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和苏年生等人送别了解轩辕,又在清虚谷中住了一些时日,只见秋气袭来,百草枯竭,山中一片寂寥的景象。李浩本就多愁善感,见这萧杀的景象,心中不免郁郁起来。

这一日,与阮迪下山去采购物品,在回来的路上,忽然见到仙霞山上的一处农户人家。那家中的男子背着柴草,身边带着自己六七岁的儿子,往家门前的篱笆中走了进去。女主人见到丈夫带着儿子回来了,忙把准备好的毛巾拿出来,三个人欢喜的回茅屋中吃饭去了。

李浩看到这一情景,顿时呆呆的站在原地思忖起来,阮迪见李浩又开始犯傻,便好奇的问道:“李浩!?你没事吧?!”李浩听到阮迪的一声呼喝,忙回过神来,随即二人往清虚谷回了去。

晚饭时分,苏年生见李浩闷闷不乐,心中似有心事一般,便不动声色的在饭后把阮迪叫道一边,阮迪说道:“我们这次下山,并没有见到什么伤感之事,哦,只是见到一处农户人家其乐融融的情景。”苏年生马上会意,便来到李浩的房中,轻轻的敲了敲门。

李浩把房门打开,见是师父,忙把苏年生迎了进去。苏年生开口说道:“怎么,我见近日来天气转凉,你却也不太勤加练习丹道,这是为何啊?”李浩摇头说道:“我只是觉得自己的丹元还不是如师父和师伯那样深厚,只能每天在房中吐纳周天,想进一步淬炼内丹!”

苏年生叹了口气说道:“为师知道你心中所想,我门下这几个弟子当中,只有你的修为最让我惊喜,而且也只有你最让我担心。”李浩不解的问道:“师父担心我什么呢?”苏年生答道:“你将来可能会在玄门中成为一代宗师,但是你令为师担心的是,你生性过于仁善,而且命中犯煞。若是能与我始终在山中修学,为师也是欢喜的,但就连你阮迪师兄,也终究有离开山中,去独自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的时候。”

“江湖险恶,生性仁善之人,必定会经历许多波折,而且你处于的玄门又面临崩殂的危险,日后门中定会靠你来撑起一片天地,但那时候想是会经历更多的事情。”说罢便凝神注视着李浩,缓缓的问道:“你一直在思念父母双亲,是这样吗???”

李浩听罢忙对苏年生说道:“师父当真是天人,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近日我一直在思忖此事,想前去探望他们一番,却不知现在他们身在何处!”苏年生点了点头说道:“即是如此,那明日我变带你前去探望他们,而且现在暂时太平无事,你可以多陪他们身边一段时日!”

李浩听罢大喜,忙拜谢了师父,苏年生与他交待了一些事情后,便离去了。李浩这一夜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眠,想到即将要见到阔别多年的父母,心中激动万分,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了起来。

李浩忙起身收拾行装,只见苏年生走到院中,对早早起床的墨香说道:“我与你李浩师兄下山去办些事情,等阮迪起来后,你告之他不要离开山中,好好的守护住这里。”墨香恭敬的答道:“弟子知道了!”

说着便带着一个小小的包袱,随李浩下山去了。此时仙霞山下的江水已然波澜起伏,不过是多了一丝寒凉罢了。二人叫过当地的船家,朝江面上行驶了去。

苏年生看着李浩说道:“等你探望过父母后,想着有时间也去那灵龟岛中,见见你的授业师叔九曜!也不知她最近如何了......”李浩对苏年生说道:“孩儿心中一直惦念着她老人家,等探望过父母亲之后,我便到灵龟岛中去。”苏年生点头算做赞许,两个人朝着江浙的方向驶了去。

接连过了几日,两个人来到了江浙一处大山之中,苏年生看了看面前的道路,对李浩说道:“你朝着这条路一直往深山里走,不多时,就能见到一处隐居在山林中的村落,那里便是他们的居所!”李浩好奇的问道:“难道师父不和我一同前去吗?!”

