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傲雪与李浩一边走,一边询问着说道:“你那师伯如今在什么地方,我们如果从这边走了,那就连络不到他了!”李浩摇了摇头说道:“我师伯若是知晓,也一定不会介意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要回到伏羲宫中,将我大师兄用仙草救回,而且他暂时不能回到伏羲宫中,只能飘零江湖...............”

傲雪听罢说道:“原来是这样,”李浩停住脚步,凝视着傲雪,对她说道:“你离了仙篆山,离开疼你的爹爹,难道你不难过吗?”傲雪淡淡的笑了笑,随即说道:“爹爹总有一天会理解我的,而且,我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怕!”李浩听了心中一动,随即两个人向那渡口走去。

李浩叫过渡口的艄公,两个人往江水中行船而去,李浩挺立在船头,心中思忖着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如今陵娲还被药王门擒拿了去,回到伏羲宫中救回陆星羽后,便要立即到药王门,可能仍会有一场恶战在等待着自己。

两个人在江中行了几日,接连换了几处码头渡口的行船。这一日,便来到了伏羲宫山后的黄龙江上,李浩见后山江中满是停留的大船,以为敌人再次来袭,顿时大惊失色!忙站在船头观望,却见那些船上满是身穿道袍的道人,心中便疑惑起来。

只听一个道人看李浩的船远远驶了过来,忙大声喊道:“是玄乙门的李浩师吗!?!?”李浩听罢忙大声说道:“正是!你可是庆音子?!”那堆人正是庆音子,见李浩回来了,立即大声对身旁的道人呼喝,随即众人向李浩的船头迎了上去。

李浩刚刚一与众人汇合,庆音子便大哭着说道:“师叔,你终于回来了!”李浩忙询问起陆星羽与伏羲宫中近日所发生的事情。庆音子哭着对李浩说道:“李浩师叔,陆师伯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你快快回宫去吧!”

李浩听罢忙催动飞剑,向伏羲宫飞了去,傲雪知道他心中焦急,也不拦他,自己与庆音子在后面坐船行驶。李浩飞速的奔到伏羲宫中,白慕容等人马上出门相迎,李浩焦急的问道:“我大师兄如今在何处!?”

白慕容说道:“师弟不要焦急,我现在就带你到大师兄的处所去。”说罢便领着李浩等众人朝陆星羽的房中快步走去。片刻便来到火麟殿中,只见夏侯商在陆星羽的卧榻旁凝神着他,李浩走到近前,见他双眼发青,嘴唇微紫,气息若有若无。

李浩大声在他耳边喊了几声,陆星羽也是无动于衷。李浩忙将那包袱拿出,交给夏侯商,夏侯商起身便向大殿的丹房去配制丹药。片刻便用那还灵草熬成一碗汤药,李浩端起给陆星羽慢慢的服了进去。

半晌,陆星羽居然缓缓的转醒过来,众人见他居然行转,顿时欢呼了起来!李浩更是双眼流泪,只见陆星羽缓缓的说道:“辛苦师弟了,我没事了......”

李浩流着眼泪对陆星羽说道:“请师兄好生静养,等日后养好身体,我们再并肩作战!!!”

陆星羽笑了笑,随即闭上双眼,静静的休息。白慕容等人忙将殿中众人叫了出去,随即李浩将仙篆山一事对众人诉说了。

白慕容闻听后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仙篆门果然名不虚传,若是那白龙真人冥顽不灵,那我大师兄当真是危险至极!”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仙篆门中有一个姑娘,多亏了她,我才能脱险的。”这时庆音子与傲雪进了大殿内,李浩给众人引见了,傲雪寒暄过后,小声的对李浩说道:“这伏羲宫真如你所说那样,死气沉沉的,无趣的很..”

李浩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随即长舒了一口气。当晚便将傲雪安置在宫中,众人为李浩接风洗尘。

李浩回到伏羲宫多日,将还灵草给夏侯商研制成丹药,为陆星羽喂服了下去,陆星羽服了那灵药片刻,便缓缓的转醒过来,李浩心下欢喜,但随即又忧心忡忡。

他惦念那陵娲的安危,但此时刚刚回到玄乙门,暂时又不能离开,而且自己又与解轩辕失去了联系,一时间也没有了办法,只得在宫中等待,看情形再说。

连日来,李浩与白慕容等人天天到火麟殿中探视陆星羽的恢复情况,只见他面色逐渐的红润了起来,众人都为大师兄的好转高兴起来。李浩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便将白慕容拉倒外面说道:“师兄,我想见见我师伯他老人家,不知他体内的毒气驱除干净了没有!?”

