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绚鬼王闻听李浩所言,顿时眉头紧锁,心说这玄乙门的青年怎么如此的厉害!居然轻易便破了自己的两大冥法!正要召唤更多的冥司与罗刹前来与李浩二人为敌,却见李浩闪动身形,蓦地纵到绚鬼王的身后,以极快的度催动“阴寒诀”,将鬼王围在骤然而现的冰墙当中,飞的跃身而上,用紫霓剑逼住他的咽喉,随即单手捉住他的顶心!!!

那绚鬼王被李浩一系列极快的动作擒拿住,顿时没了反抗之力,只好气忿的站在原地,不能动弹分毫。.6星羽身前的那些玄灵顿时没有了御使之人,马上四散而去,眨眼大殿前便安静了下来......

胡不违见李浩将那绚鬼王擒住,随即也大胆起来,走出殿内向那绚鬼王斥道:“你这妖人!竟然敢逆天行事!当真是手段龌龊,心肠卑鄙!!!”

6星羽收起丹气,示意胡不违不要斥责,便拱手向绚鬼王说道:“今日之事,乃是我们侥幸胜利,不足为奇。我玄乙门无意与贵门中的诸位圣王为敌,还望将我门中的那个小儿交还回来,6某感激不尽!”说罢向绚鬼王深揖一礼。

李浩见向来傲气冲天的6星羽居然向这绚鬼王客气起来,心中甚为好奇。却听那绚鬼王不屑的说道:“你玄乙门人如今在何处,与我绚鬼王一点关联都没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用不着装出假惺惺的样子来,想从我这哄骗出你门人的下落!”

李浩听罢,顿时大怒,便要挥剑唬他。却见6星羽向李浩摇了摇头,随即说道:“即是圣王不肯相告,那我等就此告辞!”说罢便示意李浩收回神剑,放了绚鬼王。李浩听罢只得心有不甘的将他抛在一边。

随即6星羽与李浩胡不违三人便要告辞,刚刚走了几步,却见身后的绚鬼王大声说道:“慢!”李浩转过身来怒道:“怎么!?我们不与你这战败之人计较,你难道还要与我们为敌吗?!!”

绚鬼王沉吟了一会,便开口对三人说道:“玄乙门的事,与我无关。不过我听闻前几日,艳鬼王那里被关押了一个少女。也不知是真是假。那艳鬼王的属地乃是城中最高处的‘蜀楼’。若想寻你们的同门,去那里寻找吧......”说着转过身,向大殿里面去了。

6星羽点了点头,便与李浩胡不违向那桥的另一方走去。李浩开口询问:“师兄,你方才为什么要对他如此客气呢?”6星羽叹道:“昔日我恩师,常与玄门剑侠生摩擦,方才导致今日门中之祸。我不想再为玄乙门无故添怨树敌,便要你将他放了去。没想到他居然能将倩儿的行踪告之与我们......”

李浩听罢沉吟不语,胡不违在一旁挠了挠头说道:“看来我离天宗与这鬼王门的交情,算是到了头了...”李浩大声对胡不违说道:“你离天宗只会勾结这般的妖人与朝廷的鹰犬。若是你他日再让我碰到出现在与我门中的纷争之中,定不饶你!”胡不违哭丧着脸说道:“我哪里敢啊!

便是我如今空手而归,还不知道要受我那师傅多少严厉的家法呢,唉......”

三人走过那铁索桥中,向来时的原地行去。只见李浩疑惑的看着6星羽,却不知此处如何能返回到酆都城上面。胡不违顿时脸上现出得意来,随即对李浩二人说道:“两位不知如何能返回去了吧?这就得问我胡不违了。哈哈!”

6星羽惊讶的“哦”了一声,与李浩二人面面相觑。李浩忙假装恭敬的向他深施一礼说道:“那就劳烦胡大侠御使神术,将我们送到原地去!多谢了......”胡不违得意的说道:“哼!方才有人还对我胡某大呼小叫,如今却又怎么如此恭敬起来了?!”李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晚辈无礼!就请胡大侠不要与我计较了吧!??”

胡不违大笑道:“这还差不多!”随即催动法咒,只见三人身边忽然现出一圈光芒,随即蓦地将三人卷入其中,片刻便回到了地上。李浩向四周看去,只见正是在五云洞被擒时,那人将自己抛却的地方。忙向6星羽问道:“师兄,那鬼王所说的什么‘蜀楼’,却不知又在何处呢?”

