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却见纳兰佳舒猛地睁开双眼,随即面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李浩心中一惊,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蓦地双臂一麻,感觉手臂立即不听自己的使唤!原来纳兰佳舒装作游走神元,等李浩到了他身前,忽然发出自己身中的蛊毒,将李浩击倒在自己的面前

李浩心中暗叫不好,倘若自己被这纳兰佳舒击败在此,那就会万事皆休,自己也会被擒拿去给药王炼制成药人,想到这便要趁自己清醒时自裁于此!忽然听到那巨大的女妖一声惨叫,随即被一道白光劈成了两段!纳兰佳舒见罢大惊失色,纵身便向那白衣女子发动“缅香刀”!

谁知那无数的刀影刚刚飞到那女子的身边,忽然化作无形,随即纳兰佳舒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只见那白发女子木然的走到她的身边,冷冷的看着她。纳兰佳舒恐惧的道:“师叔师叔孩儿知错了!请师叔饶过我吧!?”

那女子凄婉的抬起头来,喃喃的道:“想不到世间还有人识得我甄九娘,放心,我不会杀你。”着走到纳兰佳舒的身边,猛地捏开她的嘴巴,往她口中喂了一粒丹药。纳兰佳舒颤斗的问道:“师叔给我服了什么”甄九娘并不答话,随即朝李浩走了过去。

只见李浩面色铁青,已经失去了神智,更不要自杀了。甄九娘俯身咬破自己的食指,放到李浩的口中,片刻,李浩竟然缓转过来!李浩抬眼向四周看了看,忙拜谢那女子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甄九娘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闯到药王山来?”李浩便把事情的原委向她讲述了一番。

甄九娘摇头叹息,随即对李浩道:“你的那女孩,前些日子我曾经在药王庙中见过。想必是被那药王擒拿到他的居所去了。”李浩听罢,忙询问道:“那药王如今到底在何处?怎么至今也没有见到他现身?!”

甄九娘没有作声,随即走到纳兰佳舒的身边,冷冷的对她道:“若不是我多年来一直没有荒废吐纳练功,如今的双脚想是早就废了这都归功于你那药王师傅,他现在隐藏在何处?你带我们去找他罢。”

纳兰佳舒听罢大惊失色,忙颤抖的道:“师尊他老人家在掩关时,不准任何人打扰,我若是带你们前去,他一定会将我弄死的!!!”甄九娘冷笑道:“不会的,你的师尊重情重义,而且你已经服下我炼制的毒药,一炷香的时间,若没有药王来亲手解除,就会身体的肌肤一寸一寸脱落而死!”

纳兰佳舒知道自己门中的蛊毒十分厉害,甄九娘并不是危言耸听的吓唬她。她曾经亲眼见到,一个被淬了蛊药的人,是怎么折磨了三年零一个月最后咬舌自尽的。想到这忙大声道:“我这就带师叔前去寻找师尊他老人家!不过若是连他都解不了你种下的毒药,那恳请师叔慈悲,一定要给我解药啊”

李浩见这如花似玉的姑娘,转眼居然变成了即将身死之人,心中有些不忍,但随即想到,这女子一定用活人实验了许许多多的蛊毒药物,如今的下场,也算是对她的报应,便不再为她求情。纳兰佳舒从地上爬起,带着两个人朝树丛的前方走了去。

不多时,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李浩只觉得这里阴森彻骨,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忽然一个漂浮的灯笼跃到三人的面前,李浩正感觉好奇,那灯笼里发出一个好似阉宦的声音:“是谁居然敢擅闯药王的禁地啊???”李浩听这灯笼居然会话,更是好奇的看着甄九娘。甄九娘低声道:“这是那药王的转声术,可以凭借此物来与旁人对话”

纳兰佳舒对着那灯笼颤声道:“师傅是徒儿我,我如今被别人种了蛊毒,请师傅慈悲,救救孩儿吧!!!”那灯笼不屑的道:“谁居然这么大胆,胆敢到药王门来撒野!!?”却见甄九娘大声道:“韦青田!你可还认得我吗!!!???”

