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见自己已经遭到他的算计,心中便暗自懊恼起来!本来自己已经下定决心,想把山福带回清虚谷去,但又一次的被他逃脱掉了,当真是心有不甘!那些“蛇芽蔓”已经铺天盖地的朝李浩扑了上来,李浩哪里会把这些个雕虫小技放在眼里,立即飞射出诛天剑气来,把身边的葛藤一一斩毁。但随即更多的藤蔓从地上冒出,李浩扑斩了一会,才把这些玄术弄干净,但此时韩冰儿已经早已不见了踪影......

李浩拍了拍身上的那些葛藤植被残留的根须,出神的看着山福,幽幽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擒拿住的!”随即转身走去,到集镇上寻找阮迪师兄去了。

不多时,来到方才和阮迪事先约定好的地方,李浩见阮迪正在那里四下观望,便走了过去。阮迪好奇的询问道:“方才镇子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赶过来时,已经结束了。”李浩摆手说道:“别提了!”说着便把发生的事情讲给阮迪,两个人一边聊,一边朝清虚谷的方向回了去

两个人回到清虚谷的小院,墨香忙把二人采购的日用物品以及菜蔬接了过去。苏年生见李浩满身都是那些植物绿色的汁液,便不解的询问起来。李浩把山下的事情与苏年生讲述了一番,苏年生叹道:“想不到这仙霞山中,还有一人,与你的身世相近。而且最近朝堂之上,也是拨云诡谲,日后有难免会有一场大战,定会牵扯到玄门诸派!”

第二日,苏年生把李浩叫道游龙峰顶,与解轩辕二人交待了一些淬炼剑气的事情,便对李浩说道:“你的紫云剑威力虽是巨大,但只是发挥出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仍有很大的潜力以待开发。”李浩点了点头,随即把紫云剑拿出演练了一番。

苏年生点头说道:“这紫云剑若是我师祖当年丹元所化作,那便能重归于丹气之中。如果能有淬炼神器的丹鼎,那便能使你丹元大涨,而且出剑于无形!”李浩不解的问道:“九曜师叔当年交给我那柄紫霓剑之时,我一直也不明白,这剑气明明就是金属器具,为何却被说成是丹元化作之物呢?!”

解轩辕坐在一旁的松树下大声说道:“这你就不晓得了。,世上有很多神器,都是丹元在体内经过不断的淬炼,而最终成为了剑器的形状。人体其实才是最好的炼剑之处,我们在仙篆山中,见到那归宗颐使用的‘诛仙剑’,其实也是过去的玄门祖师,用自己浑厚无比的丹元淬炼成的,丹气一旦被周天走转,经年日久,便会气劲成精。”

李浩听罢,心中才稍有些明了,便又开口问道:“这紫云剑乃是师祖紫云真人的丹元所有,若是被我淬炼到体内,想是不会融为一处,我怕会产生什么不妙的状况来。”苏年生笑道:“你看那离天宗的龙青霜,把那柄天下闻名的炼凝丸淬炼但丹元中,不也是游刃有余,悠哉游哉的吗?”

李浩呆呆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这清虚谷里又没要丹鼎,却又用什么淬炼紫云剑?而且师祖的这丹气所化作的神器,想是没那么简单......”苏年生和解轩辕相视一笑,随即便对李浩说道:“我们两个老头子,便是一鼎很好的丹鼎!为你淬炼这柄神器,想是应该不成问题!”

李浩听罢,将信将疑,随即把紫云剑交到苏年生的手中。苏年生与解轩辕盘膝而坐,对李浩说道:“你要好好的守住山顶的要道,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这里,如果我们二人稍有分神,便会走火入魔,经脉俱裂而死!”李浩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忙恭敬的说道:“孩儿谨遵师命!!!”

说罢便站在山顶的要道,静静的观看着苏年生二人。却见苏年生与解轩辕忽然深吸一口气,随即分别从二人的身中出现两道白色的气蕴来。那柄紫云剑居然缓缓的升到了空中!苏年生凝神闭目,淡淡的对李浩说道:“把你的飞剑御使出来,这神器需要熟知你的丹元!”

