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见白慕容已经有所准备,心中便暗暗钦服他的御事才能和先见之明!那些弟子人人穿着铠甲,伤亡自然能够减少大半,而且白慕容自玄乙门的大战之后,便一直操纵门人演练御敌的阵法,如此在今日才能方寸不乱,轻易的抵挡住这些骷髅兵!

但那些骷髅兵自从在玄乙门一战中被击溃后,看来元灵祖也做了很多的改进,李浩见那些冥兵也都比先前见到时强大了数倍,便暗自焦急,而那元灵祖显然是怕自己的令旗被击溃,一直隐藏在暗中没有现身,不似去年时那般嚣张跋扈了。

李浩忙看了看身边的众人,随即大声说道:“那元灵祖就在伏羲宫内,但是他怕自己御使冥兵的令旗被击溃,哪一位前辈好友呐前去将他寻找出来,那样这些骷髅兵便会不攻自破!”却见一个苍老的身形闪到李浩的身前,拱手大声说道:“我愿前往!定将那元灵祖的令旗扯碎!”

李浩见是白鹤门的白逸轩,便不忍的说道:“前辈!你如此年纪,只为门下的弟子掠阵便可,万一像那燕十四一般遭到元灵祖的毒手,那李浩当真担当不起!”白逸轩大笑着说道:“我虽比不上当年的廉颇、黄忠等先人前辈,但是也愿效仿那些英雄的气概!只要能将那元灵祖的令旗斩落,我立即便回转,请少侠放心!”说罢便不等李浩发话,便立即施展自己的绝技“翔鹤翼”,向大殿的空中跃去。

白逸轩在广场的四周上空绕了片刻,忽然见到有一名乔装打扮的骷髅兵正在众多的冥兵中指挥着那些骷髅!白逸轩就、立即认定此人定是那金剑冥神元灵祖!便不动生息的静静飞到他的头顶,谁知那元灵祖忽然发现他的行踪,正要向白老发起攻袭,忽然一道鹤影剑气扑展着双翅向元灵祖身周盖了下来!

元灵祖见罢,想要躲闪已经是来不及了,便将那令旗暂时存放在自己的身后,随即御出金剑来把白逸轩的鹤影剑震了回去。白逸轩心中焦急,自己眼见便能将元灵祖的旌旗击落,但自己此时在空中,若是闪避开去,就再无下山的可能了

元灵祖见是白逸轩,立即大笑着说道:“区区白鹤门,也敢前来与我元灵祖为敌!看剑!!!”说着便要刺出金剑来,却听一个声音大声说道:“前辈赶快撤回!他的令旗已经被我们焚烧掉了!”白逸轩听罢忙转身飞了回来。

元灵祖听罢心中大惊,忙朝身后的令旗摸去,忽然感觉自己后背灼热难当,忙将那熊熊燃烧的旌旗抛到了地上,随即向那旗面上扑起火来,只见盛烈在不远处微笑的看着他,大声说道:“不要做挣扎了!我的九味真火,便是连水也浇不灭的!”

元灵祖听罢大惊,只见身周的那些骷髅兵立即嘶鸣着倒在了地上,瞬间便化为了枯骨消散而去!元灵祖忙持着自己的金剑,向山门外大败而归!李浩和白慕容见到他狼狈的样子,立即朗声大笑起来。场中此时只剩下那些顽抗的药人了!

李浩见众人都奋力搏杀着,那熊千鲸、李小倩纷纷和药人们战成一团,却见胡不违也居然出现在场中,不断的拿起自己所炼制的玄符,向那些药人身上贴去,那药人一中了他的符咒,立即痴痴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随即身边的人立即冲上去将这些怪物斩杀!

而温白鹿始终从容的穿梭在人群中,时而挥出掌中的化骨棉针,往那些药人的脖颈上一戳,那些药人受不了他药性的侵袭,立即哀嚎着倒在地上化为脓水!李浩见自己的好友和同门都越战越勇,最后那些药人只剩下几十个还在挣扎

却见盛烈展开自己的龙煌斩,立即对场中的众人大声说道:“快快闪开!我现在马上要使用绝技了!!!”那些人听罢立即回到自己驻守的方位中,随即盛烈大喝一声,只见一股熊熊烈火向那些药人身上扑杀而去,片刻间便把这些怪物烧得焚为灰烬,玄乙门首战大捷!!!

