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789</p><p>李浩双手握剑,正要挥斩一击,把樊无泪劈成两半!谁知樊无泪双手一夹,生生的把李浩手的紫云剑夹在掌!李浩眼仿佛要喷出火来,却见樊无泪狞狰的笑了笑,随即身周忽然爆射出来自己“碧箩伞”的毒煞来!李浩若是不放手,便会立即被他的毒煞所卷入其!但如此一来,自己便会失去用以取胜的紫云剑来!刹那间一时难以取舍......</p><p>李浩心意已定,决定绝不放手,要与樊无泪在此做一次生死对决!若自己不能克制他的毒煞,那自己便会被他的煞气卷的粉身碎骨!蓦地运起诛天剑气,用以抵御樊无泪攻袭而来的毒煞,随即忽然将诛天剑气的一式“诛天星雨”猛烈的从自己的双手传到二人对峙的紫云剑身之!</p><p>樊无泪万万没有料到李浩居然会隔着剑身而将自己的绝技扑杀到自己的身!随着诛天剑气“诛天星雨”强大的剑气攻袭而,樊无泪立即被卷得身周鲜血爆裂!大吼着向后飞出十几丈远,重重的跌落在地,死了过去!!!</p><p>韦青田一见樊无泪身死,立即惊异的张开嘴巴,随即对身边的翁同西喃喃的说道:“想...想不到他竟被这玄乙门的小子斩杀了......”翁同西见罢,忙对韦青田说道:“不好了!你的师妹和他的徒弟朝我们两个走过来了!”韦青田听了,忙向场看去。</p><p>只见甄九娘不知何时已经克制住身的玉冰蚕毒,与温白鹿两个人正慢慢的走了过来。韦青田怪笑着说道:“哼哼!居然想与我为敌,当真是不自量力!!”翁同西在一旁说道:“他们人多势众,不如我们先暂时的撤退,然后再做打算!”韦青田不屑的对翁同西说道:“你一代堂堂的宗师,居然能说出临阵脱逃的话来!我若是打也不打,被他们吓走,那日后天下人还怎么看我这个药王?!!”</p><p>二人正说着,却见甄九娘二人已经走到韦青田的面前。甄九娘冷冷的说道:“韦青田!你准备好受死了吗?!!”韦青田冷笑着说道:“我真佩服你们的胆子,敢向我这个天下药王挑战!你们难道以为,我会和那个没用的弟子樊无泪一般不济吗!??”</p><p>忽然出手制住身旁翁同西的身周各大穴道,随即捏住翁同西的嘴巴,将一颗丹药塞到了他的嘴!翁同西怎么也没有想到,韦青田会想他出手!刚刚服下那药王,翁同西便觉得自己的体内炙热无,仿佛身体要爆裂开一样!却听韦青田在一旁说道:“你这个没有骨气的东西,还是做成我的神蟾,来对付这些背叛药王门的叛徒吧!哈哈哈!!!”</p><p>陵娲见李浩已经将樊无泪斩杀在剑下,心一阵激动欢喜,便立即扑到李浩的身前,泪水随即簌簌的落了下来。李浩将地的衣衫穿到身刚才与樊无泪的一战,身体消耗实是巨大,但看到陵娲已经平安无事的被温白鹿带到这里,心也是一阵高兴。</p><p>陵娲哭着对李浩说道:“若是你为了救我,死在这药王山,那我立即便自尽,绝不独活!”李浩微笑着说道:“傻丫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千万不要这样说,无论谁死了,都要好好的活着!”陵娲擦了擦脸的泪水,随即用力的点了点头。李浩对陵娲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前去助他们把那姓韦的药王铲除了!此人甚为妖邪,他活在这世,便只会有更多的人遭到他的毒害!”</p><p>说着起身朝韦青田的方向看去,此时场已经发生了变化!那翁同西被韦青田的药王一灌入腹内,顿时双眼凸出,蓦地伏在地,身的衣衫随即破裂开来,便连手脚也都变成如同池塘青蛙般的形态!甄九娘与温白鹿见了心大为惊异!想不到韦青田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用药变为一个巨大的昆虫!</p><p>韦青田见自己的丹药已经见效,随即便纵身跃到翁同西的背,指着甄九娘与温白鹿几人嘶声力竭的喊道:“给我把他们都杀了!!!”