苏年生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一切等年后再行定夺,记得,什么事情都能往后推,就是这尽孝之事,万万不能迟之又迟!”说着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自行去了。

李浩拨开山林中的那些荆棘,一边走一边观看四周的景色,他刚出得清虚谷时,还曾经欣喜万分,但此时反而没有那么激动了。走到半路,李浩见此处有很多在为冬天积蓄柴草的农户男子,便走上前来,开口询问道:“老伯!你们可知这里有一个姓李的猎户吗!?”

只见一个满面鬓髯的男子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李浩,李浩见这男子似乎极为眼熟,忽然大叫一声,随即跪倒在地上,大声说道:“爹爹!我是你的孩儿李浩啊!!!”那男子听罢眼中立即闪烁出激动的神色来,随即颤斗着声音说道:“什......你说什么......”

他们身旁的那些农户见李猎户的儿子回来了,都为他高兴道:“快点,别愣着了,赶紧把家里的野兔山菜都准备好,给这相貌堂堂的小哥接风吧!哈哈!”李猎户仍旧没有缓过神来,见李浩清秀的面孔,依然能看到小时候的稚气,立即眼中流下泪来,随即强忍住哭泣说道:“好!回来就好!赶快,回去见见你娘......”

父子二人拜别了那些农户,朝山林中的家中走去,李浩一路上询问父亲:“我娘这些年还好吧!?”李猎户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在这山中,丝毫不亚于仙霞山的日子,只是身边少了你。虽然你师父曾经来过这里,我们也知道你现在不同寻常,但你娘还是十分思念你,只是不见你回来探望。”

李浩听罢,又流下泪来,对父亲说道:“孩儿不孝!请父亲原谅!”李猎户也擦了擦眼中激动的泪水,随即说道:“回来就好!而且你在我们的身边,也终究不会有什么出息!”不多时,二人来到一个村落的房屋群前面,李猎户推开一家院门,和李浩走了进去。

李浩想到要见到了母亲,便万分激动,便整了整衣衫,正要推门进去,却见李猎户忙制止住李浩,随即悄悄的推开门,带着李浩走到茅屋里。

李浩隔着间壁的窗棂看到母亲秦氏正在那里缝补衣衫,几年没见,因为操劳和思念李浩的原因,头上添了许多的白发,李浩泪水倾泻而下,只见李猎户推门进了里屋,对秦氏说道:“你看看是谁回来啦!”

秦氏正要询问李猎户今日为何会回来的这么早,忽然见丈夫的身后闪出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来,便呆呆的把手中的针线掉在了地上,喃喃的说道:“难道是......”李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蓦地扑到秦氏的身上,大声说道:“娘!!!我是李浩啊!!!我今天回来了!!!”

秦氏听罢,立即紧紧的抱住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激动的大声痛哭!李猎户也在一旁高兴的落泪,一家人时隔多年,总算团聚到一处了!!!

一家三口一直交谈了半晌,李猎户才想起到了晚饭的时间,忙对李浩二人说道:“你们娘俩先聊着,我去准备准备晚饭!”说着到厨房去了。

秦氏见李浩生得越发的俊秀,而且比过去长高了许多,便欣慰的说道:“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得你了,我和你父亲当年被那法符卷到此处,当真是肝肠寸断!也不知仙霞山的相亲们现在如何......”

李浩听罢,忙岔开话题,拿起自己的包袱对母亲说道:“娘!我一路上和师父给家里买了许多的用品还有衣衫,你一会和爹爹试试吧!”秦氏摇头说道:“上次你师父前来探望我们,我看他是一个清贫的老人,哪里会有多余的银两?以后可不要再这样让他破费了!而且这里虽是偏僻,但是农田又少,每一家都靠打猎和贩卖柴草为生,远离州府官户,赋税也没有那么重。所以我和你父亲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李浩点了点头,秦氏忽然问道:“你今年再过几个月,就十八了,也该是到了娶亲的年纪了!”李浩听罢,忙惊骇的说道:“孩儿年纪如此幼小,干嘛要娶那么早的媳妇啊!?”秦氏责备的说道:“你懂什么,你若是娶了媳妇,那我和你爹也了却了一块心病,而且你也有人在身边照顾,我们就不会惦念你了!”

