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青年恭敬的说道:“请仁兄放心,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我被那些歹人追杀了几日,早已饥寒交迫,跑到这山中时,已经是支持不住了......”

李浩听罢,不解的问道:“你说你是经商的商人,但为什么没有见到你的同伴呢!?”那青年听罢神色一变,随即对李浩说道:“他们都已经被土匪杀掉了,只有我一个人跑了出来,唉!”

李猎户从隔壁的邻人家里回来,见到屋里有一个陌生的男子,李浩忙和父亲解释了。李猎户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忙下厨去准备酒菜。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嘈杂的声音,却听一个男子大声喝道:“挨家挨户的给我搜!我就不信这小子能飞上天去!”

那青年闻听,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忙对李浩说道:“怎么办!?他们来抓我了!请兄台救我!”李浩对这青年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应付他们,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呆在屋内不要出来!”那青年听了忙用力的点了点头。

却见李浩闪身出了房屋,只见外面大雪漫天,村落前面有百十来号人,正在四处搜寻那青年的行迹。李浩看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土匪,从他们身着打扮来看,反倒是像一些官宦的模样!只见一个身穿貂皮大衣,头戴暖帽的男子,走到李浩面前大声喝道:“小子!有没有看到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青年?”

李浩故作好奇的说道:“和我年龄差不多?这可就怪了,这村中和我相仿的青年多的很呐!请问这位老爷,是从何处来啊!?”

那大汉得意的说道:“我们乃是从京城赶来抓捕罪犯的!”说着看了看李浩家门前凌乱的脚印,顿时心中升起疑惑,立即对身后的手下大声说道:“给我到这家屋内搜查!!!”

李浩见这些人听到那领头的男子一声令下,便立即要冲到屋内寻找那青年,忙展开双手将他们拦住,平静的说道:“哎!各位请留步,我这屋内并没有你们所说之人,而且......”说着便靠到那领头的大汉耳边,低声说道:“这屋里有一位江湖上的异士,若他在打坐中被人打扰,那发起怒来,可不是我能劝得住的......”

那大汉闻听不屑的说道:“便是天王老子!也要在我们的面前恭敬些,给我搜!”说着正要往屋内闯。忽然觉得身边蓦地有一种刺痛感,随即那些手下也都哀声的痛叫起来!这大汉心中一惊,暗想难道当真有异士在此地修行?却见李浩摊开了双手,无奈的对这大汉说道:“我都告诉你了,而你就是不听,要是他发起威来,那你们这百十来号人,想是不能回家过年去了......”

那大汉走到李浩身边,神色稍有好转,便恭敬的低声问道:“我们是明王府的人,请问这位兄弟,是哪一位玄门中人,居然在这荒山野岭中清修啊?”

李浩思忖了片刻,便悠然说道:“总之是一位得道高人,而且和你家的小明王交情深厚呢?嘿嘿~~”那大汉听罢,神色立即大变,马上对那些人摆了摆手,随即向别的方向搜寻去了。李浩暗自好笑,因为他当年曾经与解轩辕在海难中,曾经用那魔铃将聂清远等人震慑的神魂颠倒,随即便吐露出心中的隐晦之事,而当中就有明王府的傲侠一边做出扭捏态,一边如女子那般称呼小明王。

当时李浩年幼,也不知其中的意思,如今早已知晓,那傲侠实是小明王的男宠,而那小明王也实在是个同性恋。方才暗暗用剑气布散在家门前,那些大汉都是凡夫莽汉,也不知是李浩暗中做的手脚,而且当李浩提到屋内的人和小明王的关系时,那领头的大汉立即明白李浩所言,便不敢声张,生怕他的糗事传扬出去,因为他曾经见过那些暗地里私语小明王的人,都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李浩看着那些大汉搜寻了一阵,便空手而归,随即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回到了屋内,对那青年说道:“放心,他们现在都走了,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能实言相告了吧!?”那青年见李浩如此相助,而且也不像是什么歹人,便叹息着说道:“我是当朝太师身边的常侍,名叫石松,那些人都是小明王派来追杀我的。”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想是和你怀中的那个包裹有关吧!”那青年神色紧张,好奇的问道:“你是如何知晓,他们是为了我这包裹而来呢!?”李浩笑着说道:“我初见你之时,好奇的询问你怀中之物,但见你神色慌张,而且不像个商贾之人,也就猜到了几分!”

