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立即大声笑道:“怎么样!?你现在相信我所的话来了吧!?”却听远处的韦青田在一旁冷冷的道:“这子是用剑气将自己的身周严密的防护住了,凭你的‘鬼煞手’功夫,还不能把他怎么样!”李浩听了,立即“哦”了一声,自语的道:“原来是这样,我怎么那双手臂如此的恐怖,却是个障眼法”

易古生听李浩和韦青田如此轻视自己,心中也甚是不服,蓦地起身运息,便还要和李浩再战。却见温白鹿将身上的一个瓷瓶扔了过来,李浩伸手接了去。温白鹿大声对李浩道:“你把我炼制的逍遥膏涂在口鼻上,便能不受他毒煞的侵袭,那样你便不会如方才那般晕厥了!”

李浩听罢,顿时大喜道:“多谢温师兄!”原来他在被温白鹿擒到之时,将那一罐子的逍遥膏涂抹在身上,如今早已被身上的汗水洗刷掉。才被易古生的毒煞进入口鼻导致脑中眩晕。易古生见温白鹿相助李浩,顿时纵上身来,要把那瓷瓶击碎,李浩早已轻巧的躲过,随即将药膏倒在双手,胡乱的向脸上涂抹了一番,立即将瓷瓶朝易古生掷了去,厉声道:“药王门的妖人!老子要把你们一个个都斩杀了!!!”

罢便朝易古生冲了上来!易古生被李浩的凶神恶煞般的气势所惊到,慌张的远远向一旁跑了去。温白鹿见李浩忽然发起狂来,随即摇了摇头道:“唉,看来是他过量用这药膏所致”高大原对温白鹿道:“他不会连我们也一起杀了吧!?”温白鹿笑道:“当然不会,不过,这样也会使他的战力增加。”

高大原正要话,忽然觉得自己身后一阵剧痛,随即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温白鹿大惊,忙把他扶到一旁,只见樊无泪居然从地上站起,面目早已被那药火灼烧的如同一个药人的模样!樊无泪如今眼中四处都是被自己斩杀淬炼的药人!原来温白鹿的酒中的药物尽是些使人神智不清产生幻觉的东西,被这樊无泪全数的吸取了去,才变成现在的癫狂!

温白鹿见樊无泪受到如此厉害的攻击,仍旧能起身战斗,心中也不禁钦佩起来。却听樊无泪狞笑着道:“温白鹿!你以为你淬炼的雕虫技,便能将我弄死吗!我早已将天山的玉冰蚕炼制成丹元的一部分!你虽是能将我灼烧,但我反而吸取了你的那些丹药的灵气,如今已经是不死之身了!哈哈!哈哈哈哈————”

温白鹿见状,忙举起高大原向一旁远远的掷去,随即樊无泪已经扑到他的身边,温白鹿立即将缅香刀的气劲缠裹到手中,向樊无泪的心口捅了进去,谁知自己的手掌如同碰到了一块生铁之上!樊无泪刹那便将温白鹿的右手捉住,瞪着令人恐怖的双眼,狞笑着将温白鹿高高举起!

高大原见自己的主人被制,此时报恩的心里油然而生!立即大声呼喝着朝樊无泪跑了过去!樊无泪大声喝道:“滚开!!!”一脚便将高大原踢飞出去,高大原倒地人事不省。韦青田见樊无泪变成如此模样,顿时在一旁手舞足蹈的道:“好!好!哈哈!我没有做成的事情!如今居然被温白鹿做到了!看来你才有能力称得上药王的资格!!!”忽然身边一个人影如同鬼魅般从韦青田的身边站起!

韦青田尖叫一声,随即向那人看去,只见刚才昏厥过去的翁同西,如今转醒了过来,开口喃喃的对韦青田道:“怎么,你居然把自己的弟子也做成妖怪了!”韦青田向地上呸了一口,随即骂道:“做你个大头鬼!你我二人都失败了,如今那炼制药人的法子,被我师妹的弟子温白鹿弄拙成巧了!!!”

只见樊无泪忽然攥住温白鹿的脖颈,温白鹿一阵窒息,忙运息而动,将自己身周多年淬炼的蛊煞飞速的朝樊无泪身上运了上去!樊无泪居然一点痛痒都没有,随即狞笑着将温白鹿高高举起!甄九娘在一旁远远看着,心中焦急万分,想要起身相助,但立即跌坐在地上,仍旧不能运息而动!

就在温白鹿脸色发青,千钧一发之时,只见一声大喝,随即一个人猛烈的撞到樊无泪的身后,樊无泪被这巨大的撞击所冲倒,手中的温白鹿也随即丢到一旁。却见是自己的师弟易古生,被李浩举起扔到自己的后背来!

