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人听罢仍是丝毫没有对战的样子,李浩不敢怠慢,正凝神警觉,忽然眼前一花,随即一股极为阴寒的剑气在自己身后袭来!李浩心中大惊,忙挥剑抵挡住,却见那满身纱布的男子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转瞬纵到后面出剑!!!

那长刀被李浩的紫霓抵挡住,顿时向两旁飘散出乌黑的剑气来,在二人身边与骷髅兵激战的玄门中人稍一沾染,便萎靡的瘫坐在地上,顿时被骷髅兵手中的刀剑所斩杀!!!

李浩见此刀如此邪门,急忙与此人拉开一段距离,想飞射出自己的飞剑来,趁此击杀他。.哪知他身形刚一晃动,那人也刹那间跟从过去,立即斩出刀气,向李浩扑杀过来!李浩极快的飞出飞剑,向那人的刀气抵挡,自己便想趁此机会继续向后闪躲,哪知他的飞剑刚刚沾染到那股刀身上所散的剑气,便立时如方才那人瘫软下来!!!居然和方才那在场之人的情景一模一样!!!

李浩大惊失色,一时也没了对策,眼见那人向自己挥舞手中的奇刀,斩了过来!便向一旁闪躲过去,那人又纵身紧紧跟随李浩,连续的靠近挥刀斩击,李浩左支右绌,顿时败相已经显露了出来!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大殿的白玉阶上大声喝道:“你们暂且退下,都不是这些妖人的对手!待我会一会前来拜门的离天宗诸位玄门剑侠!!!!!!”却见夏侯商身着绛紫的道袍,胯下骑着一个似鹿非鹿,似马非马的奇兽,已然现身在广场的正殿之上......

龙青霜见夏侯商已然出战,顿时扬眉瞬目,抬头向广场的白玉阶上望去。只见夏侯商身穿绛紫的道袍,身后背着一个旧布包裹,显然是自己的神剑,骑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坐骑,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精神抖擞!

众人闻听他的一声令喝,顿时都纷纷纵身到那白玉阶上面,却见夏侯商抓起坐骑的犄角,将那神兽头颅扭向那些骷髅兵的方向。那神兽被他扭动头顶上的兽角,忽然口中喷出极为炎热的烈火来,顿时场上火海一片!那些骷髅兵猝不及防,转眼便被湮没在那片火海之中!震天的哀怨之声大作,仿佛这伏羲宫成了地狱的模样。

元灵祖见状,忙扭头对龙青霜说道:“这四不像乃是紫云真人在世时留下的神物,师尊他老人家在世时,我曾经听他提及过。想不到如今仍然存活于世,若是攻下这玄乙门,这神兽定要成为我的坐骑!!”龙青霜淡笑道:“等你将这夏侯掌门拿下后再说吧...”

说着跃身下马,与众人走到广场之前,向场中的那些骷髅兵观望。那些骷髅本就是埋藏在地下千年来的枯骨,被这元灵祖施法召唤,才出得地面。方才被夏侯商的真火一炙,早已焚为灰烬。这一股强大的主战军队,便由此没了生息。

只见龙青霜踏着地上的枯骨,向白玉阶前缓缓的迈步走去,有的骷髅还有一息尚存,被他的脚下踏中,顿时嘶哑着哀嚎出来。龙青霜只当不知,开口对夏侯商说道:“久闻伏羲宫玄乙门夏侯真人乃现世的金仙,今日一见,果是不凡,却不知龙某能否接得下夏侯真人的一招半式!”

夏侯商冷冷的看着龙青霜,开口答道:“你这黄口小儿,以为随那玄乙门的叛门之徒修学了几年丹道,便敢与天下玄门一争高下吗?!!今日我便要亲手铲除玄乙门留下的妖孽,廓清寰宇,为玄门除害!!!”说着忽然抖动身后的包裹,众人眼前忽然烈芒一闪,一柄绝世的神剑立即跃到夏侯商的掌中!

李浩在一旁被那烈芒闪的刺眼,正要凝神向那柄神剑观看,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紫霓剑似乎被那剑气感应了一般!不断的出抖动来!李浩正在诧异,却见龙青霜身边早已走过一人,正是那金剑冥神元灵祖。元灵祖见夏侯商已然出剑,两门派最高战力的决战即刻便要开始,便欲先制人,抢在龙青霜出手之前,将夏侯商一举击败!!!

夏侯商对身旁的众弟子与其他玄门大声说道:“你们切在旁远远的观看,切不可轻易动手助我!都闪到殿后,不然被我的剑气伤了无辜,老儿可担当不起!!!”说着忽然向龙青霜二人的方向击出一掌,正是他生平绝技“火麟掌”!