李浩笑着说道:“孩儿不用任何人照顾,自己便能很好的照顾自己!我师父和许多的师兄们,都是很大的年纪,也没有娶妻生子。”秦氏摇了摇头,似乎对李浩的这番言语不甚赞许。李猎户手脚很利索,一会便弄了几样山菜野味,又把自己贮藏多年的黄酒拿了出来,一家人团员的吃了一顿晚饭。

夜晚,李浩躺在屋里的炕上,心中思忖着母亲所说的话,是啊,自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可是他生性内敛,而且最心爱的落雨却和宗平恋爱了,现在他心中想的不是陵娲,更不是乐心慈的女儿李小倩,居然想到了和自己相处日子不多的归傲雪!随即又自嘲了笑了笑,自己一个山野的穷小子,怎么回配得上仙篆门的千金呢,而且现如今也不知道傲雪去到哪里了。

翌日,李浩早早的起床,给父母做了一顿亲手所做的早餐,秦氏见李浩的手艺居然如此高明,便忍不住夸赞起来。李浩心中一酸,这还是曾经在灵龟岛时,与落雨学的厨艺呢,如今却是物是人非。吃过早饭,便去山中吐纳练功去了。

李浩见山中四处虽是草木凋零,但却枫叶鲜红,林叶泛黄,令有一番别样的风景,忍不住纵身狂奔起来,不多时来到一处山涧边,李浩向下看去,只见潭水清莹,水波上漂浮着些许落叶,便朝下面跃了下去。李浩仔细观看潭水上面浮着的叶子,有一只蚂蚁正在上面四顾相望,眼看便要落入水中,忙伸手把这小生命搭救出来。

独自在山中逛了半晌,才转身回到了家中,和母亲攀谈起来。李猎户拿起工具,又到山林中采伐,李浩见罢,忙扛起父亲的工具,和爹爹一起朝山中走去。山林中的那些人见李猎户的儿子也跟着来忙活,都大声欢迎着,李浩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即和那些人干起了活来。

转眼一晃到了年关,山中大雪纷飞,家家张灯结彩,李浩也跟着忙活着,这一日李浩早起到山中观赏雪景,忽然见到一直浑身雪白的野狼,顿时童心大起,随即便朝着那狼的行迹跟了过去。那雪狼似乎知道身后有人跟踪,便飞速的朝深山里奔袭了去,这更加激起了李浩的好奇心。

因为野狼一般见到生人,而且还是单独一个的时候,一定会朝人类发起攻袭,但没想到的是这头雪狼居然似乎很惧怕李浩,李浩一直追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一处山谷中。却见那雪狼闪身钻到了一处山洞中,李浩立即跟着进了去,只见这里居然异常的开阔!李浩仔细的聆听洞内的声音,但那雪狼似乎消失了一般在洞中不见了踪迹。李浩正在好奇,忽然见一处石台上,有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人,正躺在上面瑟瑟发抖!

李浩忙走过去,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只见一个青年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口袋,蜷缩着四肢,似乎很是寒冷。李浩知道这大雪天里气温很低,而且这人身上流了不少的血,忙把自己身上的棉袄给这人盖在了身上。随即又握紧他的手臂,那青年只觉得一股暖流朝自己缓缓的袭来,片刻的功夫,便缓转了过来。

这青年见到面前是一个小伙子,正关切的看着自己,忙微弱的说道:“多谢这位兄弟相救!若不是你,我一定会被冻死在这里......”李浩好奇的问道:“你哪里来的人?为何会在这深山中躲藏啊?而且你身上的伤处又是怎么回事?”随即又伸手拿他怀中的包袱,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谁知李浩的手臂刚刚触碰到那包裹,那青年神色顿时惊惧起来,忙紧紧的护住那包袱,紧张的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些商铺的拮据,因为我家世代经商,途中被附近的土匪强人所追杀,所以才躲到这里来了!”李浩心中知道这青年不肯对自己实言相告,却也不想强人所难,便淡淡的微笑着说:“我家就在这附近,不如你与我一同回去,等雪停了,我再想办法送你回去?”那青年听罢,思忖了片刻说:“那麻烦这位小哥了!”李浩扶起这男子,朝自己的家中走了去。

两人来到了村落的家中,李浩忙让母亲熬了碗姜汤,给这青年喝了下去,这青年喝完热汤,顿时觉得体温缓转了过来,李浩关心的问道:“你身上的伤势不要紧吧?”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