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忽然一个人走到李浩的身边,大笑着说道:“李兄弟,别来无恙啊!?”李浩见这人似乎很眼熟,但又忘记再哪里见过,忽然秦山用力的拍了拍李浩肩膀说道:“他是离天宗的熊千鲸,现在也投奔玄乙门来了!”

李浩立即想到在海岛与那恶龙大战之时,自己好心救出了这离天宗的弟子,忙拱说道:“熊大哥弃暗投明,当真是玄门的幸事!”熊千鲸摆说道:“我惨败而归,掌门非但不计较那黄公权引来恶龙之事,居然将我赶出门来,我一气之下便投奔了这里,但没想到此时才与你相见!”

众人一一向李浩打了招呼,这时李小倩低着头走到李浩的身边说道:“李浩师叔,那时你和大师伯救我出鬼王门,我一直都没有向你拜谢,今日弟子给您磕头了,多谢师叔的救命之恩!”说着便要跪下叩头。零点看书x李浩忙伸将她拦住,随即说道:“你平安而归,我和师兄们都欢喜的很!快不要这样客气了!”

说着走到温白鹿的身边,低声说道:“温大哥,陵娲身上的刺青现在如何了?”温白鹿皱了皱眉说道:“她身上的那青迹只有我师父才能配制成丹药化去,现在她研制的丹药已快大功告成了,那时便能解开陵娲姑娘身世的秘密。”李浩点头,随即向大厅的诸位好友一一寒暄。

李浩寻找了半晌,却没有见到夏侯商和陆星羽,便走到白慕容的身前询问,白慕容摇头说道:“家师他老人家现在在火麟殿安养,而陆师兄”李浩听罢顿时脸色大变,随即大声说道:“慕容师兄!大师兄他现在怎么了!?”

白慕容拉起李浩朝陆星羽的大殿行了去,片刻二人来到门前推门而入,李浩见这里异常的安静,殿的熏香缥缈四散,时而有童子拿着药鼎穿梭。李浩心一凛,却见陆星羽正躺在卧榻上,脸色虽是红润的很,但是显得极为虚弱无力。

李浩立即扑到陆星羽的身边,道:“师兄!你怎么了?难道那还灵草没有将你身体的蛊毒清楚干净么!?陆星羽淡淡的微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没有大碍,那蛊毒早已清除了,只是觉得气虚乏力”

李浩立即留下泪来,随即摇头说道:“怎么会这样!那还灵草本就是极为补气修元之物,服食后只会增进丹元的骤长。”陆星羽摇头叹道:“我也不知其的原委,想必是那仙草药性太大的缘故你这一年来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会来看看大家,我和你慕容师兄都十分想念你”

李浩便把去清虚谷和回家探望父母之事向陆星羽讲述了一番,陆星羽点头赞许李浩的孝心,二人又聊了一阵,白慕容示意李浩让陆星羽安心静养,便告辞出了陆星羽的卧房。李浩叹息的问白慕容:“大师兄这样有多久的时间了?”

白慕容沉吟了一会,扶着李浩的肩膀说道:“他自从服下那还灵草后,起先身体还很康健,但是过了一月有余,便这般模样了,连我和师父也是束无策”李浩忽然想起苏年生来,便对白慕容说道:“师兄!不如我们去仙霞山请我师父出山吧!我见那仙篆门和离天宗等来势汹汹,我们伏羲宫虽也人齐备,但恐怕还是不能和他们相抗衡!”

白慕容摇头说道:“不行!此时来得实在紧急,等请来师叔后,恐怕也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原地驻守,他们不敢急切的攻来,想必也是有所顾及,哼,归宗颐想要围死我们,他哪里知晓,我伏羲宫粮食充足,水源自给自足,恐怕他们会忍不住先撤退!”

