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黑罗刹仍在那苦苦挣扎,眼看便要挣断那些山藤野葛,石钟嶙木,李浩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跃到这怪物上方的一块石台上,灌起全身的丹气,猛然向那黑罗刹发起了极为强劲的攻击!只见李浩的剑气暴涨了足足有丈余许,向崖底的黑罗刹飞速的斩杀下去。

那怪物被李浩的剑气所激,顿时鲜血飞溅而出,李浩忽然想到这怪物能极其快速的再生,便将身周的“诛天剑气”灌入到自己的飞剑中,顿时崖下一片金色的辉芒,那黑罗刹发出惊天彻地的哀叫声!原来李浩知晓这怪物可以再生,但若是自己极其快速的向他发出攻袭,那这黑罗刹被斩成碎片,纵是他有天大的本领,也毫无生还的可能!!!

果然!黑罗刹被李浩强烈的飞剑所碾压,鲜血随即便在崖下喷涌而出,四肢手足都被飞剑削斩得毫无抵挡之力!李浩见那怪物伤而不死,便想涉险一试,猛地抽出背后的双剑,跃下石台,向那黑罗刹的身上斩去!只见那紫霓火云一到李浩手中,顿时紫气大作!李浩长啸一声,向黑罗刹的头顶一挥,只见一股极为阴煞的气息爆射而出,随即那怪物的头颅滚落到一边,李浩趁此机会不停的斩击那怪物的尸身,转眼间便将黑罗刹的身体斩成无数块细小的碎块来!

李浩心中极其细致入微,展开铁狱头陀的绝技“九印流火”,向那黑罗刹的碎块与头颅上炽烧了过去!他这九印流火虽没有玄乙门中盛烈那般厉害,但也足够将那黑罗刹的碎块炙成灰烬,以防止他重新被那厉鬼王催动法咒再生出来!黑罗刹的尸身被大火一炙,随即便烧成了灰烬,转眼间便连那头颅也成为一具枯骨

李浩见自己已经将黑罗刹烧成灰烬,顿时舒了一口气,随即瘫坐在地上,拿出怀中的黄石丹,给自己服了下去。马上起身御行飞剑,向山崖的上方飞了去。片刻便来到方才与黑罗刹鏖战的战场,却见陆星羽与厉鬼王正在场中对峙起来!

厉鬼王方才与陆星羽对峙之时,闻听山崖那边一声轰响,随即那黑罗刹哀嚎不断,便已知晓自己淬炼成的怪物已经被李浩所斩杀了。心中不禁大怒起来,但无奈又被陆星羽死死的又他的剑瀑逼住,难以抽身前去相救,只得在场中等待着自己的最佳战机。

陆星羽心中也已知晓李浩将那怪物斩杀掉,顿时心中欣慰起来,不但除去了一块心病,而且也为此次战斗取得了胜利的希望。便催动丹元,向厉鬼王发动了猛烈的攻袭。厉鬼王见陆星羽的剑气忽然暴涨,顿时心中一凛,随即闪身跃出圈外,忽然从怀中拿出一道玄符,向陆星羽与李浩二人抛了去。那玄符飘到空中,忽然散成数百条屏风状的巨型玄符来!刹那便将二人围困在了中央!

李浩心知这是鬼王门所特有的道法,多日前他曾经在西华山中便中了那宴鬼王这法符的围困,而不得不与那域界中的怪物决战。忙对陆星羽将西华山所遇之事讲与他听。陆星羽听罢沉吟片刻,正要说话,却见眼前一闪,随即二人被卷入那域界中,在这山谷失去了身形

刹那间李浩二人便进入那厉鬼王所设下的领域内,陆星羽皱起吗,眉头对李浩说道:“这鬼王门果真是龙潭虎穴!这些鬼王也一个胜似一个!本来我即刻便能将他击败当场,但谁知他又弄出如此的道道来”

李浩听罢,向四周看了看,对陆星羽说道:“我们便这样一关关的闯过,没等到达小倩师侄藏身的处所,便早已丹气耗尽,疲惫而死!想是这些鬼王们早就有预谋,想用车轮战将我们拖垮,如此一来,便耽搁了很多功夫”

二人向这域界中望去,却见不到一丝一毫的人影与气息。李浩在暗黑的界域中看了多时,随即对陆星羽说道:“师兄!我见这域界中似乎与那宴鬼王所设的域界不同,这里没有那些古怪,莫非是那厉鬼王见斗不过我们,将我们困在此处,去到那什么十王殿寻求救兵了么?!”

