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来李浩在岸堤上观望多时,早已知晓这朱鹮刀的神妙之处,此物能吞水火,那冰霜也为水属性,自然也不在话下。.但又见被盛烈的“祝融之眼”逼得连连败退,心中便思忖了半晌,才解开其中的奥秘。这朱鹮刀虽是能吞噬水火,但唯独不能将蘸有强烈剑气的东西抵御住!这便操纵起自己不甚熟知的御水法,激起一片水浪,又用阴寒诀将水柱冻结,同时将自己飞剑散淬到冰龙上面!

他心智极佳,能举一反三,知一晓百,对付眼前的朱胖子自是不在话下!而且接连几次的大战,便助长了他临敌的经验。此时出手,便是成竹在胸。朱重山见自己的朱鹮刀被李浩的冰龙击得退了回来,忙将身周的丹气都灌注于神刀之上,那朱鹮被他的丹气一激,顿时神光暴涨,蓦地将李浩淬有剑气的冰龙撞的粉碎!

李浩心中一凛,没想到此人如此之快便破了自己的招式,不等朱重山反应过来,纵身跃到他的船舰上。飞出身后紫霓剑,飞的往朱重山的身上斩杀去!朱重山翻转刀身,见李浩手中不过是一柄生满铁锈的残破之剑,马上信心大作,施展宝刀与李浩拼杀起来!朱重山本以为能轻易的将李浩的“残剑”斩成两截,但交手后才明白他手中的紫霓乃是一柄神兵利器!

两人刀剑相交,剑气大作!只惊的廖化在另一条船上看的目不暇给!李浩正凝神与他对拼,忽然觉得身后一股急促的剑气向自己冲来,忙爆射出“诛天剑气”,严密的防护在自己身周!却见连清梦不知何时,也已跃到船舰上,想在李浩背后偷袭,给他致命一击!

连清梦的“连城剑气”虽然不是甚为霸道,但也是玄门中一流的丹法淬养而成,具有“劲如连弩,快似闪电”的功效。这连城剑气不似其他人的飞剑那样,形成一柄气剑,而是用身周的丹元散落成无数柄短剑,瞬间连成一片,名为连城!

李浩虽没有刻意提防,但知此人伎俩卑鄙,也心中暗暗留意,这时觉得有剑气袭来,便知是连清梦从背后下手了!那一柄柄飞剑爆射在李浩的身上,顿时响起一阵阵爆裂撞击的声音!

连清梦见自己偷袭接连得手,顿时站在那里放声大笑,随即自语说道:“都说天下间玄门各派以实力见高下,但若遭了身后的袭击,纵使你神功道法再厉害,那又如何?!哈哈哈!”忽然放眼见李浩仍无恙的和朱重山拼杀在一处,而自己所施出的剑气早已不见。又见李浩身周散出极为强烈的辉芒,蓦地怔在原地,低声说道:“这小子怎么如此邪门?看我再用剑气逼他!”

说着便要继续施展剑术,只看李浩虚晃一招,突然向江中跃了下去。便连忙大声对朱重山说道:“朱兄!这小子见斗不过你我二人!便要借水遁去!千万不要让他逃了!!!”

朱重山听罢,也跃入江中,廖化知他不懂水中的功夫,忙在船中施动法咒,将江中如平底般凝固住,好让朱重山无恙的在江面上驻足。连清梦见江水能履足而上,顿时借着朱重山的威势,也大声喊叫着向李浩追了过去。

谁知李浩踩踏着向前奔袭了一会,忽然返转回来,催动“阴寒诀”,把自己身边十几丈的江面都凝为冰面,又借着附近江中之水,猛地掀起一道巨浪来,同时催动丹元,施掌挥出。那大片的浪涛瞬间被卷裹到他的“涉水神剑掌”中,巨大的掌印挟着水势威力暴涨数倍!向前来追杀自己的二人扑杀过去!

朱重山见这掌劲非凡,急急的闪躲到一边,身后迎上来的便是连清梦。那连清梦只认定李浩落荒而逃,哪曾注意前面已经出手。那朱重山也不顾他的死活,自己闪躲过去,也不大声喊叫让连清梦提防,只是站在原地拿出汗巾拭去脸上的汗水。

连清梦正向前狂奔,忽然看到朱重山躲到了一边,正自诧异,蓦地觉得一股水汽向自己袭来!举目向前一望,顿时眼中现出恐怖的神色来!那涉水掌携着强大的水劲向他拍来,却听“啪”的一声巨响,连清梦呼号一声,那水势在他身上绽放开来,形成极为强劲的撞击,整个人都被震得飞了出去,远远的落在岸堤上面,一头撞向河堤的一株垂柳上,脑浆迸裂,死过去了......

