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天龙门前面的殿所转瞬间便被盘海龙毁为残垣,那些弟子吵嚷着纷纷向远处逃窜出去,李浩见他向自己发起攻袭时,连自己的门人也不考虑的卷杀进去,顿时心中恼怒起来,立即抓住一个破绽,随即便朝盘海龙的身上纵了过来!盘海龙眼前一花,随即失去了李浩的身形,忽然李浩大喝一声,手持紫云剑高高的跃起,朝盘海龙的胸前蓦地便是一剑!!!

紫云剑极为强劲的剑光在盘海龙的胸前闪过,随即李浩便落在他的身后,却见盘海龙缓缓的转过身子,李浩见罢顿时大惊失色!只见他的胸前刚刚被紫云剑斩到的伤处,只留下一个白色的剑痕,而丝毫没有伤害到盘海龙的肌肤!李浩惊惧的说道:“不可能!!!”盘海龙冷笑着说道:“哼!现在我的周身遍是天龙罡气,凭你的剑气是绝不能伤到我的!”

说着挥起一拳,向李浩砸了过来,李浩跃起闪过,那拳劲立即砸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大坑!李浩见盘海龙的气劲如此刚猛,心中也惴惴不安起来,却见盘海龙一边慢慢朝李浩走来,一边冷声说道:“我的罡气是天龙门最为厉害的,就算连掌门师兄也会惧怕我三分,凭你一个玄门中的新秀,无论如何也不能和我的罡气相抗衡!”

李浩思忖了片刻说道:“就算你很厉害,但是你身上一定会有破除的罩门,我一会便能发现你的弱点!”盘海龙冷笑道:“抱歉!我不是那江湖中三脚猫的气功,现在我已经没有罩门了”说着便挺立到李浩的面前,示意他随即斩击自己!李浩一见机会难得,哪里还会客气,立即将紫云剑挥出,刹那间便在盘海龙的身周接连斩击了上百剑!

却见紫云剑每一次的斩击,都在盘海龙的身周罡气上散发出一道剑痕,随即便渐渐的消失去,李浩绝不相信世间上竟然有如此不怕神剑斩击之人!咬紧牙关疯狂的劈砍着,盘海龙仰头高声大笑,片刻的时间累得李浩气喘吁吁,心说这天龙门果真不是好应付的!

李浩一阵猛烈的斩击,自己的手也软了下来,盘海龙见罢便淡淡的说道:“你砍累了,现在该轮到我了”说着猛地展开双臂,只见那手臂上忽然现出两道金色的罡气来,蓦地朝李浩的头上合去!李浩向后退了一步,但那罡气仍是夹裹着强劲的罡风,立即把李浩震得脑中嗡嗡作响!

盘海龙的一式“铜锣钹”将李浩震出几步,马上又展开第二式功来!李浩下定决心一咬牙便冲了上去,双手运劲向他的双臂抵挡上来!盘海龙一招居然被李浩手中的剑气生生的抵挡在空中,再不能向前移动些许!盘海龙厉声大吼,猛挥一拳击在李浩的小腹上,李浩口中鲜血狂奔,随即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向大殿的空中飞了出去

盘海龙见自己一拳便把李浩远远震飞,便拍了拍手摇头说道:“看来已经结束了,没有人能在我的拳力之下存活下来的!”随即转身朝后面走了去,却见角落的谭云纵现身出来,微笑着说道:“怎么?你已经将那小子打死了?”盘海龙得意的说道:“即是不死,也得落个残废,以后想是不能再修学丹道之法”

谭云纵淡淡的说道:“听说这小子能屡次化险为夷,我们若是不见到他的尸体,胜负还难说的很。”盘海龙挥了挥拳头说道:“你怀疑我的罡气不能将他震死?要不要试试看!?”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墙壁坍塌的响动,随即李浩从大殿的废墟中衣衫残破的走了出来。盘海龙见罢冷冷的对谭云纵说道:“看来你说的是对的”

盘海龙重新走到李浩的面前,赞许的说:“好!玄乙门果真是非同寻常,你这个小子也让我刮目相看了!”李浩擦了擦头上和嘴角的血迹笑道:“你还真够劲!要不是我死命的运起丹气抵挡你的拳劲,想是已经被你震死了!但还是把我打飞了出去!”盘海龙淡淡的说道:“你要是躺在废墟中装死,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

李浩听罢冷冷的笑了笑,忽然跃到盘海龙的身前猛地便是一指戳来!盘海龙见李浩居然也用指头向自己攻袭,顿时冷笑道:“你的神剑也不能把我斩伤,现在却愚蠢的用手指来攻袭”话音刚落,忽然胸前现出一道血口,随即鲜血立即飚了出来!盘海龙见罢大惊,李浩一击得手,马上闪身跳出远远的,大笑着说道:“看来你也不是不死之身,若是仔细想想,还是能将你的天龙罡气破掉的!”

