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忽然硕山猿向地上凝神一看,忙对叶鱼蓉大声说道:“师姐小心!地上有妖人的丹气出现!!!”叶鱼蓉马上跃到一旁,只见宋无量已经逃离那阵营中,翻身出了土地下。李浩见宋师兄无恙而归,便欢喜的询问起来,宋无量叹息着摇了摇头,显然是没有查到乐心慈的下落。

宋无量见秦山正和一个高大的男子战到一处,忙催动掌劲,大声对李浩说道:“师弟在一旁为我们掠阵,我去助秦山一臂之力!”说着便扑到孔杰的身前,与秦山夹攻起来,硕山猿见罢也立即跃入战圈,四人立即在这荒野上展开大战!

叶鱼蓉见李浩在一旁静静的观望,便冷冷的说道:“怎么!?你难道不上去帮他们么!?”李浩大笑着说道:“我若是也攻了上去,那叶女侠便会趁机出手将我们都斩杀了,然后回去邀功,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叶鱼蓉听罢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不出手,我难道就不会斩击他们了?!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只能做一个废人一样在这里等着你的师兄被我们斩杀!”说着便忽然扬手向战圈中抛去一物!李浩见那东西在空中一闪,随即爆射出青蓝色的玄光!忙将紫云剑化作气状向那东西阻挡去!

那青蓝的光气被李浩的紫云剑气拦住,立即消散在虚空中!叶鱼蓉见罢顿时大怒道:“你居然能出手将我的灵溟宝玉化去,我本来是不屑杀你的!现在看来,是我过于慈悲了!”说着便连连扬手,那灵溟宝玉所发出的蓝光立即朝李浩面前飞射而至!

李浩见罢心中大惊,这叶鱼蓉离自己如此距离,便能飞快的出手,那宝玉的蓝光分明就是极为强劲的剑煞!李浩立即起身向一边闪躲,随即立即将紫云剑御出不断的围绕自己身周,来阻挡那宝玉的侵袭!

叶鱼蓉见李浩伤成这样,却仍旧能随心御使自己飞剑所化作的剑气来,心中也是大惊,随即冷笑道:“我这宝玉可不是什么丹元化作,若是用了久了,也不会感觉有丹气不足的事情发生,不过你就不同了,只能眼睁睁被我干耗在这里,哼哼”

李浩坐在地上听了叶鱼蓉所言,便不解的说道:“奇怪!?难道这宝玉是你心生之物?我还没有听到一种神器不用自己的丹气便能随心御使的!便是你这灵溟宝玉也是一样!不信的话,我们便看看谁能挺到最后!”说着便闭起眼睛,居然躺在地上瞌睡起来。

叶鱼蓉见李浩居然能够如此的御行剑气!心中也是一阵惊惧,随即便心中恼火,她生性好胜,便一心想要用自己的灵溟宝玉将李浩击败在地,但是正如李浩所言,世间上没有一样东西是能够只凭自己的心意御使,而不动用丹气的!

叶鱼蓉与李浩对峙了半晌,便感觉自己的丹气消耗很大,而李浩反倒是悠哉游哉的枕着双手得意的看着她,叶鱼蓉此时想要收回宝玉,但李浩的紫云剑气却仍旧气势不减的缠绕着自己,李浩见她已经是支持不住,便立即收回了紫云剑,随即大笑着起身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叶鱼蓉气的脸色发青,但是又碍于李浩那强大的剑气,自己一时竟然不敢出言讥讽。她哪里知道李浩此时虽是身受外伤,但丹气从未有过的强盛!而她虽修学多年,但毕竟是一个女子,怎么也弱势了许多。

而孔杰硕山猿和宋无量秦山四人也正在战得火热!忽然营盘一声声躁动又响了起来,李浩心中不解,忙向那营地上看去,却见似乎有人正穿梭在各个帐篷之间,躲闪那些敌人的攻袭,而手中又不断的将那些帐篷点绕!李浩见那人红衣似火,正是玄乙门的弟子盛烈,便立即知晓这是夏侯商在背后趁机搞得名堂!

叶鱼蓉正要抽身返回,忽然身周一道气壁将她牢牢的困在里面,随即背后蓦地闪出一人来,将叶鱼蓉身后的穴道点住,顿时这离天宗的女子便被制住!李浩见她身后一人从中闪出,正是身穿灰色长衫的白慕容!

