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来李浩将整个湖底冻结住是假,而自己早已呼吸不足是真,便趁着毛寒凝神备战之时,已经跃出湖面,向岸边爬了上去。随即便趴在那里大口的呼吸起来!

忽然毛寒一月冲天。随即纵到李浩的对面大声道:“你这子!怎么打着打着居然跑出来了!难道想要临阵脱逃不成!?”李浩坐在那里一边喘息,一边大声道:“我只是呼吸不足,才出来透透气!等我喘够本了,咱们再下水拼杀!”

毛寒听罢大笑:“这水下乃是我的天堂!你想要在水底赢我,简直是痴人梦!”李浩大怒道:“不用你这么嚣张,是天堂还是地狱,你一会便知道!哼!”忽然见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却是水月门的水灵姑娘。

水灵走到李浩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公子!你没有事吧!?”李浩摆了摆手道:“只是不熟悉水性,才吃了一些亏,其他的无碍!”却见水灵从囊中拿出来一样东西递给李浩,随即道:“这是本门最为厉害的玄符,你用掌劲把他化掉,然后再进入水中试试!”

李浩听罢便用流火的掌劲化了那玄符,随即吞服下去,却也没有感觉有何异样。水灵点了点头,随即对李浩道:“我和师兄在前面等你,等你为我师父报了仇,打败这妖人,我们再相见!”随即远远的走了去。

李浩运息了片刻,便对毛寒道:“好了!我们这就下水去吧!”着便一跃而下!毛寒冷笑着也跟了下去。李浩刚刚跃到水底,便觉得自己仿佛如同龙归大海,又如游鱼般自由自在!顿时明白是水月门的玄符起了作用,自己从此便不用再担心呼吸困难的事情了!

毛寒见李浩忽然身体极为灵动,也是大为奇怪,便尖声问道:“那个该死的丫头究竟为你服了什么!你居然能水性大长!”李浩拍了拍肚皮道:“喂我吃的乃是海龙王的肝胆,现在我就要把你这个混蛋打死在水下,你准备好了吗!??”

罢蓦地朝毛寒纵了过来!毛寒见李浩如此迅速,简直不下那海中的鲸鲨等物,顿时心中一凛,随即便挥舞两柄峨眉刺,向李浩飞速的刺了过来!李浩见那峨眉刺忽然变成了成千上万支,水下立即被那尖刺所笼罩住!便挥舞自己的掌剑,也不顾那些尖刺的侵袭,大吼着朝毛寒攻杀过来!

两个人都竭尽全力的拼杀,不多时,身上的伤痕都仿佛如同蜂窝一般无二!李浩伸着舌头大口喘着粗气,而毛寒也周身被李浩的掌剑刺得鲜血纷飞,双手垂下靠在湖底的石头上。李浩大声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厉害的招数!?刚才的嚣张跋扈哪去了啊!?”毛寒听罢,顿时大怒着强撑起身体来,阴恻恻的对李浩道:“别以为你把我刺伤,就能赢得了这次战斗!”罢便暗自运息,浑身散发出极为幽暗的气劲来

李浩见他周身颤斗,便好奇的问道:“怎么了?难道你坚持不住失血过多了啊!?”忽然间从毛寒的身周飞射出十几条触手来,立即把李浩牢牢的缠裹住!李浩被那触手一裹,立即疼痛的大声叫嚷起来!毛寒身形随即便膨胀了起来,转眼间已经在湖底成为了一个庞大的章鱼形态!!!

李浩见罢,立即惊惧的喊道:“不好啦!有人变成章鱼了!天呐”毛寒阴冷的道:“这不是什么章鱼,而是我的‘天龙八爪’,你若是被我抓住,就别想再有生还的机会了!哈哈哈!”李浩大怒着道:“你撒谎!你分明就是章鱼成精!还得那么好听,什么天龙,就是章鱼怪!!!”

着水底忽然一阵气泡涌出,随即李浩身周散发出来极为炙热的剑气来!那毛寒抓紧李浩的那只触手,被剑气一炙,立即大叫着松开了李浩,随即又紧紧的贴在了自己制造出来的残冰上面。李浩大笑着道:“你要是刚才不松手,那这里就多了一只烤熟的章鱼了!哈哈哈————”

毛寒听李浩出言讥讽,立即大怒着朝李浩扑了上来,随即大声吼道:“尝尝我的‘铁臂天龙’!”却见他身周的十几只触手立即形成了一层钢铁包裹的铁套来,飞速的又向李浩抓了过来!李浩见这次自己若被那触手抓住,便不能运用剑气挣脱,立即想闪身躲避过去,但无奈毛寒的触手极多,李浩再一次的被他卷到了触手上!!!

