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却见李浩手持紫云剑,站在原地神情飞扬,随即对韦青田樊无泪二人大声说道:“怎么样!?药王门的怪物如今已经被我斩破,看来韦前辈的炼养丹药之术,也不过如此!哈哈哈!”说着不等韦青田答话,猛地朝那倒在地上的药人周身斩去。韦青田见罢,忙大声制止,但无奈李浩的剑气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瞬间便将那怪物大卸八块!那巨大的头颅也翻滚着滚到韦青田的身边!

韦青田见自己多年的心血,却被李浩如此的糟蹋,顿时脸色沉了下来,随即冷冷的对李浩说道:“你将他击倒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把他斩得粉身碎骨!!?你可知晓我造这药人耗费了我几年的时间吗?!”李浩抖了抖手中的紫云剑,无奈的说道:“你炼养此物,也是为了害人,这个我晓得。还不如替你除却了,韦前辈应该感谢我才是的!”

韦青田听罢,顿时尖声叫道:“你居然敢如此的羞辱我!好”随即转身对一旁的樊无泪厉声说道:“去把甄九娘杀了!我要亲手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以谢我心中的愤恨!!!”樊无泪听罢,立即向甄九娘的方向走了去。李浩听罢大惊,正要赶上前去营救甄九娘,忽然一道阴森的掌风向李浩袭来,李浩知晓这是天下药王出手了,立即运气周天丹气,将诛天剑气严密的防护在自己身周,随即闪躲到韦青田身旁几丈远。

韦青田见李浩身法如此之快,便又挥动十指,朝李浩抓了过去!这一掌劲凝聚了他几十年来炼药修丹的精华,如果被他的掌风所扫中,那李浩立即便会身体血液凝固,随即便似僵尸一般任人摆布!

李浩见这掌劲厉害,便一边向远处闪躲开这掌劲的范围,一边对甄九娘大声说道:“前辈快快离开,我来与他们师徒周旋!!!”韦青田听罢,立即冷笑着说道:“好大的口气,想要以一敌二!”蓦地往李浩身边纵了去

甄九娘听了李浩的一声呼喝,但自己苦于受到玉冰蚕的毒气,丝毫不能移动一分!随即那樊无泪已经走到自己的身边,便要施下杀手!忽然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住手!!!”樊无泪向那声音处看去,只见温白鹿,带着一个女孩,朝自己的身边走了过来!

李浩见温白鹿现身,而且身边带着的女孩居然是陵娲!顿时激动万分,便大声向陵娲喊了去!陵娲见李浩也是喜极而泣,正要赶过去和李浩相见,却听温白鹿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不要过去,这里十分危险,你暂且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等我们把那些药王门的败类斩杀了再说”

陵娲听了,也不敢妄自前去,只得朝李浩点了点头,随即躲到一株大树的后面,静静的看着场中的动静。却听温白鹿对樊无泪冷冷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这位女前辈,就是本门的师叔,我以前的授业恩师罢!!!”

樊无泪听了忽然放声大笑,随即对温白鹿淡淡的说道:“不错!正是你的师傅,可是他悖逆师门,现在被我关了二十年,早已经是个废人!师弟,你可不要被自己的感情所蒙骗!如果你要帮她和这玄乙门的小子,那么我们便恩断义绝,从现在开始,便是敌人!!!”

温白鹿冷笑道:“你既然能将本门师叔囚禁整整几十年,那想必对我这个师弟也不会留什么情分了。如今我已经知晓你与韦青田的丑事,我们早就是仇人了!”樊无泪点了点头,随即叹息道:“既然如此,那你也不要怪我”便要对温白鹿出手!

忽然从树林中走出一个面色微青的青年,对樊无泪说道:“师兄且慢!对付这姓温的,怎么能让你出手呢!?”温白鹿淡淡的说道:“如此正好!省的我一个一个的寻找你们了,想必囚禁我的恩师,你也有份吧!??”

只见易古生从药王庙的方向现身出来眼中对温白鹿现出杀气来,看了看场中的众人,大声问道:“怎么不见纳兰师妹!??”却听李浩在远远的一旁喊道:“你那纳兰小师妹!早已被你师傅请来的翁同西弄得血管爆裂,命丧黄泉了!!!”

