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听罢,心中再也忍耐不住,蓦地起身大声对韦青田道:“好!我这便与你一决生死!”忽然运起自己的诛天剑气来,猛地向那条伤臂上一震!那些蛊虫被诛天剑气凌厉的剑煞所斩击,立即爆飞得四散而落,但与此同时,李浩的手臂血管也被自己的内丹震得生生的成了废物

韦青田见李浩为了将侵蚀到手臂上的蛊虫震出,居然将自己手臂上的血脉震爆!如此一来,李浩的右臂便立即废了,但也暂时造成了一条伤臂不被斩断的后果。李浩运用自己的丹气震爆手臂血脉,却仍旧气定神闲,额头上一丝疼痛的冷汗也没有冒出,便是那药王也被他的气场惊的呆住!!!

李浩点住右肩上的穴位,鲜血便止住了流淌,随即用左手撕下身上的衣衫,飞速的将伤臂缠裹住,用牙齿系了个死结。抬头对韦青田道:“我现在只剩一条手臂,但是胜负却是难的很,你若是仍旧能再次将我另一条手臂也弄成这样,我便任你斩杀!”

原来李浩心中思忖的却是想把韦青田拖在这药王谷中,好为温白鹿陵娲等人非脱身争取时间,他现在废去一臂,心中已经并没有打算能胜得过这天下闻名的药王。韦青田何其聪明狡诈,立即明白了李浩的心思,但一时却也不能越过李浩这道关隘,只得点了点头,对李浩道:“勇气可嘉!可是你如此为了别人,你却又能得到什么呢!”

李浩大笑着道:“你这样一个妖邪,又怎么会懂得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呢!我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守住自己的良知!!!”韦青田讥笑道:“真没见过你这样腐朽的毛头子!好吧,我就费点力气,将你弄死在这药王谷中,一会再去追杀那些背叛我的人!”

罢又化作尸解的形态,原来他在这样的形态下,身周各处都是萦绕的蛊虫,哪里是什么蜂蚁。常人在十几丈外,便会轻易的被尸煞侵蚀到,立即像翁同西那样被啃噬殆尽,只剩白骨!若不是李浩在伏羲宫时,听陆星羽的劝解全力炼就诛天剑气,恐怕也早就成了他尸煞下的玩具!

李浩用左手提起紫云剑来,一般炼剑之人,一般都是右手持剑,但前些日子紫云剑未成之时,李浩已经习惯于双手持剑,现在危急之时,倒也能应付一阵子。韦青田不明其中,本以为可以轻易的将李浩击败,但却见这青年左手用剑也是随心自如,心中便暗暗现出了杀机!

李浩展转身形,极其快速的向韦青田化身上一剑快似一剑的猛力斩击!韦青田被那紫云剑强大的剑气震得几次险些现回元身来!原来李浩虽是受到他尸煞的侵蚀,暂时废去一条手臂,但是体内的丹气却丝毫没有受损。自从在灵龟岛中返回中原以来,几乎没有停止过厮杀拼战,体内的丹元也是一日盛过一日!

韦青田见李浩年纪,居然丹气如此浑然纯厚,蓦地催动内丹,只见他的尸解神功忽然淬涨了数倍,那尸煞挟裹着强劲的煞气,几乎把整个药王谷中的草木昆虫等都卷为齑粉!那些蛊虫不断的向四周蔓延开来!

却听韦青田冷笑着道:“就连药王谷也被我的尸煞吞噬了,我看你还能往什么地方躲避!哼哼哼~~~”李浩看着四周不断消失的草木,便淡淡的道:“好!即是这样,我们就来比试一下!看是你的尸煞厉害,还是我的玄法高明!”

罢忽然挥动紫云剑,飞速的朝四周的花草树木不断斩击过去!韦青田不屑的讥笑着,忽然神色一变!只见那些蛊虫居然被紫云剑身发出的冰霜牢牢的冻结在原地!李浩淬使那阴寒诀,自己也是浑身上下都是冰霜,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

李浩鼓气丹气,将九印流火在身周御行了片刻,身上的霜雪随即化了去,不料李浩的丹气外泄,一时难以控制,流火的气劲顿时从身周爆发出来,背后的衣服都燃烧了起来。韦青田惊讶的指着李浩道:“你你这是什么玄术!?怎么又是冰又是火的!!!”