李浩听了忙把自己的飞剑飞射出去,那剑气立即缠绕着紫云剑在空中萦绕起来。随即苏年生二人的气蕴立即大涨,空中的那柄紫云剑刹那便紫气大作。李浩凝神向剑身看去,却见紫云剑似乎正在随着二人的丹元淬炼,一点点的融化掉,李浩的飞剑也渐渐的与紫云剑融入为一体。

苏年生和解轩辕二人头上大汗淋漓,李浩知道师父与师伯为了助自己神剑有成,已经使出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险些掉下眼泪来。但为了不使二人分神,便强忍了回去。过了多时,只见二人缓缓的收起了使出的丹元,李浩的飞剑早已不见踪影,而紫云剑也化作模糊的一团气蕴,随即忽然朝李浩飞射而来!

李浩忙要接过那团气蕴,却听苏年生制止他说的:“不可!我们还没有完成淬炼,你若是现在便将这剑灵吸入体内,便会立即丧身失命,被暴走的剑灵所戕害!”李浩听罢,吐了吐舌头,随即见那气蕴围绕着自己身周不停的游走。似乎正在熟悉李浩的气息。李浩好奇的看着那团紫气出神。

却见苏年生与解轩辕两人稍稍休息调整了片刻,又立即淬炼起那剑灵来。三个人一直到夕阳西下,才下了游龙峰顶。李浩见苏年生与解轩辕二人累得筋疲力竭,便不忍说道:“师父和师伯为了我而大耗丹元,孩儿心中不忍,不如还是算了吧!等日后我们找到淬炼神剑的丹鼎,再做也不迟!”

苏年生走了两步,险些跌倒在地上,解轩辕生来体骼强健,虽说也是丹气不足,但行走却是无碍,忙把他扶住。却听苏年生说道:“这东西要整整淬炼二十一日,方能大功告成,而且途中不能有半点停留。我们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也早就深思熟虑。不是为了助你,而是我担心,日后仙篆门的诛仙剑,没有其他的神器能克制的了。总有一天,玄乙门会与那天下玄门祖庭有一场生死大战......”

在下山的途中,那紫气氤氲的剑灵一直跟从李浩的身边寸步不离,李浩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解轩辕笑着说道:“他是与你的丹气混合为一体的,现在只认得你这个主人,其他一概不知。这几天你就只能带着这东西来行住坐卧了,哈哈!”李浩无奈的说道:“也只能这样了......”

接连几天的淬炼神剑,苏年生和解轩辕二人都消耗不少丹元,所幸的是,一日接一日的炼剑时间越来越短,而且那紫云剑的剑灵也越发的灵动起来!后来接近尾声的几天里,苏年生和解轩辕的丹元不弱反涨,便连苏年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日,三个人又来到游龙峰顶,李浩仍旧把守着上山要冲,只见那紫色的剑气越发的膨胀,几次解轩辕二人险些控制不住,苏年生脸色一阵青黄,李浩见了心知不妙,但也不敢询问,生怕干扰到两个人的神智。忽然那剑灵蓦地朝苏年生所在的位置飞射而去!!!

李浩见师父危险,立即冲到他的身旁,猛地伸手拦住了紫云剑的剑灵!却见那剑灵似乎处于暴走的状态,刹那便停了下来,随即缓缓的在李浩身周饶了几圈,李浩以为它熟悉自己的丹气,便正要伸手抚摸它,那剑灵猛然剑气大作,随即向李浩扑了上来!!!

李浩心中一惊,马上镇定下来,为了能让师父和师伯全身而返,给他们一些争取一些时间来从神元中转醒过来,便飞速的朝游龙峰的最高处奔了去!李浩身形随快,但那剑灵比他快上几倍还绰绰有余!片刻便来到了一株崖边的松树边!

李浩蓦地闪身跃上树梢,立即身体悬空在这万丈悬崖边上!那剑灵忽然停了下来,似乎失去了李浩的气息。李浩明白是山顶的云气大作,所导致这暴走的东西灵气也减弱了。便止住呼吸,安静的俯身在树上观看它的动静。那剑灵绕着高高的松针上转了几圈,随即缓缓的朝其他方向游了去。

李浩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想是师父和师伯也已经脱险了。忽然眼前剑光暴涨!那剑灵蓦地回转过来,朝李浩射杀而至!李浩身体凌空,而且紫云剑与自己的飞剑都在这剑灵身上,此处又没有闪避的地方,若是向后退去,只能跃下万丈的悬崖深处!正在这危急之时,李浩来不及多想,蓦地朝那深渊中跳了下去!!!