6星羽指着一处高高耸起的山峦说道:“整个酆都的最高之处,便是那蜀楼所在之地。”李浩忙向那里望去,只见苍松翠柏,碧水秀丽,将那山峦紧密的包裹在中央。山峦的顶端影影绰绰现出一个高耸入云的危楼来,楼体通身火红,可能便是那李小倩被囚禁之处。

李浩抱拳对胡不违施礼,随即与6星羽向那楼中走了去。回身却见胡不违也紧紧的跟随而来,便停住脚步说道:“你不回离天宗谈笑亭,跟着我们二人干什么!?”

胡不违哭丧着脸,向李浩说道:“李兄弟有所不知,我那家师向来对门人苟刻,他那柄金剑虽是被毁,但过不了几日便会从丹元中淬炼出来的。如今我没有将他的淬剑之物带回,便定会受他那非人般的责罚。我还要靠着我这张脸去赢得天下美女对我的欢心呐,若是我破了相,那真是生不如死......”

李浩向他大声啐了一口,随即鄙夷的说道:“这便是你投师不查的后果!堂堂一个大男人!却如小女子一般怜惜自己的相貌,唉,奈何啊奈何......不如你拜我为师,我收你做弟子,如何?!”说罢惋惜的摇了摇头。

6星羽闻听二人说的有,不禁微笑起来。只得听凭胡不违跟着他二人走在身后。原来这胡不违一是担心回去后受责罚,二是怕鬼王门的人现身将他斩杀。正好有李浩与6星羽两个神功卓绝之人,定能平安的将自己掩护直至出城。

三人走了半晌,才来到这蜀楼的山峦之下。只见美景如斯,馨风熏人,哪里还有半点鬼气的样子?胡不违忽然听起鼻子,向那楼中飘出的香气嗅了嗅,顿时大叫道:“好酒!好酒啊!!!”忙纵身向楼中的阶梯上爬了去。李浩听他一说,腹中顿时“咕咕”的叫了起来。6星羽心知李浩鏖战多时,自己也是有些饥饿,便对李浩说道:“如今我们身陷敌境,但你有胆量与我在这楼中豪饮一番吗?!”

李浩大声说道:“师兄说的,正是我心中所想!今天一定要与师兄痛饮一番,不醉不归!!!”说罢猛地向那陡峭的石阶上爬了上去。6星羽微笑着从身后跟了上去。

李浩刚刚踏入那石阶的顶端,便昂见到那高入云端的楼宇,只见楼前彩绘槛门上写着“万仞白云端,经春雪未残。夏消江峡满,晴照蜀楼寒。造境知僧熟,归林认鹤难。会须朝阙去,只有画图看——唐.郑谷”顿时逸兴遄飞,往门中走了上去。

却见胡不违早已端坐在一张八仙桌上,向李浩二人频频挥手,李浩与跟上来的6星羽坐到桌前,见楼主喧哗吵嚷,宾客如云,借着窗前向下望去,真是一处不错的揽胜品酒之地。三人向伙计要了些酒食,便在那里豪饮起来。

6星羽举起举樽,对李浩说道:“我见这高楼中,竟然足足有二十层高,上次前来酆都,竟然没有到此地饮酒,真是可惜了。”李浩指了指向上的楼层,对6星羽说道:“师兄,我猜想小倩便在这向上的顶层,不如我先前去查看查看...”6星羽忙挥手说道:“不可!如今我们只管饮酒,一会再做定夺。”说着举起酒樽,敬了二人一杯。

饮了多时,胡不违便要出去小解,李浩心中一动,随即对胡不违说道:“等一等,我与你一同前去。”说着与胡不违出了楼中。胡不违解开腰带,向楼旁的角落中痛快的方便起来。李浩抬头向上观看,心中思忖着用飞剑跃到最高的楼层查看一番。正要御出飞剑,忽然听到一人厉声说道:“你这泼皮!这让你在此地随即撒尿!?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么?!!”

李浩忙回头向那声音看去,却见两个青年人,正围在胡不违的身边大声指责他。胡不违撇了撇嘴说道:“我又没有在楼中拉尿,怎么,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了老子小解么???”那青年闻听大怒,忽然出掌向胡不违击了去,胡不违闪身躲过,随即怒道:“不过是在这地方解手而已,你怎么与我动粗!?”

