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与傲雪谈了一会,便向门外走了出去。原来李浩担心的是,若是自己将陵娲的事情与各位师兄们说了,那大家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他去药王山讨要陵娲。但如此一来,便会又牵扯出一场两个玄门剑派之间的大战。而且玄乙门最近连遭几场强敌来袭,当真是如累卵在际。若是其他师兄们倾巢而出,那就会陷伏羲宫于危险的空虚状态。

如今陆星羽伤情未愈,李浩不忍让他随自己前去,解轩辕一时也失去了联系,自己真是一个帮手没有。但傲雪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只将此事告之陆星羽,让他拿些主意,然后她便随李浩一同前去关外的药王山。解轩辕那般头脑,一定会先李浩一步在那里等待他。”李浩听她说罢,心中才舒了一口气。

二人来到陆星羽修养的大殿前,李浩开口对傲雪说道:“你暂时在门口等我,我进去与师兄商议对策,然后我们便偷偷的出行。”傲雪点了点头,李浩推开房门,独自进了去。

陆星羽见是李浩走了进来,忙招呼他坐下。李浩思忖了一会,便把陵娲的事情讲与陆星羽听。陆星羽沉吟片刻说道:“原来都是那本云笈七籤惹下的祸患,当真是门中不幸。”随即从自己的书架上拿过一本书,李浩见正是《道藏》中很普通的一部云笈七籤,便不解的看着陆星羽。

陆星羽笑着说道:“玄乙门中道藏的书籍,已经到了汗牛充栋的地步,但究竟有没有一本传说中师祖紫云真人留下的心法秘笈,我们也是不曾知晓。你夏侯师伯也从未与这些门下弟子提及过。如今那药王门分明是以门下徒儿被玄乙门杀害之事,来要挟那传说中的东西。”

说着指着这本道教的书籍说道:“你不妨拿着他到药王山蒙混那些药王门人,他们不是道教门庭,想是一定不懂其中的奥秘。”李浩接过那书籍放在怀中,对陆星羽说道:“师兄怎么对我要前去药王山的事情一点也不好奇?”陆星羽摇了摇头说道:“我若是勉强和你一同前去,你一定不会答应,而且我现在的状况自己清楚的很,与你前去,不但不能助你,反倒是多了一个累赘。”说着叹了口气。

李浩见堂堂的一代英侠,如今落得如此的下场,心中不禁也为他伤感起来。只听陆星羽说道:“你多在宫中驻留几日,千万不要急着前去关外。那药王门的目的是这云笈七籤,她暂时一定没有大碍的。我多指点你几日,等你的诛天剑气稍有火候,你再去无妨!那药王门惯用毒药,你若不将护体的诛天剑气淬炼好,定不是他们的敌手!我那日在西华山中,出手便将那药师婆制住,就是凭借自己的神功,不然也很是危险。”

李浩听他如此说,心中才恍然大悟。与陆星羽在房中谈了多时,便出去寻找傲雪去了。傲雪见李浩脸色平静,便询问起来,李浩将陆星羽告之的事情都讲给了她,傲雪听罢,连声说好。两个人正往广场上走去,忽然看见山门前有一些人走了回来。

李浩抬眼向那边望去,只见宗平与落雨,还有一些玄乙门人从山下外出采购回来,傲雪见落雨是一个姿色绝佳的姑娘,又见李浩呆呆的看着他们,便不解的问道:“哎!那些人是谁啊!?”李浩摇了摇头,正要闪身避开,哪知宗平早已看到他,便大声喊着朝这边走了过来。

李浩只得停住脚步,宗平在李浩归来之时,便下山为宫中办事,如今伏羲宫的事情暂时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宗平见李浩无恙而返,忙询问起仙篆山采还灵草的事情,李浩照实说了。却见落雨在一旁低着头一言不发,面色似有歉疚。宗平见傲雪生得冰雪聪明,忙拱手问道:“这位姑娘是谁!?”

