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慕容摇头笑道:“诸位说是切磋,而我的乌雀剑若是出鞘的话,便会不饮人血不收闸,那样恐怕会失了和气吧!”盖震听罢立即向白慕容挥出一刀,白慕容见那刀煞蓦地变为一股气浪向自己袭来,立即动了动手指,随即那柄乌雀剑飞射而出,白慕容轻轻向那刀煞上一扫,立即将黑金陌的刀气化为无形

盖震见罢,稍微怔了一怔,随即便点头说道:“当真是绝世少有!恐怕只有庭烟兄的青丝剑能与之抗衡了!但是我们才刚刚开始而已”

说着便咬破食指,往那黑刀身上画了些玄符,那黑刀原有的刀煞居然隐没不见,片刻间忽然猛然骤长起来,随即盖震猛地朝白慕容一挥,李浩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前一股极为猛烈的罡风吹拂过来,立即起身向一旁远远的躲闪了去!

白慕容也被他的刀煞震得心中一惊,忙用乌雀剑的剑气死死的向那席卷而来的刀煞上斩去!两股强劲的剑气立即僵持在山门前的场地上!

却见赵宣在一旁朗声对谢庭烟说道:“庭烟兄!你看盖震师兄能否将这玄乙门的白慕容击败!?”谢庭烟摇头说道:“我也不知,只是知道这二人的功力和我都不相上下,若是硬拼的话,只能两败俱伤,那时便会便宜了你我,哈哈!”

李浩在一旁听得真切,心说这二人居然明目张胆的暴露自己的心思,想是用来分白慕容的心神!白慕容何等伶俐,马上便明白谢庭烟的话外之音,便立即将自己的玄虚之壁御使出来,那黑金陌的刀煞居然一时难以攻到白慕容身边!

盖震见罢心中一凛,随即那乌雀剑便如同飞鸟一般化作剑瀑朝盖震席卷而来!盖震见自己的刀煞一时难以攻杀白慕容,立即将黑金陌的刀气回防过来,但那乌雀剑速度极为猛烈,哪里会等他回防!立即朝盖震身上冲杀而来!眼见便要将盖震斩杀在乌雀剑瀑之下!!!

忽然黑金陌的刀身一变,随即一团黑色的气煞出现在盖震的身前,立即将白慕容呼啸而来的乌雀剑瀑牢牢的抵挡住,盖震冷笑着说道:“我的黑金陌能将你的神剑占为已有,一旦你的剑瀑被我吸了进去,便会从此失去神剑的威力”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眼前一花,随即一道灰色的身影跃到自己的面前,却听一声崩殂的琴音,白慕容拉起古琴“崩庭”立即向盖震的身上射了去!盖震此时手中没有神刀,立即被白慕容古琴上所发的剑气击中,顿时口中喷出血来!

盖震受到一击,立即翻身向后退去,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撞在了虚空的气壁上,原来白慕容此时已经动了杀机,想趁着自己的乌雀剑没有被完全吞噬之前,一举将这强敌斩杀在自己的玄虚气壁中!李浩心中知晓白慕容的想法,若是失去了这一次机会,再战之时胜负便极为难测,立即暗暗的运行出紫云剑来,准备在谢庭烟前去救助盖震之时出手阻止!!!

忽然赵宣飞速的跃到李浩的身边,立即向李浩飞鼠出自己的枯叶刀的刀煞来!李浩见罢忙御使紫云剑和他拼杀起来,此时气壁中的盖震不断被白慕容的剑气倾袭,眼见便要被活生生的震死!!!

忽然一道青光袭来,白慕容心中一凛,知道是谢庭烟的青丝剑出鞘了!随即也不管那袭来的剑气,仍想将这盖震射杀在自己的气壁中,但那青气刹那便飞射而来,蓦地白慕容的玄虚气壁击破,盖震浑身鲜血的身体马上远远的飞射出去!

白慕容见谢庭烟已经出手,而且破掉了自己的气壁,自己已经毫无斩杀盖震的可能,忙收回乌雀剑,向后面远远的跃去,随即拱手大声说道:“庭烟兄好生了得!居然轻易的将我设下的玄虚气壁破除!白某实在敬服!”