李浩冷笑道:“只要能把你的那些蛊虫弄得失去效果,便是好法门,你管我这是什么干嘛!”韦青田忽然从怀中拿出那个袖珍的檀木鼎来,对李浩道:“好!若是你能过得了檀木鼎这一关,我就放你出这药王谷中!但是你若不能将我的宝鼎破掉,那么一时三刻,被你冻住的蛊虫便会缓转过来,那时候,别药王谷,整个药王山也会被他们啃噬干净!”

李浩听罢,心中一惊,若是那样,那日后山中前来采集药材的百姓可要遭殃了!顿时大声答应:“好!我就来试试你这药王鼎,看看到底是什么仙家法宝!!!”罢立即朝韦青田的身边纵了过去!

只见韦青田举着那药王鼎微微一笑,忽然张开自己的嘴巴,向药王鼎散发出来的烟气吸吮去。那鼎中的烟气不断往他口中源源不绝的飘散,韦青田拍了拍腹,满意的对扑向自己而来的李浩笑道:“还不错!几年来鼎中贮存的蛊毒丹气越来越精纯了,真是让我饱餐一顿!哈哈!”

忽然他身上散发出极为阴森恐怖的煞气来,便连头上稀疏的白发也随着煞气的爆射四散而飞!李浩哪里会惧怕他,蓦地左手挥剑,向韦青田的头上脖颈斩了去!忽然觉得紫云剑仿佛震到了金石上面一样,李浩虎口刹那便震裂开来,李浩立即死死的抓紧紫云剑的剑柄,才没有掉落到地上

韦青田立即得意的大笑起来,李浩呆呆的看着他飞扬跋扈的样子,喃喃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连我的紫云剑也不能将你斩杀!我明明是你砍到了你的脖颈上!”

韦青田摆了摆手道:“这药王鼎中,淬集了我多年来收集的蛊毒和玄门中人的丹气,如今被我一一吸附到身上,现在我已经是金刚不坏之驱,无论你的神器是什么宝物,也不能奈我何!不信,你可以再试试!!!”李浩听罢蓦地举起紫云剑,如烟似雾般朝韦青田斩了去,却见每一次斩到他的身前,剑身都碰撞出极为强劲的花火来!

李浩见神剑也不能将他斩伤,顿时沮丧起来,韦青田拍了拍身上的衣衫,随即对李浩笑道:“怎么样!?我并不会欺骗你,也不会欺骗任何人,我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是合乎探究真理的精神,你若是跟我联手的话,我一定把你包装成天下无敌的药人,而且还是在你不失去神智的情况下!如何啊?”

李浩听罢,大笑着道:“我若是和你这阉人在一起,早晚还不会被你给算计了,就连对你忠心耿耿的弟子你都见死不救,何况别人,快收起你那虚伪的作态来吧!少侠我就是死掉,也不会和你这个假太监同流合污的!!!”韦青田听罢大怒,嘶声道:“你这个该死的子,我几次三番的饶你不死,你却还是食古不化,出言侮辱!我现在就把你弄得生不如死!!!”

李浩听罢,微笑着举起手中的紫云剑,他与韦青田纠缠多时,想是温白鹿等人早已远去了,现在便想和韦青田做一次最后的了断!只见韦青田怒啸着朝自己挥起“冥鬼爪”,马上便要把李浩的脏腑掏空!很多玄门的剑侠便是被他这一式弄去了五脏,但又被他用丹药养在药王庙中,当真是生不如死,比鬼还要惨烈

只见李浩低头淡淡的看着紫云剑道:“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演练一项绝技,但暂时并没有好好的控制住,今天我就给你展示一下,我秘密手创的神功玄法!”着便横剑当胸,只见紫云剑身上忽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劲来!

剑身的一边有流火从上面不断流淌过,而剑身的另一半居然呈现银色的冰凌状,一朵朵冰花镶嵌在紫色的剑身上,顿时紫云剑的气势大作!李浩大喝一声!随即身周爆射出诛天剑气金辉色的光芒来!挥动手中神剑怒吼道:“诛天冰火斩!!”

韦青田见紫云剑的剑气淬上三种不同的玄门绝技来,顿时心中大惊!此时想要闪躲已经是来不及了,刹那间电光火石,两个人身形交错,随即李浩跃到韦青田的身后,将紫云剑收到剑匣中,跌坐在地上。这诛天冰火斩乃是分别用铁狱头陀的九印流火,与苏年生的阴寒诀,再加上陆星羽的诛天剑气同时御行到紫云剑上,便是大罗金仙,也吃不住他这极为逆天的一击!!!