那翁同西变成的巨大蟾蜍,立即朝甄九娘几人扑了去!甄九娘见状,忙与温白鹿闪躲到一旁。韦青田怪声笑道:“他吃了我给他的‘金蟾丹’,如今是我的坐骑加攻击工具!看你们有什么法子能破得了!哈哈!”</p><p>那蟾蜍扑了个空,随即蓦地身伸出口巨大的血舌,温白鹿见罢,立即对远处的高大原大声说道:“快躲开!!!”高大原正远远的观看,哪里会知晓这蟾蜍居然会向自己发出攻袭!忽然听到温白鹿的一声呼喝,想闪躲已经是来不及,刹那便被那蟾蜍用舌头卷入口吞到腹内!温白鹿见罢大惊,正要前去将高大原救出,忽然见韦青田拍了一下那蟾蜍的头顶,随即甄九娘对温白鹿大声说道:“小心————”</p><p>却见那蟾蜍的口忽然喷射出道道极为强劲的火焰来,顿时将整个树丛都焚为灰烬!温白鹿刚刚躲到一边,那蟾蜍又转过头来,向温白鹿发出了火焰,眼见温白鹿便要被射杀当场,忽然身边闪出一个人影来,温白鹿面前立即竖起一道冰墙,却见李浩已经护在自己的身边,用“阴寒诀”牢牢的将蟾蜍喷发出的火焰抵挡住!!!</p><p>温白鹿大声对李浩说道:“多谢李兄弟了!”李浩凝神与那蟾蜍对抗,也没有功夫与他交谈。韦青田见李浩又前来搅局,顿时大怒着说道:“给我将这玄乙门的小子弄成齑粉!!!”忽然身边一道白光向自己袭来,韦青田也不回头,只简单的挥了挥衣袖,却听甄九娘惨叫一声,向一旁滚了过去......</p><p>温白鹿见自己的师尊居然被韦青田一招便击倒在地,不顾四周爆射出的火流,顿时跃到甄九娘的身边,大声说道:“师傅!你没事吧!?”甄九娘痛苦的摇了摇头,随即对温白鹿说道:“千万不要冒然向韦青田发出攻袭,他方才的一掌,已经具备药王神篇的功夫,我们二人万万不是他的对手......”</p><p>温白鹿听罢,脸色立即惨白。那药王神篇乃是传说药王门早已失传的神功秘笈,便连前代药王也是只学得了几式药王神篇的理论。而韦青田居然能再次将神篇的炼药法门御使到招数之,可见此人天赋也是极为乘了,可惜是为人太过奸邪。</p><p>李浩仍旧在场与翁同西变成的蟾蜍死死对峙,一时也难以分出高下。韦青田见李浩居然接连鏖战,还能和自己的怪物对峙许久,心也是一阵惊惧,猛地双掌朝这毒蟾的背拍了一下,那蟾蜍忽然收了口的火焰,随即凌空跃起!李浩见他来势凶猛,也不敢轻敌,便挥出紫云剑正要朝空的蟾蜍与韦青田斩击过去。</p><p>却见那蟾蜍“哇”的一声,随即口吐出一大块青绿色的涎液来,那涎液乃是极为剧毒之物,混合的毒性恐怕不在那天山玉冰蚕之下!李浩哪里知晓,也不闪躲到一旁,居然飞身朝韦青田迎了去!甄九娘与温白鹿在一旁看的真切,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忽然见李浩身周爆射出一团金辉色的气圈来,随即那涎液便消失的无影无踪!!!</p><p>韦青田见罢大惊失色,心说这小子怎么如此邪门!??这天蟾乃是他多年一直密码炼制的武器,无论从攻击与毒性都大大超过了那些半吊子的药人,如果李浩丹气爆射而出,那涎液被他洗到体内也说的过去,那样李浩丹元会充满难以解开的毒性,应该即刻丧命才对,可是这小子却仍旧生龙活虎的朝自己扑了来!!!</p><p>韦青田冷笑一声,蓦地朝飞扑而来的李浩挥出一掌,李浩跃到空无法闪避,而且自己方才身周的气团吸入那蟾蜍的涎液时已然消失去,立即被韦青田的掌劲的煞气拍下,随即一声轰响,一头载在了地。韦青田见状御使巨蟾,朝李浩扑来去,却听韦青田嘻笑着说道:“这小子如此招人喜欢,我一定要把他擒住。”那巨大的蟾蜍居然开口说道:“你这个怪物,知道弄这些个不入流的手段,有种你自己下去和他们拼杀啊!?”</p><p>韦青田听罢冷哼一声,随即跃下蟾蜍。原来翁同西虽然服了那药王,但神智却没有昏迷,如今开口说话,也是理所当然。只见韦青田指着翁同西大声说道:“一个小小的癞蛤蟆,也敢对我发号施令!好,我让你看看我这天下药王的手段!”