龙青霜正酝酿着出手,忽见一股强焰向自己袭来,不待他出招抵挡,身边的元灵祖早已窜出几丈,向那攻袭而来的掌劲纵了过去!只见他翻转双掌,猛地向前一推,场地中蓦地现出一排黑色的风芒来!旁边有人识出这招式,顿时大声喊道:“这是元灵祖的‘冥神气浪’,夏侯真人小心!!!”

那掌浪与夏侯商的火麟掌相击对撞,出极为强烈的剑气来,有躲闪不及的人被那剑气刮中,立即粉身碎骨,连血肉也不曾剩下一点!夏侯商猛然运息,那掌劲忽然暴涨了数十倍,蓦地将元灵祖的掌浪击退了回去!

元灵祖见状微微一笑,忽然震动双臂,伏羲宫的白玉阶上顿时现出了一排排他的掌浪,那掌浪卷携着戾气,仿佛浪影中呼啸出无数的魔怪一般!顿时向夏侯商与四散在周围的玄门弟子攻杀过去!!!

夏侯商心中一凛,知道此人是想以掌浪击杀自己门中之人,诱使他两面相顾,难以设防。立即挥动手中的“火云剑”向那成排的戾气斩去,那剑气顿时在伏羲宫中展开一片火烧云般的剑瀑,刹那便将元灵祖的掌浪吞噬了进去!

元灵祖见自己的神功被夏侯商的剑气所破,顿时催动法诀,忽然从他骑着的马背旁飞射过一柄灿金的黄剑来!正是他那随身金剑!不等夏侯商回攻,立即斩出一股剑浪来,那伏羲宫中的正殿上被他的剑气震的摇晃起来,正殿两旁写着的“等观三味龙游八表此方真教体,法雨经云万象朝宗尘海啸天音”的那副对联立即碎成数断,翻飞着向一旁跌去。便连那些汉白玉栏杆也是没能幸免!

夏侯商见罢大怒,催动丹元法诀,只见那柄火云剑顿时化作无形的剑瀑,挟着逆天的劲势向元灵祖的金剑对决过去!元灵祖见这火云剑的劲势霸道,便想试试自己与夏侯商的剑气哪一方更为强势,急急的催动丹元,与火云剑的剑瀑对决起来!

那金剑虽是他多年来淬养的神物,但毕不敌夏侯商师祖曾经遗传下来的神器,二人出剑对决时,李浩只觉得自己的紫霓剑不断的战抖,便似遇到自己的主人,又或是剑精找到了伴侣一般!只道是被师伯的真力所震摄的,忙将紫霓剑收回剑匣中,远远的躲在那里凝神观看。

二人对决了片刻,元灵祖便觉得这老道当真不是徒有虚名,自己被他那浑厚无比的剑气逼的险些不能抵挡!如此一来,他金剑的剑浪便弱了下来,夏侯商大吼一声,猛地将自己的剑瀑向元灵祖卷去!元灵祖大惊,忽然闪身而没,只剩下场中的金色剑浪勉强的支撑着。

原来他见难以抵挡,便施展土遁之法,将自己藏身地下几尺之内,用以避免遭受火云剑瀑的斩杀。那夏侯商何等机警,顿时丹气暴涨,一举将他的金剑剑浪击破,随即那凌厉无比的火云剑瀑向元灵祖藏身的地上扑杀而下!!!

这时,却见一旁的天空中闪现出一团黑红的东西,蓦地向夏侯商滚去!夏侯商顿感杀气非常,忙将剑瀑收回身边防护起来,那团黑红之物顺势一击,将夏侯商的剑瀑瞬间击散!夏侯商身体不支,马上向后跌去,连退了几步才勉强站住!!!

却见龙青霜右掌上翻,掌心似有一团黑红的煞气,凝聚在手心上,与方才那空中的气团一模一样!龙青霜双眼爆射,顿时也现出黑红的颜色来,显得甚是诡异。宗平与谢经云等人见师傅师伯受挫,忙冲上前去将他扶住,却听夏侯商大声喝道:“都给我退下!!!这里轮不到你们出手!!!”

说着将道袍闪到一旁,露出浑身扎实的肌肉来,众人见他身后似刺有麒麟图案的兽形,那兽形随着他运转周天,忽然显现出火红的颜色来!原来方才与那元灵祖对决之时,夏侯商并没有将自己所有的丹气都运行而出,这身后的麒麟形刺青便是他丹元汇存的所在!