李浩只觉得双耳生风,不断的一直朝下堕,忽然一道紫气极其飞快的破空而至,随即一道完美的剑气将李浩稳稳的接在了半空中!李浩大笑着在空中游走,山谷中回荡起了开心的声音......

李浩与已经成形的飞剑在空中游历了半晌,才回到方才淬炼剑灵的地方,只见苏年生与解轩辕二人早已从神游中转醒过来。苏年生大笑着说道:“好哇!想不到这最后一着子,还是由飞剑的主人自己出手,方能驾驭的了......”解轩辕好奇的说:“怎么这东西如此的难缠?!若不是方才李浩把那剑灵引了过去,想必我们二人早已身首异处了!”

李浩也不解的说道:“我也感觉奇怪的很,那剑灵本来是想斩杀我,但我掉落到山崖下时,它却又立即将我稳妥的接在剑身上,难道此物天生如此么?”苏年生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不解其中的意思,让我来详说一二。”

说罢示意李浩与解轩辕坐到地上,苏年生娓娓的说道:“曾经我询问过我师尊火麟真人,我师祖紫云真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老人家只说了四个字,那就是性烈如火,而他修炼的飞剑,一定也和他的性情有关!”

“方才我们都治不住那剑灵,便是师祖性情的再现,因为此物乃丹元所化成,多年来沾染了他老人家的脾气。可是李浩却是仁善至极的秉性,两种截然不同的丹气交错在一处,真可谓是相匹相配,浑然天成啊!”

“那暴走状态的剑灵,代表了这飞剑的凌厉,而一见到自己的主人身处险地,李浩飞剑中的灵气便骤然而现,现在这剑灵已经完成了他的进化,我们淬炼剑气的事情也大功告成了!哈哈哈!”李浩听罢大喜的向师父师伯叩头说道:“二位老人家辛苦多日,李浩却无以为报,当真是愧疚万分......”说着眼中便流出泪水来。

解轩辕不耐烦的说道:“起来吧起来吧!你师父已经告诉了你,我们为你淬剑,乃是为了玄乙门以后的安危着想,你就不用感恩戴德了。”苏年生笑着说道:“你把成了形的飞剑,收回自己的丹元中试试?!”李浩听罢忙运转周天,把那紫云剑收回了体内。

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过了片刻,李浩忽然觉得自己体内有种前所未有的丹气在流转!忙转动周天,四肢百骸立即舒畅无比!李浩下意识的轻巧的跃了一下,居然纵身跃出几十丈高的空中!!!

李浩又惊又喜!忙御出飞剑,却见先前的白色剑气,如今却是一片紫蕴盎然,此剑一出,苏年生与解轩辕顿时被强大的剑芒刺的用手挡住双眼,李浩演练了一会,便收起飞机,再次的向苏年生二人拜谢了......

时间过的飞快,自从开始淬炼神剑,一个月的时日又匆匆而去,李浩见天气转凉,便嘱咐墨香为师父与师伯二人添了些衣物。苏年生穿着灰白的锦服,整日便与解轩辕教授李浩一些自己的玄门神功,李浩学的极为快速,连阮迪也是惊叹他的天资与禀赋。

这天一早,李浩与阮迪去游龙峰吐纳回来,见解轩辕在吩咐墨香正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妥当。阮迪忙询问道:“师伯!难道你要下山去吗?”解轩辕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对二人说道:“打扰了这么久,我也该到江湖上游玩游玩了,而且,我的那柄噬魂魈还不知下落呢。”

却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既来之,则安之!目前江湖上一切太平,想是你去查找,也暂时查不到什么消息!”只见苏年生从门外走了进来,对解轩辕劝说着。

解轩辕摇了摇头,把行李背到自己的身上,随即对众人说道:“我本就属于江湖,在这清虚谷中接连住了几个月,是我自离开玄乙门从来未曾有过的事情,能与苏师弟在一起品茶饮酒,已经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了!不过凡事不能太贪着于享受,等我寻到噬魂魈后,再来山中做客罢......”

说着便向众人辞行,随即离开了清虚谷下山去了。李浩望着解轩辕那年迈的背影,心中一阵感慨。苏年生也叹息的说道:“我师兄真乃人种豪杰!可惜生不逢时,命不遂愿呐......”

李浩想到解轩辕身边没有一个人照应,而且越发的年迈,虽是现在体骼强健,但总有一天会与这秋天的落叶一样,心中便一阵酸楚,随即泪水模糊了双眼......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