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解轩辕凝视了李浩一阵,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算你小子聪明,那东方博根本就不是我所杀,而且我在暗处都已经知晓了,那噬魂魈被你弄丢了,对吧!?”李浩惭愧了点了点头,解轩辕双眉紧皱,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李浩好奇的看着他,很少见过他如此这般的模样,便要开口询问...

李浩见解轩辕眉头紧锁,心中不禁好奇起来,很少见性格罡烈的解师伯能有如此的神情来,忙开口询问了起来,解轩辕沉声说道:“如果说有谁能将那噬魂魈暗地里拿去,而且又能轻易的御使杀人后,自己丝毫没有收到那魔刀煞气的影响,我想那凶手一定是功力极为高深!若是此人在暗中一直陷害我玄乙门,当真是可怕的很...”

李浩听罢,心中也是一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师伯所说的话来!那噬魂魈在摩云顶中丢失,但他在和傲雪寻找时,傲雪又说那里根本就没有第二条通往山顶的路,难道竟然有人在归宗颐与应承泽这些玄门高手的眼皮底下公然的拿走了那柄噬魂魈!!!?

李浩越想越怕,渐渐的隐约中感觉一切的事情,包括玄乙门中多年前那桩悬案,都与暗处的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人有关!解轩辕沉吟了一会,随即开口对李浩说道:“事情的原委,便是连我也说不清楚,只能暂时想想对策,先把还灵草搞到手,然后将星羽救起,或许他会知晓其中的一些事情。”李浩听罢,只得点了点头,捡起地上的那两截断剑,呆呆的看着出神。

解轩辕心知李浩难过,便指着那两截断剑说道:“你不要多想,这东西先保存起来,日后若有什么烧炼丹鼎的神器,便能将这两柄神剑恢复如初!”李浩听师伯这样说了,心中稍有些宽慰。二人起身朝山中的小溪边走去。

李浩俯身饮了些溪涧的清水,随即坐在溪边痴痴的发起呆来。解轩辕仰身躺在草地上,向浩瀚的星河望去,心中也是久久不能平复。李浩忽然开口说道:“师伯!崔大哥现在在什么地方!?方才我问你,你还没有答复呢。”解轩辕淡淡的说道:“我早已将他送出山中了,他自有去处,你不用担心,如今你我都没有了趁手的兵器,那仙篆门中的诛仙剑好生厉害!想要对付,却是不能了......”

李浩沉吟了半晌,忽然想到曾经在仙篆山禁地时,听那山会海与那庄梦蝶二人所说的话来,心想那地方一定会有烧炼丹鼎的丹房,而且傲雪的闺阁正在那地方的附近何不前去寻找傲雪来想想办法?忙起身对解轩辕说了事情的经过,解轩辕点了点头说道:“这仙篆门如此厉害,想是定有一定规模的丹鼎,让门中弟子前去淬剑。但你我二人若是一同前去,那便目标太大,你在这里等我,我前去一试。”

李浩忙大声说道:“还是让孩儿去吧,我对那地方比较熟悉,而且若是有什么不测,也有傲雪妹妹相助,请师伯在此等候!”解轩辕听罢思忖了一会,便对李浩说道:“你放心去吧,我定会在暗中保护你,你若是淬剑成功,便前去寻找白龙真人,想是那老儿不会像他那些蠢材弟子那般糊涂。不过此时白龙真人的住处,定是驻满了仙篆门的弟子,若是前去,定要多加小心!”

李浩听罢拱手对解轩辕说道:“孩儿遵命!”随即转身向仙篆山的方向走了去。不多时,来到那座铁锁桥的不远处,李浩向那桥身上看去,只见那里火把通明,那些白衣的仙篆门弟子早已将桥头两段严密的把守了起来。那林灵大声对同门青年说道:“现在仙篆门被那玄乙门人偷袭,我们一定要严密的把守住山前的每一处要道!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李浩心中暗暗焦急,也不知傲雪被归宗颐打了一巴掌之后,现在怎么样了,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才受到当家父亲的责罚,想到这李浩有些不忍。

他俯身在山坳处观察了半晌,向山谷的下方看了看,心中忽然一动,自己何不涉险,纵身跃下深渊中,然后御使飞剑藏身与桥身底下,再慢慢向傲雪的闺阁方向偷溜过去!?

