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黄公权见谢庭烟忽然出现,正自惊异,忽然看他手刀斩杀玉蜂,顿时大惊的叫道:“谢庭烟!!你怎么无故的斩杀我的徒儿!!!”

谢庭烟冷冷的说道:“哦,在下忘了黄公在此,请恕谢某无礼。.这玉蜂也不是什么你的弟子,如白世兄所说,她是药王门下一个蓄养玉蜂的奴婢。乃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的一个眼线,为的是你能相助我离天宗一臂之力,如今看来,是用不着了。”

黄公权见状,便破口痛斥起来,谢庭烟也不理会,转过头去告诫道:“如今你与风老儿成了没用的废物,还在此地吵嚷,若一会被我这青丝剑气卷入其中,莫怪庭烟无情!”他虽然没有看着黄公权与风岳泰二人,但声音冷酷的如冰如霜。黄公权与风岳泰二人闻罢犹如一柄神剑从脖颈上掠过,立时起身,向湖心远处逃避去了。

白慕容沉吟了一下,随即笑道:“莫非谢兄此次前来,也是想将白慕容截杀与此地么?”谢庭烟淡淡的说道:“哪里!你在赴我离天宗的谈笑亭中时,我师妹叶鱼蓉舞动青丝宝剑,你却用玄虚壁将你门人都护在一处;而后你我二人分别言及青丝乌雀二剑,我那时便想与你一试高低,但又不能坏了我掌门师兄的大事,只得隐忍到此刻,用黄公权事先给我留下的玄符,越界至此。”

说罢缓缓的抽出青丝剑来,只见空中一道闪电袭来,天色顿时乌云四起,骤雨顷刻便落了下来。那青丝剑气在雨中越显得诡异起来。白慕容也挥剑在手,二人站在即将来临的暴风雨下,天下间两柄神器与两个顶级的玄门高手之站,便要一触即!!!

蓦地一道青光闪烁,谢庭烟手中青丝剑已然出手!白慕容急急挥动手中的乌雀剑,向那青光抵挡过去!这谢庭烟可不似方才那几人,他自幼便师从严沧海淬剑,早已在白慕容闯荡江湖时名震天下!

白慕容曾与玄乙门众徒询问起判门领创离天宗的严师叔的情况,夏侯商当时只是回答了一句话:“不在你师祖火麟真人之下!”凭此话也可预见他门下这些徒弟到底有多厉害了。白慕容早就知晓会与这谢庭烟的青丝剑一站,但却不知他能从这龙亭之上现身!

谢庭烟生平有两个愿望,一是将玄乙门下铲除干净,这与龙青霜的意向是相同的。但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与白慕容一战!他早年闻知玄乙门中有人得了一柄天下十大神剑中的乌雀剑,开始以为是6星羽。

后来闻知6星羽从来不使用这器具之物,便知此剑必是落入了白慕容之手。今日在离天宗宴席散去,龙青霜早已从预留好的阵中引兵向伏羲宫攻杀过去,自己便用玄符来到黄公权的处所,谁知正巧白慕容身陷这“生”自门中,便隐去丹气,闪躲在一旁凝神观看。方才白慕容力破玄门四壁,剑诛李青竹与王手,他一一看在眼中,当真佩服这玄乙门的白慕容。便在玉蜂偷袭白慕容后现身出来,收拾残局!!!

白慕容挥动乌雀剑,与谢庭烟手中的青丝剑碰撞一处,顿时天空乌云席卷起来,居然连天空也被二人的丹气震荡的散开!谢庭烟闪动身形,催动神足,蓦地现出如电如光的身影来,一剑快似一剑的斩攻白慕容!

白慕容随即也展开身影幻影,与他不停的厮杀撞击在一处!龙亭之上顿时神光爆现,剑气横飞!便连湖心的水波也被二人的剑气激荡的飞出数丈之高!

二人丹元都不相上下,身法也是旗鼓相当,若是平常人无意间在此撞见,真会以为有天人在此地交战鏖杀!白慕容为了剑气暴涨,将体内的丹气都注灌入乌雀剑身上,想用霸道的剑气将青丝剑击断,便如方才斩断黄龙刀那样。

但谢庭烟却不是那风岳泰,手中持着的也不是那黄龙刀!他正值盛年,丹气不知比那风岳泰要强大多少倍!见白慕容剑气暴涨,随即会心一笑,也催使丹道,注入青丝剑中,一时二人僵持不下!!!