夏侯商将那股丹气运行到火云剑身之上,那火云剑忽然淬长数倍,眨眼间场中的剑气骤现出麒麟形的剑气来,那剑气在夏侯商的面前嘶吼一声,张开蹄爪,呼啸着向龙青霜扑了上去!!!

在夏侯商与元灵祖对剑之时,龙青霜早已酝酿好自己的神功,准备在元灵祖危急之时,便出手攻杀夏侯商。眼见夏侯商的剑瀑便要将元灵祖斩杀于地下,便猛然出手。那空中显现的黑红之气,便是自己所炼成的神刀“炼凝丸”!!!

这炼凝丸被龙青霜得到之时,原本是一柄天下驰名的神刀,但龙青霜何等人物?早已了解到单单凭借神器的力量,是一定不能与天下丹气霸道的修学之人相抗衡的。那持用黄龙刀的风岳泰,使用“仕女吟”的商凌剑,还有被李浩镇在水下冰牢的朱重山无不是如此。这炼凝丸早已被他化作自身的丹气,能随着丹气的御使而暴走出来!他连年的不断淬炼,早已达到了“刀煞”的境地!实在是一股极难对抗的神物!

龙青霜眼看那火云剑化作的“火麒麟”向自己猛扑而至,心中知晓此物乃是夏侯商的剑瀑所成,才达到如今的境地。忽然展开双臂,只见他身后蓦地出现一股球状的“刀煞”来!那“刀煞”闪着黑红的颜色,如神魔临世般向夏侯商的麒麟剑瀑对了上去!!!

只见两股极为强烈的剑瀑刀煞汇合在一处,惊的场中所有人都掩住身形,生怕被这二人的刀剑碎尸当场!元灵祖早已从地下俯身而出,见掌门师兄正与夏侯商对决一处,心中忽然一动,立即施展自己的神技来。只见他将那柄金剑掷向土中,直没剑柄。忽然地上大震,转眼间便出来一个金黄的巨型骷髅怪来,那骷髅刚一立起,便猛然向正与龙青霜对决的夏侯商扑杀过去!!!

元灵祖的金剑虽不是什么神器,也没有像龙青霜那样混合自身的丹气所御使,但他能搬运鬼神,在夜窟山中的凃苏便是他的弟子,却不知如今早已被乐心慈斩杀。方才他淬集地下的神魂命精,将金剑的剑灵与那些冥鬼绑缚在一处,造出来一个硕大的金身骷髅来!那骷髅浑身乃是剑气而成,内里却夹杂着暴戾的鬼气,乃是极难抵抗的玄门道法混合之术!

夏侯商正全身灌注的与龙青霜极为强劲的刀煞对峙,忽然见元灵祖在一旁施展道术,那金剑化作一个高大的金色骷髅人,飞的向自己这边跑了过来!顿时心中一凛,想要抽身抵挡,却被龙青霜那无比煞气的神技所困不能抽身,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暴戾的骷髅朝自己冲了过来!!!

正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夏侯商身前人影一闪,蓦地一人闪身拦护在他的身前!那金色骷髅人在短短瞬间便将他击得血肉横飞!当场懵了过去!

夏侯商大喝一声,那麒麟剑气骤然暴走,将龙青霜的“炼凝丸”逼退回去,猛地挥剑将那骷髅人击为无形,随即俯身扶起那男子大声呼喊着。

却见皮横微弱的仰起头来,身体的五脏早已被那骷髅剑气所震碎,谢经云等人也冲过来大声呼喊着皮横。夏侯商大急,厉声说道:“皮横!你怎么这么傻啊!!!!!!”皮横动了动嘴唇,算作微笑,随即强撑着对夏侯商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傅......我知道我自己没用,不能为玄乙门......做出什么贡献...如今只能舍身报答师傅...对我的恩情......”

宗平与皮横感情最为深厚,早在他年幼之时,皮横因为酗酒,被夏侯商赶下山去,只得到白道人的清虚谷中安身,整日便与宗平阮迪二人相处。虽是有些瞧不起他,但如今见皮横舍身救师,而命悬一线,眼中立即流出泪来,在一旁大声说道:“师兄,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

皮横对身边的几人笑了笑,口中呢喃的说道:“可惜...可惜......心慈师姐...不在我身边...呵呵...呵呵......”随即吐出口中最后一道丹气,阖目而亡!!!

夏侯商见自己的弟子就这么被人夺去了性命,当真是五脏如焚,心怒似火!皮横虽在伏羲宫中是他的第七个弟子,他除了早些年暗恋乐心慈后,酗酒废道,对他有些偏见外,但毕竟几十年的光景,夏侯商再是铁骨铮铮,也是极为心痛!蓦地转过身来,向龙青霜元灵祖二人走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