那青年点了点头说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见你不似常人,就把其中的原委告之你,但你一定不能向外宣扬,以免遭到杀身之祸。我怀中所抱之物,乃是各地连络我家太师的朝廷要员名册。当今朝堂之上,分为三股势力,一股便是我家太师和当今天子陛下,而另一个就是刚才前来捕杀我的小明王,第三乃是国师一派。”

“起初天子年幼,而先皇又信奉黄老之术,便临终前托孤给国师和我家太师,让他们相互辅佐天子陛下。但这两股势力一直纠结不清,才导致那小明王趁机崛起。如今国师坐观天下,让我家太师和小明王两相争利。”

说着便把那名册拿了出来,指着上面的名字说道:“因为明王府和太师府的麾下,为了夺得朝廷的大权,便利用自己手中的权柄来制衡对方,无论哪一方在朝堂上被支持的要员多一些,都会得到天子的重用。”

李浩不解的说道:“太师和我师伯,乃是八拜之交,而且听闻他德高望重,向来以仁义治世,怎么天子如此昏庸,为何不和太师联手,将明王府和国师的势力铲除干净,以绝后患?!”石松叹了口气说道:“当今天子虽是仁善,但他自幼便夹在几股势力中成长,当然也不希望大权都集中在我家太师的手上。而且现在明王府和国师的党羽遍布天下,想要铲除干净,已经是毫无可能。只有暂时得到天下要员的支持,才能渐进的进行朝廷革新。”

“因为明王府的势力中,有不少支持太师的要员,那小明王似乎有所觉察,我奉太师之命,前去连络那些大官,然后把名册交给他们记下,以便知晓哪些是自己人,让他们日后为了铲除明王府的势力,而都能相机连络而动,谁知走漏了消息,这些明王府的鹰犬便追杀我至此地。”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如今你想如何是好?”石松说道:“离这不远处,有一州府县城,那里的府台乃是太师的门生,仁兄若是能够护送我前去,他们便能派人护送我,那仁兄便是功德无量,更是天下苍生之福啊!”

李浩听罢,点头说道:“好吧!我送你前去,不过你到了那里后,要把今日是事情忘了,我不想我的爹娘因此事而遭到明王府的迫害。”石松说道:“请仁兄放心!”李浩和爹娘说道:“我前去护送这位兄弟,到了那里,便随即返回,请你们放心!”说着便随着石松朝外面走去。

两个人冒着漫天大雪,出了这村落中,向通往州府的山路行去。走了半天的功夫,才来到了那太师门生的府衙前。两个人刚要朝里面走去,却见门口的护卫拦住二人说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山野百姓,居然连堂堂的州府县衙也敢私自闯入!”石松忙拱手说道:“请二位为我禀报一声,就说他老师家里的常侍,前来拜谒门第!”

那兵士不耐烦的说道:“这大雪封山,哪里会有前来拜谒的道理?我看你们一定是那些寻常百姓,为了能蒙混进去,见我们大人申冤,才故意说这谎骗的话来!我们家大人今日有贵客来临,嘱咐我们无论何人来拜门,都是不见!赶快给我滚吧!”

石松又和那守卫辩解了几句,李浩将他拉到一旁,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即对那两个卫士说道:“即是如此,我们告辞了!”说着便拉起石松朝府衙院墙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两个人来到僻静的地方,李浩见四下无人,便对石松说道:“看来这位大人忙的很呢!”

石松也奇怪的说道:“究竟是什么客人?我家太师的这位门生大人名叫席方远,平常为人随和的很,为什么今日这些家丁如此蛮横呢,此中一定有什么蹊跷......”李浩看了看石松焦急的神情,便对他说道:“你要是信得过我,不如把你的名册包裹交给我,然后我跃进墙去,将此物交给他,他一个堂堂的州府大人,想必手下一定人多,让他帮你按照名册上的名字,交到各地的官员手中,这样还可以转移明王府的视线,如何?”

