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商凌剑见他忽然施下杀手锏,嘴上闪现出一抹微笑,随即蓦地跃回自己的船舰之上,催动丹气,那柄神刀“仕女吟”在空中轻吟一声,转瞬间便现出九天玄女的剑瀑来,顿时向他的“燕云十四剑”呼啸而去!盛烈见状,心中暗叫不妙,忙大声呼喊燕十四弃剑而归。.燕十四即是剑气已出,哪会理会盛烈的一番好意,运转浑身的周天丹气,注入自己的流云剑气之中,与那宝刀要一决高下!!!

一边是神器刀流,一边是生平绝技,两相碰撞,出极为强烈的声音来!气流震的几船人都掩面跌倒,只有个中高手仍然凭借自己浑厚的丹元来见证这场决杀!

双方各施展绝学道法,空中顿时被剧烈的剑气撞击形成了偌大的气云来!却见商凌剑伸手收回了自己的神器“仕女吟”,笑吟吟的站在船头观望。盛烈大惊失色,忙纵身抢回被那剑瀑斩为血肉模糊的燕十四来!

燕十四方才明知自己的剑气难以与那神刀相抗衡,但顾及脸面,仍是咬紧牙关与之对决!流云剑气虽是凌厉,但被那仕女剑瀑冲击,转瞬便化为无形,自己也闪避不及,强撑着将残余的剑气回防在身周各处,才不至于被神刀斩为齑粉。但肉身也以是血肉横飞,只剩下一口丹气支撑着生命。

盛烈忙点住他身周各处的大穴,大声对燕十四呼喊道:“前辈!你要撑住!我们这就为你医治!”燕十四缓缓的摇了摇头,微弱的说道:“老骨头了,真没想到会败在这后生的手里,江山代有才人出!也罢!哈哈哈哈哈哈哈————”随即放声大笑,顷刻便没了生息!

盛烈见连燕十四也惨遭敌人的毒手,恐怕船上诸多的战力只有他自己一人了。马上吩咐自己船中之人为白逸轩好生疗伤,便跃到船头,对敌人的船舰大声喊道:“此是玄乙门与各位的纷争!倘若我盛烈也丧身诸位剑侠的手中,万勿请饶过船中一干人的性命!”

廖化与符冲见转眼间朱重山商凌剑二人打败玄乙门的几位高手,为己方赢得了胜局,顿时大喜过望,廖化闻听盛烈所言,便大声说道:“请盛大侠放心!只要你那掌门师尊夏侯真人,将诛杀我们老明王的凶手解魔人与门中的云笈七籤交出来,我们立即撤兵,既往不咎!如若不然,那燕十四便是你们玄乙门和所有前来助拳的玄门各派的下场!!!————”

盛烈听罢,立即出手!道道极为炙热的火流向明王府的大船上烧了过去,想将他们的船只瞬间燃烬!那朱重山见罢,翻转手中的朱鹮刀,向空中挥了一斩,方才那朱鹮形状的刀气又豁显而出!将那些火流一一吞食于无形!

盛烈微微一笑,双手十指分张,忽然身体四处闪出浓烈的火光来!只见空中,船边,江面立时现出无数团“火眼”来!盛烈催动法咒,那些团状的火眼霎时向各个船体挥扑而去,正是自己修学御火法多年的绝技“祝融之眼”!!!

朱鹮刀正吞食着周边的火流,谁知盛烈又施展出如此的绝技来,廖化顿时大惊,忙向朱重山喊道:“快施展朱鹮刀!将他的法咒破了!!!”

话音没落,那道道火眼猛烈的扑到了船上,船身稍一沾那火气的倾袭,焰光一闪!立时船中的帆桅,铁锚,龙骨等等皆被化为尘烬!船中的士兵纷纷跃进水中,便连廖化与符冲二人也经受不住这“祝融眼”的火噬,忙遁入水中,躲避起来。

朱重山在令一条战舰上看的真切,忙挥舞手中的神刀,向这些莫其名状的火眼斩将过去!谁知那朱鹮刀气在空中张开长嘴正要衔啄,忽然哀啼一声,随即在空中化为无形!朱重山大惊,忙从怀中拿出绢帕拭去脸上的汗水,连连向盛烈的“祝融眼”斩动,但那朱鹮都是突显而出,随即便湮没而逝!

盛烈在船头大声说道:“我这‘祝融之眼’乃是天下绝学!经过本门师尊亲手为之调教!岂是你们那些雕虫小技便可轻易破除的!?”随即挥出一道火流,向商凌剑与朱重山的船上攻杀而下!

