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说着看着那跑远的身影,对曲桥山说道:“奇怪!我怎么感觉还有很厉害的人物没有出现一般?”曲桥山摇头说道:“究竟那辛龙儿藏在这里多少强手,我也是不曾知晓”

李浩摆了摆手,随即回到了酒肆中,见这里居然酒菜一应俱全,便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虚假的州府中,能有如此真实的东西呢?!”曲桥山笑道:“这就是鲁班门的神技了,你可曾听闻玄门中有‘剪纸为马,撒豆成兵’的事情吗?”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家师也曾经提及过,不过因为只是些旁门的左道之术,所以就没有传给我们,是怕我们用那种玄法在江湖中为非作歹!”曲桥山对李浩说道:“这里的东西,只是搬移过其他州府酒楼中的事物,而州府的城墙和山川等物,都是一些鲁班门的障眼法和建造术罢了。”李浩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说着两个人便在这酒肆中大吃大喝起来,李浩战斗了多时,早已腹中饥饿,吃罢酒宴,便沉沉的在空荡的桌子上睡了去,曲桥山见状,叹息着摇了摇头,随即把酒肆中的门窗都用竹杖倚好,然后自己也找了个空地,打起了瞌睡

只见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李浩睡梦中听到一声声的狼嚎,蓦地从桌上坐起,随即向客栈外看了看,只见昏暗的窗棂前似乎有无数的东西在屋前游走,李浩忙叫起曲桥山,二人隔着窗棂向屋外看去。

只见被李浩打倒的那些强贼早已不知去向,但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狼群,不停的在酒肆门前打转,似乎等待李浩二人的出现,然后便立即将二人撕成晚餐!李浩指着那些野狼好奇的问道:“看来你把门窗都倚靠好,原来是早就有所准备了?”曲桥山叹道:“接连几天,我都是受到他们的困扰,只能用这种办法来以防万一,但是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暂时出不了这城中,也就走一步说一步了”

李浩见那些野狼眼中流露出凶恶的光芒来,仿佛很久没有扑捉到食物一般,便展了展双臂,随即淡淡的对曲桥山说:“要是我们两个一直被困在此地,那就必须想办法和这些狼群决一死战,以除后顾之忧!”曲桥山还没有说话,却见李浩猛地一脚踹开窗棂,大声对曲桥山说道:“只有这里最为薄弱,你拿着抢来的单刀,在这里严防死守,如果我不敌这些狼群,就会立即撤回!!!”

说罢向那些凶恶的狼群扑了上去!那些饿狼见李浩居然飞身而出,都被他的气势震慑的往后退了几步,随即便围成一圈,贪婪的看着李浩。李浩大喊一声,向其中的一只冲了过去,只见他抬起脚,猛地朝那狼头飞踢!

那狼蓦地被李浩击中,下巴马上便脱臼而出,惨叫着倒在了一旁!其他的饿狼猛然向李浩身周扑食过来!李浩知晓这些野狼不似那些恶贼好应付,而且自己又暂时不能使用飞剑,只得凭借自己的神力把这些野兽一一击倒在地,瞬间便满地都是狼群的尸体,有的还被李浩的拳脚震得脏腑粉碎,哀嚎着不断的四处逃窜!

曲桥山在屋内看的真切,本来十分担心李浩的安危,但一见之下,心中不由得敬佩李浩的胆色和功夫!不多时,那些狼群逐渐的越来越少,余下的几只也仓惶的逃窜去了

李浩擦了擦身上的血迹,随即大声对屋内的曲桥山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敞开大门,放心大胆的睡觉了!哈哈!”曲桥山忙把封闭的房门打开,把李浩迎到了里面,随即恭敬的说道:“李兄弟如此神勇,真是让曲某好生敬佩!”李浩看了看四周的天色,便忧愁的说道:“唉,就这样一天过去了,真是耽误我的时间啊。”

说着回到酒桌前,和曲桥山又重新坐下饮酒,二人闲聊了多时,忽然间门外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是谁把我的狼群打成这样?!能否见识一下!”李浩听罢,也不起身,随即大声说道:“现在酒肆已经关门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曲桥山忙起身朝外面看去,只见那土匪的首领,带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站在门前向屋内观看,而那男子身后正是被李浩吓走的余下狼群!曲桥山忙小声的对李浩说道:“原来那些饿狼居然还有主人!我看今天是逃脱不了他们的攻袭了”

李浩听罢便起身朝门外走了出来,随即对那男子说道:“今天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们不要难为曲大哥,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便可!”

