻破,那便能将那本传说中的“云笈七籤”弄到手中,从此便可天下无敌!现在看来,全部都是那老儿的蛊惑

祖啸仙向身边的门下弟子点头示意,随即门中弟子立即向山门外撤去,离天宗见祖啸仙带领弟子已经撤离,谢庭烟也马上偃旗息鼓,随即携众人回自己的谈笑亭去了。归宗颐沉吟了片刻,便大声对玄乙门众人说道:“今日小女已经找回,玄乙门杀我东方师兄之事暂且搁置,你们若是想找我保报仇,那归某和仙篆门弟子随时恭候!!!”

说着便拉起傲雪的手转身离去,只见傲雪怨恨的看着归宗颐,随即走到李浩的身边,沉声说道:“李浩哥,我知道你心中恨我,但是我在途中的船只遇到风浪,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李浩冷冷的说道:“你干什么去了算了,我师兄和心慈师姐已经活不回来了,你还是和你父亲回仙篆门去吧!放心,我暂时不会找他报仇!但请你告诉他,我总有一天会去仙篆山的!”

傲雪听罢心中一酸,随即便猛地转身向归宗颐走了去,仙篆门的弟子马上撤出了伏羲宫下山去了。白慕容忙吩咐众人立即关闭山门,在上山的路口立即把守人看守,若是有人再敢私自上山即刻格杀勿论!随即众人将陆星羽的尸体抬回了伏羲宫中,玄乙门一战,连折了两个门下弟子,门中的元气大伤,弟子死伤无数。

李浩看了看身边的夏侯商说道:“师伯,我们回火麟殿去吧”夏侯商刹那间满头白发,随即摇头说道:“你们先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李浩只好叫众人不要打扰他,随即和其他同门好友回火麟殿去了。

李浩走到玄乙门的灵堂中,见乐心慈和陆星羽的尸体在堂中安详的摆放着,心中无比的酸楚,李小倩在乐心慈的身边大哭,却见白慕容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对李浩说道:“师弟,你连日征战甚是幸苦,还是先去休息吧”

李浩摇头说道:“师兄放心,我没有事,本该死的是我,但是大师兄却”白慕叹息着说道:“这也是他的选择和命数,你切莫要再悲伤了,天下之事本就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大师兄进门的时候,他就早已领悟个中道理了!”

李浩点头说道:“我在这里为两位师兄守灵,师兄统领门中诸事,先去歇息吧!”白慕容点头说道:“我去外面安排一下其他人,一会过来换你。”说着便向灵堂外走了去。李浩默默的流着眼泪,心中无比的凄凉。

过了片刻,李浩对李小倩说道:“师姐在临走之时,曾经嘱咐我,让我将你送到你爹爹李懿那去,过几日我们化了心慈师姐的尸体,我便动身送你前去!”李小倩只是痛哭,随即摇头说道:“我不去,我只和我娘在一起!”

李浩见罢叹息着摇了摇头,却见灵堂大门被人推开,却见诸位玄门好友一一走了进来,温白鹿拍了拍李浩的肩膀说道:“不要太悲伤了,你身体现在极度虚弱,还是修养丹元要紧!”众人也都随声附和着。艳鬼王走到陆星羽的身边,默默的下泪来,李浩心知她极为恋慕陆师兄,但今日却是天人永隔,当真是造化弄人!!!

忽然温白鹿走到陆星羽的身边,随即暗暗的拿出一件很小的事物,李浩忙向他看去,只见温白鹿手中的是一个方形的宝函。随即温白鹿借助众人安慰李浩之时,偷偷的用食指向陆星羽双耳的拴马桩上一划,随即那耳赘便轻轻的落到那寒气四散的宝函中。温白鹿将那盒子放进怀中,便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李浩看在眼中,便拉过温白鹿说道:“那时师兄和我说起这件事,我心中本是极为不愿,而且也不解你会如何知晓我们所说的话的。”温白鹿低声说道:“我天生便有读唇术,便能知晓他所言之事,而且此事事关重大,我暂时替你将陆师兄的耳赘保存,等日后你来我药王门,我为你接续上,也算是延续了师兄的遗志了。”

李浩点了点头。随即众人便向李浩一一辞行,李浩在山门前拜谢了诸位好友,便和胡不违送走了这些玄门中人。胡不违叹息着说:“唉,看来此次大劫,玄乙门从此真要一蹶不振吗!?”李浩听了这话,心中也是一阵迷茫。独自在火麟殿中呆了很久,眼见快要到晚饭时分,但李浩哪里能吃得进去,便前去探望宗平的病情。

却见落雨正在给宗平服下汤药,宗平知道乐心慈和陆星羽之事,只是默默的流泪,连一口丹药也喝不进去。李浩安慰他说道:“师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还是安心静养吧!”宗平忽然起身放声大哭,李浩从未见过宗平如此激动,也跟着落下泪来,随即心中一动,便对落雨说道:“姐姐,我现在去吩咐门中的弟子,让他们乘伏羲宫的马车,送你们到清虚谷去静养一阵,伏羲宫有我和其他师兄把守,而且那些妖人也是元气大伤,不能再轻易杀回来了!”

落雨听罢点头说道:“我也是一直担心他的病情,若是一直在这伏羲宫中,难免会触景伤情,也许去我苏师伯那里,会为他的病情有好处。”说着便收拾行李,李浩叫来门中弟子,将二人护送出伏羲宫内,看着二人远去的马车,李浩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怅然之时,李浩呆呆的朝水榭林中走了去,忽然听到一阵极为冷峻的琴声,李浩知晓这是白慕容在这里以琴解忧,便走到亭阁前静静的聆听起来,半晌,白慕容停住琴弦,叹息着说道:“能有师弟这样的知音,慕容此生无憾了”

李浩点头说道:“师兄的琴艺大进,我只能听了皮毛,哪里配做师兄的知音。”白慕容思忖了片刻,便对李浩说道:“大师兄和心慈师妹现在离我们去了,以后玄乙门就要靠你我二人来支撑,师弟有什么打算么!?”

李浩沉吟了一会说道:“我只想回父母的身边,再不愿纠缠这江湖之事。”白慕容摇头说道:“不然!师弟能有如此的本领,为何不在玄门中继续发光发热!?如此一来,玄乙门当真要在玄门中陨落了”

李浩说道:“哪里,门中还有盛烈和无量秦山师兄等人,我想慕容师兄能很好的掌管玄乙门,不是我不愿与师兄一同将本门发扬光大,只是我不愿在杀戮人命,这两年来投身江湖,我心中有很多感慨,天下间不是人杀我,便是我杀人!而且许多事情连我也是说不清道不明,我想静一段时日再做打算。”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