易古生听罢,立即大怒着对李浩说道:“你胡说!我药王门绝不会屠害同门的!!!”李浩大笑着说道:“连你们掌门师叔都能囚禁二十年,还有什么脸面说这些大义凛然的话来!当真不知羞耻!”韦青田早已在温白鹿现身之时,停止了对李浩的攻袭,随即阴阳怪气的对易古生说道:“不要听这玄乙门的小子的蛊惑,正是他与甄九娘联手杀了我那纳兰徒儿,你要为她报仇啊”

易古生听罢,心中不再犹豫,认定是李浩与甄九娘杀害了纳兰佳舒。顿时大声咆哮着朝李浩扑了上去!李浩见他发疯似的向自己扑来,忙吓得四处奔跑,一边大声说道:“你这个傻瓜!被你师傅卖了,还不知怎么死的呢!那韦青田只和那樊无泪是一样的疯子!像你这样循规蹈矩的弟子,迟早会被他抛弃的!!!”

易古生哪里会听李浩的言语,催动手中的蛊煞向李浩攻袭过去,李浩挥起紫云剑,将那些缅香刀破掉,随即二人周旋了起来。韦青田一见易古生已经出现,自己便暗笑着在一旁观战起来。

只见温白鹿走到甄九娘的身边,立即跪下叩拜,随即眼中闪现出泪光来,哽咽着说道:“徒儿不知师傅一直被关在药王庙中,多年来韦青田一直让弟子在庙外修学,如今总算是亲眼见到您老人家了”甄九娘听罢,立即对温白鹿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能与你再次相见,也算是老天有眼。你万万要把那玄乙门的小子带离这里,若没有他,你我二人相见是毫无可能的!”

樊无泪见温白鹿如此激动,便淡淡的说道:“师弟在临敌之时,还要做这些伤感之事,当真叫人无语”忘不了缓缓的从甄九娘的身边站起,随即对樊无泪说道:“我知道,你名字叫做樊无泪,便连感情也是一向如此。今日我便要与你做一回生死了断,来报我师父的屈辱之仇!!!”

樊无泪点了点头,随即与温白鹿对峙了起来。温白鹿虎吼一声,朝樊无泪扑了过去,只见樊无泪立即运起周身的那“碧箩伞”,温白鹿见他使出身中所淬炼的蛊气,立即从怀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逍遥膏来,猛地朝樊无泪的身上掷了去!樊无泪见温白鹿居然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随即冷笑了一声,便想催动丹元,将他的药膏罐子射碎!

谁知那药膏一碰到樊无泪的身边,那黄青色的碧箩伞立即不见了踪迹!樊无泪心中一凛,还没来得及反应,却见温白鹿已然纵身到自己的身边,猛地挥出一掌!樊无泪身周没有碧箩伞的防御,生生的受了这一掌凌厉的掌劲,立即口吐鲜血,向后退了一丈多远,指着温白鹿说道:“你你刚才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将我的碧箩伞也破了去”

温白鹿拾起地上的空罐,随即对樊无泪说道:“这里面我可是加了不少的料子,你以为只是普通的逍遥膏么?”说着向一旁的树后挥了挥手,随即见那矮小的高大原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温白鹿说道:“主人!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你放心和这姓樊的交手吧!!!”

樊无泪一见高大原,心中顿时烦恼万分,原来这高大原曾经做药人之时,一直受到樊无泪的屈辱与淬炼,早已对他怀恨万分。若不是温白鹿将自己要到身边做药童,他早就丧身在那药王庙中了!温白鹿现在与韦青田反目为仇,正遂了高大原的心意,现在也来帮助温白鹿来对付他们

樊无泪见那高大原手中拿了一件金黄色的酒樽,却见温白鹿接过酒樽,将樽中的液体向四周的地上浇了一圈,樊无泪冷冷的说道:“你这是搞什么花样!?难道不能胜我,却用些蛊毒来想趁机偷袭么!?别忘了,药王门人个个都是百毒不侵!!!”

