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明鬼王摇了摇头,随即对6星羽说道:“我等不受那些师兄们的连累,便是万幸了,我们在此地歇息一会,等6大侠恢复了元气,便与我进山寻你那门人。.”6星羽说道:“如此,那便多谢了!”艳鬼王见6星羽身上衣衫褴褛,便对众人说道:“等一等,我去去就来!”随即转身回自己的蜀楼去了。

片刻,只见艳鬼王匆匆返回,手中捧着一件整洁的衣衫,随手递给6星羽说道:“这是我门下弟子杨银的便服,请6大侠换去身上的碎服吧......”

说着面色泛起了红晕,甚是美艳。李浩见了好奇,不知这艳鬼王为何会如此关心6星羽,胡不违在一旁看出端倪,便捂起嘴来忍不住轻笑。6星羽正色说道:“即是圣王所赠,那6某便不再推辞了,他日一定报答此时恩情!”说罢将身上的破衣扯下,换上了那件青灰色的长衫。

歇息了半晌,明鬼王对艳鬼王说道:“师妹回自己的蜀楼去吧,我带6大侠到冤屈山中去,想是师兄们能给我一个面子,将那玄乙门的弟子释放出来。”艳鬼王皱了皱眉头,对明鬼王说道:“若是师兄们不许,万不要和他们起争执,一定带6大侠他们平安而返,然后我们再商议对策!”明鬼王大笑道:“师妹放心,他们定会卖给我这个面子!”

李浩看了看身边的胡不违,对便对他说道:“请问胡兄以后有什么打算,莫非真不回你的离天宗了么?!”胡不违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还是与李兄弟一同回玄乙门吧,至于那离天宗,我是实在不想再回去了,那元灵祖见我没有将他淬剑所用的剑灵带回,必定要严惩于我,横竖都是死,还是弃暗投明吧!”原来他本投到离天宗不久,那元灵祖见此人功力浅薄,又喜沾花惹草,便心中不甚待见这个徒弟,经常以各种原因刁难于他。胡不违离开离天宗,也实在是情非得已,不属于叛门之人。

李浩见他决心脱离离天宗,立即喜形于色,随即对胡不违说道:“胡兄能弃暗投明,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不过前面的冤屈山中,想是定不会如此简单,你还是不要与我们一同前去了,暂时先在艳圣王的蜀楼中等待我们,等我和师兄将同门带回,我们便一同回玄乙门伏羲宫,你看如何?!”

胡不违忙向李浩深揖一躬,随即说道:“李浩兄弟不弃于我,我听你的吩咐便是,”说着将李浩拉倒一旁,低声说道:“虽然这明鬼王对我们友善,但保不准那些鬼王们又是什么颜面,你此次前去,一定要见机行事!万不可轻信了别人!”

李浩见他关心自己的安危,便对胡不违说道:“请放心吧!我一定平安的返回!”随即与6星羽跟着明鬼王前去冤屈山寻李小倩。胡不违和艳鬼王往蜀楼中等待他们去了。

半路上李浩问道:“这冤屈山中,又是何人在此地驻守啊?”明鬼王对他肩头上的李浩与6星羽说道:“那冤屈山乃是酆都城中的重地,可不似我那天心与师妹的蜀楼那样简单。那里驻守的正是我门中的师兄厉鬼王!”6星羽听罢沉吟不语,他心中早已知晓那厉鬼王乃玄门中出了名的残忍,想不到如此同门,差异居然这样大。

李浩心中好奇,便对明鬼王说道:“我见你们这些圣王,一个比一个厉害,那厉鬼王难道还要强过于你么??!”,明鬼王肩上负着二人大步朝前走去,一边回答李浩说道:“我与其他的师兄相比,简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说罢指着前面的山坳说道:“这便是冤屈山,我那厉鬼王师兄正是在此地,待我叫他一叫......”随即运气丹气,向山坳中大声说道:“厉王师兄!明鬼王前来看你了!!!————”

李浩与6星羽见已经到了地方,忙跃下明鬼王的肩头,向四周看去。只见这里荒芜清冷,到处都有鬼火在空中悬浮,山坳中四处游荡着灰蒙蒙的灵体之物,让人看上去不禁毛骨悚然!

明鬼王向那旷野处喊完,却没有半点生息。随即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回事,奇怪啊!??”便又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仍旧是不见有人影出来。明鬼王心下正在纳闷,忽然一道罡风向自己的身周扑来!只见一条极大的锁链卷到他庞巨的身周,顿时将明鬼王牢牢的锁缚在原地。明鬼王大惊,忙向周围大声说道:“我是明圣王!谁敢如此大胆!竟然将我绑缚住!!!”