李浩高兴的放声大笑起来,他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了,白慕容也兴奋的说道:“看来他们这一次偷袭不成,想必是再不敢前来扰袭了,我们各自回去休息,留下门中弟子在此看守,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前来禀报!”

说着众人各自回了休息的地方,李浩也去客房休息,躺在那里半晌,李浩感觉兴奋的难以入睡,便独自走到议事大厅前去查看,却见白慕容正负手对着墙壁出神,李浩便静静的走到他的身边,猜测白师兄心中所想之事。

白慕容开口悠悠的说道:“师弟,你怎么没有回去休息呢?”李浩见白慕容已经认出自己,便回答道:“实在是难以入睡,我总担心那些妖人前来偷袭,就到这里来查看。”

却见白慕容转过身来,随即叹息的说道:“师弟,若是伏羲宫被他们攻破,你做何打算?”李浩摇头说道:“想必是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万一有事,我们便可退居到我师父的清虚谷去,日后再做打算!”白慕容苦笑道:“今日虽是胜了一场,但这只是他们的小手段而已,而且我们的虚实,在这场战斗中,已经被他们探知出了”

李浩听罢心中一凛,想不到白慕容一语成谶!那元灵祖和韦青田虽是厉害,但是他们刚才只是使用了小小的玄门手段,并没有真正的用处自己的绝学来,而且那些更厉害的高手都没有现身,伏羲宫现在仍不知他们的底细

李浩见白慕容忧心忡忡,便安慰着说道:“师兄不要这样,我们还有师伯他老人家,想是他们忌讳,绝不能轻易的冲进来。”白慕容摇头说道:“你哪里知道,现在山门外天下十大玄门中掌门便来了四个,而还还有没现身的影焰门,你夏侯师伯再厉害,也不能同时与他们对决,况且况且大师兄如今不能战斗,实乃我门中的大忌!”

李浩见白慕容所言甚为有理,便不禁也担心起来,白慕容叹息着说道:“玄乙门有今日之祸,实在是师尊他老人家几十年来,不断的和其他玄门之间产生的积怨所致,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昨日之日不可留”

李浩正要安慰他几句,忽然和白慕容同时听到门外发出轻微的惨叫声来!李浩立即知晓这是本门中弟子受到袭击,随即马上和白慕容向大厅外走去,却见守在山门前的几个玄乙门弟子早已身首异处,死在了地上,而远远似乎有三个身影朝山门这边走来!

李浩忙低声对白慕容说道:“师兄,看来这些妖人是不想我门中群侠有歇息的时间,所以才轮番前来攻杀”白慕容点头说道:“静观其变,你身上有伤不便,还是先回去通知其他师兄前来助我!”李浩摇头说道:“我虽是不能动手,但是不妨碍我使用身中的丹气飞剑,我在一旁助你足矣,让其他师兄们先休息吧!”

说着两个人朝那三人迎了上去,却见为首的正是离天宗的二弟子谢庭烟,而身边那缠满纱布的人正是持有枯叶刀的赵宣,还有一人,腰间挎着一柄黑色的宽刀,却是第一次见到。

白慕容冷冷的说道:“不知几位深夜前来,到底有何贵干!?如果想罢手言和,或是知难而退,还来得及!”谢庭烟淡淡一笑,随即说道:“慕容兄好大的口气!现在是此强彼弱,我们怎么会轻易的放却这大好的机会呢”

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挎着黑色宽刀和赵宣说道:“我这里有两位朋友,都十分仰慕慕容兄的神剑,长夜漫漫,又无心睡眠,索性便前来讨饶一番!”白慕容冷笑着说道:“不用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若是找我比剑,我白某自会奉陪!”

说着抖了抖腰间的那柄“乌雀剑”,谢庭烟见罢脸色变了变,随即便闪到那二人的身后,坐到门前的一处石墩上说道:“你们和慕容兄比试剑法,可千万不要毁坏这里的物拾或是惊动了里面的那些玄门豪杰!”那男子听罢点了点头,随即向白慕容拱手说道:“久闻九阴琴圣,今天一见,果是气度不凡!”白慕容不屑的说道:“你是何人!?”那男子将腰间的黑刀举起,顿时黑暗的夜空中放出了一道黑色的刀煞来!

李浩见罢心中暗暗惊异,这神刀居然能隔着刀鞘便释放出刀煞,想必定是非同小可。白慕容点头说道:“不过如此!难道是当今十大奇刀的‘黑金陌’么?”那男子答道:“白公子果然好眼力!这神刀正是久不现江湖的黑金陌!”

