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解轩辕便把如何在来的路上,遇到茯苓门掌门与三身童子的事情,而且还查探到仙篆门的弟子四处打听傲雪的下落。李浩指着来时的方向说:“药王门的韦青田乃是门中的叛徒,如今被我们赶出了山中,想是一时不敢返回来。他们的门人和陵娲朝那个方向闪避去了。”说着随二人朝温白鹿去的方向行去。

片刻间,只见远远的四个人居然停留在不远出的山峦上等待李浩。李浩忙对甄九娘说道:“前辈!我不是让你们躲的越远越好么!?怎么你们居然在这样近的地方停留!”甄九娘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药王门人要是那样做的话,还和那韦青田有什么区别!?你若是被那韦青田杀了,那我们也别无去处,只能一同和韦青田拼杀致死!”

李浩叹了口气,随即对大家说道:“对了,我的一个朋友还在来时的地方等着我呢。”却听解轩辕在一旁厉声喝道:“给我出来!!!”只见松树后立即走出来一个老者,神色间显得甚是颓废。温白鹿见卫圣篁居然躲在这里,便对卫圣篁说道:“师弟!你也知道韦青田的事情了,他弑杀师祖,而且还篡夺掌门之位。我知道师弟你是一个仁厚之人,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卫圣篁听罢,立即跪倒在甄九娘面前,大声说道:“晚辈卫圣篁拜见药王!以前我们都受到韦青田的蒙蔽,而且他还亲手把我师妹药师婆弄得神智不清,请掌门为他医治!”甄九娘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决定推出江湖,不再参与玄门中的事情了。”说着把手上的白玉扳指交给温白鹿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药王门中的第三十二代掌门!以后一定要多行仁义之事,炼药济人,拯苍生于水火......”

温白鹿见罢大惊,忙跪倒对甄九娘说:“师傅,你刚刚回到药王门中,便将掌门之位传与我手,弟子何德何能啊!!!万万不能接受,还请您收回师命!”甄九娘摇了摇头说道:“我多年不在门中修行,如今早已是格格不入,难得你有一颗仁侠之心,而且精研丹药,你若不奉我命,我从此便不再见你......”

李浩看甄九娘如此意决,便对温白鹿说道:“温师兄,你就答应了甄前辈吧!连韦青田那般龌龊之人,也能占据药王的位置几十年之久,难道你还怕比不过那奸邪之人吗!”温白鹿沉吟片刻,只好答应了下来。众人朝卫圣篁的居所出,寻找傲雪去了...

一干人朝着卫圣篁的居所行了去,不多时,便到了那茅屋的前面。李浩大声对里面喊道:“我回来了!!!”却并没有人回答。众人面面相觑,李浩笑着说道:“别闹了,现在天已经亮了,那药王也已经被我们打败赶出这药王山中,赶紧出来见见我师伯和甄前辈吧!”

屋内仍旧是没有一丝的动静,李浩忙闪身进去,却见房子里面空空如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李浩心中好奇,解轩辕走进来询问了一番,李浩不解的说道:“若是遇到敌人来袭,也很有可能。但我们事先约定好,她并没有施放焰火暗号,难道是我与那韦青田拼杀之时,没有注意到么?”忽然间见到床铺上那凤仙门的焰火弹完好的放在那里,李浩心中一惊,拿起那东西思忖了半晌,也没有想出其中的原委来。

解轩辕安慰着说道:“说不定她思念仙篆山的父亲,也许不辞而别也说不定......”李浩叹了口气,随即说道:“但愿如此......”说着便出了茅屋,众人又交谈了一阵。李浩忽然想起几月前铁狱头陀嘱咐自己的事情,便把温白鹿叫到一旁,把陵娲背后刺青之事告诉了他。温白鹿听罢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办,你对我药王门有天大的恩情,温某粉身碎骨也要把陵娲姑娘身后的刺青除去!”李浩低声说道:“此事关乎她的生身之谜,若是你研制出了洗去刺青的药水,万万不能让第二个人知晓!”温白鹿恭敬的说道:“遵命!”

李浩看了看身边的陵娲,嘱咐她多在药王山中住一些日子。陵娲听罢,便大声说道:“我才不要!我要跟你回去!这药王山中到处阴气森森,而且那韦青田若是忽然返回,我和甄前辈等又怎么来对付!还是在你身边安全一些......”