想到这李浩不再犹豫,猛然跃下深渊,却见一股腥风从渊中扑了过来,李浩蓦地御出飞剑,随即乘上剑势在漆黑的深渊中飞行盘旋。那些桥头两侧的青年丝毫没有看到李浩的踪影,只是向地面的四周警惕的观察。

李浩御使飞剑,渐渐的向那桥下靠了过去。眼见便要撞到桥上的时候,猛地收起飞剑,随即自己用“壁虎功”紧紧的贴在桥下,沿着桥底的那些木板,一点一点的向桥头的另一端靠了过去。

不多时,已经来到那些把守桥头的青年身边不足一丈多远,李浩立即屏住呼吸,凝神倾听起来。只见那些白衣青年不停的在桥头前穿插游走,一时难以有缝隙可寻。李浩思忖了一会,便将自己的飞剑暗暗的御使出去,随即蓦地向桥头的那边飞射过去。

那些青年只觉得一道白光飞过,忙大声的喊着向那飞剑的去处追了过去。李浩又倾听了一会,知晓桥头已经没有人,立即便跃上桥头,向附近的闺阁处跑了过去。原来他使出的飞剑,乃是自己剑气的影子,想趁机将那些青年引开,自己好有可趁之机。

李浩刚刚走到那闺阁前,忽然几个青年在那里把守,将傲雪的门前看护的极为严密,不禁暗暗吃惊!这里草木低矮,又没有可隐藏的地方,自己若是用土遁法,一定会被那些仙篆门的青年所察觉。但自己又没有办法靠近傲雪的居所,一时心中焦急起来,生怕那些追踪剑气的青年回转回来,发现自己......

忽然闺阁上的窗前明亮了起来,原来正是傲雪受了委屈后,又被父亲叫门中弟子严密的看管起来,她思念李浩的安危,一时竟不能寐!李浩正想如何能进入她的楼中,忽然听傲雪在楼上大声对下面的青年说:“你们几个!去给我弄点宵夜来,本姑娘饿了!”

其中一个青年对傲雪恭敬的说道:“傲雪师姐!归师伯有命,任何人不准离开你的门前半步,若是我们几个都走了,那定会受到归师伯他老人家的严惩的!”

傲雪大声说道:“我不管!要是本姑娘被饿坏了,你们担当的起么!?赶快给我去!不然等我爹来了,有你们好受的!”

那些青年听了都面面相觑,随即一个年长些的对其他几个人使了使眼色,马上有几个青年向桥头的另一端走去,给傲雪弄吃的去了。

傲雪忽然打开楼门对那年长些的青年问道:“喂!他们都去了,你为什么还站在我的门前!?”那青年拱手恭敬的说道:“禀师姐!要是我们都离开此地,你若是跑了出去,我们又到哪去寻真你呢......”傲雪冷冷的说道:“哼!你倒是认真!”

随即伸手向那青年招了招说:“你过来,让我看看你!”那年轻听罢顿时不知所措,呆呆的朝傲雪走了过去,开口问道:“师姐不在楼中休息,叫我前来做什么!?”傲雪忽然挥手一动,随即一股清幽的芳香向那青年袭去!那青年被那熏香一闻立即跌倒在地上,傲雪看了看四周,随即将那青年拖进了自己的门内。

这一切都被李浩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佩服傲雪的机警与心智。忙闪身而出,傲雪见一个青年从树荫下跃了出来,马上沉声喝道:“是谁!?谁在那里!?”李浩刹那便纵到她的身边,立即将傲雪拥到门内,随即将楼门严密的关了上。

傲雪见是李浩,顿时心中又惊又喜!忙冲到李浩身边高兴的小声叫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李浩便把方才的事情与她讲述了一遍。傲雪点了点头,将那名青年藏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与李浩上了自己的香阁。

李浩对傲雪说道:“那青年会不会一会转醒过来!?”傲雪得意的说:“你放心吧!那是我独自研制的迷香,他受了那香薰,只能睡到明天晚上了!”李浩歉意的说道:“都是我连累你,你父亲才讲你关了起来的......”傲雪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怪你,也并不相信我师伯能被你们玄乙门的人杀害。”

李浩听傲雪如此的相信自己,不由得激动的对傲雪说道:“若是以后真相大白,我一定要带着你到山下去大吃一顿!”傲雪听李浩说的如此滑稽,便笑道:“还是算了,你难道忘了,我们两个是结拜的兄弟了?”

