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傲雪呸了一声,随即大声说道:“如果我那么贪生怕死,当初在仙篆山时就不管你了,现在你倒嫌我累赘,已经晚啦!”李浩笑着说道:“我是为了你好,什么时候说过你是累赘了?!当真是冤枉。”

两个人出了城门,向北雇了一辆马车,那马车飞驰的极快,几日便接近了出关的地域。李浩二人在路上疾驰时,看到身边有几匹快马飞驰而过,心中不由得惊惧。若是韩冰儿几个人也有如此的西凉快马,那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赶不到他们前面的。忙急催车夫快快前行,要以最快的时间赶到长白山一带。

又行了几日,一路颠簸异常辛苦,傲雪与李浩虽是坐在车内,也是头晕目眩,这天那马夫忽然放缓了疾行,李浩不解,忙开口询问。那车夫笑着说道:“公子不知,这里已经是在关外的长白山脚下了!我这马连日疾驰,早已是累的筋疲力竭,如今也该歇息歇息。”

李浩听罢,不好意思的向马夫致歉自己的失礼。傲雪对李浩说:“如今已经到达这里,我们不妨先到镇上看看,也好先探听这里的一些事情。”李浩点头说道:“我也正有此意,我们这就下车去吧。”随即向马车主人辞行,二人向镇上的集市走了去。

傲雪见关东的风土人情,与中原又别有一番差异,不禁心中大奇,忙拉着李浩向镇上的那些买卖看去。李浩心中有事,哪还有这份心情,但又不好违拗她,只得无奈的跟着她前去。

傲雪走到一家杂物店门前,指着那些花布袄不停的与店家讨价还价,李浩在一旁看了哭笑不得。不一会,傲雪将一件碎花的花袄在自己的身上比试着问道:“怎么样!?若是我穿了这件,一定会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大吃一惊!哈哈!”李浩摇了摇头说道:“这里除了我,就没有第二个认识你的了!”

那店家看傲雪将那件花袄披在身上,顿时显得娇艳无比,仿佛一个青春秀丽的关东姑娘,忙不迭的在一旁赞不绝口说道:“这位小哥真有福气!能有这样的姑娘做伴侣,当真是璧人无双......”傲雪听他夸赞李浩,心中也是一阵欢喜,随即羞得低下了头。李浩咳嗽了一声,对那店家气道:“你胡说什么啊!?她可是我的结义兄弟!”

傲雪买了两件关东的衣衫,给李浩和自己分别在店里面换了上,随即两个人转身出了杂货店,宛然已是一对关东的青年男女了。大街上来往的人见他二人出落的如此俊雅秀丽,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在心中为他们叫起好来。傲雪越发的得意,李浩只当不知,两个人朝集市深处走去。

傲雪指着前面的一处集市说:“那里好像是一处药材市场,我们到那里看看,说不定会有一些药王门的消息!”李浩听罢,连声说好,随即来到那处集市上。只见人来人往,熙攘异常。到处都是从山中采药收药回来的商贩。

李浩向那些药材看去,只见各种各样的首乌,山参等等一应俱全,看的两个人眼花缭乱。傲雪忽然看到一个邋遢无比的老者独自坐在一旁,神色间似有不忿,便悄悄的拉了拉李浩向他看去。只见这老人身上四处都是补丁,右手旁地上放着一个拐杖,上面栓着个药葫芦。盘膝坐在那里,双腿前有一个肮脏不堪的破布,上面摆着一个石块形状的东西,集市的人都嫌他龌龊,从这人身边走过看也不看一眼。

李浩忙和傲雪走过去,开口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您也是卖药材的吗?”那老者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翻了翻眼皮,不屑的撇了撇嘴巴。李浩心知此人定是江湖中的奇异人士,忙恭敬的坐到他面前。那老者见李浩居然坐下,顿时开口大声说道:“谁让你坐到我这里的!?没看那些凡夫俗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却跑这里来凑热闹!难道想羞辱我老人家吗?”

李浩恭敬的说道:“晚辈不敢,我知道您是世外高人,难免会被世人所误解。凡人眼拙,这也怪不得他们。”那老者听李浩说的有理,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嗯,还像个识货的人。我告诉你,若不是我急着还人家的赌债,定不会将我这石中鱼拿出来廉价出卖!”