陆星羽思忖了片刻,开口说道:“你说的极有道理,但我除了临敌对阵,却也对这些奇门遁术不甚通晓,若是慕容在,一定能识得这玄门手段!”李浩叹了口气,心中暗想这天下玄门剑侠,如陆星羽这样的佼佼者,有些事情也是不能尽其所能的。比如那解轩辕,一生神功盖世,但在海中却遭到聂清远等人的算计,只好被人灌下散元丹而束手就擒。还有那黄公权等辈皆是如此!

二人正苦无对策,忽然觉得身体一轻,随即便出了这玄符所设下的域界之中。李浩以为那厉鬼王在断断的时间里便寻来了其他的帮手,便警惕的持剑在手,准备应战,却见那艳鬼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冤屈山中,正俯身救助地上那受到黑罗刹攻袭的明鬼王。

陆星羽见原来是被她所救,忙感激的拱手拜谢,却见艳鬼王给明鬼王服了一些丹药,随即对陆星羽笑道:“我一直担心你们的安危,便偷偷的前来观看,眼见我那师兄不敌二位,他便出手用这鬼王门的‘域界令’将你们困在当中。想是到那十王殿中寻找帮手去了。”

说着轻轻摇动那明鬼王巨大的身躯,明鬼王悠悠的转醒过来,见厉鬼王早已不知去向,便已经知晓是李浩二人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忙向二人程贺。陆星羽摇头说道:“若是没有艳圣王相助,我们还不知何时能从那域界中脱身呢!”说着便要起身与向艳鬼王拜别。

艳鬼王见陆星羽此时便要去那十王殿中,顿时大惊失色!忙对他二人说道:“请二位留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向前了。你们接连鏖战多时,丹气早已耗尽,而我那些师兄们以逸待劳,定能轻易便将你们击败,若是那样,那之前的所做都会前功尽弃的。”

说着指向自己蜀楼的方向对陆星羽说道:“如今天色已晚,不如到我的蜀楼中安息一夜,等明日你们元气恢复,再去十王殿中寻找玄乙门的弟子,我想他们定不会前去我的属地攻袭。”陆星羽闻听后沉吟不语,李浩见他犹疑不绝,而且二人又接连的轮番大战,早已是疲惫不堪,便对陆星羽说道:“师兄,不如我们就听艳圣王之言,到她的蜀楼中歇息一晚,等明日你我丹气丰沛,再去解救小倩师侄也不迟”

陆星羽见李浩劝说,便开口说道:“好吧!夜长梦多,我们这便动身,不过明圣王不知能否起身,不然就凭我们几人,是万万不能将他的身躯挪移到蜀楼的。”明鬼王听罢忙支撑着起来,对陆星羽二人说道:“我还没那么不济,只是不好向我同门师兄们动手,唉,也罢”艳鬼王安慰他说道:“师兄与我是鬼王门中的柱梁,自然不会与那些品行不端的师兄计较。相信他日江湖中定能认同你我的想法!”

李浩听罢,沉吟不语,他想到多年前与宗平等人谈起那仁厚侠行之事,但却被宗平取笑为愚痴。今日居然有人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心中慨叹良多。随即随着艳鬼王等人,往她的蜀楼中行去了

众人来到蜀楼中,那一层的厅堂早已是灯火通明,酒堂中也恢复了吵杂的客流。李浩想起在这厅堂中大闹的事情,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众人上了几层,便来到十层中的楼堂。李浩见这里宽广无方,似乎是为宾客所准备的宿留之地。忙与陆星羽拜谢了艳鬼王,不多时,艳鬼王吩咐楼下端来酒宴,除了那明鬼王去别处养伤外,众人在此地痛饮畅聊了起来

陆星羽沉吟了半晌,才开口对艳鬼王说道:“本来我二人是前来要人的,说难听些,其实就是来这酆都城内与贵门中的诸位圣王为难。但想不到居然被敌人所救,更想不到还能在此地与艳圣王对饮!看来,天下豪杰也要对艳圣王的豪气钦佩三分了!”