毛寒紧紧握住李浩,大声嘻笑道:“我的铁臂金刚手,是任何玄门剑气都不能为之震破的!现在你准备好死的决心了吗!??”着便猛地用起全力来,想把李浩捏死在手中!李浩被他这一招攥得身周剧痛,随即那刚刚复原的肋骨伤口又重新崩断了开来,立即大声惨叫起来

毛寒见李浩无比的痛苦,立即得意的大笑起来,随即对李浩道:“现在我就用我的‘冰流术’来了结你的性命,我没有折磨你,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哈哈哈!”罢便蓦地从口中吐出一股极为阴冷的寒气来,正是刚才的那一招!

李浩见他的寒气又再次向自己袭来,不但自己挣脱不出他的触手,而且若是被他发出的冰流所吞噬,那寒气就会立即随着自己身上的伤处渗透到体内中去!李浩刚刚听他这金刚铁臂是玄门中没有办法破除掉的,但李浩心中偏偏就不信这个邪,立即不顾疼痛的运起自己的丹元,随即大声对毛寒道:“你这张狂的妖人!你不是天下没有人能破得了你的铁手吗!?今日我就让你来看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罢便立即大声高喝,随即李浩身上的紫金色剑气暴涨了出来,毛寒顿时觉得自己的双眼被那剑气刺得不敢直视,却见李浩身周缠裹的众多触手咯咯作响,“爆”地一声,毛寒觉得自己的手臂尽数被李浩身周所散发出来的剑气绷断,随即惨呼一声,失去了绞杀李浩的最后机会!!!

李浩挣脱出了他的天龙臂,随即大声对毛寒道:“你这妖人!只单单找我的麻烦也就罢了,但是你无辜把水月门的前辈斩杀,就该为他在此地殉葬!这也是我为何要下水来和你决斗的原因之一!现在,你受死吧!!!!!!”

着不等毛寒反应过来,立即聚气在手,猛然朝他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章鱼形态撞了上去!随着湖心水底的一阵巨大响动,两个人一跃冲天而起,水灵和殷蛟远远的看着湖面,忽然湖水尽数而起,便似地面上忽然失去了引力一般!随即两个身影先后从水中跃了出来!

只见李浩在那章鱼的身下,双拳紧攥着把那巨大的身躯击飞到天空去!随即一声爆喝!那章鱼形态的毛寒立即被李浩的“大修罗掌”击得粉身碎骨,随即散落在了湖底深处

李浩用尽了周身的力气,也马上向下跌了去,只见殷蛟立即飞身而上,把李浩抢回到了地面上,李浩忽然大声惨叫,水灵师兄妹也不知他伤处在哪里,一时也手足无措焦急的看着他

水灵见李浩疼得满头是汗,忙拿出自己的巾帕来给他擦去头上的汗水。原来方才那一阵猛烈的攻击,李浩已经伤到了自己断裂的肋骨上,那些愈合的骨缝又重新迸了开来。殷蛟着急的对水灵道:“这这如何是好啊!

忽然从李浩来时的路上,远远的走来了一个人,只见那人行色匆匆,似乎很担心李浩的伤情。殷蛟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那男子忙俯身查看李浩的伤情,随即摆手对殷蛟道:“我是他的鲁班门朋友曲桥山,方才临行前忘记了给李兄弟疗伤,现在又重新赶了回来,唉,当真是疏忽大意!”

着和那师兄妹把李浩扶起,曲桥山看了看李浩身后的伤情,便焦急的道:“都是我不好!才导致李兄弟遭此大劫!你们在周边快快找些结实的柳条和藤蔓来,我要把他的骨骼加固上!”那兄妹听罢半信半疑,曲桥山见二人不相信自己,便叹息着道:“这位兄弟和我一同寻觅,让这位姑娘留在这里看守他,总可以了吧!”