白慕容见状,心中焦急起来,自己已然是被困在此地多时,而且在与黄公权对弈之时,仍有一门没有被同门的师弟们所击破。如今被那风岳泰三人耽搁了一段时间,此时却又遇到如此的强劲敌手,自然想到战决!!!

但谢庭烟却是以逸待劳,正是想将白慕容困在此地,好将他托住,为的是给龙青霜等人攻去伏羲宫除去这个强大的助手,也为龙青霜等人攻去伏羲宫赢得时间!!!

白慕容与谢庭烟鏖战多时,忽然跃出圈外,猛地催动丹道,那乌雀神剑便似方才那般,现出神雀形状的剑瀑来,蓦地向谢庭烟呼啸而去!谢庭烟见状将手中的青丝剑挥手掷出,顿时化作一丛青色的剑瀑,转瞬间便与白慕容的剑瀑缠斗在一起,随即手中挥动法符,用“奇门攻杀”赤手与白慕容相搏!!!

白慕容见状,也挥动玄法,一道道凌厉霸气的绿色青焰不断的向谢庭烟身周猛攻而去!!!二人剑瀑在空中对决,二人却赤手在地上对决丹气,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来!战罢多时,都逐渐感觉丹气耗竭,身乏体惫。但都苦苦坚持了下来,谁若能坚持到最后,便能胜出,而将对方斩杀在这崩殂的龙亭之上,自己玄门也会为之除却一个强劲的对手!!!

忽然谢庭烟收住攻势,随即飞剑而出,白慕容一见大惊失色!心中惊道此人的丹气明显过自己,他一边御使剑瀑,一边御使玄法攻杀自己,仍能保留底气御剑而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忙收回乌雀剑瀑,将那飞而来的剑气抵挡下来,那青丝剑瀑没有了乌雀剑的抵御,顿时从空中倾斜而下,向白慕容席卷而来!!!

白慕容见状,急急的催动身周的九重“玄虚之壁”,将气壁凝聚在自己身周最小的范围内,以便能与这强大杀气的剑瀑相抗衡!只听铺天盖地的一声巨响,那青丝剑瀑席卷着青色的焰气,猛烈的吞噬着白慕容的玄虚壁。白慕容忽然灵机一动,瞬间便将身后古琴抖落在地,随即一足踏琴,一足猛撑琴弦,一道道霸道十足的剑气向谢庭烟飞射而去......

谢庭烟见状大吃一惊!忙收了自己的青丝剑瀑,急急的回放住,他不若白慕容有那玄虚之壁防护,只能以攻为守,随即闪身跃到白慕容的身前几十丈开外,停住攻击,不停的站在原地喘息起来!!!

白慕容见他止住攻袭,也收回剑气与玄虚壁,拭去头上的汗水,在原地休息起来,凝神注视着谢庭烟的动向!!!

半晌,只听谢庭烟对白慕容说道:“真想不到,我谢某在有生之年,能与白兄做这惊天一战!!!此役,无论谁输谁赢,从此你我二人定会名列天下十大剑侠之中!”

白慕容也拱手说道:“若不是谢兄手下留情,白某恐怕早已被你那青丝剑吞食了去,早已与这残破的龙亭汇为一处,便是为我做了坟墓了吧!”

谢庭烟将青丝剑收回剑鞘,对白慕容笑道:“可惜你没有死,也没有败!谢某就此告辞!后会有期!”转身自行的去了,白慕容望着他远去的身影,顿时跌坐在地上......

乐心慈与众人驻留在原地,正焦急的等待李浩与白慕容的动静,却见身边的阵字一闪,随即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原来是李浩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返回来了。众人忙迎上前去,李浩一下便跌倒在地,随即对众人说道:“我没能将小倩带回来,请诸位恕李浩无能!”

乐心慈见他这般模样,仍不顾生死的前去营救自己的女儿,心中大为感动,对李浩说道:“师弟千万不要自责!都怪那丫头不听劝告,任性下山而来,遭到今日的劫难,也是他的造化!便是死在那些妖人的手中,我也不会心疼她!幸好师弟无恙而返,若是你在阵中有什么差错,那心慈便万死也难辞其咎!”

