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甄九娘见自己方才那银白色的“药师神剑”被韦青田手中的药王鼎吸了进去,又出这一番震动的话来,哪里还能忍住心中的愤恨,蓦地将自己所炼制的“药王蛊”淬到自己的身周,便要于韦青田同归于尽!韦青田早已做好了准备,忽然举起药王鼎朝飞扑而来的甄九娘晃了一晃。甄九娘忽然觉得自己体内的丹气与蛊煞源源不断的被药王鼎吸附了去,想要抽身,已经是毫无可能了

韦青田见甄九娘那本来飘散的白发越发的枯萎,顿时放声大笑起来,温白鹿见自己的师傅已经被制,正要前去相救,忽然一旁的蟾蜍蓦地朝自己扑来,那翁同西化作的怪物大吼着道:“把你们击败后,我与韦兄就能够随心所欲的掌控药王门,我也会恢复元身的!”韦青田大笑道:“的没错!哈哈,想不到你这老子还是有点见识!”

温白鹿见蟾蜍张开血口扑了过来,忙从身上拿出自己炼制的各种蛊毒丹药,往蟾蜍的身周各处掷了过去。却见翁同西一一把抛过来的东西吞到血口之中,不但丝毫没有损害,反而身形骤长了一倍!温白鹿见自己的这些丹药不禁没有伤害到他,居然反倒助长了他的进化!顿时心中大为惊异,怎么也不明白韦青田是如何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个丑陋切强大的怪物的。

翁同西对温白鹿点了点头,随即发出令人作呕的微笑来,淡淡的道:“多谢多谢,你这药丸儿味道不错,哇吼吼吼————”张开巨口伸出血舌将温白鹿卷到嘴边!温白鹿一边挣脱,一边想到方才高大原便是被他如此的吞咽到腹中去,但无奈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就在这危急之时,却见这巨大的蟾蜍身旁,蓦地紫气一闪而过,随即李浩手持紫云剑,威风凛凛的站在翁同西与温白鹿的面前。翁同西只觉背后一凉,随即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口中的舌头也立即将温白鹿放了下来。温白鹿忙纵身跃到李浩身边,感激的道:“李兄弟!你屡次救我,温某实在是难以为报”

李浩摇了摇头,二人向翁同西看去,只见这蟾蜍忽然一声嘶鸣,随即巨大的背后裂开一道极大的血口来,蓦地鲜血狂喷而出,随即身形缓缓的缩,恢复了原来的身体大。方才那蟾蜍被李浩剖斩之时,被吞进去的高大原马上便从蟾蜍的体内滚了出来!温白鹿忙走到高大原身边,查看他的伤情。

高大原神智似有昏迷,但却并无大碍,对温白鹿道:“天呐!想不到居然有这样可怕的事情”李浩走到翁同西的身边,见他背后只是被自己斩出一道很深的伤口,但似乎并没有性命之虞。只见温白鹿与高大原走到李浩的身边,指着韦青田与甄九娘道:“我们快快前去相助我师父吧!”

李浩阻挡住温白鹿,摇头道:“不行!你们前去,只能被那药王鼎白白的吸取神功丹气,还是在此等候,我前去相助甄前辈!”罢便纵身跃到甄九娘与韦青田二人身边。甄九娘正苦于自己被那药王鼎制住,眼看便要丹气枯竭而死!却见眼前忽然紫气大盛,随即一道强烈的剑气朝韦青田的身后斩了过来!

韦青田见李浩挥动紫云剑朝自己袭来,若是再不放开甄九娘,自己便会被斩在这神剑之下!方才李浩用诛天剑气混合紫云剑已经将翁同西所化作的蟾蜍斩败恢复如初,韦青田都已经看在眼里,此时也只得先闪避开再做定夺。

甄九娘刚刚被韦青田放了开来,只见陵娲猛地掠到她身边,李浩凝视着韦青田对陵娲道:“此处凶险!快快扶起甄前辈离开!”陵娲听罢,忙扶起甄九娘向温白鹿的身边走了过去。韦青田见李浩居然独自一人向自己这天下十大玄门之一的掌门药王挑衅,立即放声大笑道:“你这毛头子!当真有胆色!即是这样,那我便把你视作成真正的敌人来看待吧!”

李浩淡淡的笑道:“前辈如此看待我,当真是荣幸之至!不过,你手段虽是高明,但你的心机与所作所为,只能和天下间那些江湖下三滥一般无二!我虽是后起之秀,但如此秉承玄乙门的盛名,如果你被我这柄紫云剑斩杀,也并不算是窝囊!!!”