殷蛟点了点头,随即和曲桥山向周边的草木上寻觅了去,不多时,二人找来无数的藤蔓枝条,只见曲桥山双手拿起那些东西,飞速的在李浩后背缠裹了上,随即又拿出自己的灵符,给李浩服了下去。李浩被他的一番治疗摆布后,顿时疼痛减弱了不少,随即高兴的对曲桥山道:“多谢曲大哥了!要不是你还想着我,恐怕我只能走到这里了”

曲桥山叹息道:“你现在不能再急着前去救人了,必须在此地安养几个时辰,等我的玄符和你身上的枝蔓坚固后,你方可再次前行!”李浩笑道:“等那么久的时间,真要把人急也急死了!”

曲桥山又向那兄妹二人问道:“你们身上可有什么灵药没有!?有的话可以给他服下一些,以恢复体内的丹气。”殷蛟摇头道:“我们只和师父他老人家修学御水之术,其他炼丹的手段,却是一窍不通!不过,我听闻这天龙门中,似乎有一枚稀世的奇药!便连天龙门的掌门祖啸仙也舍不得吞服呢!”

李浩听罢,立即大奇着道:“居然有此事?!等我把天龙门掀个底朝天,然后再服了他门中的神药!让他们陷害玄乙门,到时候我也算是出了我胸中的恶气了,哈哈哈!!!”

李浩被曲桥山的神技将身体双肋断裂处固定好,便不再感觉那么疼痛,曲桥山便告别了李浩和殷蛟兄妹,独自向天龙门外去了。李浩在原地休憩了多时,便恢复了不少,那兄妹二人也不敢离开他身边一步,生怕再有人前来袭扰。

李浩觉得自己恢复了不少,便笑着对二人道:“你们两个以后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还在那湖底的废墟处继续停留吧!”水灵叹息着道:“家师已经去世,我们二人又不能和那天龙门做什么抵抗,只好移到别处去了”

李浩点了点头:“这里实在是烦闷的很,真不如出去走走,江湖上大的很,不愁没有你们的落脚之地。我现在已经没有事了,你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吧!”殷蛟听罢,忙摇头道:“公子现在伤成这样子,我们二人若是离开了,那可是不妙的很,而且你为家师报了血仇,我们怎么也得助你救回你的结义兄弟!”

李浩忽然大笑着起身,随即对二人施展拳脚,以示自己身上的伤处并无大碍,接着对兄妹二人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们不必为我担心,而且人多了反倒会引出更多的敌人来,我一个人独自前去,可以逐个击破,”着便推搡着二人往天龙门的出口走去。

兄妹二人见李浩如此执着,只好无奈的去了,李浩目送她二人离去,随即便又忍痛坐到了地上。原来李浩不想让二人卷到和天龙门的纷争之中,只能强忍伤痛来安危二人离去,自己好独自继续前往救出傲雪

过了多时,李浩歇息了多时,又喂自己服了不少补气的丹药,便沿着湖边的岸堤,继续向前面的大殿走了去,片刻便来到了正殿的门前,只见这大殿与先前的不同,一派宗门的气象,李浩知晓自己已经到了天龙门最为重要的腹地,便推开了殿门,向里面走了进去。

刚刚走入大殿,却见一群身着天龙门服饰的弟子,正盘膝而坐,似乎在凝神练气,李浩狸猫的坐在殿角,静静的等待众人的发现,却见一个壮实的大汉从殿后走了出来,随即冷冷的对角落的李浩道:“看来已经有人闯入天龙门的腹地了!”

李浩看了看那男子随即笑着道:“我看你们这些弟子个个专心致志的在那里打坐,就不好出声打扰,想不到还是被你发觉了”那壮实的男子听罢冷笑道:“我乃天龙门祖掌门座下弟子孟无双,来人请报上名来!”

李浩仍旧笑嘻嘻的对这男子道:“原来是孟师兄!我们玄门剑派千年之前便是一家,我只是江湖中的一个无名卒,不足挂齿!现在来请我结义的兄弟回去,孟师兄看来是明理之人,想必一定不会阻拦!”

孟无双将两手叉到胸前,气势汹汹的站在李浩的面前,随即那些弟子立即向四周散了去,李浩知道又一场大战,马上要拉开序幕了!

孟无双冷冷的对李浩道:“自幼生长在仙霞山,十三岁因遇到玄乙门皮横,而引出明王府追杀玄乙门弟子之事,随即拜在白发道人苏年生的门下,而后遇到魔人解轩辕,灵龟岛修学多年,十七岁出山便遇到了玄乙门与离天宗的一场名动江湖的对决,而后与陆星羽二人扫平鬼王门,仙篆门山中取回千年还灵草,独创药王山这些事情你当我不知道吗!?”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