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灵鬼王见状心中一凛,这魔人果然如江湖中传言一般难以应付,他在这十王殿中早已与陆星羽李浩二人纠缠多时,丹气也有些不足。便想速战速决,将这魔人一举击杀!便猛然催动丹元,将自己的绝技“六道罗浮”施展出来,向解轩辕逼了过去!李浩在一旁看得真切,立即对解轩辕说道:“师伯!这鬼王的绝技十分了得!你千万要小心!!!————”

解轩辕听罢冷冷的微笑了一声,随即向那“六道罗浮”的暗影中靠了去!灵鬼王见状大喜,这解轩辕便是再厉害,只要进入这绝技阴煞的丈许,便会粉身碎骨而死,忙将全身的丹气都灌注到自己的阴煞中,向解轩辕扑杀过去!!!

解轩辕走到那“六道罗浮”的阴煞气圈前,猛地拔除掌中的那柄魔刀“噬魂魈”,蓦地向那阴煞中一劈!只听一声声怨鬼神煞的嘶鸣,顿时在这十王殿的大殿内响了起来!李浩闻听这噬魂魈的声音,顿时心里冰寒彻骨,似乎回想起几年前在灵龟岛中用此魔刀将那巨人乌雄等人斩杀之事!!!

灵鬼王见解轩辕不闪不避,居然朝自己的阴煞中靠了过去,随即拔除那柄玄门中人人为之胆寒的魔刀,猛地向自己一挥!却见道道阴森的骷髅刀气卷入了自己的“六道罗浮”中,随即灵鬼王的阴煞“爆”地一声,蓦地无声无息的化为无形!灵鬼王惊得脸如白纸!忙催动丹元,欲将再次使出这绝技来!

却见解轩辕挥起魔刃,向场中一挥,那青碧的刀气随即在大殿中闪动起来,将地上被李浩斩伤的烟鬼王蓦地斩成两半!灵鬼王见那魔刀毫无生息的飘出,便将自己门下的鬼王截杀而死!立即转身便欲向大殿之外跑去!却见解轩辕收了那魔刃,猛地掠到殿门前,伸手将灵鬼王按倒在地,忽然掌中闪现出一道气圈,灵鬼王还在地上挣扎,被解轩辕掌中的那气圈笼罩在脑袋上,轰然一声巨响,灵鬼王的头颅生生的被震为碎片!随即鲜血溅了大殿四处都是

解轩辕顷刻便将十王殿中的三名鬼王斩杀殆尽,冷冷的对地上的灵鬼王说道:“卑鄙龌龊的小人!怎么能做玄门的一门之长!”转身向李浩与陆星羽身边走了过去。李浩见解轩辕手刃仇敌,心中即是欢喜,又为身边的陆星羽担忧。解轩辕心中知晓李浩担心陆星羽的安危,随即开口说道:“若是星羽身亡不治,哪只好将他的尸身运回玄乙门了”

李浩听罢,正要回答,却见殿门被人推了开来,艳鬼王与胡不违等人闯了进来,看了看殿中的情景,也是一阵扼腕叹息。随即询问起李浩的情况来,李浩便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与众人讲述了一番。烟鬼王的弟子杨银指着地上的那几个鬼王大声说道:“几位师伯如此下场,当真是咎由自取。若是听我师傅的话,一定不会遭此大难”

艳鬼王闻听陆星羽身遭重创,心中大惊,忙向他身边走去。只见陆星羽,面色惨白,顿时眼中流出泪来。李浩在一旁安慰她说道:“圣王不必挂怀!我大师兄定会大难不死!无恙的康复的!”却见艳鬼王一边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边摇头说道:“你哪里知道,我师兄灵鬼王的六道罗浮乃是极为阴煞的绝技,一旦被这绝技重创,便会不治身死我见陆大侠气脉乱行,已经是难以治愈了”

李浩听罢,顿时呆在当场,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却听艳鬼王缓缓的说道:“除非能上得那仙篆山,寻找山中的‘还灵草’,不然,实在是没有一点办法能将陆大侠救回。”李浩听罢,口中喃喃的说道:“‘还灵草’那是什么?”