却听白慕容对孔杰喝问硕山猿大声说道:“你们若还不住手,我便立即将这女子一掌震死!”

孔杰和硕山猿听罢立即停住了拼杀,随即白慕容从容的对二人说道:“你们回去告诉龙青霜和归宗颐等人,明日午时在伏羲宫的山门前见面,我们要的是什么,他们心中清楚的很!你们两个回去吧!我不难为你们!”

硕山猿和孔杰听罢,立即沮丧着朝那熊熊燃烧的营盘走了去,白慕容向李浩等人点了点头,随即便押着叶鱼蓉回伏羲宫中去了。秦山将叶鱼蓉押到宫中的火麟殿里,宋无量马上安排人去严加看守,李浩和白慕容又重新回到了议事大厅内。

李浩高兴的对白慕容说:“师兄怎么回知道那女子会出来巡视?”白慕容微笑着向大厅中的夏侯商看去,李浩便知晓这是夏侯商使用的计谋,想要擒住一个他们的弟子,然后用来交换乐心慈

夏侯商说道:“我们若是只守不攻,便会难以有机会突破,最后便落得十分被动的下场!那时不但不会救出心慈来,我们恐怕也会全军覆没!”李浩点头赞道:“师伯如此高明,当真叫弟子佩服!”夏侯商叹息着说道:“这都是你星羽师兄的主意,若是他复原了,对玄乙门来说,该是多么大的一件幸事啊”

李浩听罢心中也是一阵酸楚,随即默默的说不出话来,白慕容忙对夏侯商和李浩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师父和师弟还是回去休息吧!明日那些敌人若是来交换,恐怕还会有一场大战!”夏侯商点了点头,黯淡的朝火麟殿走了去。

李浩对白慕容说道:“师兄,你也回去休息吧!不要熬坏了身体!”白慕容苦笑道:“我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是对得起玄乙门,便是死了也是在所不惜!”李浩听白慕容话语怪异,便不解的拜别了他,自行回去安寝了。

第二日一早,李浩便早早的起来,去陆星羽的房中探望他,一边为他洗漱了面容,一边夸赞他出得好计谋,陆星羽微笑着说道:“一会你扶我起来,我若是能出现在交换的众人面前,那他们定会惧怕非常,那样便心中有所顾及,不能轻易的向我们发出攻袭!”

李浩听罢沉吟了片刻,随即便对陆星羽说道:“师兄说的有些道理,但我怕被他们看出破绽来,如偶数那样的话,我们不但没有起到震慑的作用,而且也会被他们看出我们的弱点来”陆星羽听罢放声大笑,随即向门外喊了一声,却见从门外走来一人,正是李浩的师姐落雨。

随即落雨走到陆星羽的面前,李浩见她手中拿着一些化妆的笔粉,立即明白了陆星羽的用意,随即便笑着说道:“原来是要让雨姐姐为你做些改变,看来师兄还真是心思缜密!”落雨也微笑着说道:“师兄一直让童儿前去求我,我才不得已来了!”

不多时,落雨便拿出自己化妆的手法,片刻便将陆星羽惨白的面容化得神采奕奕!连李浩看了也拍手叫好!落雨见李浩似乎已经忘却了自己对他的背叛,心中也是有些不忍,随即便向二人告辞,回自己的住所去为宗平熬药。

陆星羽让李浩拿过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色,立即高兴的说道:“看样子我似乎恢复到以往了!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李浩听罢安危他说道:“师兄还想不要多想,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说着陆星羽便缓缓起身,让李浩为自己梳起发髻,两个人慢慢的朝伏羲宫的大殿广场走去。片刻来到了议事大厅,李浩见白慕容早已和其他师兄们在此议事,谢经云此时不在宫中,因为苏年生生活一直拮据,受夏侯商的吩咐,几日前去清虚谷为苏年生送钱财去了。

白慕容见陆星羽居然神采奕奕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顿时脸色大变,李浩好奇的看着白慕容,却见白慕容忙扶过陆星羽,担心的说道:“师兄怎么来了!?难道师兄身上的病忽然好转了么?!”陆星羽摇头苦笑道:“逢场作戏罢了,只是想为本门出一份力!”