盘海龙惊呆着说道:“不可能为什么你的神剑也不能将我斩伤,却仅仅用一个指头就能”李浩竖起自己的食指说道:“紫云剑虽是凌厉,但是它全部都是我的丹元所化作,而且剑气也太过于分散。我刚刚看你的身周罡气虽是厉害,但是并不是没有斩进去的可能!现在我将全身的丹元凝聚在一点上,便能现出比你那天龙指力还要强大几十倍的力量来刺中你!”

盘海龙听罢冷笑道:“不过是被你占到了一些便宜罢了,居然如此嚣张,看我不把你撕成碎片!”说着又催动罡气,向李浩发起自己的气弹来!李浩早已做好了准备,蓦地闪过身形,马上便抢占了最佳的攻击位置,随即飞速的朝盘海龙身周四处戳去!盘海龙猝不及防,立即身上现出无数的血洞来,随即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浩收起指力,看着地上的盘海龙说道:“越强的人,也就越容易被自己的自大所击败。你还是好好的躺在这里休息吧”却见盘海龙猛地窜到李浩的身边,李浩没有想到他流出那么多的鲜血,还能有力量来攻袭自己,立即被他钢钳一样的手指掐住,顿时喘不过气来!

却见盘海龙身上鲜血淋漓,样貌令人无比的惊惧,一边紧紧的掐住李浩,一边厉声说道:“就算是死!也要把你拉住陪葬!哈哈哈!!!”李浩正用尽全力的挣扎,忽然见盘海龙身周爆射出一股暴戾的罡气来,随即他的身形慢慢鼓胀起来,李浩心中大惊,原来这盘海龙居然想要引爆自己体内的天龙罡气,和自己同归于尽!!!忙拼命的挣扎起来,但盘海龙的双臂死死的钳住他的脖颈,一时间难以挣脱。

却见盘海龙身周越胀越大,马上就要将体内的丹气引爆开来,李浩突然伸手向他的腹中戳去,这一下便将他体内的丹气开了一个倾泻口,那罡气立即将李浩远远的冲飞,随着一声轰响,盘海龙被自己的天龙罡气震得神魂惧灭,散落在空中消失殆尽

李浩一阵惊惧,若不是自己反应迅速,已经和这妖人一同命丧黄泉,想想还心有余悸,便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坐在地上休息了起来。却见远处走过一个人,正是那天龙门的谭云纵。李浩淡淡的说道:“他方才想要玉石俱焚,为什么你不出手阻止他,而让他白白的送了自己的性命?!”

谭云纵淡淡的说道:“他向来如此,而且我也不能劝阻他,这是他的选择而已。”李浩冷笑道:“天龙门下的人当真是冷血的很”谭云纵除去脚下的木屐,只穿着雪白的罗袜踏在地上,随即对李浩说道:“你休息够了没有!?”李浩大声说道:“没有!你这死妖人!老子现在要睡上一大觉!不要来打扰我!”

说着便闭上双眼,躺在地上安静了下来,谭云纵见李浩如此轻视自己,也不恼怒,居然也悠闲的坐到地上闭目养神。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浩才转醒过来,看了看身边的谭云纵,好奇的说道:“怎么?刚刚我熟睡之时,你为什么不趁机将我斩杀了啊!?”谭云纵缓缓的睁开眼说道:“都是玄门中人,干嘛那么刻薄,反正你又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李浩大笑着说道:“你还真自负!我喜欢你这豪气劲儿!”谭云纵冷笑着说道:“我可不是豪爽之人,而且我生性便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之辈,让你休息只是想看看你在丹元充沛之时还有多大的力量和我抗衡”李浩沮丧的说道:“真是扫兴,我还以为你是个豪杰呢!看来也和天龙门的那些妖人一样卑鄙。”

谭云纵淡淡的笑道:“我在天龙门中是最为宽厚的,若是你见到我师兄,那便会明白什么叫做卑鄙下流!”说着向地上一踏,李浩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下有一股剑气袭来,顿时双手一撑从地面跃起,随即一道剑气从当下扑杀上来!李浩忙挥掌将那道剑气震成无形,惊异的看着谭云纵说道:“原来你居然能够从当下发出剑气来!”