那声音听罢阴冷的大笑起来,随即淡淡的道:“既然是师妹驾临,那当真是令我欢喜的很呐!!!”话音刚刚落下,却见地上忽然一声响动,随即现出一个地道的入口来!李浩见罢,忙打起火折子,与甄九娘纳兰佳舒向地下走去

李浩与甄九娘三人下了那地道,只觉得这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李浩心中好奇,为何堂堂的一门之长,要把自己的居所放在这地道之下!想是为了研究自己本门的蛊药,怕被门人打扰的缘故。但如此狭的地方,若是有蛊毒来袭,当真是连闪避的地方也没有。

甄九娘知晓李浩心中的想法,便开口对李浩道:“他把自己的住处弄得如此严密,是怕那些炼制的药人不能轻易的逃脱出去。”李浩点了点头,三人继续朝前面走了去。半晌,来到一处开阔的地域,忽然一个身材矮的人掠了出来,指着纳兰佳舒大声喝道:“大胆的东西!居然敢将外人带到这里来了,难道就你不怕你师尊降罪于你吗!!?咦?你脸上怎么脸上生出了许多的黑斑!?”

纳兰佳舒见了这人,顿时大惊失色,忙勉强的拱手道:“先生,我受了师叔种下的丹毒,如今只能向师尊他老人家求救了我也是无奈,才带她们两个到这里来的”那人冷笑了一声,也不答话。

甄九娘见这人形色奇特,便冷冷的问道:“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种地方!?”那人傲慢的道:“你可知‘魔手仙医’的名号么!?”

李浩听罢大惊,那毒手仙医乃是玄门中出奇的医师,传此人有妙手回春之术!丹药的本领似乎不在这药王门的药王之下!

李浩听他罢,立即走到毒手仙医的面前,恭敬的道:“不知前辈在此,玄乙门弟子有礼了!”那矮的毒手仙医翁同西点了点头,面上露出得意的神情,随即对李浩道:“几日前,药王托人送信叫我来这里,观赏他的最新杰作!我与他联手完成了一件东西,一会你们几个便能见识到了!随我来吧!”

甄九娘冷笑了一声,便跟着李浩走了过去。几人来到一个偌大的房间里,李浩见这里居然别有洞天,似乎是精心设计好的地方。只见翁同西指了指面前的方桌,让三人坐下。纳兰佳舒忽然大声对翁同西道:“前辈,我师尊如今在何处?!我要见他老人家!!!”

翁同西冷冷的笑道:“你既然是药王的弟子,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为人么!?你即是败给了她们,就已经被他所抛弃,如今后悔,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嘿嘿嘿”纳兰佳舒顿时咆哮起来,朝翁同西扑了上去!

翁同西也不闪躲,只是冷笑了一声,纳兰佳舒正要扑到他身边之时,忽然头上血管暴起,随即身上各处也显现出了青筋,神色十分令人恐怖!李浩正要前去阻止,却听一声骤响,只见纳兰佳舒身上血液冲破皮肤,顿时鲜血流淌下来,随即倒在地上,死了过去

李浩见罢,心中不禁为之一凛,不但为翁同西的手段所惊异,也为纳兰佳舒这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所惋惜。只听甄九娘冷笑着道:“无形蛊煞!阁下果然不同凡响!”翁同西听有人居然识出自己的绝技,也不禁得意了起来。

甄九娘对翁同西冷然道:“既然药王的弟子已死,怎么却不见药王现身出来!难道他就不想见见我这个被他囚禁了二十年的师妹么?”翁同西听罢嘿嘿笑道:“我与他的研究正在关键时期,现在我来招待你们便可,你们不用去寻他,他自会出来与你们相见!”

李浩心知这翁同西十分棘手,若不先将这毒手仙医铲除,那药王现身之后,想必是更难应付,而且翁同西所研究的事物,想必可能是更加厉害的药人也不定!便缓缓的起身,对翁同西道:“既然如此,那前辈准备如何来招待我们!?”