6星羽见连招呼都没打,便将鬼王门的明鬼王锁缚,心中一凛,脸色也微微变了变。却听一个声音在空中传出来:“你擅自将玄乙门人带到此地,早已坏了门规!看在同门的份上,饶你不死已是留了情面了......”随即场中一个人影闪现,站在李浩他们的面前。

李浩见那人是一个手持双巨刃镰刀的怪人,正在好奇,却听那明鬼王在一旁大骂起来:“肖无义!你这混蛋!不过是我师兄的一个弟子!怎么敢擅自将我锁缚在此!快让我厉鬼王师兄现身!我要当面与他对质!!!”

那手持巨刃之人忽然嘻嘻的笑道:“厉圣王是不会见你这判门之徒的!如今这两个玄乙门的妖人,便由我亲自来铲除!!!”说着忽然挥动掌中的长柄镰刀,向李浩二人飞扑过来!!!

李浩见他来的凶猛,忙对身边的6星羽说道:“师兄请在一旁为我掠阵,待我将这妖人击退!”6星羽点了点头,随即对李浩嘱咐道:“此人十分棘手,你要小心!”李浩淡淡一笑,纵身向那人迎了上去!

刚刚一到那怪人肖无义的范围,便感觉他身周所散出来的阴气。这使得李浩心中大惊。他与6星羽进入这酆都城多时,便连这身旁的明鬼王也不曾出如此剧烈的阴气来!居然一个普通的弟子,便如此了得!忙展开自己的双剑,与那人的双镰对击上去!

二人兵刃相撞,场中顿现闪闪的火花来。李浩与这人对撞兵器之时,差一点将掌中的双剑震落在地,忙催动丹元,稳稳的紧握住剑柄,心中不由得大惊!想不到这人内力如此的深厚!便不敢怠慢,凝神与这肖无义战在一处。

只见肖无义双手紧握长柄镰刀,猛烈的向李浩起了攻袭,李浩闪动身形,只觉得他手中的镰刀劲势越来跃强,直震得李浩心中大骇!这人看似消瘦无比,怎么却有如此的劲力?那双镰向疯了一般在李浩的身周闪动,李浩一阵窒息,却听6星羽在一旁向李浩喊道:“心无旁骛,丹元守中!————”

李浩闻听这一声,宛似醍醐灌顶,每当他身临险境,6星羽总会给他一些丹法上的指点,忙均匀起自己的呼吸来,用苏年生教授自己的吐纳功夫稳住自己的内息,然后渐渐的适应了那双镰的劲力......

那肖无义见李浩已经适应了自己的双镰斩击,随即催动丹气,出更为猛烈强劲的攻势来,李浩一时手忙脚乱,心中不禁焦躁起来。心想这肖无义用的是强烈的猛攻,自己若是仍旧抱元守一,定会被他的斩击所击败,而且自己又没有苏年生那多年來的道养,不如也与他一样激战!想到这忽然催动丹元,将“阴寒诀”与“九印流火”的的玄法灌入双剑上面,迎着那飞斩而来的双镰,用力的对斩了一下!!!

那肖无义被李浩的两种不同的气劲一撞,顿时左右双肩一阵冰寒与炙热,也震得他差点将双镰撒手落地,忽然尖啸一声,又向李浩扑了过来!

李浩见自己的招数已然生效,心中不禁大喜,便急急的催动阴寒诀与九印流火向肖无义猛攻过去,一时也逼得肖无义落了下风!

6星羽在一旁见李浩虽是占了便宜,但马上摇了摇头,似对他此举不甚赞许。果然,李浩与那人对决了片刻,便感觉自己身乏体惫,丹气不足,手中的双剑上阴寒诀与九印流火的劲势也就减弱了下来。那肖无义见此机会又猛攻而上,眨眼间便又把李浩逼了回来。

那阴寒诀与九印流火虽是凌厉,但实在太过耗费丹元,李浩又应付了一会,便深深感觉已经不能再支撑下去,忙跃出了场中,对肖无义说道:“切慢!小爷我口渴!待我补充一点水分,便回来与你再战!”肖无义讥笑着说道:“随你怎么样,一会定把你斩在我这双镰之下!!!”