白慕容点了点头说道:“我师父担心那些妖人再次前来攻袭,便日日在殿内用功猛烈,身上的毒气早已经驱除干净了,我这就与你一同前去拜见他老人家。”说着带着李浩,往夏侯商的殿所走去。

二人片刻便来到夏侯商的殿堂前,白慕容轻轻的推开门,只见夏侯商正凝神贮息,走转周天。他日前与离天宗几大高手一战,虽是丹元未损,但毕竟年迈体虚,如今在殿中安养,想尽快恢复过来。

李浩见师伯正在运功,便和白慕容二人站在一旁,不敢出声。夏侯商知道是他们两个进来,便缓缓的睁开双眼,悠悠的问道:“你们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白慕容恭敬的说道:“师尊,李浩师弟想与您独自谈谈,不知师尊此时在运功......”夏侯商摇了摇头道:“无妨!我只是想巩固一下罢了,”说罢便挥手示意李浩前来就坐,李浩恭敬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白慕容闪身带上了房门,独自去了。

夏侯商开口对李浩说道:“此次前去,难为你了......”李浩规矩的答道:“弟子身为玄乙门人,所做之事都是应当的,请师伯不要客套了。”夏侯商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我的那柄火云剑,如今在你手中吧?”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那日与大师兄前去酆都之时,是他亲口应允的,如今那火云剑早已和紫霓剑合二为一了......”夏侯商听了大奇,眼中闪现出诧异的神色来。李浩忙把事情的经过如实的将给了他。又将在灵龟岛时,九曜所嘱咐之事都一并告之了。

说着忽然从身后的剑匣将那柄“紫云剑”拔了出来,殿堂中顿时紫气一片!夏侯商颤斗的接过那神剑,仔细的观看了一番,点了点头说道:“真是一柄不世出的神器,胜过我那紫云剑千万倍......”

李浩恭敬的说道:“孩儿正是要将这紫云剑交给师伯!虽说我的紫霓剑也与火云剑熔为一体,但能使师祖紫云真人的神器重现天下,孩儿也是欣慰万分,请师伯您收下此物,为玄乙门重振师祖当年的威风!”

夏侯商仔细的把玩着那柄神器,良久才开口说道:“人之旦暮,垂垂老矣......如今我再用这神器,却是留之不恭。我师尊火麟真人曾经告诫过我们,若是日后有本门中的弟子,能堪任玄乙门的大任,定要不吝的将门中神法器具传到此人手中......”

随即对李浩说道:“本门中的弟子,如今用剑之人,能担当的只有你一个了,我老了,这神器你留下吧!日后为天下苍生斩奸除魔,便是玄乙门的光荣,”说着双手将那柄紫剑递到李浩的面前。李浩见罢大惊,忙跪在地上说道:“孩儿愚钝,怎么能将师伯的东西占为己有呢!还请师伯万万留下此物吧!”

夏侯商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说实话,我不配坐这玄乙门的掌门之位,我当年也希望解师弟能将玄乙门接管去,但若不是我亲眼见他弑逆师门,凭他的一身本领,我与你师尊苏年生都与他相差甚远。可惜啊......”

李浩思忖了片刻,便大声说道:“师伯,解师伯他老人家一定是受到妖人陷害的!我知道这样说您老人家会心中不悦,但孩儿不能言不由衷!”随即把当日在仙篆山中,将那柄噬魂魈丢落到摩云顶,然后有人持此魔刀将仙篆门的东方博斩杀之事都将了出来。

夏侯商听罢心中也是一惊,口中喃喃的说道:“天下居然能有人在仙篆门的眼皮底下杀人,谁能有如此的神功道法?究竟是谁......”李浩忽然想起离天宗的事情来,便询问道:“师伯,当年离天宗的创宗之人你可知道?”夏侯商摇了摇头说道:“严沧海!?他本是玄乙门的上代弟子,我师尊火麟真人的师弟,他虽是神功不亚于我师尊,但此人早已死去多年,绝无可能是他在暗中作祟!”

