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6星羽见状,便对众人说道:“为什么不将他的穴道制住,那样便会免去他的痛苦。.”李浩见二位师兄驾临,忙对6星羽说道:“经云师兄早已将他穴道点住,谁知他还是剧痛如此。”6星羽走到崔久保的身边,忽然伸手向他周身按去,久保被他这一按,顿时肢体没了反应,大笑着说道:“还是这位师兄手段高明,不似那下九流之人,简直是谋杀啊!!”谢经云听他出言讥讽,也不生气,便对久保说道:“你从此以后成了瘸子,看哪家的姑娘能嫁给你!”

久保撇着嘴巴不屑的说道:“便连天下第一相师都曾经预言,我富贵福泽不可方物,他日若了大财,便宴请诸位,不过那手段不高而且食量巨大的人,就算了吧。”谢经云忽然出掌假装向他骨断的那条腿上斩去,吓得久保忙哀声求饶,众人都大笑了起来。

6星羽见唯独李浩低声不语,便示意他出门说话。6星羽问道:“有什么心事,说与我听罢。”李浩摇头说道:“只是为死去的皮横师兄难过。而且你又将离天宗那些妖人放虎归山,我心慈师姐的爱女至今没有下落......”

6星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见李浩这样年轻,便如此心怀大义,随即对李浩说道:“原来是因为这个,我听闻那孩子被掳到鬼王门,而且那鬼王门的宴鬼王因你到西华山时,被那头陀烹杀在乌王鼎中。他们正等着你去,难道你就不怕么?”

李浩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不是曾经告之过我吗,说天下玄门之术,没有什么是不能被人所破的,李浩谨记此言,便是那阎王殿上,也敢闯上一闯。”6星羽闻听纵声大笑,随即说道:“你这小子当真迂腐的很,须知我所说的话,也不是什么至理名言,日后也会被更为高深的玄门道论所破除。”

忽听楼门响动,只见落雨从楼走出,看了看李浩,低声的说道:“多谢你那时救我,不然我已经被那人用掌剑斩杀了......”李浩忙睁大了眼睛说道:“师姐千万不要这样说,你我从灵龟岛出来之时,我便暗下决心,便是死也要护住你平安无事,怎么今日与我这样客气?!”

却见落雨眼中流出泪来,沉吟了一下,随即转身回了楼内。李浩见状,一时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原地。6星羽方才见他二人说话,便转身走到一旁,等落雨进了楼内,见李浩神色奇怪,心中知晓是青年人的情愫之事,也不好询问。正在这时,白慕容从楼主走出来,对二人说道:“请师兄与师弟到我殿中说话。”

三人来到白慕容的殿所,白慕容吩咐道人斟茶,便开口对6星羽说道:“如今大师兄回宫将那离天宗诸人击退,便算是我玄乙门胜利了。可那明王府的许多好手都没有出现,我想他们一定是在保存实力。那小明王分明是想让离天宗前来一探我门中的虚实。然后再下定夺,真是比龙青霜还要狡诈。”

6星羽沉吟了半晌,对白慕容说道:“师弟有什么想法,我多年未回本门,一切听你的调遣。”白慕容叹了口气说道:“如今我门中主战之力,只剩下你我三人,其他师弟不是身受重创,便是丹气耗尽不能再战。那时我劝勉心慈师妹,实在是为了安慰她。如今若不前去救回她唯一的女儿,那玄乙门仍是受制于人!”

说着便拱手对6星羽说道:“请师兄暂时统领伏羲宫!我与李浩师弟二人明日便前去鬼王门解救我那小倩师侄,师兄在此驻守,定能使敌人惊惧不敢来袭!”李浩听罢,想起乐心慈,盛烈,宋无量等这些丹道高深的师兄皆身负重伤,而只剩下谢经云与宗平剑气不甚凌厉的,却实是如白慕容所说。

却见6星羽笑着摇了摇头,开口对白慕容说道:“即是这样,那我们修养一晚,明日你二人便从宫中的传越门前去。一会叫宫中的道人们宴请那些为玄乙门出力的玄门剑侠,也不算我们失了礼数。”白慕容听罢忙出了殿门,安排晚宴去了。

殿内之剩下李浩与6星羽二人,李浩忽然转身便要走出,6星羽忙询问起来。李浩对他说道:“我在混战时拾到师伯的火云剑,如今战事已经结束,这便给他送回去。”却见6星羽摆了摆手说道:“你就是将神剑送与他手,他有伤在身,如今也是不能御使。现在这伏羲宫中是我做主,你明日还要与白慕容前去救助小倩师侄,不必前去禀告,我允了你暂时使用!”