李浩也不听他的挑衅,走到6星羽的身边说道:“师兄,将你身上的酒壶拿出,我饮一些。”6星羽坐在地上,将怀中的酒壶拿出向李浩掷去,李浩伸手接住,随即拧开壶盖痛饮了一番。他在蜀楼中便大战了一场,如今再与这棘手的肖无义缠斗多时,只觉得口干燥热。体内的阴阳一时不能平衡,饮了些许酒水,精神顿时为之一震。

6星羽接过李浩的酒壶,淡淡的对李浩说道:“你一味的蛮战,能有把握将这肖无义击败么?!”李浩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李浩没有把握,还请师兄指教!”6星羽点了点头,随即对李浩说道:“你与肖无义交战多时,没有现此人的弱点在哪里吗?”李浩指着场中的肖无义道:“我见他持着那双镰,镰身颇为修长,但身上传到双镰的劲力却并不见消弱,而且此人丹元浑厚,不下于我,一时难以找出破绽来......”

6星羽说道:“好,既然你硬碰硬,不是他的对手,为何不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何苦耗尽自己的丹元与之硬拼?”李浩口中喃喃的说道:“以柔克刚...以静制动......”6星羽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法诀乃是我师叔,你师尊白道人曾经教授与我的。你与师叔相处时间甚为短暂,一时没能将这天下至道教授于你,也不奇怪!”说着便站起身来,看着场中的肖无义说道:“还是我来将肖无义击退了吧!”

李浩站在原地一直思忖着6星羽对自己说的话,宛似没有见到6星羽正向场中走去。忽然心中大动,随即向踱步而去的6星羽说道:“师兄请留步!”6星羽转过身来,好奇的说道:“哦?!莫非你已经领悟了其中的奥妙?!”李浩搔了搔头笑着说道:“我心中已经有退敌的方法,但不知是否可行,请师兄在此地休息,待我再战一次,若是不胜,便请师兄出马!”

6星羽点了点头,随即又走回自己方才坐下的地方,挥手示意李浩前去。李浩走回场中,向肖无义大声说道:“你这妖人!休要猖狂!看我如何拿你!”说罢便挥动掌中双剑,向肖无义的双镰扑了上去。肖无义仰天大笑,随即与李浩又纠缠在了一处。那肖无义仍旧猛烈的催动手中的双镰,向李浩起极为强劲的攻势来!

李浩与他交战了片刻,肖无义见李浩并没有什么破掉自己的招式,随即大笑道:“我还以为你学到了什么神功妙法,原来仍是这一套!受死吧!!!”李浩微笑了一下,忽然扭转身形,手中的双剑居然慢了下来,便如同酒宴上舞剑的姿态一般御行双剑。那肖无义手中的双镰被李浩的双剑所引,顿时失去了方向,神出鬼没的随着他剑势的游走而动,顿时心中一惊!忙闪身跃出战圈外,凝神观看起来。

李浩见他忽然跃出战圈,心中有些好奇,便不解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要向我求饶么?!”肖无义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妖人!用什么玄法,竟然将我的双镰引得失去了方向!?”李浩诧异的说道:“我哪有什么玄法可用?!是你自己的功法不济,怨不得别人!!!”

肖无义闻听李浩出言不逊,随即大怒,又扑进了场中,挥舞着双镰向李浩斩杀而来!李浩气定神闲,又舞起双剑,只将身上的丹气御行到双剑上一点点,以防被他的双镰所破。随即仍旧如痴如醉般纵意战圈中,只把肖无义手中的双镰引得东倒西歪,过不多时,便连肖无义自己也失去了平衡,脑中一阵眩晕,险些跌倒在地!!!

李浩心意守中,眼观剑刃,似场中只有他一人在此游走不停,那双剑紧紧粘着双镰的长柄,忽然往自己的身内一收!肖无义双镰顿时脱手!李浩用力向远处一掷,那双镰应声而落!肖无义见手中没有了兵刃,顿时大惊失色!蓦地见一道人影向自己纵了过来!忙要举起手中的双镰抵挡,但却忘了自己的长镰方才被李浩夺了去,于是脸如死灰,闭起双目不再抵抗,直等着李浩挥剑将自己斩杀。

半晌,也不见李浩动手,肖无义缓缓的睁开双眼,却见李浩坐到地上,好奇的摆弄着他的那对双镰,一边赞叹的说道:“当真是好兵刃,不过能将这么修长的兵器使用的如此霸道,还真是世间少有......”肖无义勃然大怒,对着李浩大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在那羞辱我!不然我们再重新交战!!!”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