赵宣见白慕容收手,也收起自己的枯叶刀,立即跃到盖震的身边,随即将浑身是血的他背起,拿着那柄黑金陌,向自己的营地走了回去。只剩下谢庭烟独自一人与李浩二人对峙着

谢庭烟听白慕容出言讥讽,便淡淡的说道:“慕容兄取笑了,我若是不出手的话,那这盖震师兄早已被你的琴剑所射杀!我们二人谁更磊落,谁更厉害,已经昭然在目!在下奉劝慕容兄一句,你若能和我联手,我们二人定能1一统天下玄门!”

白慕容摇头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的所作所为,玄门中早已传扬出去!日后击败了你们,我可没有我师兄陆星羽那般仁侠,别怪我心狠手辣!!!”谢庭烟听罢微笑着说道:“看来白兄是志在必得!好吧!我们既然意见不同,只有各奔前程!”说着转身离开了山门前。

李浩正凝神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谢庭烟回过头来,对李浩淡淡的笑道:“早晚你会了解你白师兄的!”说着消失在夜色中,李浩听罢便不解的问白慕容道:“这人怎么竟说些古怪的话来?”白慕容淡淡的笑道:“不要理他,奸邪之辈大多如此”

二人重新回到了议事大厅中,白慕容除去身上的灰色长衫,李浩见他肩上居然流出了鲜血,忙大惊着说道:“怎么?难道师兄被那谢庭烟或是盖震的剑气所斩伤了?!”白慕容笑道:“哪里,是我自己的剑气弄成的,我在那气壁之中胡乱斩那盖震,便连我自己也受到了琴弦上的剑气,才弄破了一点皮肉。”

李浩忽然想自己在天龙门时,被那印惊天所斩伤时的情景,便和白慕容刚才所做的事情一模一样!马上向白慕容询问了此事的破解之术,白慕容听罢沉吟了片刻,随即说道:“听你所言,那天龙门的人似乎比我的气壁还要坚固许多,你见那谢庭烟用青丝剑来破除我的气壁,便知道连我也是无法得知破解这招数的法子,刚才是我情急之下才想出来的!那盖震若是功力强盛,便能轻易从我的气壁中击破逃脱。”

李浩听罢便点了点头,李浩忽然想到没有见到师姐乐心慈,便不解的询问起来,白慕容脸色顿时大变,李浩见罢心中一惊,以为乐心慈被那些妖人斩杀了,却听白慕容叹息着说道:“前几日,你心慈师姐下山去昆仑山探望自己的丈夫李懿,由于李小倩在昆仑山不适应那里的寒冷,便提前回到伏羲宫中,而后在昆仑派弟子李懿护送心慈回来的路上,被那天龙门掌门祖啸仙和龙青霜等人攻袭,李懿身上那柄昆仑派的‘雪轮剑’被那些妖人夺去,听说在祖啸仙的手中,他们不想和昆仑派为敌,便将李懿丢在了当时的路上,而挟持着你师姐前来要挟我师尊,叫出玄乙门的那本‘云笈七籤’,可是我们哪里有那种以讹传讹的东西!?”

“现在你心慈师姐便在她们的营房中被虏,我们又不能前去营救,只能等待最好的时机再相机而动”李浩听罢,心中大为焦急,这些师兄中只有乐心慈是自己最为敬重的,而且曾经在给苏年生送行的时候,苏年生还曾经嘱咐过她许多话,怎么此时却被龙青霜等人捋了去!而且自己曾经在天龙门中时,那祖啸仙的弟子分明是持着天龙剑,想必是祖啸仙得到了雪轮剑后,才将那柄天龙剑交给孙圣心的!想到这李浩心中情绪起伏,便思索着如何能营救出乐心慈的法子来!

李浩和白慕容交谈后,便思忖着如何救出乐心慈之事,却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对二人说道:“你们若是做好了准备,我们这就趁此时潜进他们的营房,解救心慈出来!”

李浩听罢忙回头观看,却见夏侯商不知何时已经在大厅内出现,忙向夏侯商作礼叩拜,夏侯商将李浩扶起,对二人说道:“我一直在计划此事,若不将心慈救回,那他们这些妖人定会用她来做胁迫,牵着我们的鼻子走,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

白慕容忙对夏侯商说:“师父!我李浩师弟身上有伤,我们前去便可,让他在这里安心休息吧!”夏侯商看了看李浩,李浩忙对夏侯商说道:“我知道慕容师兄是为我的伤处着想,但我也不是不能和那些妖人交战,我与大家同去,也好能为诸位师兄做个照应!”