李浩听罢不解,傲雪走到李浩的身边,低声的说道:“我曾经听山中的前辈们说起过,这石中鱼乃是天然形成,若是火山附近的溪流,被喷发出极为炽热的火流所倾袭,很多水下的鱼儿便会被包裹在石头中。但里面的鱼儿却能经年不死。日久天长,便会有如灵药一般的神妙之效,比那些山参首乌什么的贵重几百倍呢!”

那老者听傲雪居然能识得此物的出处,便得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丫头倒有些见识,不过恐怕你们二人买不起我老人家的东西,还是快到别处看热闹去吧!不要耽误我做生意!”傲雪对这老者笑道:“既然前辈无人问津,那我们在这多坐一会也是不妨事的,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买不起你的东西呢?你这宝物出多少钱?开个价好了!”

那老者冷笑道:“莫说我多要,便是两千两银子!你们拿得出吗!?”傲雪听罢淡淡一笑,随即开口说道:“一言为定!若是我们出得起,你不但要两千两银子将此物卖给我们,而且你家中还有什么好东西,我们也一并都买了!”说着从囊中拿出两千两的银票来,递到老者的手中。

李浩见傲雪出手如此阔绰,心中不禁大惊,忙阻止她说:“你...”傲雪笑着对李浩挤了挤眼睛,随即对老者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乃是京城来的。我们二人令尊最近得了虚病,正要寻一些先生手中的神物,无论多少钱,本姑娘都出得起!”

那老者也是一阵惊呆,想不到这两个青年人居然能拿出如此多的银两,半晌才开口说道:“好吧!这石中鱼就卖给你们二位,我这就去那赌坊将欠下的债还掉......”说着便抛下摊子上的石头,要转身离去。

只见傲雪将他拦住,得意的说道:“哎!先生请留步!方才我说过,若是你能将家中的仙药也卖给我,我不但将你家中的东西一并买下,而且还能帮你去那赌坊将欠下的债替您老人家偿还掉!如何!?”那老者听罢喃喃的说道:“此话当真!?你可不要反悔!”傲雪郑重的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老者大声说道:“痛快!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李浩见那老者先向那赌坊的方向走了去,忙询问傲雪:“我的姑奶奶,你哪里来的那些银子啊!?”傲雪淡淡的笑道:“我将身上的祖传玉佩在这镇上的商铺当掉换了些银票,想是我们出行能用得上。”李浩听罢心中一阵感动,对傲雪歉疚的说道:“等我有钱,一定将你的玉佩赎回来!”傲雪摇了摇头,仍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指着那老者说道:“我们快跟着他去吧!”

两个人跟随那老者来到那赌坊的门前,李浩向上面看去,只见一个白幡高高挂在旗杆上面,上面写着“猎鹰赌坊”几个大字,忙和傲雪闪身进了大堂,只见这里熙熙攘攘嘈杂不停,各色各样的人物都在这里兴致勃勃的押着财物。李浩见状摇了摇头,随即向那老者走了去。

那老者看了看桌前的赌具,指着桌上大声喊道:“贺老三!给我押大!”那桌前一个面上带疤的人听了,将手中的骰钟按到桌上,冷冷的说道:“卫圣篁,上次你欠下的一千五百两银子还没有还回来,居然还有脸面跑这来押宝?!”

那老者卫圣篁听罢,将卖给傲雪的那两千两银票“啪”地向赌桌上一拍,大声说道:“这是两千两!除去还我欠下的,余下都给我押在这上面,我就不信赢不回本儿来!!!”

那贺老三听罢,顿时喜笑颜开,随即招呼桌前的赌客说道:“来来来!押大押小,买定离手了啊————”傲雪在一旁笑着对李浩说道:“李浩哥哥,你说这卫圣篁能赢下这场么?”李浩叹了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一会你便知,他们是如何骗取这些人的银子的......”

那贺老三甩起骰钟,上下翻飞,猛地向桌上一掷,顿时厉声喊道:“好!诸位不要动!买定离手了!是生是死!皆有定数!”那些在桌子周围的人都各自喊道“大”!“大”!“小”!卫圣篁也厉声大喊,额头上青筋暴露:“大!大!大!......”