李浩不好意思的将傲雪背着归宗颐之事说给宗平听,宗平听罢敬佩不已。李浩边说一边偷偷的观看落雨的反应,却见她神色坦然,似乎对李浩有了一个新的结义兄弟而感到欢喜,心中不由得略有酸楚,便对宗平说道:“师兄连日下山辛苦,快去回禀白师兄,然后去休息吧!”宗平与落雨向李浩二人告辞,寻白慕容去了。

傲雪见李浩方才神色恍惚,似有心事一般,不禁好奇的问道:“刚才我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怎么回事啊?”李浩支吾着说道:“没什么,只是见到我师兄激动罢了。”傲雪何等聪明,便摇头说道:“我不信,你明明眼睛不敢与那个漂亮的大姐姐相对,而且她也是脸色稍有异样,难道......哼哼!”

李浩无奈,只得将过去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傲雪听罢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你小子还挺有女人缘的!”李浩叹了口气说道:“都已经过去了,等去药王山救回陵娲,我便从此不问世事,和师尊隐居深山,再不管江湖玄门上的纷争......”

傲雪听了,撅起嘴巴说道:“哼,一个落雨就让你年纪轻轻的想归隐山林,那我以后怎么办?难道也和你一起?闷也闷死了!”李浩好奇的看着傲雪说道:“你将来便会遇到心爱的人,那时也会嫁做人妇,不用和我一起归隐!”傲雪听罢,生气的瞪了李浩一眼,自己回房去了。弄得李浩心中好不诧异。

就这样,接连在伏羲宫中,李浩与陆星羽修学了足足有半个月之久,他的诛天剑气也是有了一定的火候。便连陆星羽也是心中暗暗赞叹李浩的聪颖与根慧。这天一早,李浩收拾停妥,来到傲雪所在的房前敲门,傲雪睁开惺忪的睡眼,不耐烦的问道:“谁呀!这么早就不让人睡的安稳......”

见李浩打扮妥当,似要远行的样子,忙大声说道:“怎么!难道我们要出关去了?!”李浩忙捂住他的嘴巴,将傲雪推进了房中,低声说道:“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听见!赶快收拾行李,我们这就动身!”

傲雪好奇的问道:“难道不用和陆师兄他们打招呼了么?”李浩摆了摆手说道:“其他师兄与师伯就不必了,就连陆师兄,也是不知道我的打算。我知道他心中想什么,他原本是想借着教授我绝艺的时间,还想多拖一段日子,等他身体稍有恢复,一定会和我一起前去。可是师兄的身体一直不见太大的起色,我不想连累他,就偷偷的来寻你了。”

傲雪行动迅速,片刻便将行李收拾妥当,两个人借着蒙蒙的天色,悄悄的出了山门,往山下去了。傲雪离开那伏羲宫,顿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大声对李浩说道:“你们玄乙门的府邸,当真闷死个人!天大地大,还是外面好啊!!!”

李浩笑着说道:“你是在你的仙山呆久了,才感觉这山中沉闷的。真是难为你了......”傲雪忽然说道:“你连累本姑娘在这囚牢中住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补偿我啊!?”李浩大笑道:“等到了州府县城,就请你吃大餐!”傲雪不屑的说道:“哼!又是大餐,你就不会点新鲜的了.......”

两个人边说边笑,往路上赶去。这一日来到平州一带,李浩见这州府十分繁华,忍不住对傲雪说道:“如此的好地方,一定会有比较好的酒家食府,我们接连几日赶路,也有些疲倦,就到这里歇息歇息,我请你大吃一顿!”

傲雪拍手说道:“好啊好啊!不过,请我吃一顿就想把我摆平,可没那么容易啊。”李浩笑道:“好,好,以后会补偿你在伏羲宫囚禁的事情,这顿不算,怎么样!?”傲雪得意的说:“这还差不多!”说着指着前面的一处酒楼说道:“我看那家酒楼不错,一会我们就到那里去吧!”

两个人进了酒家,要了一桌子的酒宴,李浩呆呆的看着满桌佳肴说道:“天呐,姑奶奶,你能吃得了这么多的东西么!?”傲雪笑着给李浩夹起一块排骨说道:“在那伏羲宫中,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而且我看你最近消瘦了不少,才叫了这么多东西的,你以为是为我要的呀!?”