李浩知6星羽一言九鼎,忙向他拜谢。二人便在宫中攀谈起来,李浩伏在案几上,竟然不知觉的沉沉睡去了!6星羽心知他接连大战,早已是丹气疲弱,便不忍打扰他,自行向宫外巡查去。

当晚,除乐心慈与几位受伤的玄乙门人外,火麟殿内6星羽与白慕容等人就坐一堂,白慕容举起酒樽向众位玄门剑侠拜谢了一番,众人也为能将离天宗如此的强敌击退而感到欣喜,都多喝了几盏。席间,白鹤门的掌门白逸轩忽然开口说道:“那离天宗与明王府的妖人,口口声声说玄乙门内有什么丹道秘笈,如今6大侠与白少侠在此,可否为我们阐说一二?”

6星羽沉吟不答,白慕容忙拱手对白逸轩众人说道:“那《云笈七籤》本是道教中极为平常的修丹淬汞之法,练气养生之术,哪里有什么玄门秘笈,那离天宗与明王府如此说来,便是令我也感到有些蹊跷......”

只听秦山在一旁大声说道:“别说是没有什么玄门密术,便是有,我们岂能让天下人轻易知晓?如今诸位与我玄乙门同心一气,还不是把那些妖人打得落荒而逃!哪里用得着什么神功宝典呢!哈哈!!!”

白逸轩最是豪气,闻听秦山所言,也实在是言之有理,便举起酒樽,与他一同饮了一杯。只见白慕容拱手对众人说道:“诸位且听我言,如今我大师兄归返门中,实在是我玄乙门大幸。家师现在身受蛊毒,从明日起,玄乙门伏羲宫中一切事物都听我师兄6星羽调遣,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早就闻听6星羽的如雷大名,深知此人身怀逆天之力,今日又独自力退悍敌,都纷纷拱手大声说道:“我们都愿听6大侠吩咐!!!————”

6星羽向来厌烦这些应酬之事,见众人如此恭敬,也只得勉强举起酒樽共饮。白慕容对众人说道:“当下我玄乙门击退妖人,虽是可喜可贺,但我门中一弟子被那离天宗人捉到鬼王门下。明日我便与师弟李浩前去救援,望诸位安心驻守伏羲宫,等我打破鬼王门,再与诸位豪侠共饮!!!”

众人闻听白慕容只带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浩前去,顿时都没了生息。却见铁线门的掌门赵歆起身对白慕容说道:“白少侠,玄门中人谁人不知鬼王门的大名,闻听那鬼王门下有数个鬼王,都是神功盖世,玄法卓绝,无数闯入门中的豪侠都是有去无回。不如等夏侯真人丹元恢复,再行定夺吧!”

白慕容朗声大笑,随即对宴会中众人说道:“无妨,便连那离天宗的青丝剑也被白某击退,我何惧那些鬼鬼祟祟的鼠辈!诸位不必为我担心,而且我有此强柱!定能无恙而返!”说着将李浩连破八门金锁阵之事与众人说了,在场众多豪侠闻听不无吃惊!心想如此一个青年,居然能做出这样让人肃然起敬之事,都纷纷赞叹起来......

宴会过后,众人都各自回了殿所,李浩连连鏖战,方才在白慕容的殿中小憩了一会,虽是精神不少,但仍略感疲惫。他辗转反侧,却是过量服用那“黄石丹”的作用。

直到中夜才困倦起来,沉睡了多时,忽然觉得自己的窗前有些响动,顿时心中一凛,以为离天宗人又前来偷袭,便缓缓起身,便要出剑。却听一个清朗的声音低沉的说道:“师弟莫惊,我是6星羽...”李浩闻听,便掌灯将他请入门内。只见6星羽衣着装扮停妥,似要动身远行,便好奇的问道:“师兄不在殿中歇息,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你莫非要出行吗?”

6星羽笑道:“我生性便不愿受人管束,但也不想管束旁人。今日慕容让我统领这宫中的人事,我哪有他那般才能!便假装答应,现在寻你前来,便是要随我一同往鬼王门救回小倩,你可愿意!?”