白慕容听罢面上虽是不惧,但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想不到连这个刀客也请来做自己的敌人,当真是十分棘手。这人名叫盖震,乃是玄门中有名的刀手,而相传这柄神刀已经被他淬炼的出神入化,丝毫不亚于龙青霜的“炼凝丸”。

盖震见白慕容似乎不屑自己的神刀,却也不恼怒,随即嗖的一声将那柄刀拔出,顿时场中闪烁出一道黑气来,白慕容见这黑气居然和自己的乌雀剑极为相似,便点头说道:“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不知使用之人的功力能否御使得了!”

却见盖震耍了一个刀势,随即一刀向白慕容劈了过来!白慕容闪身躲过,蓦地掠到盖震的身前,挥舞着掌剑猛地向他身上一戳!盖震立即将那柄黑金陌回防在胸前,白慕容一掌戳在他的剑身之上,立即发出极为悦耳的声音来!

李浩在一旁看的暗暗心惊,倘若自己的紫云剑出鞘,也不知能否抵挡住白慕容这惊天神速的一掌,但却被盖震用黑金陌轻易的封住了攻势!盖震不等白慕容再次出手,立即将神刀向白慕容的身前一扫!白慕容闪身避开,盖震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随即便展开自己的刀路,和盖震战在一处!

盖震这黑金陌乃是西域的一柄奇刀,据说此刀如果被主人识得刀中的神韵,便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来,盖震自从得到这神器之后,便日夜苦思冥想,终于有一天发现了刀身的剑灵能够将天下玄门中人的剑气击溃的作用,而这神器本身就极具刀煞之威力!

白慕容静静的一边闪避,一边观看他这神刀的威势,却见盖震挥舞黑金陌,二人的战圈中立即现出黑色的刀煞来!李浩暗暗替白慕容担心,生怕白慕容一招躲避不及,被卷入这刀煞之下!暗自运行丹元,准备随时出手援助白慕容。

却见一旁的赵宣冷冷的走到李浩的面前,好奇的看着他说道:“怎么?!你难道学我的样子,还没有学够么!?”李浩笑着说道:“难道天下人只有你一人可以缠裹纱布么?你一个手下败将,也敢前来和玄乙门做对?!真不知你到底是明王府的人,还是这离天宗的人!”

赵宣听罢冷声说道:“我本就是离天宗谢师兄的好友,不过因为那傅机傅大人的缘故,才前去明王府帮忙的!”李浩点了点头说道:“你还真是个忙人!怎么?还想和我一战?!”说着眼中放出两道寒芒来!

赵宣深知李浩的厉害,立即不敢轻举妄动,但见到李浩身上有伤的样子,又得意的说道:“凭你现在的模样,便是一个孩童也能将你置于死地!”李浩冷冷的说道:“你可以来试试”

二人便在场中相持起来,这时谢庭烟走到二人的面前,微笑着说道:“算了算了!慕容兄那边还没有分出胜负,你们只能暂时耐着性子等待片刻了!”随即向李浩的双眼对视去,李浩被他的双眼瞪得立即打了一个寒颤!

随即李浩心想这谢庭烟果然不是善者,只用一个眼神便能将自己镇住,当真是比那龙青霜还要棘手!谢庭烟随即又露出笑容问道:“李兄弟!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我原以为是个很冷峻的人,没想到却是个青年!”

李浩冷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你也不用惺惺作态,若是想打偷袭我的主意,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我虽身上有伤,但是我的紫云剑可以随时能将你们斩杀!!!”说着身周忽然爆射出一道紫色的剑气来,随即隐没在身体四周。

谢庭烟见罢,只得将刚才的诡计念头收了回来。随即摆手和赵宣回到原地去了。李浩凝视着谢庭烟,身上也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若是谢庭烟和赵宣同时出手向自己攻袭,那自己当真是不知能否阻挡住他们,而他们把自己击败后,便会立即前去围攻白慕容,那样玄乙门中瞬间便会失去两个强劲的好手!

白慕容也是暗暗心惊,自己此时已经被这盖震的黑金陌缠在了战圈中,实在是腾不出手来回援李浩,他担心的也和李浩所想同样。但见谢庭烟并没有发出攻袭,便捏了一把冷汗,随即便又凝神和盖震战到一处。见白慕容始终不出剑,心中便有些不快,蓦地跃出战圈,大声对白慕容说道:“怎么?白少侠不肯出剑,难道是瞧不起我这神器宝刀么???”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