温白鹿听罢,对陵娲笑道:“姑娘请放心,我与师父两个人从今日便开始研炼破解尸解神功的丹药,而且我几日内便能将山中的蛊虫一一驱除干净,让韦青田再不能伤我们分毫!你放心在这里居住吧!”李浩低声对陵娲说道:“你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把身后刺青洗去的日子,那时我便前来接你回去!”陵娲只好无奈的答应下来。

李浩拱手对甄九娘等人说道:“前辈好生静养,等日后我再前来拜访各位!告辞了!”说罢看着恋恋不舍的陵娲,与解轩辕三身童子往山下去了。温白鹿看着李浩,悠悠的说道:“玄门中能有此后辈,当真是天大的幸事......”甄九娘也赞许着点了点头,对陵娲说道:“你找了一个好伙伴,以后可要把握住,不要让别人把他抢了去!”陵娲红着脸,微笑着点了点头。

三个人朝来时的路上走去,李浩对解轩辕说道:“师伯,我曾经在路上见到过离天宗与明王府的人,他们若是几日后来到这里,那对药王门当真是一种威胁!”解轩辕听罢看了看三身童子,随即大笑着说道:“放心吧!在来时的路上,我们两个已经把那些毛头小子打发了!哈哈哈!”

李浩听罢顿时大喜,这样一来,药王山中的威胁暂时就去除了。三个人到了山下的小镇,李浩已经是极为疲惫,解轩辕早已知晓,便到一处客栈叫了些酒菜,随即与李浩痛饮起来,那童子也不饮酒,只是吃了些素菜。解轩辕对李浩说道:“今日我们便在这里好好歇息几日,等你丹元恢复,我们再赶路不迟。”

李浩三人正在这店中饮酒,忽然见到店门被人用力的踢开,随即一个男子指着三个人大声说道:“就是他们!今天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看以后还敢不敢管老子的闲事!!!”李浩向那人看去,只见正是卫圣篁在赌坊中的贺老三。

原来贺老三在李浩几人进入镇子之时,便无意撞见,随即心中想起那日卫圣篁临走时用毒药把赌坊中弄的一塌糊涂的事情来,以为李浩正是与卫圣篁是一伙的,便找了集镇上的一些痞子前来找碴,想给李浩点教训。

李浩见这些大汉一个个身带短刀,面目凶恶,似要对自己行凶,却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坐在座椅上饮着酒。贺老三见李浩居然气定神闲,显然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一回事,顿时大怒着指挥那些大汉向酒桌上扑来!李浩忙对解轩辕说道:“师伯!万万不可把人弄成残废!只是简单的教训下便可!”

原来李浩知道解轩辕脾气火爆,若是他出手的话,那这些壮汉非死即伤,就出言相劝。解轩辕大声对李浩说道:“怎么!许他们打我们,难道我就不能还手吗!也罢!我不用玄法,只是和平常人一般和他们打斗好了!!!”说着朝那些扑来的大汉怒喝道:“滚开!!!”

却见扑到桌前的几个人立即惨叫着捂住脸庞,倒在了地上。贺老三忙向那些打手看去,他们各个脸上插满了竹筷,鲜血也淌的四处都是!解轩辕凶神恶煞般的从椅子上站起!众人见这老者身材高大,而且面目狞狰,简直比那些大汉打手还要令人恐惧,都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

贺老三见罢,忙低声对身边的人说道:“快快把镇上的弟兄们都找来,今天非要把这几个家伙弄死不可!!!”解轩辕看着那些围在身前的打手冷冷的问道:“怎么!?不敢上前来了吗!?你们连一个老头子也打不过,难道不觉得丢人么!!!”

贺老三看着解轩辕,大声对身边的人说道:“不要怕!一个老匹夫而已,我们一起上,不怕不能把他弄残!!!”那些人立即扑到解轩辕的身边,七手八脚的把解轩辕紧紧的抓住!解轩辕已然屹立不动,任凭那些人随即扳自己的腰间双腿,只道把那些人累得气喘吁吁,解轩辕却纹丝不动!!!

