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说着便走到王公子的房门前,推门进了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住!只见李浩正按着他的儿子王怜,挥起巴掌左右开弓,王怜在地上不断哀求,那新娘被吓得紧紧的缩在墙角处不敢做声!王大人顿时指着李浩喝道:“你是何人!?居然敢擅闯州府大人的家中,而且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李浩听罢便停了手,随即起身对王大人说道:“你的乖儿子能在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我也能堂而皇之的进到你的府衙来教训他!怎么样!?”

王大人大声叫道:“反了!反了!来人呐!给我把这个小子抓住,关进大牢!!!”门外立即走来那些身材魁梧的壮汉,王怜忙爬到王大人的身边,不断的哀嚎着让他给自己做主!随即那些家丁打手把李浩团团围在了屋内!

李浩打了王怜半晌,有些口渴,便拿起桌上的水果,坐到椅子上大口吃了起来众人一见他神处险地,居然如此悠闲,王大人立即大怒的说道:“给我把这小子绑起来!!!”

那些大汉立即上前伸手来抓李浩,李浩毫无介意,忽然身周散发出金辉色的气劲来,顿时一股气浪朝众人震射出去,那些大汉大叫一声,随即一声爆响,王大人和那些打手都被震飞到庭院当中!

李浩拉起墙角的新娘低声说道:“你不要害怕!我是来救你回去和荣喜相会的!”那新娘听了,心中才感觉到安稳。李浩拉着新娘走到门外,对地上的王大人与王怜等人说道:“你们这些祸害百姓的狗官!若是日后还要行这不义之事,我便是在千里之外,也要前来取你们的狗头!”

说罢将手中的果核向王大人的脸上掷了去,王大人被那淬上丹气的果核一击,顿时昏厥了过去!王怜也不顾他爹的安危,一个劲的向李浩叩拜磕头,李浩也不理睬,携着那新娘朝州府外面走了去。

片刻,二人来到了大街上,忽然见到方才与傅机的那几个明王府的玄门高手,神色匆匆的朝王大人的府上行去。李浩心中一惊,立即想到被自己点在城门前的那几个兵士,想是那傅机在出城之时,也已经发现了。便忙把新娘拉到了墙角,思忖了一会,便对新娘说道:“你这身装束太过扎眼,我去给你弄一件普通人家的衣衫,然后我们再行定夺。”

说着与这姑娘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李浩见一家院落上挂着几件女子的衣服,便跃过去偷出一套,随即闪躲到一旁叫这姑娘换了,把那新娘的装束抛到墙角,两个人朝城门的方向走了去。不多时,李浩远远的看城门口,那傅机正等待着自己的手下回来禀告。

李浩见出城的路已经被堵死,便走到城墙的一处地方对那姑娘说道:“你把眼睛比起来,我带你出去!”那姑娘见李浩犹豫,分明是惧怕城门前的那些人,便半信半疑的把眼睛紧闭住。李浩抱起她的身体,蓦地朝高耸的城墙上纵了去!他身法极其快速,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连走山路都要气喘吁吁的孩童。

城墙上把守巡回的士兵只觉得眼前一花,以为是有飞鸟跃过,忙朝四周看了去,却见并没有什么异样,谁知李浩早已经轻巧的跃到墙外的城下去了。李浩双脚刚一沾地,便立即催动丹元,朝仙霞镇的方向奔去!那新娘睁开双眼,见到自己居然已经出了城,顿时心中惊异起来,随即大声说道:“你...你是妖怪!快把我放下来!!!”

李浩正色说道:“请姑娘不要大声叫嚷!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妖孽,我曾经和荣喜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我为了当年的情谊,前来搭救你回去与他相见!”说着脚下并不停留,飞速的朝前面纵去。那新娘听罢,便不敢出声,生怕自己再不能与荣喜再次相见。

半晌,李浩已经来到了仙霞镇上,这里已经是人来人往,李浩只能把这姑娘放下,二人走到仙霞客栈门前,却见荣喜身上别着短刀,正要前去和王怜拼命,忽然眼前出现了自己的媳妇,顿时大喜过望,两个人忙紧紧的相拥在一处!荣嫂见媳妇已经无恙的回来,也跟着喜极而泣。荣喜忙和新娘一起跪在地上,拜谢了李浩。

李浩忙对三人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赶快收拾行李,然后离开此地,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会和当年的荣掌柜一样,被那些妖人斩杀!”荣嫂听罢,顿时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爹当年的事情???”李浩没有答话,立即交待荣喜到房中拾掇细软,然后指明了仙霞山下山的路线,随即对三人告辞道:“当年我曾经受到过荣伯伯的恩情,今日之事,算是为了报答他老人家吧!若是以后有缘,我们还会在见面,切记,万万不能再回到这里!”