韦青田听罢厉声道:“好大的口气!”蓦地朝李浩扑杀上来!李浩知到此人极难对付,但如今的情形,自己已是背水一战!便展开紫云剑,向韦青田身边纵了上去!韦青田张开手掌,怪叫一声:“看我的冥鬼手!!!”李浩见他那干涸修长的手指刹那便黑气骤长,忙不敢怠慢,用紫云剑向他击来的左手一扫,剑气与毒煞居然难分轩轾!

李浩被他极为强劲的内丹震出几丈之远,但所幸没有跌倒或是受伤,韦青田骄傲的对李浩道:“你的神剑虽是凌厉,但是你的剑法却平平如也!而且丹气也显得不甚纯厚。想要能胜过我,还是差的远呢!”罢闪身一转,蓦地不见了踪影!李浩心中大惊,忙凝神向韦青田所在的方向看去!

只见似乎有一道极为阴暗的影子正向温白鹿和陵娲的方向卷了过去!李浩忙大声喊道:“快闪开!!!他向你们的方向攻过去啦!!!————”

甄九娘强撑住自己极度虚弱的身体,向那席卷而来的影子看去,只见那灰影似密密麻麻的蜂虫萦绕而成,正朝着几个人的方向卷了过来!甄九娘立即神色大变,大声对身边的温白鹿几人喊道:“你们不要管我!快向药王庙的方向跑!这怪物已经炼成了‘尸解神功’!!!”

温白鹿听罢,心中大为惊惧!原来甄九娘方才所的“尸解神功”,乃是药王门千百年来一直流传的一项密术!相传药王门自立派以来,只有三个人曾经炼成过此密术。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有无数的药王掌门因为炼制此术而濒临崩溃,或是发狂,或是体内丹元忽然自行燃烧!而且还因为这一项秘法发生过门内诤斗之事!所以一直为药王门所禁忌,是一项被禁止演练的绝顶神技!!!

这“尸解神功”炼就之后,据可以化身为蜂蚁一样的身形,无论玄门的何种剑气与神功,都不能伤到炼就的人一丝一毫,想不到韦青田居然如此天才,能将失传百余年之久的这项神功炼化而成!韦青田多年来虽一直躲在山中淬炼药人,但自己的丹书药诀一日也没有放下。他有意不让门中的其他弟子知道,便是不想与旁人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那樊无泪,易古生等辈皆以为师父不重视丹药的修学,却正好被他毫无保留的瞒骗了。

温白鹿见韦青田来势凶猛,若是众人一同躲闪,别不能躲避他这阴寒彻骨的尸煞,而且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想到这便低声嘱咐一旁的高大原:“你快快背起我师父远远的躲开,我一会便和你们汇合!”高大原生平最为尊敬温白鹿,听罢想也不想便背起地上的甄九娘,与陵娲三人向远处跑了去。

甄九娘见温白鹿仍旧呆在原地,心中随即一凛,便知道温白鹿是为了报答自己的师徒之恩,便大声对高大原把自己放下来。高大原也不回头,急急的对背上的甄九娘道::“师祖!你放心好了!那玄乙门的子一定能把我家主人无恙的救出的!”甄九娘仍然不信,陵娲在一旁微笑着道:“前辈,请你放心!高大哥的没错,李浩哥哥身上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每次总是能化险为夷的!”甄九娘听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得随着二人向远处疾奔而去。

温白鹿目送高大原背起师父走远,随即便朝着韦青田纵来的方向看去,猛地御使出周身的丹气来!他多年来虽与韦青田有师徒之名,但是始终与樊无泪几人保持着一段的距离,甚至对韦青田等人的所作所为很多都是深恶痛绝的!若不是韦青田让他独自在药王山中修学,想必早已被他们师徒几人暗害而死!

温白鹿修学以来,不似韦青田他们那般将蛊毒淬炼到丹元之中,他认为那样是有悖于丹道之法,即使是这样,自己也修炼了一身与樊无泪等人截然不同的内道。今日为了护住师父与陵娲等人的逃脱,自己也不惜与韦青田做一番决战,他明知不能战胜,也要一试多年的心血!

温白鹿运起周天,蓦地双掌散发出幽幽的气蕴来,随即对那尸解而来的韦青田大喝一声,发出惊天动地的掌劲来!那掌劲刚刚一接触到韦青田尸解的身上,立即被他的“尸煞”所吞噬,随即一股瘴气扑面而来,便要把温白鹿绞杀进去!