易古生见大师兄樊无泪居然变成药人的模样,心中顿时大为惊喜,随即指着狂吼而来的李浩大声道:“师兄!~~那玄乙门的妖人厉害的很,你快快将他先斩杀了”忽然觉得自己脖颈一紧,随即樊无泪居然将易古生高高举起!蓦地朝飞扑而来的李浩扔了过去!李浩如今已经失去了神智,正向樊无泪的方向奔袭而来,忽然见空中一个人影飞扑过来,蓦地展开自己诛天剑气中的一式“斗转星璇”向被樊无泪抛过来的易古生扑杀过去!

易古生惨叫一声,随即被李浩凌厉的诛天剑气卷入其中,片刻便被绞成了齑粉!韦青田与翁同西在一旁看得真切,自己的徒弟被人斩杀,居然赞许的向李浩点了点头道:“嗯,这玄乙门的子当真有点门道!若是被我擒住做成药人,而且不失去神智的话,想必一定能天下无敌!”

翁同西撇了韦青田一眼道:“可惜是你那温白鹿有那药水的配制法子,你我二人,都在这丹药中白白的研究了”

樊无泪见李浩瞬间便将易古生斩杀,顿时激发了他的杀性!立即与奔袭而来的李浩对决在一起!李浩已经忘却自己身后的紫云剑,怒吼着朝樊无泪扑了上来,一顿原始的老拳向樊无泪的面部砸了去,樊无泪只觉李浩的力量如山般倾袭而来,随即被他的拳头击中,立即崩飞了十几丈远!

李浩不等他起身,刹那便扑到他的身前,坐在樊无泪的身上,雨点般的拳劲向他脑袋上砸将下去,温白鹿在一旁跌撞的扶起高大原,只见李浩的拳掌似有火光发出!原来李浩在不经意中,居然用九印流火的玄法御行到双掌上,那樊无泪被他这极为凌厉的拳劲打中,顿时鲜血横飞!

韦青田见状大惊,忙大声道:“想不到他居然能空手对抗药人!这人我要定了!等樊无泪再坚持一会,我只要能知晓他抗击打的时间,便能对这玄乙门的子制造的更加厉害!”翁同西鄙视的道:“你的弟子快要被人打死了,你居然还在这想什么炼制药人的事情,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怪物!”

李浩狂打了一阵,似乎是有些疲惫,便停下手来,仰身躺在樊无泪的一旁,温白鹿见樊无泪的头颅居然被他生生的打的埋入土中,顿时大喜过望,正要走上前来观看,却听一阵狞狰的笑声在李浩的身边响起,随即眼前一花,只见樊无泪蓦地纵身而起,脸上不断流淌着鲜血!李浩见罢,立即又站在他的身边猛烈的向他袭击!

樊无泪忽然动了动手掌,李浩立即双掌被制,随即痛得大声叫喊起来!樊无泪狞笑着道:“虽然你很厉害,但也就到此为止!”着猛地用头颅向李浩的头上一碰!李浩受到他金刚般头颅的撞击,马上大叫着双腿踢向樊无泪的腹!随即拧身向后跃了去!

樊无泪被李浩踢中,居然没有向后退去一步,不等李浩落地,立即将他的双腿擒拿住,随即怒吼一声,朝附近的一株粗壮的古树上撞击而去!

李浩的脑袋立即碰到古树上面,头部受到了重创,鲜血为之流淌而下!陵娲在那古树后面看的真切,差一点叫出声来!樊无泪马上觉察到陵娲的存在,立即从树后将陵娲提了出来!

随即对着地上的李浩冷冷的道:“你到药王山来,不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女孩么!现在我在你面前把她杀了!然后再将你们合葬在一处!”着便大喝一声,震得树身都为之瑟瑟发抖!只见樊无泪的身周立即爆射出那“碧箩伞”的煞气来!韦青田见了,大喜的对翁同西道:“看来他还能在变成药人的情况下,来使用我门中的玄法!真是完美至极!完美至极!!!”

樊无泪将陵娲举过头顶,立即便要行凶!忽然觉得背后一阵阴冷的感觉侵袭而来!樊无泪心中大为惊骇,他生性残忍冷酷,从来没有惧怕过什么,却不知为何对身后的那个玄乙门子感觉到如此惊惧!随即转身向身后的李浩看去

只见李浩赤着上身,身周散发出金色的火气来,温白鹿与高大原在一旁看的心惊,高大原忙问温白鹿道:“主人!这子到底是受了那逍遥膏多少的药性啊!?”温白鹿摇头道:“不!他现在已经转醒过来了”

李浩攥起双拳,低头阴森的对樊无泪道:“给我放下”樊无泪见李浩已经站立起来,便将陵娲远远的扔到了一旁,随即对李浩道:“怎么,还想与我再战一场么!?”