众人这才明白陆星羽是强撑着来到这里,为的是能在交换人质之时,好为玄乙门撑撑门面,而那些妖人没有硬攻进来,多半是惧怕陆星羽的缘故。白慕容叹息道:“师兄能忍着病痛前来为我们撑场面,我和几位师弟心中甚是感动”

陆星羽对众人说道:“午时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拿出些气魄来,切莫因为他们人多就现出沮丧的神情来,那样的话,他们必定会立即动手!”说着便吩咐李浩将那些助拳的其他玄门中人一一叫到此处,随即便安排了具体的事情,以防中途有变。

时间很快便匆匆过去,李浩便觉得这几个时辰如同经过了几年一般相似,忽然有人闯进议事大厅,大声对众人说道:“禀师叔师伯外面的营盘中有动作,想是已经朝伏羲宫过来了!”陆星羽点头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提前来了!我们现在就立即出迎!!!”

陆星羽带领众人在山门前一字排开,只见前面的旷野上隐约的出现了一些身影,不多时那些人便来到了伏羲宫的山门前,李浩心中紧张万分,虽然他也经历过无数的拼战,但不知为何今日心中隐约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来

却见那些敌人走到众人的面前,其中一人向玄乙门众人拱手说道:“我们奉约前来交换彼此的人质,却不知为何夏侯掌门没有出迎啊?!”白慕容冷笑着对那人说道:“我大师兄在此,便已经十分给诸位脸面,我师尊现在在宫中休息,不便打扰!”那人冷冷的说道:“玄乙门好大的架子!”

随即将身后的一人推了出来,众人见罢险些叫出声来,那人正是玄乙门的乐心慈!只见她神情虽是有些疲惫,但似乎并没有受到敌人的迫害,李浩正要抢上前去把她救回,却见那说话的男子伸手阻挡住李浩,随即冷冷的说道:“慢!我们的人呢!?”

白慕容忙将叶鱼蓉推了出来,众人都屏住呼吸,提防着彼此的动向,却见敌人中有一个双鬓飞白的中年老者,淡淡的对刚才说话的那男子说道:“西门!你前去和他们交换!”那男子名叫西门远,听了这老者的吩咐,立即点头将乐心慈推了过来!

随即白慕容对身边的叶鱼蓉说道:“走吧!”说着便和叶鱼蓉朝山门前的空地走了过去。西门远冷冷的看着走来的白慕容,冷笑着说道:“白少侠!玄乙门用的好手段啊!?”白慕容微笑着说道:“哪里哪里!彼此而已!”说着便伸出右手抵在叶鱼蓉的身前,随即和西门远同时将乐心慈推向对方!!!

白慕容忙把乐心慈护在身后,随即关切的问道:“心慈,你没有事吧?!”却见乐心慈脸上露出极为冷峻的表情来,似乎眼中充满了嘲讽,白慕容也来不及多想,忙把她护到众人的身边。却见众人纷纷走上前来,立即询问乐心慈的情况。乐心慈眼中静静的流淌下泪水来,李小倩忙扑到她的怀中,母女二人心中都感到一阵伤感

白慕容正要和众人返回,却见敌人的人群中忽然走出来一个面上带有疤痕的人,那男子冷冷的说道:“陆星羽!你还认得我么”陆星羽凝神向那男子看去,忽然认出他正是离天宗的掌门龙青霜!陆星羽淡淡的说道:“原来是龙掌门!久未谋面,近日可好啊!”

龙青霜神色冷峻,眼中似乎极为愤懑,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拜你所赐,现在我的一只眼睛已经被你的剑气斩瞎了!”李浩忙向他的有疤痕的眼睛上看去,却见那眼珠极其浑浊,当真是废去了光明。便心中一凛,莫非这龙青霜要和陆星羽拼命不成!?

李浩忙走上前去,大声对龙青霜说道:“亏你还是一门之掌门,我师兄曾经好心饶你一次,你居然还敢前来与玄乙门为敌!当真是不知羞耻!”龙青霜冷笑道:“我离天宗如今已经身败名裂,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而且我龙某人现在成了残废,活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来个鱼死网破,或许更加痛快些!!!”

却见龙青霜身后掠出一人,正是仙篆门的弟子林灵,林灵见到李浩立即大声说道:“你这妖人!擅自将我门中的师姐捋去!若不快快将我师姐交出,我仙篆门定会和玄门诸侠血洗伏羲宫!!!”李浩听罢大声说道:“归傲雪和我有八拜之交!我怎么能把她囚禁在这伏羲宫内!你们仙篆门受到这些人的挑拨了!她已经被我在天龙门救出,过些时候自会无恙的出现在你们面前!!!”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