李浩见那青年手臂青筋暴涨,刹那间似有一副鬼脸模样的图形在手臂上闪过,顿时心中一惊,随即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那两个青年走了过去说道:“喂!喂!我这老兄不过是小解了一下,值得二位如此大动干戈么?!”那年轻怒道:“你又是何人?居然敢来管我们的事情?!”

李浩将双手插在胸前,不屑的说道:“我是这楼中的客人,你们难道就如此待你们的客人吗?”那两个青年对视了一眼,眼中似有不屑,随即冷笑道:“便是天王老子,也不敢在此地撒野,你们与我去见圣王,不然,我二人这便给你二人点规矩看看。”胡不违又上前与二人争辩,那青年见他无礼,随即便又出掌攻向他。

李浩纵到那青年的身前,伸手将他的掌劲化了去,那青年见状大惊,厉声说道:“你是哪里来的修道之人?!!到底为什么来这蜀楼?!!”

李浩笑道:“我便是玄乙门人,前来与你们艳鬼王来讨要我门下的弟子!!!”说着不等那两个青年答话,忽然出掌向二人扑了去,那青年回手便挡下李浩的掌劲,随即与他那同伙点了点头,蓦地纵出飞剑,向李浩身边射杀过去!

李浩见状,心中便知晓这二人一定知道小倩的下落,便暗暗下决心要生擒住二人。随即也催动飞剑,护在自己的身周,一边示意胡不违向楼中躲藏。那两个青年见李浩如此年纪轻轻,飞剑的剑气居然如此的凌厉,心中都是暗暗一惊,随即二人合起飞剑,那两道剑光居然混为一处,顿时剑气暴涨,向李浩刈杀过去!

李浩见二人居然能够双剑合璧!忙抽出身后紫霓剑,将丹气运行到剑身上,与这两个青年拼杀起来。三人混战了多时,李浩忽然催动阴寒诀,向其中一个青年扑了过去,那青年猝不及防,被李浩的寒诀镇了个正着,顿时浑身雪白,呆呆的站在原处。此时蜀中酷热难当,不多时那青年身上的霜雪便渐渐的化去,但也被冻的瑟瑟抖,瘫坐在一边,与旁边青年缠在一处的剑气也随即解了下来。

另一个青年见自己伙伴被李浩击败,忙抽身便要逃去,忽然眼前一闪,只见李浩早已横剑拦住他的去路,大声对这男子说道:“我那同门弟子在何处!若不实话相告!休怪我手中的宝剑无情!!!”

那青年被李浩制住,立即神色沮丧起来,头也不抬的对李浩说道:“那圣王就在这蜀楼的顶层,你自己前去寻他吧,其他的我一概不知。”李浩冷冷的笑了一声,用剑逼着他向楼中走了去。楼中所有客人见了,都长大嘴巴,呆呆的看着二人。李浩向6星羽所在的酒桌上看去,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原来6星羽趁李浩二人出门解手,早已自己跃出窗外,御剑向楼顶飞去。胡不违也跟在李浩的身后,对众人大声笑道:“无妨!无妨!不过是自家兄弟多饮了几杯,闹着玩的!请各位不要介意啊!!”

那些人听罢都哄笑一声,随即又吵嚷痛饮起来。李浩用剑抵着那青年,缓缓的向楼顶走了去。那楼层极高,半晌才来到第十七层上。那青年忽然神色惊惧,颤抖的对李浩说道:“你放了我吧,这楼中有妖孽在此护法,若是被他现,定会被他斩为齑粉的!!!”李浩看了看,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即是如此,我不难为你了,你自己下楼去吧。”那青年忙头也不回的跑了。

李浩向蹲坐在楼梯的胡不违说道:“一会可能有一场大战,若是你害怕,也下楼躲藏一下。”胡不违爬了这十几层楼阶,已是气喘吁吁,他多年不休息丹道之术,而且好酒贪色,身体早已被掏空,如今堂堂修道之人,却被这十几层楼阶而累成如此模样,当真可悲。

只见胡不违摆了摆手说道:“我倒是不惧什么妖魔,只是怕在一旁干扰了你,也罢......我便在这里等着,等你将这楼中的妖魔斩了,我便与你继续向上爬......”李浩点了点头,随即向楼堂中走了进去。

却见这楼堂中宽广无方,不似楼下有那些桌椅干栏,只是场地当中有一八卦的图形,李浩警觉的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见到任何敌人的丹气,

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堂中石柱后有些响动,便凝神渐渐的向那石柱后靠了过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