朱重山见李浩举手间便连清梦击飞撞死,忙焦急的擦拭脸上的汗滴,忽然身形一闪,向李浩所站的冰面上掠了过去!李浩却驻足在原地,向自己袭来的朱重山淡淡的说道:“前辈如此闷气,便进这水中凉爽凉爽吧...”猛地跃到空中,施展出“九印流火”,向江水中滚滚喷下!那江面十几丈的冰面被这烈火一炙。顿时现出裂纹,随即“喀喀”一阵脆响,朱重山收不住身形,早已纵到冰面之上,顿觉身子往下一沉,便要落入江底!忙急急的拔动身形,欲向空中掠去。

谁知李浩早已在空中等待他,见他拔起身形,淬动飞剑飞的在他头顶旋转而射,朱重山正跃起一半,忽然见头顶剑气大作,忙又纵身跃下,为了闪避飞剑,只能纵身跳入江水之中,暂时避缓。李浩哪会给他再次跃出的机会,忽然将全身的丹气灌注到自己的“阴寒诀”上,随即缠裹到紫霓剑身,在空中不停向江面抖动,紫霓剑被那阴寒诀缠裹,顿时剑气中阴寒一片!那朱重山正欲跃出,忽然身周被一股刺骨的冰柱紧密的围住!来不及出刀抵挡,便被凝冻在那里,凉爽无比,也不用时时的拿出巾帕来擦汗了~~~

李浩冷冷的看着被冰诀镇在江底的朱重山,随即转身向船舰的方向走了去。廖化见李浩施计,片刻便将二人战败,顿时大声叫嚷,令船上的兵丁水手快快撤退!却见李浩猛然奔到船舰中央,立即御出飞剑,向那明王府剩余的战船上斩去,船舰一受这飞剑的刈杀,马上桅杆断截,船身碎裂,那些兵丁水手见船已被毁,只得纷纷跃进江中,廖化也携着那失去神刀“仕女吟”的商凌剑,借助水遁,从江中逃窜而去,从此隐居起来,再不问江湖世事......

李浩见敌人已然溃逃,忙跃到自己门中的船上,船中众人见是李浩,都拱手对李浩问好,那铁线门的掌门战力不佳,只得在船中掠阵观看,见李浩已将敌人击退,这一船人的性命也就有救了,便向李浩作揖施礼说道:“辛亏少侠赶了回来,不然今日便会被那些妖人得逞!”李浩也回礼寒暄。

盛烈见李浩用计退敌,心中大是惊讶,他身有伤情,只能盘膝坐在船上,对李浩大声说道:“若不是师弟,我盛烈便会葬身于那卑鄙小人的手里!玄乙门有如此强柱,我门中无忧了。哈哈哈!”

李浩忙给他服下“归元散”,随即关切的对盛烈说道:“四师兄莫要大声运息说话,只在这里安心的修养便好,不知伏羲宫中怎么样了?我师伯安好吧?!”

盛烈摇头叹息,随即对李浩将这突的情况叙说起来......

伏羲宫,火麟殿中,一个时辰之前。夏侯商一边踱着步子,一边为自己前去赴会的弟子们担心。转身看了看在一旁的弟子宋无量,忽然开口问道:“无量,你说慕容他们此次前去那离天宗,有几成胜算!?”

宋无量心中一惊,白慕容与李浩等人临行时明明是打着罢手言和的名号前往的,谁知师尊如此精明,一语便道破了其中的玄机!忙恭敬的说道:“请师傅放心!二师兄与三师姐他们一定会平安而返。我听闻那离天宗的掌门龙青霜一向爱护脸面,定然不会在他的腹地冒然动手。”

夏侯商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万不该让他们前去赴险,我并不是怀疑慕容他们的手段,只是怕遭了那些妖人的陷害......”却听一个声音恭敬的说道:“师尊请勿忧虑,这离天宗是请我们前去言和,并没有显露出敌意来。说不定,此时二师兄他们正在那谈笑亭中,与龙掌门诸人把酒言欢呢!呵呵。”

夏侯商见是盛烈开口,他这个弟子一向生性谨慎,若是他开口劝勉,夏侯商激动的心情往往便会平静下来。在伏羲宫中,只有乐心慈与盛烈开口,很多事情夏侯商都是言听计从,自己那火爆的脾气近年来也因为两个弟子的劝勉改变了许多。

忽然见谢经云匆忙的跑进大殿之中,大声对殿内三人说道:“不好了,师傅师兄!后山驻守的道人前来禀告,说黄龙江上现出敌人的踪迹!请师尊师兄快下定夺!”