谭云纵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遁龙剑气,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要双脚踏着地面,你若是不能躲掉,就只有被我的剑气劈成两片!”说着连连挥手,只见地上的剑气如同剑山一般迅速的冒了出来!李浩连连向后闪躲,却见那剑气如同锁定了一般在李浩的脚下不断冒出,李浩大声叫道:“这叫什么妖法!?简直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谭云纵也不答话,随即猛烈的向李浩发出了地面上的剑浪来!李浩见连上面也无法闪避,便运起自己的诛天剑气,用紫云剑向那呼啸而来的剑浪奔袭过去!谭云纵见李浩冲自己猛冲过来,飞快的向地下挥动手指,那剑气立即将李浩牢牢的阻挡住,随即便不断的围绕李浩的身边发动攻袭!

李浩心中暗叫不好,这妖人居然能有如此的本领,当真比方才的盘海龙还要棘手,自己一时难以闪避,若没有丹元护体,早已被这些凌厉的剑气斩杀在此,此时只有一个办法,只要能冲到谭云纵的身边,便能立即和他拼杀在一处,自己便会占据优势,而那时他的遁龙剑气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哪知谭云纵早就看破李浩的心思,哪里会让李浩跃到他自己的身前来!那道道从地下窜出的剑气,如同一个巨大的囚笼一般将李浩紧紧的锁在了里面。李浩左右闪躲抵挡,居然不能向他身边挪动半步!李浩心中暗暗焦急,在这样下去,自己当真会被谭云纵的剑气伤到!

忽然李浩心中一动,蓦地御行出阴寒诀来,骤然身周一道道冰墙拔地而起!随即轰然倒塌在地面上,这样一来便能用这些巨大的冰块将当下飞射出来的剑气暂时抵挡住!虽是有些耗费丹气,但也能为李浩赢得跃到谭云纵身边的片刻机会!

那些剑气果然如李浩所想的一样,刚刚窜出便被那些巨冰掩盖住,谭云纵见罢忙催动剑气将冰块击碎!但李浩此时已经踏着那些被遁龙剑气击飞而起的冰块朝谭云纵身边扑杀过来!眼见便能用紫云剑斩杀他!

李浩大喝一声,随即便一剑刺向谭云纵的胸口!却见谭云纵神色惊惧,双眼泛白,随即便朝地上倒了下去,李浩见罢顿时送了一口气,接着收回紫云剑,冷冷的对地上的谭云纵说道:“你更是不济,还不如你的师弟盘海龙那般厉害”

说着举目向四周望了望,却见尸横遍地,那慕容魂昏厥的身影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李浩正寻找慕容魂的身形,忽然地下又窜起一道青光来!若不是李浩闪得飞快,早被那剑气劈成两半!

李浩忙回头向地上的谭云纵看去,随即冷冷的说道:“原来你是装死!想不到你也会盘海龙的那般罡气!”却见谭云纵大笑着站起身来对李浩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我装死是真的,不过,我可不懂什么天龙罡气,那是匹夫才学的神功!”

说着将自己被李浩刺中的地方衣襟扯破,李浩凝神看去,却见谭云纵的胸前居然现出枯柴野草的肌肤来!顿时指着他大声说道:“你你这是”谭云纵得意的抚着长须说道:“没错!我这正是玄门中的‘尸解神功’,我可不像盘海龙那样能被你刺中,而且你曾经和药王韦青田战斗过,也知道那尸解时的厉害!”

李浩听罢,便想起和韦青田在药王谷一战时的情景来,那药王是以蜂蚁作为尸解的凭依,怎么天下间还有能用柴草做为假身的玄门中人呢?谭云纵见李浩好奇的样子,便解释着说道:“这尸解功天下只有少数人才能炼就,而且尸解时的凭依各有不同,有的水解,有的是火解,还有的是虫解,而我单单炼就了这木解,看来你是不太晓得其中的奥秘了!”

李浩点头说道:“正是,我玄乙门从来不屑用这种妖冶的法门来,不过,你现在浑身是木柴,难道就不怕被我用火焚烧么!?”谭云纵听了放声大笑道:“你以为我的木解能被你的烈火所炙焚?除了你修学过九味真火,其他玄门的火术玄法,对我来说是毫无用处的!”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