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786</p><p>只见甄九娘厉声对药王韦青田喝道:“韦青田!你夺取我药王门掌门之位,也算了,却整整将我关在那里二十年!此仇不报,我甄九娘誓不为人!!!”</p><p>韦青田听罢,高声笑道:“我早已通知门下弟子,将你放逐出山,是他们不尊我命,我有什么办法!?师妹!如今我药王门炼制成了新的药人,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师尊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p><p>李浩走前去,大声对药王说道:“你这妖人!屠害同门,还令门下弟子前去玄乙门生事,今日我奉玄乙门掌门之命,前来救出陵娲!还要把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斩杀在这药王山!!!”</p><p>韦青田听罢,神色忽然微变,他生平最厌恶的是别人说他像个阉宦,他青年时期,因为随当时的药王炼药,一次失手打翻了门的鼎镬,那药汁便淋了他全身都是。在那时,药效在他双腿间已然发生了药效,从此便失去了雄性的功能。</p><p>如今却被李浩一语道破,顿时恼羞成怒,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即催动法咒,那高大的药人蓦地朝李浩扑了过来!李浩见这人居然面目模糊,连双眼也是一团血肉,但不知是如何寻到自己的丹气的,忙闪身向一旁躲了过去。随即抽出身后的紫云剑,猛烈的朝这药人发动了攻击!!!</p><p>李浩急急的挥动紫云剑,向那药人的身周不停的斩击,那药人虽说不似方才的纳兰佳舒化身那般不受剑气,却也是毫无损害。李浩与他周旋了半晌,已是累得筋疲力竭,但那药人却是越战越勇。</p><p>李浩心烦恼,便蓦地催动诛天剑气,缠裹到紫云剑身之,如此一来果然有效,虽不能立即将他斩到在地,但也逐渐的在他身边斩出了一道道细小的伤口!韦青田见罢,心顿时大惊,想不到还能有玄门剑气能把自己炼制的怪物斩出伤痕来,看来自己的杰作仍需要多加改良!</p><p>甄九娘冷冷的看着空的韦青田,蓦地发出一道白色的剑气,朝韦青田飞射过去!韦青田闪到一边,随即拍了拍手掌,只见方才的翁同西骤然出现在几人的面前!翁同西指着甄九娘厉声说道:“你居然敢蒙骗与我,我若不把你这婆娘炼制成药人,我不姓翁!”</p><p>说罢便朝甄九娘扑了来,甄九娘转向翁同西,两个人立即凝神贮息,一道道阴寒蛊煞撞击到一处,随即场交战之声大作!李浩在一旁看的真切,心暗暗焦急起来,若此时那些在药王庙的弟子赶来,那甄九娘与自己纵是有天大的本领,也实在难以抵挡。</p><p>李浩心意已决,说什么也要马将这药人击倒在地。便运起周身的丹气,更为猛烈的攻向那巨大的怪人!那怪人经受不住李浩的剑气,连连的倒退了几步,随即轰然一声倒了下去,口发出极为难听的咆哮声来......</p><p>韦青田开始以为,李浩不过是一个玄乙门的青年弟子,实在是不足为患。如今见自己的药人连连吃亏,想出手相援,已经是来不及了。在药人倒下的一刹那,韦青田哀嚎着喊道:“完了完了!翁同西!看来你我的杰作要毁在这玄乙门的小子手了!!!”</p><p>翁同西一边与甄九娘对战,一边讥讽的说道:“当初你便不听我之言,如今这药人难以与他的剑气相抗衡,怎么样?!你服也不服!?”韦青田连连点头说道:“悔不该当初,现在你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p><p>翁同西冷笑了一声,随即跃出与甄九娘的战圈,走到那药人跌倒的地方,伸手在囊拿了些东西,给那药人服了进去!那药人刚刚服下翁同西的丹药,便缓缓的站起身来!李浩见罢,心大惊,自己好不容易将这巨大的怪物击倒,这翁同西居然又来搅局,忙纵身跃到翁同西的身边,催动丹气,向翁同西发出惊天的一击!!!</p><p>翁同西哪里会晓得李浩能同时发出两道冰火的斩击!