夏侯商闻听勃然大怒,蓦地起身便要只身前去御敌。盛烈忙将他拦下,拱手说道:“师尊不要动怒!我这便带白鹤门流云门前去查看!若他们真敢来犯!弟子定让他们有去无回!!!”却见夏侯商脸色铁青,挥手拍案说道:“原来这离天宗与明王府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将我门中力量分散出去!然后伺机想一举攻下我玄乙门总坛!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在这时,那玄乙门的胖道人庆音子又神色匆匆的跑进火麟殿中,大声对师祖与几位师叔说道:“禀师祖师叔!山下镇中有人前来禀告!说是镇中现敌人的踪迹!如今已经与那些妖人交手!若不即刻赶去救援,那山下驻留的我门中子弟恐遭到了他们的毒手!!!”

夏侯商怒不可遏,不由分说便要出殿迎敌。盛烈见他神色异常激动,忙跪倒说道:“请师尊保重!求您老人家在此地坐镇!我们这便出击敌人!!!”随即向宋无量令道:“无量师弟,你立即带人赶往山下镇中,我这便前去后山迎敌!经云与皮横师弟留守伏羲宫中。”说着与宋无量转身出了大殿,分头行事。

二人走了片刻,只见宗平闯进大殿,向夏侯商施礼后,忙问道:“师伯!我见盛师兄与宋师兄二人急匆匆离去,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谢经云忙将敌人来袭之事向宗平阐述了一遍,宗平闻听冷笑道:“好一个调虎离山计,我这便去山门前防守,若有妖人敢来我门中撒野,定将他们碎尸万段!!!”随即转身出了殿中。谢经云见罢,对夏侯商说道:“请师尊在此地安心休息,我也陪平师弟一同前去。我担心平师弟独自一人,若是出了事情,那我们也不好向苏师叔交待!”

夏侯商立即挥手说道:“经云言之有理,你去罢!我想独自静一静。”谢经云恭敬的长揖,随即追出火麟殿中,寻宗平去了......

如今这伏羲宫中,除了夏侯商等人,便再无什么强劲的玄门高人驻留。谢经云刚刚出了大殿,却见落雨与皮横在偏殿内走了过来。落雨忙询问说道:“谢师兄,怎么宫中的人都出了山门了,万一有妖人来袭,那我等如何应敌?!”

谢经云笑了笑说道:“师妹莫要惊慌!我盛烈师兄与无量师兄赶在敌人之前,便分别去山前镇中和山后黄龙江驻防,敌人不经过这两道防线,是万万不能攻到这里来的!”落雨沉吟了一下忙问道:“宗平师兄呢?”谢经云指了指山门前面,落雨见状,忙向宗平跑了过去。

宗平正警惕的望向四周,却见落雨匆匆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谢经云与皮横二人。便开口说道:“此地甚是危险!请师妹回山歇息去!”落雨微笑着说道:“怎么,难道你怕我不能御敌?”说着将怀中崭新的道帽拿出,随即换下宗平头顶的帽子。宗平见了心中大惊,他明明知道落雨与李浩的关系并非是师姐弟那么简单,前几日落雨经常与宗平亲昵的走动,他也是没有放在心上,只道是落雨感激自己为他疗毒治伤。今日的举动,宗平才恍然大悟,原来落雨已经暗暗的喜欢上自己了...

只听落雨开口说道:“前几日我让你去我那里挑选帽子的样式,但你只是低头观看,一言不,我便留意你眼光注视着的图案上。今日将这新做的道帽给你,遮挡你那秃顶吧,呵呵~~”宗平心中惴惴不安,又不好推辞她的好意,只得勉强的笑笑说道:“哦,那多谢师妹的劳苦了。怎么样,这新帽子还合适吧......”

落雨正要开口,却见谢经云与皮横走到二人的面前。谢经云见罢,便插科打诨的说道:“哎呀!平师弟真是好福气!明日我也去剃个光头,好让雨师妹也给他经云师兄缝制一顶!”落雨假装嗔怒着说道:“师兄若是剃去头,那便成了和尚,我夏侯师伯一定会将你送到寺庙中去!~~”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