荣喜见李浩不愿透露名姓,便只好带着媳妇老娘朝仙霞山上走了去。李浩目送着他们远远的离开,随即在对面的一处茶坊中坐下留意这里的动向。不多时,却见傅机与那王大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上百的士兵和那些玄门高手,将客栈围得水泄不通!

一些兵士进到客栈中搜寻了一阵,都出来摇了摇头,随即王怜拉着旁边的一个水果摊的老板高声问道:“这家的主人呢!?怎么都不见了!?”那老板颤颤巍巍的说道:“不知道!刚才还在,我刚才只顾着招呼生意,没留意他们的去向......”

傅机对王怜说道:“算了!他们有高人指点!想是已经逃远了!我们回去吧!”王大人忙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居然让傅大人白跑一趟!今日王某定要好好的款待傅大人和各位剑侠!”傅机冷冷的说道:“只要你在朝中一直支持明王殿下,什么事情都好商量!我们走!”说着和手下的人骑着快马飞速的离去了。

只见王大人远远的看着傅机等人的离去,随即叹了口气,王怜在一旁大声嚷道:“他妈的!等我抓住那姓荣的小子和那妖人!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忽然王大人回手给了王怜一个响亮的嘴巴,厉声说道:“都是你这个丧家的东西!你以为那姓傅的是诚心来帮助我们的吗!?他想要以此事来要挟我在朝中的倾向!”

王怜哪里受过父亲的这般教训,顿时跌坐在地上痛哭起来!李浩坐在茶坊暗暗好笑,却见王大人气忿的对身边的兵士说道:“唉!都是我把这冤家宠坏了!我们回去吧——————”话音刚刚落下,忽然只觉迎面袭来一股强烈的罡风,随即自己肩膀上一凉,一条手臂立即斩落在地上!!!

李浩正暗自好笑,忽然看到王大人居然有如此的变化,顿时心中一惊!随即街上的百姓立即惊叫着四散奔逃,那些兵士忙将王大人团团围住,大声说道:“保护大人!擒拿凶手!”王怜正坐在地上哭泣,忽然一条鲜血淋漓的膀臂掉到自己的面前,立即尖叫着爬到哪下卫兵的身边,忽然一道剑气袭来,王怜的脑袋立即被斩落下去,鲜血喷涌出了数丈之远!!!

李浩还没有缓过神来,场中居然已经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李浩也假装惊惧的躲闪到茶桌下面,随即暗暗的向那些兵士与重伤的王大人看去。

王大人见自己的儿子转眼间已经身首异处,立即心痛如绞,嘶声力竭的向四周喊道:“是谁如此狠毒!~~若是和我王某过不去!只杀我就好!为什么还要让我断子绝孙~~~”话音中已经带着哭腔......

忽然间仙霞客栈的房后跃出一个人影,随即一个青年微笑着蹲在房脊上,对王大人轻松的说道:“你那宝贝儿子一直在州府边境为非作歹,抢占民女,难道他不该死么?放心,今日不但你和这些条狗都要命丧与此,而且方才我已经把你府上的五十多口家眷统统斩杀干净!你们到地狱里去相会吧!”

李浩低头在桌子下面,朝那青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化名韩冰儿的韩山福!!!李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为何在此地出现!那王大人强忍剧痛,似乎稍一定神,随即开口问韩冰儿道:“你是朝廷哪一派的手下!让我死个明白吧!”

韩山福笑道:“这你就不必知道了!我只要让朝堂上的百官知道,只要支持明王府的,一律格杀勿论!”那些兵士大声喝道:“我们一起上!把这妖人碎尸万段!为少爷报仇!”说着那上百的兵士便朝韩山福所在的屋顶上攻袭过去!