那商凌剑早在一旁等得不耐烦,见盛烈向自己的所在处出手,顿时催动手中宝刀“仕女吟”迎向那扑飞而来的烈火!那“九天玄女”的刀气顿时显露在空中,与那熊熊的火流纠缠在一处,片刻将那火流淹杀进去,随即呼号着向盛烈的船只扑将而至,眼看一船人便要葬身与这刀瀑之下!

盛烈在船头仰天而啸,身上那火红的衣袍破身而出!立即展出毕生绝技“龙煌斩”与那仕女神刀对决,如若不胜!那这一船人便会立即被凌厉的刀瀑斩为齑粉,便是连尸骨也不会留下一星半点来!!!

那“龙煌斩”是盛烈本人在伏羲宫离午殿修学多年所悟,后经过夏侯商的印证指点,便有此今日的成就。夏侯商曾经告诫过他,若非万一遇到极难,万万不可在州府集镇上施展出此玄门上乘绝技来!一者此技过为霸烈,水火无情,对敌时便会伤害到无辜的世间之人;二者避免滥用此术,以防他日敌人知晓思忖出对策,因为天下间没有什么玄门道术是不能为人所破掉的!正可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盛烈在修炼此术时,整日经受不住心火的相交,几次三番险些走火入魔,焚毁五脏六腑而殁,但都被在场的白道人苏年生指授正宗玄门丹道之法,便收住心神,渐渐的有所成就,所以这“龙煌斩”技成之时,也有苏年生的三分功劳!

盛烈修学这丹火之术,最讲养心修德,反之也一直没有倾泻之处,日久天长,早已是心火炽盛,但幸亏他养丹有术,才得以相安无事。今日正凭借此处当遇大敌,便施展出来,身体内的心火骤然倾泻而出,身体也宛似通灵契道一般轻松无比!!!

那仕女吟乃是阴气侧重的道法,一遇这阳焰无比的龙煌,顿时花容失色,掩面而逃,但那“龙煌斩”何其威猛霸烈!转瞬便将商凌剑的这股刀流吞噬殆尽,那商凌剑见神器“仕女吟”已被盛烈这纯厚无比的丹元神术所毁烬,顿时脸色惨白,失声痛哭,跌坐在了船板之上。

盛烈趁胜追击,继续御使自己的绝技,向朱重山与商凌剑的船身上扑杀过去!忽然觉得自己背后略有微凉,心中知晓有敌人在身后偷袭过来,想收回丹元御防在身边,早已来不及了。那道道剑气接连而至,盛烈只有将自己体内仅有的丹元形成“玄虚之壁”护在身周。一阵斩杀的响动过后,盛烈口吐鲜血,扑倒在船头之上。那股霸道的“龙煌斩”失去他丹气的御使,也消失在空中。

只见盛烈身后走来一人,冷冷的看着他,盛烈眼中闪现出奇异的神情来,随即指着这人大声说道:“你...你原来是明王府安插在我门中的内奸!”

那人走到盛烈的面前,随即答道:“正是,你以为只有君师要那一个没有用处的废物吗?我连城派等的便是建功立业这一日!”原来是连城派的掌门连清梦,趁盛烈凝神即将击溃敌人之时,在船中豁然向他偷袭得手!

盛烈俯身在地,顿时大声说道:“想我师尊,毁不该当初与天下玄门结怨!才有今日如此的结果!!!”随即闭上眼睛,只等连清梦取下自己的级来。

那连清梦顿时放声大笑,除却船中的盛烈,早已没有一门能与之和他相抗,天下间两大神刀都没有胜过此人,但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击败在地,心中的得意不言而喻。随即便施展出他的“连城剑气”,要将盛烈斩杀在船头之上!

却听岸堤上一个青年的声音大声说道:“住手!你这卑鄙龌龊的小人!!!————”

众人忙向岸堤上看去,却见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踏着江中的江水,从容的向船舰处走来。那廖化一见之下更是大惊失色!猛地想起了苏年生那日将自己击溃于这黄龙江时,便是用这“阴寒诀”踩封住江中的水波踏冰而来!

符冲见了李浩,也隐约的想起当年在那场海难中的少年,想不到今日也出息成高大的青年剑侠。便暗自运息,想趁李浩不备,将他击在江面之上!