艳鬼王说道:“多年前我鬼王门曾经与仙篆门有一次冲突,那时灵鬼王将他门中的弟子也是用他的六道罗浮所重创,后来听闻他那仙篆山中,有天下第一灵草,便是那还灵草!但被仙篆门看守的极为严密,想是不能就那么轻易的获得。”

李浩听罢大喜过望,忙询问起那仙篆山的去处。却见胡不违在一旁摇头说道:“李兄弟!你可知那仙篆门是何许玄门剑派吗?”李浩好奇的说道:“我曾经在西华山上与茯苓门的三身童子对决之时,听他提及过,乃是天下十大玄门剑派其中之一,其他就不曾知晓了。”

胡不违闻听大惊,忙对李浩说道:“那仙篆门乃是与武当齐名的天下玄门之首!便连峨眉与昆仑也不敢与之争锋!你一个玄门中的新秀,他们怎么能轻易的便把那仙草交给你呢!”李浩看着一旁的陆星羽说道:“为了报还我师兄对我的教授之恩,李浩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艳鬼王沉吟了一会,随即对李浩说道:“当务之急是先要将陆大侠送回玄乙门中,然后再图对策!我认识这酆都城中的阵师,可以请求他们将陆大侠从阵界中送回伏羲宫去。”李浩闻听,忙拜谢了艳鬼王。随即看着身边的解轩辕,沉声说道:“师伯怎么知道我与师兄在这酆都城中?!”

没等解轩辕答话,却见艳鬼王嘱咐弟子将陆星羽抬到一块门板之上,随即对众人说道:“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事不宜迟,你们都随我前去寻找那阵师,然后快快将陆大侠送回玄乙门为要!”李浩只好与众人离了这十王殿,向酆都城的镇上行去。

艳鬼王带着几人来到一处庙宇中,这时天光早已大亮,艳鬼王对那庙中修道之人述说了情况,那道人忙将陆星羽抬到殿后的一处大堂中,将那些施法之人都叫了出来,随即摆开阵法,念起符咒来

李浩在一旁观看了多时,便询问起解轩辕前来的原因,解轩辕对李浩说道:“前几日我便听闻离天宗的掌门龙青霜前去攻袭玄乙门伏羲宫,被星羽击败之事,心中也为我那星羽侄儿高兴。前日我来到这酆都城中,在蜀楼中独自吃酒,却见你们二人与那胡不违一同到楼中饮酒,我心中便思忖你们定是有事前来这鬼王门的腹地,便暗自在暗处观察!原来却是我那心慈师侄的女儿被绑到这里来了。本想独自趁深夜到十王殿中救出她,但没想到你们二人也是深夜中前去”

李浩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不知您老人家这些年来可好?有没有再到灵龟岛中去探望九曜师叔?”解轩辕摇头答道:“我独来独往早已是习惯,一直没有灵龟岛中的消息,也不知师妹她如今是否无恙。”说着便对李浩说道:“几年不见,你比以前的功夫大有长进了!真不枉我在岛中时与九曜师妹对你的淬炼!”

李浩便把回到中原时后的事情与解轩辕讲述了一番,又提起那日在伏羲宫时,苏年生对自己言及玄乙门中那桩悬案之事,随即对解轩辕说道:“我大师兄与我曾经说过,一直正在调查事实的真相,但也没有确切的头绪,只能等日后师兄好转过来,再与您老人家详细的叙说了。”

解轩辕听罢沉吟不语,忽然开口对李浩说道:“便是查明了又能怎样?我与你玄乙门的掌门师伯早已结下了冤仇!此事是永远也不能化解了!”

李浩闻听心中一阵慨叹,若是解轩辕在玄乙门中,那天下玄门定不敢轻易的与玄乙门为敌,此次玄乙门之难,完全是因为门中四分五裂的衰败引起的。李浩心中也隐约的知道自己的师尊苏年生为何要在这大敌来临之时,独自回山隐居清修,想是与夏侯商也有一定的关联。但又不能违背师命,只得出得一点绵薄之力,围护玄乙门中的弟子遭受劫难。

那些道人坐阵多时,却见那当家的道人向一旁的艳鬼王点了点头,随即艳鬼王对李浩众人说道:“你们快快进入这阵中,然后阵界便要开启了,我们前去不便,就不远送了。虽说我鬼王门中的掌门也被你们截杀在十王殿中,但毕竟是他们先出手将陆大侠偷袭成这样子的”李浩拱手拜谢艳鬼王说道:“若不是圣王,我与师兄早已遭到其他鬼王的毒手!当真是多谢了,李浩哪敢心怀怨恨呢!”

艳鬼王点了点头说道:“在下有一个请求,请李浩兄弟一定要答应我!你日后前去仙篆山,定要将那仙草拿回来,不然陆大侠的性命,便是没有希望了”说着眼圈又泛起了通红。李浩忙劝慰道:“请圣王放心,李浩一定会将师兄救回!无论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他一闯!!!”