韦青田受了李浩一剑的斩击,顿时身上血光乍现,随即药王鼎中吸附的丹气源源不绝的从体内爆泄出来!韦青田便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倒在地上。两个人此时的情景都是身上丹气不足,同时跌倒

不多时,李浩躺在地上,对韦青田道:“怎么样!?你这老怪物,若是我日后多加演练,定能一剑将你斩成千万断!想不到你居然能抗住!”韦青田也疲惫的趴在地上,阴阳怪气的对李浩:“哼!算我一时不甚,被你捡取了便宜,等一会我缓解过来,就把你喂我的蛊虫!!!”

两个人虽是俯仰在地,但都暗自凝神运息,此时哪一方起来,便是最大的赢家,李浩见韦青田身体忽然有些异动,心中顿时一凛,急忙运行丹气,但还是稍稍的晚了一些。只见韦青田嘻笑着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走到李浩的面前,大声笑道:“怎么样!你个毛孩子!怎么能与我堂堂的药王门掌门为敌!?虽你将我击倒在地,但是今日你死后,天下便没有第二个人知晓你曾经差点把我这个药王打败!哈哈,哈哈哈!”

着便猛地掠到李浩的身边,李浩不屑的撇了他一眼,随即把头转到一旁,不再理他。韦青田心死到临头,你还如此傲慢,便要施放蛊虫啃噬李浩!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却听身后一个丹气浑厚的声音冷冷的道:“韦青田!你怎么如此不知羞耻!!!”

药王韦青田听罢,顿时魂胆俱丧,颤颤巍巍的朝身后看了去。只见解轩辕已经现身在这药王谷中,身边还带着一个矮的童子,那童子脖颈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项圈,肚上系着一个墨绿色的肚兜,两个人正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韦青田一见解轩辕,顿时想到他的那柄魔刀“噬魂魈”!多年前他曾在江湖上遭遇过解轩辕,当时还想把他擒拿回药王山做成药人,但没想到被解轩辕迎头痛击,随即灰溜溜的跑回了药王山中。解轩辕胸中不萦于物,也没有把这件事四处宣扬。如今噬魂魈在仙篆山中丢失的事情,韦青田完全没有预料,而且方才与李浩一战,自己年迈的体力早已是难以支持。

此时药王山中忽然多了两个敌人,韦青田怎么能不惊骇!立即从李浩身边跃出远远的,随即强撑着化作尸解的形态逃脱去了。解轩辕见韦青田居然不战而逃,不屑的道:“原来药王门的掌门如此的孬种!”罢便走到李浩的身边,叹息的道:“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你怎么样!?”

李浩躺在地上,大声笑着道:“我无大碍!多谢师伯又一次把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忽然看到一旁的那个儿,顿时惊异的问道:“怎么是你!?”原来那儿正是李浩曾经在西华山顶与之鏖战的三身童子!

只见三身童子看了看李浩身周的伤处,淡淡的道:“原来你如此的不济,早知道这样,我才不会奉家师之命前来助你呢!哼!”李浩不禁好奇的看着解轩辕,解轩辕大笑道:“你是不明白,为什么这茯苓门的人,会前来相助玄乙门,对吧!?哈哈!”李浩忙用力的点了点头。

却见三身童子瞪了李浩一眼,随即道:“当年家师是受到离天宗的邀请,把我弄到西华山去助拳,如今江湖中都知道离天宗行不仁之事,而且被你们在伏羲宫中打的大败,铩羽而归。”着将李浩从地上扶了起来,声在他耳边嘀咕道:“我回到山中,就把你的仁义之事讲给了家师,家师对你的事情赞不绝口呢”

李浩听罢,朗声大笑起来,随即挣扎着从地上站立起来,三身童子忙摸住他的左手腕脉,只觉得李浩的丹元空虚,立即从身上拿出一粒丹药,对李浩道:“这是我茯苓门中的‘补气丹’,你快快把他服了!”李浩知道茯苓门乃是天下玄门最为注重淬炼丹气的,将那丹药服了下去,顿时觉得自己气息充盈,虽是暂时不能恢复,但是总算能够有力气随意走动了。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