李浩听罢,心中也是一阵迷惘,随即夏侯商将那柄紫云剑交到李浩的手中,李浩忙拜谢了师伯,自行出了大殿。转眼间又是几日过去,天气已经转凉,炎热的夏日渐渐的过去了。陆星羽随说恢复的很快,但体内仍是感觉虚弱的很。在这宫中,除了其他人,只有李浩和他最谈得来。李浩常强忍住不去想陵娲之事,扶着陆星羽在广场四处散步。

陆星羽见李浩闷闷不乐,以为是担心自己的内伤,便微笑的说道:“怎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若不是师弟,我也早已去黄泉下见皮横师弟去了!”李浩摇了摇头,随即两人来到水榭林中。李浩扶陆星羽坐到林中的亭子里,开口说道:“请师兄安心静养,等师兄好转过来,我还有事相求!”

陆星羽也不问是什么事情,忽然开口说道:“你的诛天剑气如今炼的怎么样了?”李浩闻听,知道师兄要指点自己,心中大喜过望,忙沮丧的说道:“李浩无能,丹气虽是略有长进,但那诛天剑气却没有任何进步,一到御敌之时,多数只靠用神器来抵挡......”

陆星羽点了点头,随即对李浩说道:“你且施展出来我看,若是不对处,我为你划却。”李浩点头答应,随即将体内的丹元运转起来,蓦地身周爆射出金辉色的剑气来,演练了一会,又将自己的丹气御行到那柄紫云剑上,但奇怪的是,诛天剑气在紫云上却丝毫不能停留,李浩心中大为惊异,便喃喃的说道:“奇怪!之前的两柄剑都能御使这诛天剑气,为何唯独这神器却是不能......”

陆星羽微笑的指着那紫云剑说道:“这两柄神器合二为一,便是祖师的丹元重现,自然就不能使你的丹气驻留在上面了。我见你丹气十足,但运用之法却显得不是很妥当。你且将真气运行到身后的几大穴道试试!”

李浩听罢,便按照陆星羽所教授的法门运转周天,忽然背后一阵热气涌了上来,随即几道金辉色流星般的剑气破体而出,顿时亭前一阵爆响,李浩惊得急急的收了剑气,随即呆呆的看着陆星羽。

陆星羽见状哈哈大笑,指着李浩说道:“好小子!当真是天纵奇才,我这诛天剑气的第一式你算是学成了!”李浩诧异的问道:“我也不知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师兄却夸赞我起来了?!”

陆星羽说道:“我的诛天剑气共有三式,分别是‘斗转星璇、天元地迸、诛天星雨’这三式每一式都是绝顶的玄门剑术,你方才逼出体内的便是那‘斗转星璇’!”说着又将那两种剑式一一教授了李浩。李浩分别试了一次,但都是略微使出,随即刹那便失去了剑气的气劲。

陆星羽点了点头说道:“你一日间便已接连学了三式天下间绝顶的奇门剑术,已经实属不易,日后多加演练,必能有所成就!”李浩思忖了一会,便开口说道:“师兄,你好像还有一式没有教我吧!就是曾经在伏羲宫与十王殿时所用的,破掉龙青霜与灵鬼王的招数......”

陆星羽说道:“那一式乃是诛天剑气的极致,你如今刚刚入门,只单单修学这三式便可,等日后熟练了,那金色气圈自然便能在你体内破体而出!”李浩忙拜谢了陆星羽,两个人随即出了水榭林。

李浩连日来陪着陆星羽散步练功,陆星羽已经是恢复了大半。李浩见他虽是恢复法迅速,但是不知何日能完全的好转过来,只有暗自在心中焦急。

傲雪与李浩回了伏羲宫,见李浩也不相陪,却也不怪他,这天在自己的寝室中独自呆坐,忽然门被推开,只见李浩满脸愁容的进了屋内。

傲雪忙询问了起来,李浩便将陵娲被药王门捉走之事与她讲了。傲雪听罢,讥讽的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的种子呢!”李浩打断她说道:“我现在都急成这样,你却还在那里取笑......”

傲雪马上微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和你开玩笑嘛!”说着趴在李浩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些话,李浩听罢顿时大喜,两个人向门外走了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