说着忽然向身后一飘,温白鹿便觉面前一个人影闪过,随即胸口便觉得一阵剧痛,两旁的肋骨也被如同鬼魅的韦青田的掌劲击断了几根!马吐了几口鲜血,倒在了地......</p><p>韦青田转身便又向一旁的甄九娘纵了过去,甄九娘见他出手便击败温白鹿,心也是惊异万分!想不到韦青田多年来一直未将自己的神功绝技传给那些门的弟子,所以樊无泪他们一个个才如此的不济。</p><p>甄九娘方才受了他的掌劲,已经是身负重伤,现在韦青田又朝自己攻袭过来,便立即运起全身的丹气与他向抗!只见甄九娘大喝一声,随即端坐在地的身前忽然现出一道银白色的剑丛来!甄九娘凝神贮息,冷冷的对韦青田说道:“韦青田,当年我受了你的暗算,才没有将你这败类从门清除。家师在仙逝前,曾经教授给我一招从药王神篇化出的神功,若是你日后生有异心,便用这玄法将你铲除......”说罢便运息而动,要将药王韦青田一举截杀...</p><p>韦青田见甄九娘忽然运转出那白色的剑芒在自己盘膝而坐的身周,顿时脸色大变,正要闪到远处躲避,却感觉自己的脚下已经被什么东西牢牢的控制住!甄九娘冷冷的说道:“你现在已经被我的‘药王蛊’牢牢的控制住,想要逃脱,是绝对不能了......”</p><p>说着眼前围绕在自己周围的剑芒立即暴涨起来,蓦地朝韦青田飞斩而去!韦青田仍旧在原地挣扎着甄九娘的“药王蛊”,忽然见那银白色的剑气朝自己飞扑而来,立即大声呼叫,但那翁同西化作的蟾蜍在远远的一旁观看,要前营救韦青田已经是来不及了。那剑芒排山倒海般将韦青田斩削在央,一声声惨叫随即从气圈传了出来......</p><p>温白鹿见状大喜,立即对甄九娘大声喊道:“师父!是你胜了!!!”甄九娘回头淡笑了一下,随即向那飞速转动的剑芒央看去。只见韦青田完全被绞杀在间难以脱身,甄九娘长出一口气,淡淡的说道:“韦青田,你终究还是丧身在我的手......”</p><p>说罢正要转身离去,忽然觉得自己身后的剑圈似有异动,甄九娘蓦地转过头来,只见韦青田手持一个袖珍的檀木鼎,他身周的那些剑气正四散着向那小小的木鼎飘了进去!甄九娘见罢大惊失色,指着韦青田手的檀木鼎颤声说道:“这...你是如何得到这东西的......”</p><p>韦青田脸色稍有得意,随即对甄九娘说道:“这药王鼎是家师仙逝时没有来得及传给你的,多年来我找遍了药王山,才发现这神器藏在药王庙地下的铁函,你可知师尊他老人家为何没有来得及将此物交于你手,便匆匆去世的吗???”不等甄九娘回答,便得意的说:“当年他去仙篆山寻那千年难遇的还灵草,却被白龙真人打成重伤,回到药王山后,一直都是我在他身边服侍。”</p><p>“一日他忽然询问起掌门之位的事情来,说等他仙逝而后,门有谁能接此大任,我心明白他想试探我,但当时我鼓气勇气向他表明了自己光大药王门的志向,谁知他听罢沉吟不语!这老不死的,心想的竟然是让你这个女流之辈来接替药王的大任!”</p><p>“我一怒之下,便在他的汤药下了五毒丹,你也知道,那五毒丹乃是七日后发作的药物,服下之人,任凭你丹元逆天,也是毫无回转的可能!”甄九娘大声对韦青田说道:“不可能!师父他老人家一生精研丹药,怎么会尝不出汤药淬有剧毒!!!你胡说!你......”</p><p>韦青田大笑着说道:“我是用了你发明的药王蛊,掺杂到五毒丹,他才不会发觉的,按此说来,你也有一份功劳,哈哈哈!”甄九娘厉声喝道:“住口!你这阉人!居然亲手弑师!药王门没有你这样的败类!!!”</p><p>韦青田见甄九娘大骂自己,居然也不生气,随即冷冷的对她说道:“随你怎么骂,反正你们今天都要丧身在这药王谷。我夺了你掌门的位置,而且还将你囚禁了二十年,也算是给你临死前一些补偿吧,哈哈,哈哈哈......”</p><p>本书来自/ht/book/22/22110/index.ht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