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805</p><p>只见从佛堂后走出来一个老和尚,向李浩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我是这里的主持行痴,不知有贵客驾临,还望恕我失迎之礼!”</p><p>李浩拱手客气道:“岂敢岂敢!在大师这里讨饶了!”老和尚挥手请李浩坐到一旁的蒲团,观看了李浩半晌,才开口说道:“我见小施主不似凡人,像是个修学有道的侠士,不知老衲猜错了没有?!”</p><p>李浩听罢,心一凛,心想这老和尚好生厉害,自己并没有和他们师徒二人表明来历,却不知为何能被他一眼看破自己是玄门人?难道此人也是修学有术吗?忙点头说道:“大师好眼力,在下正是修学玄门剑术的弟子,敢问师傅为何一眼便能看破!?”</p><p>那行痴和尚笑了笑说道:“我青年的时候,也曾经和普陀山的妙因禅师修学过一段,无奈他老人家说我根慧平常,更适合济世利人,传扬佛法,于是我潜心经律,便没有再继续下去。但是佛门的根基,我还是有一些的,我见你双目瞳华异常,神采难绰,便看出来了。”李浩说道:“原来如此......”</p><p>忽然想到曾经在灵龟岛之时,九曜与自己提及过那普陀的妙因禅师,但自己多年以来,一直不曾与佛家的弟子所接触,而且师门乃是道教门庭,向来也对佛教人不曾走动,便和这老和尚谈起九曜的事情。</p><p>行痴点了点头说道:“你那师叔,虽是出家的身份,但是她曾经广参天下名山古刹,虽在我佛门学到了不少的本领,但终究还是道家的根基底子。”李浩也好的问道:“我心也是一直不解,她老人家为何放着自己师门的道术不修学,而单单要到佛门去呢!?”行痴笑道:“佛法无边,而且道教的玄门法术,多半是从佛法演化而来,你现在年轻,等日后多在江湖走动,便能明白其的原委了!”</p><p>李浩和这师徒二人聊到深夜,才一直到后堂的大铺睡了去。翌日,李浩拜谢了这两位师徒,心忽然想起九曜来,便琢磨着到灵龟岛去探视她。便乘着附近的车驾,向前往灵龟岛的江路行了去。</p><p>这一天,李浩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船镇,刚刚在镇换了行船,吃过午饭,忽然见到几个形色匆忙的人,正低声商量着什么。李浩心好,便往那几人看去,却见到他们鼠窃的朝一家客栈行了去。李浩忙吩咐船家等候,自己跟着那些行迹鬼祟的人进了那家客栈。</p><p>李浩见客堂有不少打尖的在饮酒,便转身了二楼的客房,忽然听到一个人厉声问道:“你究竟听到了什么!?若不实话实说,便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却听一个声音冷笑着说道:“你们干的好事,还要我来再重复一遍么!??”</p><p>李浩听罢,心顿时大惊,原来这个声音正是被他劝解而倒戈的离天宗弟子胡不违!想不到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他!忙贴在那窗棂前仔细聆听,却听里面的人对胡不违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那对不起了!”说着示意身边的几个男子,要对胡不违动手!</p><p>李浩知晓这几个男子要杀人灭口,便立即推开房门,走进了屋内。只见胡不违正被这些人绑在屋的椅子,见李浩忽然闯了进来,顿时大喜过望,随即大声说道:“我以为今日会丧身于此,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能遇到救星!哈哈!”</p><p>那几个男子见李浩闯入屋内,正要问话,却听胡不违如此说来,便已经知晓李浩是这姓胡的同伙,随即向身边的几个人使了使眼色。那几人便向李浩靠了过来。忽然一声爆响,屋的男子被李浩用内气震出了房外,直直的摔到了楼下的大堂,便连这客栈住房的墙壁也被李浩生生的震塌了下去。</p><p>李浩伸手向胡不违身的绳索一挥,那绳索立即像被利器隔断一般,散落在地。李浩开口问道:“胡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啊!?为什么又被这些人擒拿住!?”胡不违叹了口气,忙对李浩说道:“唉,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他们这些人附近有帮手,而且还都是玄门的人!”