那连清梦见是一个破败不堪的青年,也不甚放在心上,他早就在伏羲宫中见过这青年。知晓是那白道人苏年生的门下弟子,但盛烈这般棘手之人,如今已被制服,想必这后起之秀也没有什么威胁,随即对李浩大声喊道:“你这青年,难道想为这玄乙门的妖人出头吗?!”

李浩边走边向连清梦答话道:“此言差矣!我本就是玄乙门人,今日连破离天宗与黄公权所布下的八门金锁阵!如今赶回伏羲宫中,与你们这些玄门剑侠一决高下!!!”

众人听罢都大惊失色!心中想到这青年所言不虚,今日乃是离天宗与明王府联手合谋之事,那黄公权摆阵的事情,他们怎么能不知道呢?便连那些玄门好手也被李浩几人击败,想是玄乙门的主力已然返回伏羲宫中,今日胜算才是真正的未卜难测,究竟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符冲见到李浩,便想起他父亲被白道人苏年生斩杀的事情,顿时心中火起!蓦地催动法咒,江水中窜出无数的水剑来,向李浩扑杀过去!

李浩心中早已知晓,见符冲神色愤懑,便知他会第一个动手截杀自己,待那些水剑扑到自己身前几丈之远的时候,忽然催动法符,顿时将那道道的水剑化为冰棱,一一堕入了江中。随即挥动掌劲,向符冲所在的船头击去,正是自己的“涉水神剑掌”!

廖化见这掌劲,立即识出是苏年生那日击退天龙门人的神掌,随即大声对符冲喊道:“世兄小心?!这小子厉害!”符冲一心想将李浩斩杀在江面上,心中的仇恨已经占据了理智,哪管廖化的嘱咐!蓦地挥动自己在铁狱头陀那里所学的绝技“九印流火”,迎向李浩扑来的掌劲!

自从那日在清虚谷中,他寻仇不成,便心知自己仍是水中功夫长于6地玄门道法。便回去日夜的淬炼这“九印流火”,想待到他日与苏年生对决之时,能一举将他击杀,如今见到这苏年生的弟子,便想试试自己修学的威力!

岂料李浩早已知晓他定会强加淬炼这门绝学,便开始迎上来的时候,心中便暗下决心,要用本门师尊所创造的绝学来击败他,令此人心服口服!

那透明的掌劲与这炙炎的流火相对,出巨大的响声,震得一船人都趴在了地上!转眼间胜负已分,只见李浩仍淡定的走到船舰的前面,那符冲被那神掌一击,早已是不省人事,跌落在船板之上。廖化见罢忙上前推搡,大声呼叫起符冲的名字来....

李浩与符冲对决,转瞬间便将他击倒在船中,那符冲被“涉水神剑掌”的掌劲击了个正着,顿时鲜血狂涌眼见便不能再活了。口中息气微薄,但神智却仍是清醒着。廖化见状大惊失色!忙将他扶起,大声呼喝着。

却见李浩走到船下,大声说道:“几年前,你去清虚谷中找我师尊寻仇,那时我师傅心怀仁慈,不忍将你击毙,但你几次三番的与这明王府的妖人们与我玄乙门为敌!若再不除你,他日必生祸端!你仙逝的父亲,乃是江湖中有名的水中大盗,身为排头,却竟做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今日我便用我至尊白道人的神剑掌力,破了你的九印流火,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说罢转过身去,不再出声。廖化闻听李浩这一番话语,虽是心有不甘,但无奈又敌不过这青年,忽然听到符冲一声哀嚎,喉头哽噎了一声,随即闭上双眼,阖目而逝。

李浩片刻出掌,便将这排教的高手毙命于掌下,那连清梦见罢心中一惊,心说这玄乙门的弟子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忙向朱重山大声喊道:“重山兄,这小子好生厉害!只有靠你出手将他击败了!!!”朱重山呆呆的凝视着李浩,又用巾帕拭去脸上的汗水,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李浩早在岸堤上看的真切,便对朱重山高声说道:“即是朱前辈觉得这江水闷热,那在下便为朱前辈解解暑气...”手中忽然拈起御水咒,江浪上顿时掀起一片水汽,江浪跃到空中即刻凝聚在一处,李浩立即挥动“阴寒诀”将水龙冻结在一起!随即呼啸着向朱重山的船中扑了上去!

朱重山见状,忙挥动手中朱鹮刀,那朱鹮刀气便立时从船中窜出,迎向那片冰龙!但刚刚与冰龙对决在一处,那朱鹮刀影却没有将李浩的招式吞噬下去!反而被这淬着剑气的冰龙打压的连连后退!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