李浩听罢只好点头称是,二人正向外走着,忽然见到落雨向一处大殿走去,白慕容心知晓,忙自行先回大厅布置去了。李浩见到落雨心一阵难过,随即便问道:“姐姐这是要到哪里去?”落雨僵硬的笑了笑说:“平师兄生病了,我现在给你送药去”

李浩听罢忙接过落雨的药碗,对落雨说道:“很久没有见到平师兄了,我也十分想念。我和你一同前去探视他!”落雨点了点头,随即两个人朝宗平所在的方向走了去

李浩和落雨推开宗平的房门,却见屋内异常的安静,李浩见玄乙门接连有两个师兄都倒在了病榻上,心甚是忧恼,随即端着刚刚熬制好的汤药,走到宗平的身边,不敢将他叫醒,生怕打扰了他的休息。

却见宗平缓缓的说道:“外面现在情况如何了?”李浩安慰他说道:“暂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请师兄放心吧!”宗平听罢立即张开双眼,见是李浩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坐了起来,随即高兴的说道:“原来是你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李浩点头说道:“刚刚回来,你好好休息,不要管外面的纷扰。”

宗平叹了口气说道:“几日前偶感风寒,本来从未生病的体魄,却和一个废人一样!”李浩叹道:“凡人之躯岂能无病,便是连古往今来的圣贤也是难免于此,师兄不要多想,好好的安心修养!”宗平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师父他老人家近来如何?你看、可曾见过?”

李浩答道:“去年的时候,曾经和解师伯在清虚谷住过几月,后来我前去探望爹娘,便再没有见过他老人家,想是一定安好。”宗平思忖了片刻,便对一旁的落雨说道:“你先出去吧,我和李浩有话要说。”落雨听罢只好将房门关上,自行去了。

宗平忽然挣扎着下了床榻,随即便要向李浩叩拜,李浩大惊失色,忙伸将他扶会床上,随即不解的问道:“师兄,你为何要这样啊?”宗平含着眼泪说道:“我知道你和落雨的事情,她一直不曾提起,但我心早就明了你对她的感情!”

李浩听罢,忙摆说道:“师兄不要自责,这都是因为我自身无德,才变成这样的,我也尊重她的选择,你千万不要把事情拦在自己的头上!”宗平听罢抱住李浩失声痛哭起来,李浩心也是百味俱全,但怕影响宗平的身体,只能强忍住心的悲戚。

李浩便把自己这一年来遭遇的事情向宗平述说了一番,宗平听罢连连夸赞李浩的神勇,李浩摇头说道:“若不是我前去仙篆门,也不会引来此次玄乙门的大劫,当真是罪该万死!”宗平笑着说道:“你以为他们是冲着那仙篆门的丫头来的?我现在怀疑连那仙篆门的掌门也是知晓女儿其他人捋去,而强行无耻的攻袭玄乙门,为的就是门那传得沸沸扬扬的秘笈。”

李浩点头说道:“师兄所言也有道理,但是我心始终不能自赦,这一次连陆师兄也病倒在床榻上,看来玄乙门当真是危险了”宗平听罢也沉吟了许久,两个人又聊了半晌,李浩才告辞出了房。

李浩见天色已经不早,便和其他玄门的好友共同吃了酒宴,随即便听从白慕容的安排,在伏羲宫的各个角落处严守待阵,若是山门外的那些妖人忽然发起偷袭,众人立即便能一呼百应!

李浩看了看白慕容说道:“师兄,若是那些人前来攻袭,你猜哪一门会做他们的前锋!?”白慕容笑道:“我想一定是那离天宗的元灵祖和药王门的韦青田,这二人都能御使各种冥兵药人,而先来消弱我们的势力。”李浩点头说道:“我也是怎么想,那元灵祖已经和我们交过一次,倒是不足为惧。只是那韦青田的尸煞却是十分厉害,我现在身上受到重创,恐怕一时难以和那姓韦的妖人对敌,只能靠门的大家了!”

白慕容还没说话,却见盛烈从一旁走过,对李浩笑着说道:“师弟请放心,我们门现在也是高如云,那些人再是厉害,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李浩笑着说道:“盛师兄所言极是,是我多虑了。”

忽然听到外面一人大声叫道:“不好了!那些妖人开始向我们发动攻袭了!!!”李浩听罢,忙和白慕容等人出去观看。却见山门前黑压压的一群人正朝着伏羲宫涌动而来,李浩见罢大惊着说道:“那是韦青田的药人!让大家赶快做好防备!这些怪物比那元灵祖的骷髅兵还要厉害数倍!”

白慕容听罢忙传令众人原地严守,李浩思忖了那时在药王山时,和这些药人鏖战的情景,便立即向四周的众人说道:“这药人被韦青田的丹药炼制,个个都是刀枪不入,你们只管向他们身上的一个地方猛力攻袭或斩击,不多时便会将他们赶尽杀绝!”