李浩自从与6星羽第一次见面,便对他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好感和好奇心。白慕容虽对自己也是亲昵有加,但他就是感觉与6星羽在一起爽快。那时白慕容要6星羽留在宫中时,他便想到的是,若是换成与6星羽一同前往,该多好啊。

如今大师兄居然前来寻找自己,顿时大为惊喜。忙对6星羽说道:“李浩愿与师兄一同前往!!!不知何时动身?”6星羽忙示意他噤声,随即说道:“不能让你白师兄知道,否则该说我不守诺言了。我们现在趁着他们熟睡,这便动身。”李浩忙收拾起衣装,将紫霓火云二剑背了,与6星羽安静的走出伏羲宫内......

翌日,白慕容早早起身,便前来寻找李浩,却见李浩房中空无一人,随即到6星羽的居所,也是一般的情状,忙询问起守夜的道人,那道人回答道:“昨夜寅时,6师伯与李浩师叔出了宫门,我询问起来,他们只是说难以入睡,出去散散步,我又不好阻拦,便看着他们去了......”

白慕容闻听顿时呆若木鸡,孤单的站在山门前,远远的向山路望去,仿佛见6星羽与李浩二人正言笑着向山下走去......

李浩与6星羽二人深夜离开伏羲宫,直走的天光大亮,早已出了山下的集镇上。李浩开口对6星羽说道:“6师兄,你说慕容师兄若是知晓咱们偷偷的前去,会不会前来追赶我们?”

6星羽微笑着说道:“你白师兄不是那么鲁莽之人,他绝不会扔下伏羲宫师傅与师弟们,给敌人留下破绽的。”随即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我瞒骗了大家,但被那些袭击玄乙门之人知晓我仍旧留在宫中,便会多少有些忌惮,哪想到我如今正在赶往鬼王门的路上!”

李浩想了想说道:“师兄是担心伏羲宫中仍旧有敌人的奸细?!”6星羽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但你慕容师兄一定不会把我出宫的底细公示的。他生性机敏不下于我。宫中凡事有他打理,都会相安无事。”

李浩点了点头,忽然想起谢解轩辕,便与6星羽谈起他来。6星羽说道:“解师叔真是当世豪杰,但却成为玄乙门的魔人,不能不叫人感慨。”李浩说道:“我也曾经听闻我师尊讲起过那件悬案,也相信解师伯不是那样手刃师娘的人。”6星羽摇了摇头说道:“个中原委,只有日后查个水落石出,再还解师叔一个交待了......”

二人乘坐大船,经过几日的船程,便来到蜀中的酆都一带。李浩见这闻名天下的“鬼城”,居然是风景秀丽、溪水潺潺、山花欲燃、鸟语泉鸣,不由得好奇的观望了起来。6星羽见他如此,心中明了他的好奇,便笑道:“你是在惊异这天下的‘鬼城’丝毫没有鬼气,对吗?”

李浩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原以为此地与那西华山一般的鬼气森森,没想到居然如此秀美。”6星羽说道:“蜀中山水,常令人梦魂颠倒,不足为奇。但这鬼域乃是后人经过种种传说,加上许多野史小说的点染,好好的水秀山青,居然被世人说成了冥司地府,当真是奇异啊!”

二人来到一处挂着幌子的食铺,却见上面写着“仙家豆腐”几个大字。李浩不禁笑道:“鬼城中的仙家豆腐,想来是别有一番风味。”6星羽与李浩坐下,6星羽向老板要了些著名的小吃,李浩尝了那招牌的豆腐后,不禁大声称赞起来!

6星羽笑着说道:“多年前我曾经路过此处,这食铺乃是传了几个朝代的蜀中名品,不信,你问问店家!”却听那店家在一旁说道:“客官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我祖上便是遇仙而忘的王晓,除了我这里,恐怕天下也再难找出如此的手艺来了!”

李浩见他活的洒脱,心中想起崔久保的志向来,不禁一阵神往,若是自己也能向这豆腐店的老板一般,真是不枉此生了。6星羽见他心中似在思忖事情,便摇头笑了笑,忽然面前走过一个女子,却见6星羽神色微微变了一变。李浩见罢忙低声询问,6星羽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做声。

却见那女子身上挎着食盒,往那老板的案几上一放,随即面无表情的座等,一语不。那老板见罢,忙将那喷香的仙家豆腐调制好,向那食盒中装了进去,随即便恭敬的问道:“你家娘娘又想起我这手艺来,想是又病了么?”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