两个人谈了一会,李浩便从身后的剑匣中将两柄断剑拿出给傲雪观看。傲雪见了,沉吟了片刻,随即对李浩说道:“我师伯沙海倒真有一处丹房,但如今他老人家一定在房中修养,你居然能从他们两个的谈话中得知,也真是奇怪了。”

李浩对傲雪说道:“怎么,能否到他的丹房中将我这两柄断剑重新淬连回原状!?”傲雪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若是带你前去,那咱们两个定会被他老人家捉住送到我爹爹那里。若是我一个人去,那他便会认出这双剑的来历,不但不能淬剑,反而定会逼我问出你的下落......”

李浩听罢,沉默不语,傲雪说道:“我倒是有一个注意,不知你能不能愿意!”李浩大喜,忙对傲雪说道:“你快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都听你的吩咐!”傲雪笑着说道:“你还扮作女子的模样,随我去他的丹房中,我自有注意!”

李浩用力的点了点头,傲雪忙在自己的衣箱中找出些平常的衣装,片刻便给李浩打扮了起来。李浩看了看门外的那些青年,正拿着食盒向她闺阁的方向走了回来,忙对傲雪说道:“怎么办?”傲雪走下楼去,打开食盒看了看,立即将那些青年痛骂了一顿,就说自己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叫他们几个再去重新做些,那几个青年听罢无奈的摇了摇头,都暗想自己的这个师姐当真是难伺候的很......

傲雪将那些青年支走,便对李浩说道:“我们这便前去,一会你到了那丹房中,千万不要把自己体内的丹气显露出来,我师伯与我爹爹一样,都是异常的机敏。”李浩点了点头,两个人向楼下走了去。

两个人片刻便来到那丹房的殿前,李浩向四处看了看,见这里并没有驻守的那些白衣弟子,傲雪走到门前,推开殿门,带着李浩进了里面。却听一个声音说道:“是雪儿吗!?”傲雪笑着说道:“伯伯,你好厉害!我还没出声,你就已经猜出来是我了!”

只见沙海在里面出来,见傲雪带着一个女婢来到自己的丹房,随即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被你父亲关了起来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傲雪听罢撅起了嘴巴,好似极为委屈一般。沙海忙将她二人请到一边坐下。

傲雪开口说道:“今日我大师伯被那玄乙门的妖人杀害,父亲把我责备了一番,我心中也是十分后悔,不该结交玄乙门的那个小子......”沙海叹了口气,随即说道:“生死有命,想是我大师兄也就是这个命数,唉。不提他了,等明日之时,我们便将他入殓安葬在摩云顶上,也算是告慰他的在天之灵吧......”

傲雪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她从小就对东方博的仁厚有强烈的好感,很多时候归宗颐责备自己时,都是东方博出来制止,所以傲雪是当真为他的死难过。沙海说道:“不知你带着身边的丫头,到我这丹房来做什么呢!?”

傲雪恭敬的说道:“孩儿想让师伯为我淬剑,好等以后捉到那玄乙门的妖人们,为我大师兄报仇!”沙海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大师伯何等人,也被那解魔人斩杀在他的魔刀下,便是连我们,也很难说能是他的对手,淬剑一事,还是算了吧。”

傲雪听罢立即站起身来,随即跪倒地上,义正言辞的哭诉起来,仿佛当真要为仙篆门出一分力量。李浩在一旁看她口吐莲花,心中不禁暗暗的钦服。沙海忙将傲雪扶起,随即开口说道:“既然你这样坚持,那我就答应了你罢!”傲雪听罢忙拜谢了沙海。沙海问道:“不知你想淬炼的是形器之剑,还是丹气之剑!?”

傲雪从身后拿出李浩的剑匣,随即对沙海说:“温良师叔几日前曾经在山下寻得了一柄好剑,但不知为何,却在温良师叔操演之时,被他的内劲震成了两段,我想用我自己的丹气,来将这柄剑身的精铁淬炼一番,暂时也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防身之物了。”rw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