只见贺老三微微一笑,随即将那骰钟掀开,只见三粒骰子一动不动的摆在那里,上面分别是“幺,三,三”,卫圣篁见了,顿时脸色苍白,随即猛然的“唉”了一声。贺老三对卫圣篁说道:“老哥!不好意思了!你那五百两又输干净了!”说着又摆开赌具,继续下一场的押宝。

卫圣篁摇了摇头,便要转身离开,却见李浩拦在自己的身前,立即赌气的说道:“最近手气太差!等以后我转运的时候,非把他们赢个底朝天不可!”李浩摇了摇头,随即指着贺老三手中的骰钟,低声的说道:“前辈,你好糊涂!他手中的骰子分明是有诈,你怎么还能上他的当啊!?”

卫圣篁听罢一怔,随即摇头说道:“不可能!他哪敢欺瞒于我,这家赌坊是这集镇上最大的赌坊了,一定不会使诈!”李浩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向贺老三身边走了过去......

李浩听卫圣篁说完,无奈的朝贺老三走过去。卫圣篁见了心中不解,只见傲雪微笑着走到他的身边说道:“前辈!你啊,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贺老三正在那里凝神的摇着骰钟,随即将骰钟扣在桌上吆喝着,却见李浩忽然伸手将骰钟打开,随即将丹气御行到手指,往那三粒骰子上轻轻一捏,三粒骰子随即碎裂开来。

众人见李浩忽然搅局,正要大声呵斥,忽然见那几枚骰子里面居然灌有水银!顿时大家面面相觑,随即纷纷大声吵嚷着贺老三要他退钱!贺老三左支右绌,窘迫的不得了,安慰了众人一会,便向李浩恶狠狠的瞪起眼来,阴沉的说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子!居然敢在此处砸我的场!来啊!!!”

赌坊中立即现出几个彪形大汉,将李浩严密的围在了中央。贺老三厉声说道:“这小子乃是别的赌坊派来砸场子的!用障眼法将我的骰子换了去!给我狠狠的教训他!!!”几个大汉听罢便掠到李浩身边动起手来。李浩刚要施展出玄法震慑这些恶人一番,忽然想到此地乃是药王山的腹地,便运气自己的诛天剑气,防护起来。那些大汉一顿拳打脚踢,李浩假装挨打,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那些大汉打到李浩身上,只觉仿佛打在了生铁上一般,顿时恼羞成怒,便掏出腰中的短刀要行凶。忽然眼前一花,卫圣篁已经纵到李浩身边,那些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觉双臂一麻,仿佛手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听使唤。

卫圣篁大声对贺老三说道:“你这骗子!居然敢糊弄我!”贺老三早已将那作弊的骰子让手下仍了出去。如今证据已经没有,便理直气壮的说道:“怎么样!?你烂赌服输,更怨不得别人!”只见傲雪走到贺老三的面前,大声说道:“我和你赌一场,怎么样!?如果你输了,就把卫前辈过去输在这里的银子都吐出来!”

贺老三大笑着说道:“你拿什么跟我赌?我看你这模样还不错,如果你输给了我们,不如把你卖到附近的妓院,或许也能换几个好钱!哈哈!”随即和手下的那些地痞无赖都大声笑了起来。

傲雪微微一笑,随即将囊中的那块在卫圣篁手中买下的石中鱼拿了出来,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对场中众人说道:“我就用卫前辈这块无价之宝,来与你们一决胜负!!!”贺老三见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便对手下的兄弟笑了笑,随即说道:“就拿这么一块烂石头,就想做赌资?你当我是傻瓜啊!?”

傲雪淡淡一笑,毫不气恼,举起那块石中鱼给在场的众人观看,众人向那块石头凝神看去,只见那石身上面隐隐透出青碧色来,忽然隔着石头显现出一条红艳艳的鲤鱼!傲雪大声对众人说道:“此物乃传说中的石中鱼!比外面那些商贩贩卖的人参等物不知要名贵多少倍!请问各位在场的诸位豪杰,这东西作为赌资,值也不值!!!”

众人立即大声附和说值得值得,贺老三见这东西居然是一块宝贝,顿时双眼放光,随即淡定的对傲雪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与你赌上一次!若是你输了,便不能反悔!”傲雪昂头说道:“奉陪到底!”随即贺老三拿出一副新的骰钟与赌具来,对傲雪说道:“请查验我的赌具吧!”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