</p><p>李浩忙与胡不违出了客栈,往自己的小船驶去,刚刚行出一里多远,却见到身后远远的地方,有几条船只追赶过来,船的人大声呼喝着。</p><p>胡不违见罢,惊恐的说道:“他们的船我们快,马要追我们了!”李浩微笑着说道:“不要紧,看我来耍弄他们一番!”说着便接过那艄公的竹竿,向沆道的水一拄,顿时方才行过的沆道,立即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面,直接把整条河水冻结住!</p><p>那些追赶过来的人见李浩居然把整个河面冻结,船只已经没有办法再向前行驶,立即在他们的身后破口大骂起来。李浩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把竹竿交到艄公的手,坐在船舱与胡不违交谈起来。</p><p>胡不违忙谢了李浩的救命之恩,李浩摇头说道:“你我又不是什么外人,你如今也已弃暗投明,在伏羲宫为我门做事,但是我想不到的是,胡大哥你明明也懂得玄门道法,却为何能被这些人擒拿住呢!?”胡不违叹息着说道:“我那点道行,实在不值一提,而且我见你出手便把那些人震飞出去,实在是神功大有长进。”</p><p>说着便把前日的事情讲给李浩听,原来他此次出行,是和宗平等人到玄乙门分处护运伏羲宫的财物的。但前日在这镇独自游玩时,忽然见到一行人,押着一个女孩,朝一个大船走了去。胡不违说道:“我见那个女孩,正是你在仙篆门认识的那个,便好的跟着他们,谁知被他们发现,便把我擒拿住。一直关在这客栈,想是宗平他们四处寻我不见,还以为我独自离开他们了,现在已经回伏羲宫去了。”</p><p>李浩听罢大惊,心想到那日在药王山的事情,傲雪明明没有向天空发出自己交给她的凤仙门暗号,但是自己以为他担心归宗颐的惦念,独自回仙篆山去了,想不到居然被人擒拿住,而且接连几个月也没有消息!难道她当时御敌之时,一直没有施放那焰火,是为了怕分自己的心神吗???</p><p>想到这里,便立即对胡不违说道:“胡大哥!你可知那些人是什么来头?!”胡不违沉吟了一会说道:“似乎是什么天龙门的人,因为押那女孩船之时,其有一个人我曾经在离天宗见过。”李浩忙对艄公说道:“麻烦您老人家,立即调转船头,我要回刚才的那个小镇!越快越好!”</p><p>那艄公听罢,只得答应。不多时,船又重新返回到了刚才的水路,那些敌人被李浩的阴寒诀冻在水,船只一时难以调转,只得一边用力向水面戳着结冰,一边破口大骂。却见李浩忽然调转回来,立即大声吵嚷着。李浩蓦地跃起身形,跳到这些人的船头,出手便把这些男子击倒在船,随即厉声问道:“你们前日押着那个女孩,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要是敢骗我,我把你们一个个都碾碎了仍到河里喂鱼!!!”</p><p>胡不违也赶了过来,大声对那些男子喝道:“你们若不说实话,我家这小哥可是向来杀人不眨眼,哼哼~~~”</p><p>那些男子听罢,忙颤斗的说道:“小人乃是天龙门的徒众,只知道那女孩乃是掌门极为重视的人,已经被我们关押在附近的分堂处将近半年之久,前日忽然门来人,奉掌门之命,把那女孩押到天龙门去,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了......”李浩听罢,便立即和胡不违了小镇的岸边,提着那男子向镇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p><p>李浩重新叫了一条船只,把那男子押到面,对他说的:“你放心,只要你带我前去,我不会难为你!”说着便令船家开船,向傲雪被押的船路行驶去。接连行了几日,李浩和胡不违押着这男子来到一个秀丽的大山前,胡不违指着这山前的道路问道:“这里是天龙门的总堂吗?”</p><p>那男子回答说道:“正是,但不晓得掌门在不在门,想必先前的师兄们,已经把那女孩押到这里来了!”李浩点了点头,随即对那男子说:“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你愿意做什么,做什么去吧!”那男子听罢,忙起身朝岸边的山路爬去,片刻便不见了身影......</p><p>胡不违指着这山说道:“我听闻这天龙门,乃是除天下十大玄门,最为厉害的玄门剑派,我们擅自闯入,想是没有那么简单!”李浩淡淡的笑着说道:“便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他一回!