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苏年生笑着对李浩说道:“你曾经也见过我为皮横治疗的事情,但那时他只是陨去一耳,而且身上的剑伤并无太大的妨害。如今你手臂成了一条废物,这经脉之伤尤其难以医治,只好用这样烈性的药酒混杂着丹药来勉强一试了。越是霸道的药性,反而恢复的越快,只能暂时忍耐了!不过你要做好准备,因为这样的治疗法子,还要持续半月有余。”

李浩听罢,顿时对在场的众人唉了一声,解轩辕见李浩如此窝囊,便生气的出了房中。苏年生也不阻拦,只是莞尔一笑。过了半晌,今日的疗程总算是结束了,李浩早已经身体虚脱,随即跟着阮迪回到寝室休息。

接连几天,苏年生的房中都是传来李浩的惨叫,解轩辕最看不惯男儿受到痛苦时哀声高呼,每次李浩治疗之时,便生气的到游龙峰去游玩。李浩见自己的伤臂慢慢的恢复如初,虽是遭遇种种痛苦,但心中也颇为慰藉。

一晃半月有余,李浩的手臂经脉早已经恢复当初的原样,但只是不能吃力,更不能御行丹气。苏年生又教授李浩一些吐纳生肌的法门,所以伤势恢复的异常快速。这一日,李浩正在院落中摆弄那两只雪狮,忽然听到背后有一股极为强烈的煞气朝自己袭来!

李浩心中一凛,下意识的用自己恢复的手臂去格挡,只见自己身中的诛天剑气蓦地爆射出来,随即被偷袭而来的煞气化为无形。李浩见解轩辕与苏年生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立即明白自己的伤臂已经完全复原,便跪倒在地,对两个人恭敬的说道:“多谢师伯师父!”

解轩辕摇了摇头说道:“你只谢你师父便可,我又没要为你这手臂复原做什么,干嘛那么口不对心的虚伪!?”李浩笑着说道:“每次师伯见我治疗之时,都是气我帮你忍耐,我也知道师伯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就是这样啊,如果痛苦,自己大声的叫出来,也不算违背了自己的本性,这也是师伯经常告诫过我的!”

解轩辕听罢点了点头说道:“算你说的有道理,我言辞笨拙,辩不过你......”苏年生对李浩说道:“你明日准备一下,我与比解师伯要传授你一些个玄法,而且还要把你的紫云剑再淬炼的更加完整一些。”李浩不解的问道:“紫云剑已经是双剑合璧了,怎么还能提高等级么?”

苏年生说道:“我那日在游龙峰顶偷观你演练,便立即明白,你只能将这神物的威力使出三分之一来,并没有全部开发出此物的最大限度,等明日我为你讲解,你便知晓了。”李浩忙拜谢了二人,随即与阮迪下山去采购日常用品。

李浩自从来到这清虚谷中多日,便一直想到附近仙霞镇上看看,如今和阮迪一同前去,心中无比的激动。一路上不断的指着自己曾经熟悉的每一条道路,对阮迪述说起自己童年的事情。阮迪知道他是个怀旧之人,便出神的聆听起来。不多时,二人来到了仙霞山的山腰处,李浩望着附近的村庄,当年被那小明王屠戮的村子早已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只是许多村中的人李浩却是认不出来了。

李浩思忖了片刻,便不敢与山中的居民交谈,生怕有人认出自己,反而会引来当年明王府高手残杀村民的非议,走过当初自家房子的原址,见这里早已是一片废墟,心中不禁一阵感慨。两个人片刻便来到仙霞镇上,阮迪一边采购物品,一边对李浩说道:“师弟!你自己先去走走吧,一会回到这里和我汇合便可!”说着朝镇中的集市走了去。

李浩独自在镇上闲逛了起来,忽然来到了仙霞客栈,见门前张灯结彩,居然是客栈掌柜的儿子正在迎娶媳妇!李浩挤到人群中观看,只见一个和李浩年龄相仿的男子,正掀起门前花轿的帘子,将轿中的新娘请了出来。李浩见那男子似曾相识,忽然见到仙霞客栈的老板娘,立即知道这青年乃是当年荣掌柜的儿子荣喜!