温白鹿见罢,叹息着闭上了双目,随即便等待韦青田将自己卷到他的尸煞中去,忽然耳边一声大喝,温白鹿忙睁开了双眼,只见李浩围绕着韦青田身周四处,剑芒中闪烁出紫云剑和诛天剑气两种不同颜色的剑光来,猛烈的向尸解的韦青田发动斩击!韦青田受了那剑气的阻击,一时居然不能靠过来!

李浩立即大声对温白鹿叫道:“温师兄快去照顾甄前辈!这山中仍旧有不少的药王弟子!若是被他们发现,那当真是大事不好!”温白鹿听罢,立即向甄九娘远去的方向跑去,刚刚跑了几步,便回过头来,向李浩深深的揖了一揖,随即闪身而去

韦青田忽然收住身形,现出原来的面目来,好奇的看着远去的温白鹿道:“你如今已经将那头陀的丫头救出,剩下的只是我药王门中的事情,为何还要来与我为难!?”李浩甩了甩手中的紫云剑,大笑着道:“我就是这个性子!天生的爱多管闲事!你弑杀恩师,屠害同门,便连门下的弟子也是视为工具一般,我若不能将你铲除,那日后江湖玄门的剑侠便会有更多无辜之人遭到你的毒手!韦青田,今日难道你还想出得了这药王谷吗!??”

韦青田听罢撇了撇嘴,随即对李浩道:“你这个食古不化的东西啊,看来,我若是不能将你弄成残废,为我的新的研究做一番贡献,当真是白白浪费了你这大好的材料”罢又转动身形,化作尸解状态,向李浩扑了上来!李浩毫无惧色,提起手中紫云剑,猛烈的与之交战在一处!

韦青田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自己天下无敌的尸解神功,会被一个毛头子所阻拦住!他曾经在淬炼这门功法之时,让门中的弟子多次聚集全部的剑气来向自己攻袭,但都是毫无作用,而那些弟子也随即被他杀掉灭口,怎么一遇到紫云剑,便失去了功效???

李浩越战越勇,为了不使自己受到韦青田尸煞的干扰,便运息而动,将九印流火的玄法御行到自己的身上,这样一来便不会感觉到阴寒无比。如此一来,李浩虽是丹气耗费极大,但是为了能将这药王击败,也是在所不惜。韦青田忽然闪身跃到一旁昏厥的翁同西身边,蓦地卷起他的身体,向李浩掷了过来!李浩心中犹豫,这翁同西虽是韦青田的帮凶,但此人似乎不致死,这么稍一迟疑,只见翁同西的身体已经飞扑到自己的身前来!!!

李浩心意已决,便将紫云剑交到左手,伸手便想把翁同西的身体接过掷到一旁,以免遭受到二人拼杀时剑气与尸煞的影响,但右手刚刚触碰到翁同西的身体,忽然觉得手臂似被署名东西咬住了一般,随即一阵麻凉,身周各处也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李浩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已经收到那尸煞的侵蚀,随即忙向翁同西的身体看去,只见他身周各处都有密密麻麻的蛊虫,正在啃食着他的肉身!

翁同西立即怒啸着跃到空中,随即跌落到地上,刹那间便被那些尸煞所侵蚀成了一架洁白的骨骼!!!

李浩见了心中惊惧,忙向自己的右手看去,只见无数细的蛊虫正从手臂的血脉中蔓延开来!李浩心中知晓如果受到毒煞的攻袭,万万不能运功抵抗,那样便会使毒煞随着血脉流到心脉之处!韦青田见李浩中了自己的奸计,顿时现出元身来放声大笑,得意的对李浩道:“怎么样!?这天下难得一见的尸煞,如今你也尝到了它的滋味,不消片刻,你便会与这翁同西一般模样,不过他身上已然见血,所以才导致那些蛊虫如此的兴奋。要不要也在你身上捅他几个血洞出来!??哈哈哈————”

李浩怒视着韦青田,随即便盘膝在原地,一动不动,此时整条右臂已经呈现出紫黑色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斩断自己的臂膀,然后便能将这些蛊毒除去!但如此一来,自己右手失去,便不能再持剑与韦青田战斗,正在两难之时,却听韦青田冷冷的道:“如果你下不了手,那就让我来助你,将这伤臂削陨下去,如何!那样我就会再另选你身上的一块地方,然后种下蛊虫,凭你有三头六臂,也早晚被你自己的剑气斩的一干二净!!!”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