李浩叹了口气说道:“也是没有办法,伏羲宫中养了那么多其他玄门中人,日常开销本就不少,那些好酒好菜,也都拿去给那些客人们了,我们自己人只能忍忍了。”说罢起身给傲雪斟了一杯酒,恭敬的说道:“多谢归女侠屡次相助!我李浩今日敬你一杯!干!”傲雪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二人仰头饮毕。

傲雪对李浩说道:“今天我们把那些纷扰之事都暂时忘了,痛痛快快的好好吃上一顿!”李浩连声叫好,随即将外衣脱下,手忙脚乱的与傲雪大吃了起来,傲雪见李浩拼命的样子,顿时大笑了起来,两个人一直吃得杯盘狼藉,随即靠在椅子上喘息。

李浩捂着肚子说道:“这是有生以来我吃的最饱的一顿......嗝......”傲雪也不停的打嗝,半晌才对李浩说道:“等你娶了老婆,让她天天给你做这么多好东西,你就成了胖子了......”李浩笑道:“我不会娶老婆的......”

两个人正说着,忽然楼门外一阵嘈杂声,随即进来几个身形怪异之人,李浩向那几个人望去,不禁大吃一惊。

李浩向那几个人看去,不禁心中一惊,忙躲到傲雪的身后,将自己的面目低下藏好。傲雪见李浩忽然藏到自己的身边,以为李浩与自己开玩笑,顿时大笑道:“你这是干嘛,难道怕那小二找你要酒钱啊?哈哈!”

李浩支吾的指了指那些方才进入酒楼中的人,傲雪马上明白,原来是遇到敌人了,忙将李浩严密的护住,低声说道:“我知道,他们进里面去了,你放心好了......”

李浩慢慢的抬起头来,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即想起刚刚的事情。原来刚才来到楼中的那几个人,其中就有离天宗的韩冰儿,还有两个穿着似夷狄之辈的青年,外加一个胖子。李浩不知为什么居然能在这里遇到韩山福,但自己此时是为了救回陵娲,却万万不能与韩冰儿碰面,并不是惧怕他。

李浩给傲雪使了个眼色,傲雪马上将小二叫来,把酒钱结过,正要起身离去,忽然听到韩冰儿与那几个人高声的谈论什么“药王山...那丫头...明王殿下...”顿时心中一凛,随即拉住正要离去的傲雪坐下,静静的聆听起来。

那个胖子对韩冰儿几人说道:“此次明王殿下派我们过来,是要把那丫头完好无损的拿回去,我们与药王门乃是盟友,你们万万不可与药王门人发生摩擦,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那两个夷狄青年其中一个说道:“想不到那丫头居然会让明王殿下看上,那明王府中的美眷何止千百,怎么就单单的为了寻他,让我们大老远的跑到关外来......”他身边的那个青年说道:“你哪里晓得,前几日药王门的人前来送信,一定不会是献美这么简单。”

几个人边饮边谈,只有韩冰儿在那里举樽微笑,始终不发一言。李浩心中暗暗吃惊,那明王府乃是韩冰儿的弑亲仇敌,想不到他居然能与敌人在一起。更不解的是为什么药王门要将明王府的人来,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丫头,定是陵娲无疑!

想到这里,李浩不再迟疑,忙携起傲雪的手,二人转身向楼外走去。傲雪被他紧紧的拉着,虽是心中高兴,但也是羞得满面通红。两人刚刚出了酒楼,傲雪忙打掉李浩打着自己的手,嗔怒的说:“干嘛这样拉着人家!羞也羞死了!”

李浩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着急,也没想那么多,对不起......”傲雪与李浩向街上走去,对李浩说道:“算啦!我看你刚才在酒楼中神色慌张,难道你认识那些人?”李浩叹了口气说道:“何止认识啊!”随即就将自己当年如何遭遇皮横,而明王府的人想找出玄乙门人的行踪,怎么到仙霞山屠戮一事讲给傲雪听。

傲雪听罢,沉吟不语,随即点头说道:“你说的那韩山福,想必是在隐忍潜伏,若等到时机一到,他定会为父母报仇。此人城府之深,真是让人既敬且畏......”李浩摇头说道:“若是那样便好,但我担心的是,他为了报仇如此不择手段,将来怕是会堕入魔道......”

随即停下脚步对傲雪说:“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解救陵娲了。若是被明王府的人抢先一步,那药王门一定会多了一份强援,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我真担心你,不如你回仙篆山去吧,若是我有什么不测,也不至连累于你......”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