却见荣喜已经长成大人的模样,身材比李浩还要高大许多,自然是兴高采烈,满面春风。李浩不敢前去相认,只在人群中默默的观看着,想到荣掌柜当年惨死在客栈中,便立即痛恨起那鬼剑修罗吴余生来!如今荣嫂已经将荣喜拉扯成人,还娶了媳妇,自己心中也默默的为他高兴和祝福起来。

忽然人群的后面一个暴戾的声音大喝道:“把新娘子给我放下!!!”众人立即停止了喧哗,只见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当中有一个高瘦的青年男子带着这群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荣嫂和荣喜见到这男子,顿时脸色大变,随即荣嫂满面堆笑的对那青年说道:“原来是王大人的公子!不知公子驾临,请恕我们有失远迎!”

那男子将荣嫂推到一边,撇了撇嘴说道:“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办喜事,知道现在的新娘是怎么回事吗!?”众人诧异的面面相觑,都摇头不解。却听那王公子大刺刺的说道:“本来我先看上这位小姐,而且想把她娶回家去做我的小妾,但是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竟然敢擅自把她娶到家里来!难道就没有把我爹那个州府大人放在眼里吗???”

荣喜再也忍耐不住,立即走到王公子的面前,大声说道:“我们官商两不相害,我与兰儿是真心相爱的,是你仗着家中的权势,而硬要把兰儿强娶过去!难道你就不感到羞愧吗!?”众人也立即随声附和着。只听王公子大声说道:“都给我住嘴!你们一个小小的商人!怎么能和我们官家相争!谁敢有异议,我就把他下入大牢!!!今日我一定要把你们这门婚事搅黄,然后把我心爱的兰儿娶到家去!”

荣嫂忙拿出多年积蓄的银票,暗暗的递给王公子,谁知这纨绔子弟立即大声说道:“我有的是钱!而且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贿赂州府大人的公子!来呀!给我把这婆子拿下!”荣喜见母亲要被拿住,立即和众人群情激奋的朝王公子辩论道理。王公子用了个眼色,那些大汉立即把周围的百姓与亲眷打得四散奔逃。随即几个大汉迅速的抬起轿子,朝下山的道路走了去。

李浩看了看被打倒在地的荣喜,还有身边跌坐在地上嚎哭的荣嫂百姓们,心中便暗自愤怒。随即看着远去的王公子,便走到荣喜的身边,关切的看着他。荣喜见是一个俊雅的青年,便懊恼的从地上爬起。李浩开口说道:“怎么!?自己的媳妇被人抢去,心有不甘?”

荣喜指着那王公子远去的背影大骂道:“狗官!仗势欺人的狗官!我和你们拼了!”说着要赶去和他们拼命,忽然左臂一阵疼痛,原来是关节已经脱臼了。李浩立即捏住他的臂膀,稍稍一扭,荣喜的关节立即归位。荣喜也没有多想,正要撵过去,却见李浩将他拦住,低声的说道:“你不要着急,等一会她们自会把你家的媳妇给你送回来的。”

荣喜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青年,心中疑惑起来,他哪里会想到这是童年时的李浩?荣喜见李浩双目精气外露,似乎不似寻常百姓的模样,便点头说道:“你是何人?”李浩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我曾经是仙霞山的百姓,你和婶子在家里等候吧,不到明日,他们便会把你的娘子送回来的!”

说着便朝那王公子的方向走了去,只剩下呆在一旁的荣喜和老板娘等人。李浩加快脚步,刚刚走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忽然想到如果此时将这新娘救回,那不免会连累到荣家,而且难免日后这纨绔子弟还会去找荣家的麻烦。那州府如此纵容自己的儿子,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便随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跟了去。

李浩跟着那一行人半晌,才来到州府的边界处,只见那王公子对城门的卫兵说道:“今天本少爷高兴,若是有可疑的人追来,你们一定要给我严加审问!”那些兵士早就知晓这王公子好色如命,经常做些抢亲的事情,忙点头答应着。

王公子微微点了点头,朝城中走了去,李浩远远的看着,等他们进了城中片刻,才来到城门前,忽然门前的守卫兵士大声对李浩说道:“哎哎!哪里来的山野村民!过来过来!让我们搜查搜查!”李浩微微一笑,随即举起了双手,那些士兵正要朝李浩身上摸去,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三四个人立即如同雕像一般呆站在门前。李浩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放心,今天我并没有携带兵器,你们还是好好的在这里把守吧!”