夏侯商听罢不语,随即拍了拍手掌,却见门外进来了几人,却是秦山和宋无量。夏侯商指着他们二人说道:“他们二人先去探营,若是那些妖人有所防备,切记万不要与之纠缠,马上便转返回来!”说着便示意李浩与白慕容坐到一旁等候。

李浩忙拱手说道:“师伯!我和二位师兄一同前去,刚才慕容师兄已经和那谢庭烟等人大战一场,想必也是累了,我反正也是睡不着,出去走走,就当作散步了!”夏侯商沉吟了片刻,只好点头说道:“好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都要和你这二位师兄一同无恙的返回!”李浩忙拜谢了夏侯商,和秦山与宋无量朝门外走了去。

三个人静悄悄的走出山门,李浩向四处和远远的营房帐篷望去,却见恍惚中只有几个玄门弟子在那把守,四周一切都是异常的安静。宋无量低声说道:“看来安静的有些可怕”秦山不屑的说道:“我看不如硬闯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能轻易的将我师姐救出!”

李浩忙摇头说道:“不可,这里现在是龙潭虎穴,若是稍有不慎,我们三人便回死无葬身之地!还是听从师伯的嘱咐吧!”说着便向前面的山洼出潜行,三人趴在土坡上向下望,下面的帐篷都一丝响动没有,仅有些巨大的鼾声彼此起伏着,一些被风吹倒的火焰灯在地上闪着余辉

宋无量忙对李浩二人说道:“我下去看看,你们千万不要动!”说着便向下面跃了去,李浩正要阻止他,身边的秦山忙将李浩拦住,随即宋无量一头扎进坡下的土里,刹那便没有了行踪。李浩见宋无量居然有如此的能力,心中这才稍稍的送了口气。

却见那地上的土道隐约中现出一条长龙来,随即便向那些营房中一个个的潜去,李浩见罢心中大喜,若是宋无量如此寻找,不多时便能查出乐心慈的下落,忽然营房中一声大喝,立即四周响起了铜锣剧烈的声音来!秦山在一旁大叫道:“不好!五师兄被那些妖人发现了!!!”

李浩正要跃下去援助被困的宋无量,却听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说道:“哼!你们好大的胆!居然敢走进我们的营地!”秦山和李浩都被这声音惊得回头观看,只见一个相貌冷峻的女子,身后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正冰冷的看着李浩二人!

李浩识得此人,这女子正是离天宗的弟子叶鱼蓉,他身后的两个汉子,一个是离天宗的硕山猿,另一个却是从未见过,不过看上去眼熟的很。

李浩淡淡的说道:“哦,原来是叶女侠,你方才说这里是你们的营盘,可你知道这附近全都是伏羲宫的地界,怎么叶女侠如此的大言不惭!?”秦山听罢也跟着说道:“师弟说的对!你们怎么如此无耻,难道你们这些妖人都天生没有脸皮!?”

叶鱼蓉冷笑着说道:“我见过你!你是玄乙门的姓李的小子,那时你们和那白慕容到谈笑亭去,一时便宜了你们,今日你还想着回到自己的伏羲宫去么?!”说着向身后的那两个男子摆了摆手!只见硕山猿身边的那个壮汉,叉着双手走到李浩的面前。

李浩见这个男子十分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那男子大刺刺的说道:“天龙门的孔杰在此!你们报上名来!”李浩立即大声说道:“哦!原来你是天龙门的弟子,我曾经见过一个叫做孔雨的壮汉,不知是你什么人?”

孔杰听罢神色现出诧异来,随即大声问道:“那是我的胞弟,你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李浩便叹息着说道:“唉,我前几日曾经去天龙门救一个人,但是遭到那里很多人的伏击,无奈之下,便把他们都杀了”

孔杰听罢立即咆哮着朝李浩挥起一拳,李浩鼓气丹元生生的接下这一速度极快的拳劲,顿时地上的尘土向四周散开一道气圈来!原来李浩用移花接木的神功将那拳劲引到地下,这才不至于被他震死!孔杰马上第二拳又攻了下来!

却见秦山立即跃到李浩的身边,大喝一声接住孔杰的拳劲,李浩这时已经闪躲到一旁观看了。孔杰和他的弟弟孔雨一般的天生神力,不过比那孔雨还要功力深厚。秦山只是在水下功夫非凡,但若论气力,在陆地也是一把好手,两个人便在这里僵持下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