艳鬼王闻听陆星羽夸奖自己,顿时羞的面色通红,随即举起酒樽,对陆星羽与李浩说道:“世兄过誉了,我实是敬佩世兄的为人,不然也不会悖逆我门中师兄的意思。是我门中行那不义之师,才激得二位前来讨伐的,怨不得旁人!”说着自饮了一杯。

李浩见这艳鬼王出言奇怪,举止更是扭捏,心中顿时大为好奇。却见胡不违在一旁捅了捅李浩,随即低声说道:“看来这鬼王门的艳圣王,是心仪你玄乙门的师兄了”李浩听罢恍然大悟,随即感叹自己脑中实在太笨,对男女之间的情事居然如此不了解,忽然又想到了身在伏羲宫中的落雨,心中又是一阵黯然

众人饮罢多时,艳鬼王安排门下的杨银安置了陆星羽与李浩二人,随即自行去休息了。李浩与陆星羽分别在不同的楼层,李浩虽是激战的劳累,但心中却思忖起许多的事情来,辗转反侧了半夜仍是难以安眠。他思忖起远方的爹娘,此时若是能与爹娘在一起,那该有多么多么的幸福啊!又想到已然隐居在清虚谷中的师傅白发道人苏年生,自从自己在灵龟岛中返回,那阮迪一直没有与自己相见,不知阮师兄丹气淬炼到何种境地了?迷茫中泛起了睡意,便在这混沌的妄想中沉沉的睡去

中夜之时,忽然闻听楼中略有响动,李浩耳根极为机敏。蓦地起身坐起,摸起放在身边的双剑,穿着雪白的内衣,渐渐的向楼梯处靠了过去。

忽然一道人影闪了进来,李浩顿时觉得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忙收了手中的宝剑,将陆星羽请到楼堂中。

原来李浩见陆星羽深夜前来,便已猜中他心中所想,随即低声对陆星羽说道:“师兄深夜前来,难道又要与我‘衣锦夜行’?”陆星羽沉声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那厉鬼王方才一定找来救兵,但见我二人被人救出,一定能猜出是这艳鬼王所做之事,他们定会觉得你我丹气疲惫,想必是需要休息一夜,但我们偏要出其不意的攻取十王殿!你怎么样,能否再战?!”

李浩心中气血翻涌,随即对陆星羽说道:“即是师兄能去,我如何去不得!?便是战死在那十王殿中,李浩也是毫无遗憾!”说着整束装容,将双剑背在身后,便要向那楼梯处行去。陆星羽忙拦住他说道:“若是走楼梯,定会惊扰门下那看守的神兽巨狮,那样便会被艳鬼王知晓。我见这十楼也不甚高,你我就从这里跃下去吧”随即转身跃出窗外,李浩也跟着跳了下去。

二人纵下蜀楼,却见楼外已是繁星漫天,朗月高悬,夜晚的蜀中热气也不是如白天那么酷燥了。李浩与陆星羽二人往冤屈山的方向行了去,却见李浩望着天空对陆星羽说道:“师兄,今夜如此清爽,真是与那鬼王门对决的好日子!”陆星羽笑道:“还不知你我能否无恙的返回来呢,却说出如此的大话,真不怕被人听到。”李浩大笑着说道:“有师兄在场,那鬼王门的诸多鬼王定是不在话下!哈哈,其实我心中也没底,只好给自己打气”

陆星羽听罢朗声一笑,随即摇了摇头,二人转眼间便又回到这冤屈山之中。李浩看着山谷,想到那时在此地的大战,仿佛还历历在目。便陆星羽说道:“师兄,虽说这冤屈山我们是但并不知晓那十王殿到底在这酆都城的何处,便是连前几处也是艳鬼王与明鬼王带我们到达的,却是如何是好?”

陆星羽指着山前的一条小径说道:“多年前我曾经来到此地,便想独自到这山中的深幽处探寻,那时并不知晓此处便是冤屈山,只是知晓通往前面的这条小径前,有一处宏伟的建筑,白昼时游人诸多,常前往那神殿中烧香祈福。”说着引着李浩向那小路上行了去。

二人穿过山谷的小径,径直的来到一处平地前,李浩放眼望去,却见那里当真有一处灯火通明的大殿,那殿所只比那天心阁的殿宇还要广阔数倍之多!陆星羽指着那大殿说道:“这便是那‘十王殿’,我们已经到了鬼王门的总霆了”

说着便与李浩二人向前行了去,李浩见那大殿气势恢宏,一点也不亚于自己玄乙门伏羲宫中的火麟殿,心中也不由得赞叹起来。随即对陆星羽说道:“想不到这鬼王门也如此讲究排场”

却见陆星羽竖起了手指,示意他噤声,随即低声对李浩说道:“如今除却那厉鬼王,这鬼王门中仍有四个极为厉害的高手在此地,这四人也是鬼王门最后的王牌,你我一定要多加小心,不然不但不能将小倩救出,而且还会在此地功亏一篑!”李浩吐了吐舌头,二人隐去丹气,慢慢的向那大殿的殿门出走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