韩冰儿神色从容,忽然双手一扬,随即场中立即剑气大作!那些兵士哪里能抵挡住他无形的剑气!便如刈草一般,立即血肉四肢横飞!那些士兵纷纷倒在地上,随即韩冰儿蓦地朝王大人扑了上来!眼见便要丧身在韩山福的掌剑之下,却见从对面的茶坊中飞速的纵出一人来!韩冰儿心中一惊,想不到这里居然会有人相助这姓王的!

王大人早已做好了身死的准备,但忽然见李浩这个敌人纵身而出,居然把要斩杀自己的人阻挡了下来,心中一片迷惑!李浩出手阻挡住韩冰儿的攻袭,蓦地身周爆射出诛天剑气来!韩冰儿见李浩剑气如此凌厉,却也不强行抵挡,微笑着闪身躲过,随即跃到屋顶,向房后跃了下去。李浩哪里会放过他,马上也纵身跟了过去。

这王大人呆呆的捂住伤臂,险些落下马来,那些兵士忙把他扶住,为首的兵士对众人说道:“快快抬起公子的尸体,护送大人回府!!!”随即护着王大人朝州府的方向退了回去......

李浩纵身追赶韩冰儿,两人朝仙霞山的方向奔袭了半晌,韩冰儿忽然停住脚步,冷冷的看着李浩,随即开口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你知晓我会来到此地?”李浩也不理睬他所问,立即大声说道:“你为什么要斩杀那些无辜的人!?你不是一直都在为明王府卖命吗?!”

韩冰儿冷笑着说道:“明王府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虽是表面上为他们卖命,但实际上在暗中运作,把明王府打垮在地!现在我已经在朝堂上找到了强大的靠山!我报仇雪恨的日子不远了!!!”

李浩听罢,大声对韩冰儿说道:“你以为你很聪明?!难道那傅机就看不出你的本来面目吗?而且这姓王的狗官和你又有什么冤仇,你杀他一人也就算了,为何要把他全家上下几十口全部弄死!?”韩冰儿大声说道:“他那公子曾经在渡口河,见过我姑母家的表妹与灵儿,我若不杀他,他早晚会前去祸害他们!而且这狗官向来臭名远扬!”

随即冷冷的看着李浩说道:“收起你那一套虚伪吧!当年我爹娘惨死在山中之时,谁又为他们来难过?我离去之后,便连给他们烧纸祭拜的功夫也没有!为的还不是能报仇雪恨!?而你却一直做了些什么?!你对得起惨死在山中的父老乡亲么!??”

李浩听罢,便不去理会韩冰儿的挑衅。这些事情早已在他的脑海中反复的想过千百遍,当年他因为相识了皮横,而且招来明王府的追杀。但仙霞山惨案原本就是非常随机的事情,说与自己相干,还不如说那小明王心狠手辣!

李浩大声对韩冰儿说道:“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今日我一定要带你回去!不然我对不起九泉之下的伯父伯母!”说着便伸手上前来抓韩冰儿!韩冰儿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你以为只有你自己的功力一日千里吗!?要带我回你的玄乙门去,你也得有那个本领!!!”

忽然向后跃了去,李浩哪里会不知道他身形的走势,正要纵身跟着靠过去,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牢牢的锁住了一般,顿时心中一凛!忙低头朝地上看去,却见那里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生长出了一断葛藤,把李浩的双脚紧紧的缠绕住!!!

李浩顿时明白这是韩冰儿在离天宗,与他的师父傅机所学的御使植被的玄门招数,李浩立即催动身中的丹元,刹那间便用自己的护体剑气绷断了葛藤的纠缠!但他的身边四周不断的生长出巨大的植物藤葛,严密的把李浩围在了中央。

只听韩冰儿冷笑着说道:“刚刚在你追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事先把这些种子洒到了地面上,这些个‘蛇芽蔓’和活动的灵蛇一样,若是被它钻入了脏腑中,便会吸取你的丹气哦?!能不能从里面闯出来,就看你的造化了,哈哈哈————”说着便展动身形,远远的去了。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