刚刚御使丹气,想要抗击那炙热的九印流火,但随即那阴寒诀裹着紫云剑气,又朝他扑杀而来!翁同西还没闪身躲过,忽然背后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向自己袭来,只见那药人已经站在翁同西的背后,一掌便将他打飞出十几丈远!</p><p>翁同西受了阴寒诀的剑气,又被这药人远远的打飞了出去,顿时身的肋骨折了数根,昏死在一旁。韦青田见翁同西受到伤害,不但不出手相救,居然在一旁高兴的大叫着说道:“好!好!当真是我淬炼的东西!现在你把翁老儿打在一旁,他日炼制的功劳,便是我韦青田一人独有!哈哈哈————”</p><p>李浩见这药人服了那翁同西的药物,开始不分敌我的无差别攻击,心顿时警惕了起来。他想到曾经在鬼王门时,与那些罗刹鏖战的事情,但那些罗刹虽是高大难敌,但始终都有罩门和破绽。如今这药人想必是不能再惧自己对他的攻袭了。</p><p>想到这,李浩将身的长衫闪到一边,露出赤条条的身来,手持着紫云剑,便对韦青田喝道:“韦青田!今日你这药人,我是斩定了,若是你觉得他已经天下无敌,那我们便走着瞧!!!”</p><p>说罢蓦地朝这药人的腿部飞了过去,刹那便斩出一击!那药人行动迟缓,生生的了李浩的一剑,但随即毫无损伤的朝李浩挥起拳头砸了过来!李浩立即举起紫云剑,生生的与药人对峙起来!韦青田见状,在一旁哈哈大笑道:“若是你能将他斩成碎片,那想必也累也累死了!让他和你玩玩吧!”</p><p>忽然甄九娘从身边射出自己的蛊毒,韦青田挥了挥右手,那毒煞转瞬便消失在场地。甄九娘见状心一惊,想不到当年不及自己的师兄,如今远远的超过了她的手段!只听韦青田冷冷的对甄九娘说道:“你我的恩怨,一会我们再了结,如果你敢和我交战,我立即便取你的性命!!!”</p><p>甄九娘哪里还能忍受住多年的囚禁之恨,立即便要前与药王韦青田拼杀,忽然一个人从药王庙的方向走了过来,淡淡的对甄九娘说道:“师叔如此激动,那让弟子来代替师尊与你交战吧!”只见药王庙,那个声音浑厚的男子从容的在阴影现出身来!</p><p>甄九娘见这男子出现,顿时心一凛,此人乃是药王韦青田的大弟子,名叫樊无泪。此人是药王门唯一具有可能继承药王韦青田的衣钵之人!此人的出现,顿时使场的形式大为逆转!</p><p>李浩见这个男子出现,一边与那药人纠缠,一边大声说道:“甄前辈小心!万不能让他们联手对付你!”韦青田听罢,冷冷的说道:“我药王哪里会是那么龌龊之人,放心吧,我的弟子便可对付我的师妹,你还是忙着应付我的俑士吧!哈哈哈!”</p><p>药王韦青田话音刚刚落下,李浩身边的药人蓦地朝李浩扑杀过来,李浩闪身躲过,随即向方才攻击药人的腿部那个地方,转眼间便斩了十几剑之多!韦青田见罢,顿时在一旁放声大笑道:“当真是愚蠢的很!这俑士如今服了翁同西的丹药,现在已经是完成体,明知剑气对他的斩击毫无用处,居然还是那么坚持!”</p><p>甄九娘见李浩在一边苦战不下,心也不免焦急起来,只听一旁的樊无泪冷冷的说道:“师叔如此小看弟子,真是遗憾!”忽然身周爆射出一道青黄色的气圈来,将樊无泪笼罩在央。只见他宛如神明一般,朝甄九娘缓缓的走了过去!甄九娘见罢,忙向他身挥动自己的剑气,却见白光刚刚飞斩到他的身边,居然生生的折落到地!</p><p>樊无泪摇了摇头说道:“师叔,你这几十年来一直断了修行,想是连我们这些弟子也是不能抵挡的,我的‘碧箩伞’,乃是天下蛊气防御之首,你的那些毒煞剑气,对我来说是没有用处的......”甄九娘冷笑一声,忽然展动双手十指,两掌手心相对,指尖相扣。蓦地凝聚出一道银白色的光团!</p><p>樊无泪正向她身边走了过去,想要用身爆射出来的毒煞一举将甄九娘击败,但猛然间便感觉自己身周的丹气源源不绝的朝甄九娘的方向泄了出去!便立即抽身而返,随即眼现出惊讶的神色来!却听甄九娘冷冷的说道:“想要胜得了我,你还是再回去修学个几十年吧!”</p><p>樊无泪见甄九娘持着手那白光闪耀的光团,神色略微动了动,马恢复了方才的平静,淡淡的对甄九娘说道:“原来师叔也炼成这‘七宝云環’,当真是了不起......”甄九娘冷笑着说道:“如果你还识得这玄法,那便快快离开!