石松听罢,忙拱手对李浩说道:“仁兄若是能办得此事,那石松定感激涕零!”李浩点了点头,轻轻的跃到高耸的院墙之上,随即向偌大的府院中潜行了去。不多时,来到一处长廊上,却听廊内的屋子中有人大声吵嚷着什么,似乎在开怀痛饮。忽然屋门被人打了开,李浩忙闪身躲到了暗处角落中凝神观看,却见一个身上缠满纱布之人,正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李浩一见那人,顿时心中一凛,原来那人正是当时与龙青霜的离天宗攻袭伏羲宫时,使用枯叶刀的那个怪客,却不知为何会在这太师的府邸中。李浩心中思忖了一会,便暗暗的明白了,很有可能这太师的门生,已经暗自投靠到明王府的势力之下,而石松显然不曾知晓,这神缠纱布的怪客,正是明王府的奉养的剑侠。

李浩见他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了身形,但却见那人转身到角落处解手,脸上现出浓浓的醉态来。李浩心中一动,随即起身朝那怪客走去。那怪客喝的酩酊大醉,刚要提起裤子,忽然腰下一麻,随即被李浩点住了穴道,将他拖到旁边的空屋内。李浩马上脱去了身上的夹袄,随即把怪客身上缠裹的纱布,按照原样缠到自己的身上,那怪客居然倒在屋内的地上,随即鼾声大起。

李浩看了看他,便觉得好笑,随即朝刚才他出来的屋内走了进去。屋里的人正大嚷着饮酒作乐,只见李浩身裹纱布,哪里会想到里面的瓤子已经换了一个人!?李浩朝那些人看去,只见当中有那欧阳野、百练门的掌门莫留孙、还有那时和韩冰儿在一起的那两个夷族青年,当中正有一个官宦模样的人,身边陪同着一些州府的幕僚,向众人不断的敬酒。

欧阳野见李浩回来,便大醉的吵嚷着:“你这怪物~~我以为你在雪地里睡着了,正要前去救你回来!哈哈哈!”李浩也不做声,立即也装作醉酒的丑态,跌跌撞撞的朝空着的座位上走了去。

却见那身旁的两个夷族青年一见李浩之下,立即眼露杀机,敌意的凝视着他!李浩见罢,只当不知,随即故作癫狂的仰面躺在了屋内的地板上。那两个青年见状,顿时大声哄笑起来。却听当中的那席方远大声对众人说道:“今日我们在府上相聚,一定要不醉不归!一会我给诸位找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给诸位义士暖床!”

欧阳野听罢,立即大声叫好起来,忽然一个家丁闯入门来,大声对席方远说道:“禀告大人!小的刚才在隔壁的房中听到有人鼾声大作,就进去观看,却见是一个身形赤裸的男子,小的从没见过此人,也不知他是从何而来的!”众人听罢,忙叫家丁把那人抬了上来。

李浩一见,居然是刚才被自己弄倒的那怪客,便捂住嘴巴强忍住笑。欧阳野众人一见,也都摇头说不认识。原来这怪客名叫赵宣,是天下有名的刀客,但一直以蒙面示人,所以除了小明王之外,明王府的玄门剑侠几乎没有人知晓他本人的真实面目。今日想不到被李浩弄了个正着,所以身边的欧阳野等人都表示不认识。

赵宣被抬进屋内,虽说朦胧中略有知觉,但他生性不胜酒力,仍是鼾声不停的大睡起来。那两个夷狄青年其中一个起身说道:“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可能是那太师识破了我们的连络,委派了玄门高手前来对付我们!这人是装作熟睡,想是有惊人的本领,我们不要上他们的当!”

随即席方远立即对手下的兵士喊道:“给我搜!千万不要让太师派遣来的杀手藏到府中!一定要搜遍府中的每一个角落!!!”那些家丁卫士应声而去,欧阳野仗着酒力,对地上的赵宣说道:“你这妖人!居然在我的眼皮底下装死!看我不踢死你!!!”猛地朝地板上的赵宣踢出一脚!赵宣被欧阳野踢得冲开了穴道,顿时断了几根肋骨,蓦地疼痛的从地上跃了起来!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