那匪首指着李浩,厉声对那男子说道:“就是此人!把我们兄弟打成重伤的!”那男子看了看李浩,随即冷冷的说道:“我是狼群的主人,名叫屈行,你是何人?”

李浩叹道:“我们看来都是被那辛龙儿抓到这里来的,应该同仇敌忾才是,难不成还要自相残杀么!?”屈行淡淡的说道:“你把我的狼群弄死这么多,居然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还把责任都推到那童子的身上,你可知我是什么人吗?”

李浩瞪大了眼睛好奇的说道:“你也是那辛龙儿的敌人吧?我们合力从这里出去吧!”屈行冷笑着说道:“我是江湖玄门中鲁班门最好的朋友,如今受邀前来阻挡救出仙篆门归傲雪之人,看来你便是玄乙门姓长的小子吧”

李浩听罢,忙摆手说道:“误会误会!我哪里是什么玄乙门人,我是你们的祖宗而已!”说罢立即抡起地上野狼的尸体,向两个人身边砸了过来!

屈行见李浩口出不逊,随即伸出一脚,把狼身踢飞,随即对身边的匪首说道:“你先上去,我要见识见识这小子的手段!”那匪首听罢忙慌张的说:“大哥!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啊!?连你的神兽都被他打死那么多,我”

还没说完,却见屈行提起这匪首的燕衣领,立即向李浩抛了过来!李浩见这匪首飞身在空中,大声呼喊着朝李浩飞来,便立即冲天一脚,把这匪首踢得远远的,随即对屈行大笑道:“现在我没有丹气,便宜你了!我看你身体健壮,不像那些没用的土匪,我们现在大战一场,如何啊!?”

屈行听李浩如此自大的话语,便立即冷笑着说道:“如此甚好!”说罢便将身上的大氅闪到一旁,借着月色,朝李浩走了过来!李浩见原本是辛龙儿的大殿中,居然出现了皎洁的月光来,便不解的说道:“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忽然间屈行的拳头飞速的朝李浩砸了过来,李浩闪身躲过,心中暗暗吃惊!这屈行看来是不会玄法之人,但是这不会玄门道术的人,而拳脚正是他们最好的杀手锏!李浩向来练气御剑,而拳脚上的功夫,从来都是靠解轩辕训练出来的蛮力,如今被这行家的屈行出手,便险些打到身上的要害之处!

李浩不敢轻敌,忙凝神和这姓屈的战在一处,两个人你来我往,片刻便攻出了几十招!李浩只是学过一些简单的拳脚招数,而对付那些土匪,完全靠的是蛮力,哪里会像屈行那样出手极为狠辣!屈行见李浩拳劲虽猛烈,但是却一味的胡乱散打,全然没有一点章法可言,心中便有了答案。

随即屈行突然卖了个破绽,李浩哪里知晓,立即冲过去,想给他致命的一击,谁知李浩忽然扑空,却见屈行出现在他的身后,猛然一掌斩到他的肩膀,李浩吃不住这掌劲,立即跌倒在地上。正要挣扎着起身,那屈行飞也似低纵到李浩的身前,猛地挥起双拳向李浩背后一击!李浩本来身上的肋骨刚刚长好,突然受到这强劲的一击,随即便疼得昏死了过去

屈行见李浩居然如此的被自己轻易击败,便冷冷的说道:“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玄门中人,剑术丹气虽是凌厉,但唯一致命的缺憾便是武艺平常,如果你们一旦失去丹元,便会连一个普通的拳师都抵挡不住!”