李浩摇头对众人说道:“小倩师侄早已被离天宗的人捋了去,而且将我击倒在天龙门所在的深山中,并告诫说让我们到那鬼王门前去营救,我实在是不知鬼王门在什么地方,所以只能无功而返。”说着神色萎靡,便是服食了那些过量的黄石丹所产生了副作用,显得痛苦不堪。

秦山在一旁大声对乐心慈说道:“师姐,我在江湖中听闻那天龙门早已不知所踪,那山谷也早已成了旧址,没有一个天龙门人在此居住。如此处心积虑的将我们诱到那里,显然是为了继续引我们到鬼王门将其一网打尽!”乐心慈在一旁摇头说道:“如今悬剑门归灵枫已死,小倩被人捋去,而白师兄如今又不知所踪,我们再无战力可用,只能先在这等待白师兄的消息。”

话音刚刚落下,却听身边阵字白影一闪,白慕容已经从那龙亭处穿越回来了。众人忙迎了上去,白慕容与那谢庭烟一战,也已是心力憔悴,随即坐在地上喘息了半晌,才开口对众人交谈起来。

秦山向白慕容问道:“师兄,如今我们都已从阵中闯了出来,唯独小倩师侄被离天宗的妖人捋了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白慕容点头说道:“那布阵的黄公权早已离开原地,这些阵中也都空无一人,算是我们破了这八门金锁。我那小倩师侄暂时不会有危险,他们想用她来引诱我们上钩,必定不会夺了她性命。当务之急,是那离天宗的龙青霜,早已在我们离开谈笑亭时,往伏羲宫越界而去,想一举攻破玄乙门的总庭。我担心师尊与驻留在宫中那些同门的安危......”

说着神情忧郁,显然已是没有对策。黎长生在一旁说道:“看来只有问问那些旁边的道人了,待我前去逮住一个询问询问。”说罢便要起身,谁知他伤势未愈,刚刚起来便跌坐在原地。李浩见状,勉强支撑着向阵外走去。这阵中一旦被破,里面的人也能出入自由了。那些道人仍然不知,还是各自的端坐在原地。李浩走到那些道人面前,那些老道见了大惊失色,立即要四散而逃!却听李浩低声喝道:“你们谁若是逃走,我便用飞剑将你们这些杂毛老道一个个斩了。我不杀无辜之人,只是想问你们几句话。你们若是如实相告,我便劝阵中那些师兄饶过你们!”

那些道人闻听,见这青年眉清目秀,不似那妖邪之辈,也都按他所说,都不敢向四处逃散。只得安静的坐在原处,惴惴的看着李浩。李浩随即问道:“我们这些人,如何能归返到忉利山伏羲宫的处所?”那些道人都摇头称不知。李浩冷下脸来,沉声喝道:“你们撒谎!!早在我们进入这奇门阵中之时,那离天宗的龙青霜早已在别处越界到我玄乙门中去了!休想瞒骗我们!”

其中一个道人苦着脸对李浩说道:“请少侠原谅我们,我们也是受人指使,只能坐阵这八门阵周守候,道法也仅仅限于此阵,那离天宗的龙青霜等人有黄公权手创的玄符,自然能随心御使到那伏羲宫去。但是我们即没有玄符,也没有事先设好的阵界,是万万不能将你们如此众多之人传送回去的!若是强行越界,必会遭到天谴,那时不但你们会被卷到不知名的界地,而且我们个个都会因此遭劫!实在不能啊!”

李浩沉吟了片刻,随即对这些道人说道:“若是我一人越界而过,不知众位可有什么办法么?”那些道人四目相对,便回答道:“若是少侠独自从这阵中返回,那我们或许会有些办法。但只能施法一次,其余我们便没有办法了!”李浩大喜,随即看了看阵中的众人说道:“你们便在此地设法,切莫要让我那些同门知晓。”转身回到阵中向众人诉说了一番,唯独将自己要返归伏羲宫一事隐去。

白慕容眉头紧锁,叹了口气说道:“难道当真是天要亡我玄乙门么,可叹我师尊一世英豪!今日却被那些小人算计!”乐心慈见他伤感,便在一旁劝慰说道:“二师兄莫要烦恼,虽然我们被那些妖人设计陷到此处,但毕竟都平安的返回来,而我宫中仍有盛烈与无量师弟,和众多其他玄门驻守,想是那离天宗攻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只能趁没有大碍之时,立即从6地上返归!以免遭遇敌人的伏击。”

随即询问众人的意思,大家也都如乐心慈一般的想法,便起身出阵,走出了这县城之中。大家刚刚出得城门,陵娲忽然大叫道:“怎么没有看到李浩哥哥!?”乐心慈心中一惊!只道是李浩遭到了暗中敌人的偷袭,忙向四周警惕的寻找起来。却见崔久保拄着一根木仗摇头说道:“你们不要寻找了。方才我见他没有与我们一同而行,又见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向那些道人询问了半晌,想必是独自越界回伏羲宫去了吧。”大家听久保这么一说,都沉默不语。心中都为玄乙门与独自回去救助的李浩忧心忡忡......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