温白鹿冷冷笑道:“师兄这些年来,一直在药王庙中淬炼那些药人,想必对药书与丹道之术,忘却和荒废了吧!?”樊无泪心中一凛,果然如温白鹿所说,自己多年来一直随韦青田在药王庙中炼制药人,以为在师父身边,一定会神功大进谁知却是将修学丹书药性之事,早已抛的一干二净

只见温白鹿将那酒盏中的液体向地上散了一圈,随即地上的草皮居然被那药水烧得转眼间便枯萎殆尽,温白鹿随即举起酒盏淡淡的对樊无泪说道:“我这酒中,混合了上百中中草药,都是至毒至烈之物,而且我用丹气淬炼到里面,现在这野外上,谁的身上毒气最重,这种药水便会寻找那人而去!除了你樊无泪和韦青田,剩下的恐怕没有谁会符合这样的条件了吧”

樊无泪听罢,忙向地上看去,却见一股极为强烈的药气蔓延开来,随即那散落在地的药酒,沿着樊无泪身上所散发出的毒气,立即形成了一股极为暗青色的火焰来,顿时现出一条火道,向樊无泪的身上烧了去!樊无泪自幼便随韦青田学习辨识草药,虽说多年来有些生疏,但对这些药气还是熟知的很。

他刚刚一闻到这剧烈的气味,便知晓其中有“番木虌,天南星,黄药子,丁公藤,九里香,白头翁以及罂粟壳等几十味中草药,其他便不能分辨出来,顿时心中大为惊异!正要闪躲到远远的地方,以免这药气淬着毒火殃及自身!却见那条火苗好似流星一般从地上飞扑到樊无泪的身上,樊无泪身周立即燃起了青碧色的火焰,但他身上的衣服居然毫无损害!随即一声声惨叫,樊无泪便倒在了地上!

李浩在一旁看的真切,见温白鹿举手之间便将他的师兄战败,顿时大声呼喝起来。易古生见李浩和自己纠缠之时,居然还有闲心在一旁看温白鹿的表演,顿时火冒三丈!立即双手扑地,好似拜服了一般模样。李浩见易古生居然向自己拜倒,不禁好奇的问道:“怎么!?难道你师兄被人战败,你想向我求饶么???”温白鹿见状,顿时朝李浩大声说道:“快快闪开!那是他的绝技!”

李浩听罢,立即向地上看去,却见从易古生的双手处,地面上立即扑散开一片青碧来,李浩见连地上的一些蚁穴中的蚂蚁都纷纷出来逃避,心中立即知晓这是易古生的淬毒之术。原来他把身周的丹气,可以向大地扑散开来,然后使敌人难以脱身,便和方才温白鹿的招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浩心中不服,立即挥出紫云剑,连连向地上的那青碧色的毒煞斩击,却见居然连紫云剑的剑身上也沾到了那些毒气!李浩忙将诛天剑气御行到紫云剑上,才解了那毒煞的蔓延!却听一声怒啸,易古生挥舞起双掌,向李浩扑了过来!李浩见他双手,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易古生的双手居然被自己的毒煞侵蚀的成为了青红色的枯骨!那根根手指散发出来的毒煞,立即让几丈远的李浩脑中一阵眩晕,李浩马上用紫云剑戳进泥土中,才不至于跌倒在地。易古生趁机又那恐怖的双手向李浩挥了过去!李浩忙运起诛天剑气,生生的受了他的一击!那双掌的毒煞立即戳进李浩赤裸的胸膛!李浩大喝一声,随即将他散发出的蛊气用剑气震散,自己也跌倒在地,胸口一阵疼痛!

易古生见李浩已经收到自己的毒煞侵蚀,立即大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的手段,如今玄乙门也不过如此!”陵娲在树后远远的看到,心中一阵激动,险些冲出去到李浩的身边,观看他的伤势。忽然见李浩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易古生见状,顿时一惊,自己明明已经戳进他的胸口,怎么这青年不立即倒地身死,却毫无损害的站了起来呢!??

李浩赤着臂膀,看了看易古生说道:“咦?你刚才的手臂不是已经变成枯骨了么?怎么现在又恢复了啊!??”易古生没有回答,指着李浩胸前的一道血痕,大声说道:“这这不可能!你明明是受了我的毒煞!怎么不倒在地上抽搐?而且上身连一点青色的毒气都没有!?”

李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便拍着胸脯大声说道:“我是百毒不侵!受了你那一击,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不信?!我们再来拼斗!”易古生听罢将信将疑,随即又朝李浩扑了过去!几个回合过去,李浩脑中又受到那毒煞的侵袭,随即一阵眩晕,易古生又趁机而入,双掌随即又插在了李浩的胸口,这次连破体的声音也没有,居然被李浩运起的丹气震得跌倒在地上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