贺老三见解轩辕如此神武,心中也是大惊,但为了面子,仍旧招呼那些人朝解轩辕扑了上去!解轩辕大喝一声,那些大汉居然被他的神力震得从客栈的窗户门口飞了出去!那些赶到门口的人正要往里面冲,忽然被那些人震到身上,随即跌倒了一大片!解轩辕放声大笑,转身又坐到座椅上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贺老三见解轩辕已经回到座椅上,心中稍稍的定了定神,随即招呼那些刀斧手进到客栈中跃跃欲试。解轩辕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回头对贺老三等人说道:“怎么,还没打够吗!??”说罢便要站起神来,却见三身童子拦住解轩辕说道:“解前辈,让我来......”解轩辕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可都是凡人之躯,你下手可不要太重了!”说着看了看李浩,李浩微笑着朝解轩辕和童子点了点头。

三身童子下了座椅,来到贺老三众人的面前,贺老三见只是一个孩童,立即放松了警惕,随即对身旁的大汉说道:“先把这个小孩弄成残废!

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然后再把那个老不死的抓起来卖到药王山去!!!”

三身童子冷冷的从自己的脖颈上拿下金虹闪,对贺老三等人说道:“你们既然连一个小孩都不放过,可见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你们,那当真是百姓之害......”贺老三看童子说话口气不小,顿时哄笑了起来。忽然众人眼前一花,只见一道道强劲的金色钢圈朝自己飞射而来!

那些人哪里能躲得过三身童子的攻袭,刹那间便被打得头破血流,在地上翻滚惨叫着!贺老三见事情不好,便转身要偷溜出去,只见三身童子忽然展开三身法门,蓦地拦在了门前,冷冷的看着贺老三说道:“给我滚出这个镇子,不然的话,别怪我不留情面......”

贺老三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哎呀小爷!我家里上有八旬的老母,下有妻儿一帮,若是离开了这个镇子,就别无去处,只能生生的饿死,求你开开恩,放我一条生路吧!!!”说着在地上不停的磕起头来。

李浩听到这贺老三向童子求饶,猛地想到了自己的生身父母!随即放下手中的筷子,默默坐在椅子上沉静起来。解轩辕见李浩忽然脸色难看,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便对童子说道:“算了!我们还是让他去吧!天下不平之事,也不是铲除一两个他这样的就能解决的......”

童子听罢,便对贺老三说道:“滚!这几天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贺老三忙拜谢着和那些手下朝门外跑了去。解轩辕生气的说道:“这些个畜生,把我的酒兴都扫尽了,算了,不喝了!”

三人在客栈中休息了一天,晚上掌灯时分,李浩看着灯烛呆呆的出神。解轩辕端起茶盏饮了几口,便躺在床铺上。李浩开口问道:“师伯,你日后还要往什么地方去,总不能这样一直没有目的的漂流吧!”

解轩辕叹了口气说道:“处处无家处处家,我都这把年纪了,也没有什么亲人挂碍,若是哪天死在了山野中,也无所谓!过几日我还要在江湖中寻觅那柄噬魂魈,到底是被谁捡了去呢?想想脑子都快裂开了!”李浩思忖了一会,便对解轩辕说:“你暂时不要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而且现在玄乙门目前没有什么大的敌人,这次我先不回去,你和我一同到我师父的清虚谷中坐坐如何!?”解轩辕听罢忙摇头说道:“不好!我见了你师父那老儿尴尬的很,说句实在话,其实我和伏羲宫的夏侯老儿,都不配做什么掌门,只有你那师尊才称得上是一代宗师!”

李浩听连师伯都如此夸赞苏年生,心中自然欢喜,随即对解轩辕说道:“你与我一同前去,不但可以和他李老人家叙叙旧,而且还可以把当年玄乙门的那桩事情和他老人家谈谈。万一有什么线索,也好趁势查下去。我多日来一直思忖我们在现仙篆山之时的事情,如果那噬魂魈的丢失和东方博的身死,与伏羲宫当年的事情有关,那我想凶手也就快现出元身来了!”

解轩辕听罢沉吟了一会,低声对李浩说道:“你说的有理,我与你一同前去清虚谷便是!”李浩想起陆星羽来,又和解轩辕说起一些陆星羽曾经发现的线索,两个人一直聊到深夜,才各自回房睡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