众人听罢立即做好了准备,却见那些药人咆哮着朝大殿广场的众人扑了上来!那些道人和玄门剑侠立即向这些怪物身周围了上去,场立即散发出那药俑身上的药味和道人的血腥来!李浩想到那时离天宗前来攻袭之时,玄门人死伤无数,如今难道又要重演上次的惨状么

忽然人群闪出一人,此人持酒葫芦,一边痛饮一边持着自己的飞剑向这些怪物身上斩去,却见那剑气每击一人,那药人必定会应声而倒,随即在地上挣扎着不能起来。李浩见这胖子如此神武,立即大声为酒仙门的黎长生喝起彩来。此时黎长生已经是酒仙门的掌门,而且自从李浩将他师兄的身份戳穿后,黎长生便不再和其他玄门联系,只单单的对玄乙门众人心存好感。

李浩见黎长生起跃飞跳,刹那间便击倒了一大片的敌人,忙大声对他喊道:“黎大哥!现在你比过去更加厉害啦!!!”黎长生大笑着说道:“哈哈!我黎某在众多玄门,还是比较受到欢迎的么!”忽然身边一道道金色的钢圈打了过来,随即黎长生身边的十几个药人更是头脑爆裂,转眼间便倒地而死。黎长生忙大声说道:“哼!居然敢过来抢我的饭碗!!!”

李浩见罢心大喜,只见茯苓门的身童子已经现出身九头六臂来,接着那些金虹闪如同飞射的强焰一般将那些咆哮而来的药人一一击倒在地,李浩忙又向身童子大叫道:“好!看来你现在已经跃过当时的功力了!哈哈!”

身童子听罢立即不屑的说道:“哼!有会我们还要对决一回,看是你的紫云剑厉害,还是我的金虹闪更胜一筹!”说着便又向那些药人攻了过去。李浩挠了挠脑袋说道:“还是算了吧!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哈哈!”

黎长生和身童子越战越勇,这些药人早已失去理性,自是下不必留情,但是那些药人也是越来越多,想不到韦青田在这短短的半年,居然能制造出如此众多的怪物来!李浩看了暗自心忧,蓦地身旁纵出一头巨兽来,那猛兽咆哮着向那些药人的头颅上张开血口扑咬过去,顿时将那些怪物袭倒一片!

但此时那巨狮的身边越来越多的药人围了上来,李浩正要招呼其他人前去相救这巨狮,却见一声清脆的鹤唳响过天空,顿时一片刀光袭来,随即那些围绕在巨狮身边的药人被这股刀煞斩成几截!李浩见原来是鬼王门的艳鬼王出了!却见艳鬼王持着的鹤鸣刀,如同斩瓜切菜一般纵到战圈,忽然一个青年跃到她的身侧,和艳鬼王两相照应,李浩见是艳鬼王的弟子杨银,顿时想到自己曾经在蜀楼时的情景,高兴着大声说道:“哎!!!当心啊!!!”

杨银微笑着喊道:“放心吧!”白慕容在李浩身边点头说道:“师弟,若不是你曾经处处留情,哪里会找来今日玄乙门的这般强援!我白慕容在此拜谢你了!”李浩忙摇头说道:“师兄,我也是玄乙门的弟子,你如此见外的话,我心可当真不好受了。”

白慕容忙微笑着拍了拍李浩的肩膀,随即二人又向场看去,却见场有一人身法极为迅捷,而的飞剑也是凭借自己的速度而能轻易的斩去药人的脑袋,李浩见是影焰门的步影轩,忙大声向步影轩打着招呼,谁知步影轩是个极为专注之人,他没有听到李浩的呐喊,仍旧凝神与这些怪物拼战在一处。

李浩见了沮丧的说道:“这个蠢货,只顾着为玄乙门出力了,一点意思也没有。”忽然伏羲宫院内的大地忽然翻滚,随即那些身穿铠甲的骷髅兵又狞狰着从地下钻了出来!李浩见罢心一惊,知晓正是那离天宗的金剑冥神元灵祖向他们发起攻袭了!

李浩还清晰的记起当时的玄门剑派门被这些骷髅斩杀的场景,若不是当时陆星羽用诛天剑气将他的令旗斩碎,那谁胜谁负还当真不好说。白慕容仿佛已经知晓李浩的心思,随即便微笑着向大殿广场的角落一挥,蓦地从角落处出来一些身穿铠甲的玄乙门弟子!r

&a;lt;/br&a;gt;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