说着便背起李浩的身体,向城外走了去,曲桥山见罢,忙从酒肆中走出,大声对屈行说道:“你要把他弄到什么地方去!??”屈行停住脚步,冷冷的对曲桥山说道:“他杀了我那么多的狼群,我现在要把他弄回去喂养我的狼群,也算是两相抵过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曲桥山忙提起单刀,暗暗的跟着屈行向城外走去,不多时,屈行来到一处高大的院墙外,把李浩向地上一掷,随即扣了扣房院门,却见一个神色古怪的婆子从里面把门打开,看了看地上的李浩说道:“怎么这么轻易就把他抓来了!?”随即提起李浩的双脚,朝里面走了进去。

曲桥山在后面赶上,见李浩已经被他们捉到院子中,便心急如焚,暗自筹划着救出李浩的计谋。李浩被那婆子一拖,立即醒转了过来,随即偷偷的睁开眼睛向四处看去。

只见院中到处都是巨大的铁笼,有的铁笼内的饿狼居然比院墙还高出一块来!看着地上的李浩,顿时凶相毕露,呲着牙齿低声嘶吼着。李浩马上假装晕厥过去,随那婆子把自己拖进了大院的中央。

却听那屈行对那婆子说道:“七婆,拿那药水把这小子弄得高大一些,不然他这么矮小,会喂不饱那些幼崽的。”那婆子听了顿时一惊,忙低声说道:“若是被辛龙儿知道,那还了得!”

屈行冷笑道:“放心,我们是客人,他若不高兴我们这么做的话,那我们立即撤出这天龙门去,想必他也不敢随意违拗天龙掌门的意思吧!”说着朝里面的房子走了去。

那七婆听罢,便对地上的李浩说道:“哼!便宜了你小子!一会你就要喂那些狼崽,看你还有什么本领能逃的出去!”说着便进了自己的房中。李浩像铁笼里的狼群看去,只见一些幼小的狼崽,居然和寻常的狼头一般大小!

李浩心中暗暗吃惊,若是这怪物被拿到江湖中去,那么这长大后的巨型野狼,会成为玄门中极为强劲的敌人!而且极有可能被一些下三滥的旁门利用,、忽然见那七婆从房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小的药瓶,立即闭起双眼,又装作晕厥的样子,等待机会出手制住这婆子。

那七婆走到李浩的身边,将那瓶药水打了开,随即朝李浩的身上滴了几滴,傲慢的说道:“哼!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被拿来用在你这浑人的身上,我们公子实在是爱狼心切啊!”

李浩偷偷的睁开双眼,猛地伸腿向七婆的手中一蹬!七婆猝不及防,立即被李浩的脚踢中,随即那瓶药水便翻倒在李浩的身上!只听一声咆哮,李浩身形骤然暴涨起来,随即站在那婆子的面前,得意的说道:“哼哼!你这个婆子!居然敢嘲笑我!看我怎么把你们这里毁了!”

说罢便挥舞拳劲,把周围的院墙一一推翻在地,那婆子大惊失色,立即对房中的屈行喊道:“不好!这小子居然”还没等她说完,李浩立即飞出一拳,把这婆子击到那巨型的野狼铁笼前面,那野狼立即在笼子中大肆咆哮起来!

七婆见状,也顾不得许多,忙拿出身上的钥匙,把那巨型头狼的笼锁打开,那饿狼立即扑出铁笼,随即把七婆按在地上,便要把她撕碎在此!李浩大声嚷道:“你这怪物的对手是我!放开那个没用的婆子!!!”

说着便立即朝巨狼扑了上来,那饿狼见状,马上把七婆抛在一边不顾,随即便向李浩扑来,李浩此时和这饿狼的身形一般巨大,虽是没有完全恢复本来的身形,但毕竟是复原了一些,一狼一人立即在这大院中翻滚了起来!

屈行听到声音,忙从屋内走出来观看,却见七婆倒在一旁,而李浩正和那巨兽纠缠到一起,顿时大惊着把七婆扶起,忙询问怎么回事,七婆便如实的说了。屈行见李浩此时身形巨大,自己若不用那药水,是一定不能把李浩再次制服的,便马上去七婆的房中拿出药水,准备随时变身攻杀李浩!!!

李浩见这野狼异常的凶恶,不断的把自己扑倒在地上,朝自己的咽喉处撕咬,立即大怒着挥出一掌,想不到自己变大了许多,连掌劲也跟着骤长了起来,那野狼被李浩的掌劲震飞,一头撞在铁笼之上,立即震断脊骨,随即瘫倒在地上,死了过去。

屈行见自己唯一豢养的神物就这样被李浩打得骨断而死,立即大啸一声,随即把那药水向自己身上一倒,立即胀大了数倍,李浩见他居然用那药水比自己的身躯还要高大许多,便抬起头对屈行说道:“你变这么大干嘛,难道怕我拍飞了你不成?”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