那女孩乃是我的结义兄弟,而且是因为我,他才被这天龙门人擒拿到这里来的,我想这里一定有着什么阴谋,若不能把她救出,那玄乙门便会再次面临一场灾劫!!!”</p><p>说着便和胡不违朝山行去,不多时,李浩见山前不远处,有一处凉亭,便朝那亭走了去,却见亭子里有一个老者,正手持着羊鞭,在悠闲的坐着,看护着山前的羊群。李浩忙恭敬的施礼说道:“请问老人家!那天龙门在这山的什么地方,我们是山外的来客,还请老人家为我们指引!”</p><p>那老者听罢,翻着怪眼看了看李浩说道:“这里哪有什么天龙门,不过山似乎有鬼怪经常出没,你们若是不怕,前去寻找吧!”说着便不再理会李浩二人。李浩听罢,心好,胡不违忙对李浩说道:“难道那小子居然把我们蒙骗到这空荡的山谷里来了!?岂有此理!”</p><p>李浩摇头说道:“我看他不像蒙骗我们的样子,我倒是觉得那老者似乎在隐瞒我们什么......”说着便大声对远去的牧羊人说道:“多谢老丈了!”随即带胡不违朝山的大路走了去。</p><p>李浩见这深山之,四处古木嶙峋,山形高耸异,若是普通人见了,定然会心有余悸,正出神的观望着,只听胡不违指着那远远的山峦处,低声说道:“看前面,似乎有一处石砌的洞府!”李浩忙凝神看去,只见那里是一个古朴的石阵神庙,到处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便对胡不违说道:“你留在这里等我,我先前去查看一番,若有什么事情,我们也好有个照应,你先隐藏住,不要被敌人发现。”</p><p>说着便朝那石洞前纵了过去,李浩刚刚踏到这石阵前,立即觉得置身于玄门卦阵之。李浩心一惊,想不到如此荒僻之地,居然有人在此地布阵,想是怕有敌人闯入。忙左闪右避,游走在这石阵当,不多时,便从阵穿梭出来,向那神庙前看去,不禁大吃一惊!</p><p>只见那石门面,印着一个苔草斑斑的图案,正是那影焰门的标致,李浩哪里会不认得?随即心一片迷茫,为什么这天龙门的所在,居然会有影焰门的标识呢?想到这,便疑惑的朝那石门前走去。</p><p>李浩用手推了推那石门,那石门便轻轻的裂开一道缝隙,李浩好的朝里面走了去,只见里面是一处石梯,斜斜的向下延伸,李浩小心的朝前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一处宽大的大厅当。李浩正凝神观看,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阴森的回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的一般。</p><p>李浩忙朝前面走了去,忽然身体一堕,随即向下跌了下去!李浩想要跃身而,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随着那机关的开阖跌到石厅之下。李浩见四周一片漆黑,便点起火折子,顺着通道向前面走去。</p><p>忽然一个声音大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怎么回来到这里的?!”李浩听这声音似乎非常耳熟,便举起火折朝那看去,只见一个身形瘦弱的青年,双手双角被绑到墙壁的铁链,正好的向自己询问。</p><p>李浩见并不识得这青年,便好的问:“你究竟是人是鬼?!怎么会被关在这个鬼都看不到的地方?!”却见那青年神色慌张,颤斗的说道:“我......我认得你了......”</p><p>李浩见这青年忽然开口说认识自己,便不解的看着他,随即问道:“你认错人了吧?我并没有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啊?”那青年似乎对李浩很惧怕,便颤斗的说道:“你...你是那夜窟山,擒住我的小子......”</p><p>李浩听罢,思忖了片刻,立即想到曾经在夜窟山之时,营救乐心慈的时候,曾经擒拿住影焰门的一个浑身蒙面的男子,想不到居然是面前的这个青年,便不解的说道:“你不是影焰门的弟子吗?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天龙门的地方啊?”那青年神色紧张,便摇头说道:“这里并不是什么天龙门,而是影焰门的总庭。”</p><p>本书来自/ht/book/22/22110/index.ht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