忽然眼前闪现出李浩的面孔来,随即觉得腹内一阵剧痛!忙低头观看,却见李浩空手将右掌化为掌剑,已经斩到自己脐下之处!樊无泪万万想不到,身为药人的自己,是如何被一个赤手空拳的子破掉身周的气门!樊无泪用尽全力向李浩击出一掌!李浩蓦地转到他的身后,随即大啸一声,双掌上立时淬现出金色的剑气来,正是诛天剑气的一式“天元地迸”!

原来陆星羽在使用诛天三式之时,只是将这绝技用以身外,万万美元料想到,李浩居然能将这绝技缠裹到身周挥发而出!这诛天剑气若是控制不当,很有可能会伤及自己的五脏六腑,不过李浩在一次又一此的淬炼之时,居然能随心御使,这简直比陆星羽还要进步神速

樊无泪受到李浩的一击,立即大声怒啸了起来,随即挣扎着朝李浩扑了上去,只见他身周的青气立即暴涨数倍!李浩被他的毒煞一侵袭,立即感到脑中昏迷,身周麻木,但也大叫着勉强支撑住,两个人便在场中对峙了起来

李浩赤着臂膀,与樊无泪纠缠在一起,两个人都用尽了全身的丹气来互相抵抗!不多时,李浩依然精神抖擞,而樊无泪却居然身周大汗淋漓!

翁同西在一旁凝神观看,随即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我看这药人,当真不如失去心智时的玄门剑侠,想要炼制药人,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制”

韦青田听罢,忙摇头道:“你懂个屁!我若是得到了这玄乙门的青年,一定能将他做成天下最好的利器!”忽然场中杀声大作,随即两个人扭打着朝韦青田与翁同西的方向靠了过来!

韦青田见罢,忙与翁同西向一旁闪躲过去,只见李浩猛地用掌剑向樊无泪的头上砍了去!樊无泪猝不及防,立即被李浩的劲势袭倒在地!李浩正要扑过去,忽然觉得脚下一阵山摇地动,随即也瘫倒在地上

两个人的地上刹那便现出一个大坑来土地中蓦地翻滚出道道强劲的火光,却见樊无泪缓缓的升到半空,双臂向两旁展开,韦青田见樊无泪忽然转败为胜,心中又是一阵惊喜。李浩见土地下沉,眨眼间便跃到一旁,那逍遥膏的药性此时已经逐渐的淡化了去。

李浩见樊无泪如同魔魅一般,心中也不免惊惧,立即想到自己的紫云剑方才被抛到了一边,随即便朝身后的地方奔袭过去!忽然眼前人影一闪,只见樊无泪如同闪电般掠到李浩的眼前,随即向李浩挥出了极为震撼的一击!

李浩来不及防备,顿时被他手中发出的毒煞击飞出几丈远,只见樊无泪排山倒海的掌劲又向李浩攻袭而来!那掌劲夹裹着极为强劲的火势,李浩顿时被烧灼的大声惨叫!

温白鹿与陵娲等人在一旁看的暗暗吃惊!想不到樊无泪受到李浩如此的攻袭,还能有这样的内劲,众人都为李浩捏了一把汗!樊无泪不断的朝李浩发出掌劲中的毒煞,那毒煞的烈火也是越来越为猛烈。李浩在痛苦中仿佛又见到苏年生在一旁神色从容的看着自己,告诫自己不要慌张。

李浩稍稍安稳住心神,随即将自己的“阴寒诀”御行到身体的四周,虽然自己也感觉极为寒冷,但为了暂时抵御樊无泪的攻袭,也只得忍住。

樊无泪见李浩身周忽然散发出极为寒冷的冰霜来,自己对他发动的攻袭也就一时失去了效果。李浩趁机蓦地爬起身来,朝紫云剑掉落的方向奔过去!

李浩一个起跃,瞬间便将紫云剑握在手中,随即将那紫色的剑气牢牢的紧握住,冷冷的对樊无泪道:“像你这样的妖怪!若是不把你斩杀这里,那以后定会危害江湖!”罢便猛地掠到樊无泪身边,樊无泪见李浩剑气大作,立即咆哮着举起双手迎向李浩挥斩而来的剑气!!!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