我与你师傅两人的事情,轮不到你们这些晚辈插手!!!”</p><p>药王在一旁看了半晌,便点了点头自语道:“七宝云環乃是我师尊手创,能将修炼蛊煞之人的丹气尽数破去,想不到也居然传给了她!真是没有想到!”甄九娘回头冷冷的说道:“韦青田!你不尊师尊遗训,强取掌门之位,而且还把我监禁了那么久,今天我们便一起算算总帐!!!”</p><p>却听身后的樊无泪冷声说道:“弟子方才已经说过,想要和我师尊动手,必须先经过我的这一关,难道师叔你忘了么?!!”甄九娘回过头来,冷冷的说道:“不自量力!如果你一定要回护这违逆师门的药王,那我先将你铲除了,再找韦青田算账!”说罢便朝樊无泪纵了过去。</p><p>樊无泪见罢,便立即运行自己的掌劲,手蓦地多出了清幽色的气息,随即猛烈的大喝一声:“十倍缅香刀!!!”飞速的朝甄九娘射杀过去!甄九娘见此人居然能将药王门极为普通的缅香刀淬炼成十倍之多,当真是非同小可!便又凝神聚力,将自己方才的那“七宝云環”聚集在掌,那些呼啸而来的缅香刀席卷着朝甄九娘射了过来,片刻便消失殆尽!</p><p>甄九娘厉声对樊无泪说道:“即是你死心塌地的跟着韦青田,那也休要怪我了!你还有什么招数,一起用出来罢!!!”却见樊无泪从容的走到甄九娘身边,对她说道:“师叔,你试着运息看看,是否丹气是否有些异样!”</p><p>甄九娘听了这话,顿时心一惊,随即稍稍一运息,蓦地腹内疼痛如绞,随即周身便如同散了架一般。甄九娘立即盘膝坐在地,厉声对樊无泪说道:“原来是天山的玉冰蚕,你居然能将他御行到丹气之,所以连我的七宝云環也不能防备.......”樊无泪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天山玉冰蚕,师叔果然见多识广!”</p><p>甄九娘一时不能起身,只见樊无泪慢慢向她走来,淡淡的说道:“师叔,你今日能摆在我的手,也不算丢了药王门的脸面。我向来敬重您,但是你执迷不悟,一直与我师尊纠结以前的事情。其实他老人家早下令将你释放出这药王山,是我自作主张,将你囚禁了整整二十年的!”甄九娘听罢,顿时七窍生烟,但无奈自己已经身天下最为厉害的蛊毒,一时不能起身再战......</p><p>李浩与那巨大的药人一直在一旁鏖战,忽然见甄九娘被这樊无泪击倒在地,顿时心一惊,一边破口大骂樊无泪无耻,一边又出言侮辱韦青田。李浩是怕他们师徒忽然出手斩杀甄九娘,便想激怒他二人,以此引开他们的注意力!</p><p>樊无泪见李浩无礼,脸色随即一沉,抛下身边的甄九娘,向李浩这边走了过来,却听药王韦青田大声说道:“你不要多管闲事!等他们两个分出胜负,再行定夺!我们只在一旁观战便可!这玄乙门的小子也耍不出什么花活来!哈哈哈!”</p><p>樊无泪听师傅阻止,便站在一旁观看起来。李浩心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即向那药人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那药人虽是不惧李浩的紫云剑,但他却是身体笨拙,一时也不能拿李浩怎么样。</p><p>樊无泪见李浩闪展跳跃,却只向药人的腿部那一处发动斩击,心便担心起来,随即对韦青田说道:“师傅,你看这小子当真邪门,明知攻不下,还死死的浪费自己的丹气,而且他一直往他身的一处攻袭,难道是想孤注一掷!??”</p><p>韦青田摇了摇头笑道:“看了便知!我们不必多言!”却见李浩赤着身,浑身已经是汗水淋漓,忽然朝那药人发出的斩击时,那药人的腿部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痕!韦青田在一旁低声大叫道:“不好!”只见李浩用尽浑身的丹气,往那怪人的腿部斩了下去,随即紫云剑切入那药人巨大的脚腕,哧的一声,刹那便削掉他的一只脚来!那药人哀嚎连连,随即便站立不稳,瘫倒在了地,四周尘土立即飞扬起来......</p><p>本书来自/ht/book/22/22110/index.ht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