说着从容的朝城内走了去,原来李浩方才用自己的气劲,将这些兵士的穴道震住,那些人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不能动弹。李浩进了城中,并不急着跟随那公子,他只要找到城内的州府衙门,便能知晓王公子的行踪,所以便在城中闲逛了一会,随即向百姓打听了衙府的方向行去。

片刻,李浩见一处高大的宅院矗立在自己的眼前,便绕过院墙的一处偏僻之地,蓦地飞身跃到院中,只见那王公子正推搡着那新娘,把她关进了自己的房中,随即向大堂上面走了去。李浩闪身跟上,躲到房脊上往下观看。

却见堂中两个官宦模样的中年人在交谈着什么,那王公子进了堂中,便大声说道:“爹!今天我又抢回来一个新娘!当真是开心死了!哈哈!”只见一个身穿锦衣,脚蹬官靴的人怒斥道:“给我滚出去!休要在此处讲你那些无赖之事!没看到我正在谈正事吗???”那王公子被他爹训斥了一番,立即哭丧着脸走了出去。

却见那王大人对堂中的那老者恭敬又无奈的说道:“唉,都是我教子无方!才让他如此无法无天!真是家门不幸!还望傅大人原谅!”李浩在房脊上,向下观望,也见不到堂中这两个官宦的模样。却听那傅大人说道:“哪里哪里!你我也都有年轻的时候,世侄只是弄了几个姑娘,并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李浩听罢,顿时心中一惊!开始听那王大人叫此人为傅大人,便没有往心里去,正要跃下房脊跟那王公子走去,忽然这傅大人张口说话,立即认出此人乃是离天宗的傅机!却不知为何居然在这种地方!

那傅机仍旧口衔自己的袖珍茶壶,一副地痞的模样,但李浩知晓此人极难应付,而且自己出行之时,并没有将紫云剑带在身上。便一动不敢再动,静静的聆听二人的谈话。傅机与那姓王的在堂中交谈了半晌,都是关于明王府与朝廷大员之间一些利害诤斗的事情,王大人表示一定站在明王府这边,而且还拿自己的宝贝儿子发誓!傅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朝外面告辞走了去。

李浩在房脊看的真切,那王大人一直把傅机恭送到大门外,却见傅机身边跟从着明王府的一些高手,个个都是龙精虎猛,李浩心中一凛,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等傅机走出了大门外多时,才跃下院中,朝王公子的房中走去。

有几个家眷忽然见房顶跃下来一个青年,都好奇的看着李浩,李浩点了点头微笑着走了过去。那些家人以为是王公子的狐朋狗友,他们向来都是调皮惯了,因王大人厌烦这些损友的缘故,所以向来不敢走正门。那些家眷也不敢阻拦,生怕公子知道后责罚自己,便眼睁睁看着李浩进了王公子的房间。

王公子正在房中调戏那新娘,忽然见房门被人推了开,以为是自己的父亲,顿时大声说道:“爹!你干嘛这个时候闯进来啊!难道那姓傅的走了吗......”却见是一个陌生的青年,便立即怒斥道:“你这该死的下人!今天是第一天来府中吗?难道连敲门的规矩也不懂!赶紧给我滚出去!”

李浩冷笑道:“乖儿子!今天我就替你那不争气的爹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罢便蓦地掠到王公子的面前,用自己的巴掌向他发出猛烈的攻击!那公子向来身体薄弱,而且被王大人娇生惯养,打生下来就没有人碰他一根手指头,被李浩这一顿毒打,立即皮开肉绽,痛声哀嚎!李浩生怕自己的手重,把他打死了,所以只是用蛮力痛打他,并没有灌注丹气在手掌上。

外面的家人听罢,不但不进来查看,居然都远远的四处散开。原来这公子经常白天的时候胡天胡地的强迫人家的姑娘,有时候弄得爽快了,就高声大叫。所以家眷们也都习以为常了。王大人见府中的家眷都四散躲避,而且他那宝贝公子又在房中大声叫嚷,便生气的说道:“越来越不像话!看我今天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