翁同西嘻嘻一笑,随即向一旁挥了挥手。却见从地道中走出两个身材畸形的矮人来,手中端着两盏香茶,李浩只觉那茶香摄魂引魄,却见甄九娘在一旁向李浩使了个眼色。李浩心中自然明白,便不敢去接那盏茶,只叫那矮人放到茶桌上。甄九娘端起那茶盅一饮而尽,神色却是不变。

翁同西见甄九娘如此胆色,便称赞的点了点头,随即对李浩道:“为何这位兄弟不饮茶啊!难道怕我这茶盅里有毒么!??”李浩冷笑一声,并不答话,却见甄九娘端过李浩的茶盅,随即便向李浩道:“既然是翁先生好意,那我们就客随主便吧!”李浩拿起茶盅一饮而尽。却见翁同西站起身来,冷冷的对二人道:“你们饮了我的归息散,马上便要一命呜呼!还有什么可交待的,一会我传给药王便是!”

甄九娘冷笑着道:“怎么,你就这样如此无耻的在我们面前下毒么!?”罢将剩下的茶水端起,又饮了几口。翁同西见甄九娘与李浩神色没有什么变化,顿时心中一惊,随即冷冷的道:“药王门中的甄九娘,果然不同凡响!谈笑便将我这归息散破了去”甄九娘笑道:“哪里哪里,我只是隔着茶盅,在里面放了点灵霄粉罢了!”那翁同西听罢,神色微微一变,大声对甄九娘道:“你你是从哪里弄到的那东西!?自从天下毒王死后,那灵霄粉便绝决于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甄九娘忽然脸色大变,随即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翁同西道:“你以为只有你与韦青田两个能独揽天下蛊毒么!真是笑话!”罢指着翁同西的座椅道:“你坐在那里多时,难道就没有觉察出什么异常吗!?”翁同西听罢顿时从座椅上跃起,只觉得自己屁股上一阵寒麻,立即厉声道:“难道你在我的椅子上种了蛊毒!!?”

甄九娘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却见翁同西蓦地朝地道的里面纵了去。李浩见状,忙大声道:“前辈要往哪里去!”甄九娘低声对李浩道:“他疑心生暗鬼!我根本就没有在那座椅上放什么毒药,他只是骨瘦如柴,坐得腿部麻木罢了!而且正如他所,我并没有什么灵霄粉,只是透过茶盅往里面施用了些解蛊丹罢了。”

李浩听罢,顿时放声大笑起来,随即对甄九娘道:“甄前辈,我见那翁同西向里面走了去,想是那药王定在其中,我们趁他们没有防备,一鼓作气将他们击溃!”甄九娘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二人朝翁同西的方向走了去。

片刻,两个人来到一扇大门前,李浩仔细的观看了一会,便抽出紫云剑,往那门上劈了去。一声响动过后,李浩呆呆的站在那里。甄九娘见李浩神色有异,便向门前看了看,却见大门里面不是什么甬道,两个人早已来到了出口的地方了。

李浩不解的问道:“我们顺着道路前行,并没有见到其他的通道,难道那翁同西已经出了这里面吗?”甄九娘点了点头道:“那药王韦青田生性狡黠,他一定是怕我们找到他的所在,才让这翁同西将我们拖在此地,”忽然大声道:“不好!难道他是在为了炼制什么怪物而特意耽误我们的时间么!?”

李浩听罢,心中也是一惊,两个人出了大门,向四周看去,只见夜色苍茫,早已经不见了翁同西的踪迹,正在这时,忽听一声山崩地裂的响动,那甬道颓然崩塌殆尽!李浩不由得冒出了一阵冷汗,辛亏自己与甄九娘出了地道,不然便会被压得粉身碎骨!!!忽然见从地道下面,冒出一个极为巨大的人影来,李浩凝神向那东西看去,只见一个身形赤赭的人,从甬道中缓缓的立起!

甄九娘见罢,忙对李浩道:“当心!那东西乃是韦青田炼制的药人,想必是极难应付!看来他的实验所在,还是没有离开这地下通道中!如今显然是大功告成了!”李浩听罢,正要答话,忽然药王韦青田那阉宦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随即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身体浮在半空,大笑着对李浩二人道:“你们能赶上我这最新炼制成的‘药俑’出现于世,当真是你们的造化!我就这让你们看看他的厉害!!!”

李浩向韦青田看去,只见他长眉垂到嘴边,但胡须却是没有一星半点。头顶凸起一个高耸的大包,玄门中很多人都有此奇异的骨相。脑袋四周披散着稀疏的头发,便和宗平那般谢顶。只是眼眶有些青黑,可能是日夜不停赶制这“俑人”所导致。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