随即与胡不违解轩辕和那痴痴的李小倩几人进入那阵界之中,李浩看了看解轩辕说道:“师伯!你若是回到那伏羲宫中,一定会被人误解,若是与门中弟子发生冲突,可怎么是好啊!?”解轩辕冷笑着说道:“若是他们敢与我为敌,那我便将伏羲宫中的大大小小的道人都斩杀了!”

李浩听罢大惊,顿时呆在当场,解轩辕见他担心,忙又大笑着说道:“放心!我是不会在伏羲宫中现身的,只等你将星羽送回宫中,我便与你一同前去那仙篆山中,见识见识那天下玄门之首是什么模样!!!”李浩听罢,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即那些道人催动阵符,李浩挥手与艳鬼王和杨银告别,几人穿界而入,转眼便没了踪迹

半晌,李浩几人来到了伏羲宫中,李浩见这穿越法甚为精妙,方位也拿捏的非常精细,自己已是置身在伏羲宫的山门之前了。忙对身边的解轩辕说道:“师伯请在此地隐藏一会,我将师兄送到宫内,与其他师兄嘱咐些话,便回来寻你!”解轩辕对李浩说道:“你自管前去,我到那后山等你,此去仙篆山,从那黄龙江抄过是最近的一条路!”说罢绕过山门,向崎岖的山路上行了去。

李浩忙与胡不违抬起木床上的陆星羽,带着被营救出的李小倩,向伏羲宫中行去。刚刚进入山门,那些道人见李浩抬着的人乃是陆星羽,都顿时大吃一惊!忙向宫中的白慕容禀告去了,不多时,白慕容与玄乙门的众人慌忙走出,看着重伤的陆星羽,不禁脸色大变,随即对李浩说道:“大师兄这是怎么了?!”李浩眼里流下泪来,便将此去营救李小倩之事对众人讲述了一番,众人听罢,都为陆星羽的遭遇感到惋惜。

乐心慈见自己的女儿已是无恙而返,忙拜倒在李浩与重伤的陆星羽面前,李浩急忙将她扶起,随即说道:“师姐为何如此客套!?我们都是同门兄弟!而且师姐也不必为小倩师侄担心,她只是吃了那啖鬼王的美食,想是在宫中修养一段时间,便能缓解过来!”乐心慈流着眼泪,看着地上的陆星羽说道:“为了我这不懂事的女儿,竟然让我大师兄变成如此的模样!心慈当真是无地自容”

白慕容忙劝慰乐心慈说道:“大师兄乃是我玄乙门的梁柱,如今遭受如此重伤,首要之急便是将他医治好,快快将他抬到火麟殿中给师尊他老人家查看!看他有无办法,能将我师兄救醒!”众人忙七手八脚的将陆星羽抬进了宫中。

众人进了火麟殿中,来到夏侯商所修养的殿所。夏侯商自从受了那药王门司马阡陌的毒伤,近日来一直安心在这里修养,已是恢复了大半,见众人抬着一人进了自己的堂中,忙起身查看,一见之下,居然是自己的弟子陆星羽,不由得心中一阵疼痛。随即观察了他的伤情,又询问起李浩此次前去的经过,李浩这次没有将解轩辕之事隐瞒,都一一的对夏侯商实情相告。

夏侯商闻听居然是自己那叛门的师弟将陆星羽等人救了回来,虽是心中不悦,但也不好对李浩发作,只是紧皱眉头,半晌才对众人说道:“星羽的伤情,我是没有办法的。只得去那仙篆山中,寻了那还灵草才能将他救醒”说着将头转了过去,李浩看着眼前这位师伯,顿时觉得他苍老了许多。

白慕容闻听,忙对李浩说道:“此次前去,全靠师弟能斩妖除魔!这回前去那仙篆山,你在宫中守护,我与其他师弟一同前去!”

李浩忙摇头对白慕容说道:“师兄休要说那些客套话!我也是玄乙门的弟子,为本门尽力,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若是师兄离了这伏羲宫中,那才是大为不妙!我虽能御敌,但毕竟不及师兄的手段,便连那些管理宫中的事情,我星羽师兄也是自愧不如!还请师兄留在宫中看护好师伯与师兄们,我与其他人前去便可!”

说罢拱手向众人辞行道:“我那帮手已经在山门外等候,事不宜迟!我这就出宫!”说着转身向殿外走了去。众人见李浩如此的侠义,都暗暗的称敬起来!他自从前去那离天宗赴会,便几乎没有一日清闲的时间,接连的与其他玄门激战!大家心中不免为李浩的身体担心起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