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慕容站在原地仰天一声清啸,随即淡淡的说道:“白慕容自幼拜得我至尊夏侯真人的门下,便一心修学,最大的愿望便是艺成之后,到天下间行侠仗义,斩妖除魔。.区区一个明王府,岂能让我摧眉折腰!我有一言,也请风前辈倾听,你本是玄门正宗,也算是名满天下的豪侠,如今也和官府鹰犬沆瀣一气,就不怕被天下的玄门剑派耻笑吗?!”

风岳泰点了点头说道:“即是如此,那休怪我们手下无情!”“仓啷”一声清脆的拔刀声,顿时响惯了龙亭四周,随即挽起刀势,向白慕容斩了过去......

只见风岳泰手持黄龙宝刀,猛地向白慕容扑了过去!在他动手的刹那,身边的锦衣青年李青竹掠到白慕容的左侧,一而那右边的刀客王手也闪身向白慕容掠了过去。三道刀影瞬间便将他围在了龙亭之上!

白慕容毫不惊慌,站在原地凝神观望,等那黄龙刀的刀气即将斩到自己身前的一刻,运转周天,催动丹元,伸出修长的手指,远远的向那刀身上弹,只听“筝”的一声脆响,风岳泰被白慕容的指劲一震,险些将手中的黄龙刀落在地上。顿时紧握刀柄,飞快的向他斩杀!

白慕容闪身躲过那道道极为霸烈的刀气,却见那李青竹挥舞手中修长的双刃刀,向自己斩击而来,忙反掌挥去,施展出本门的“震神掌劲”,李青竹顿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向自己袭来,手中的修刀也是一激,险被这霸刀的掌劲所震飞,忙闪躲到一边,伺机待动!

那刀客王手见二人被白慕容震退,正向白慕容的身后偷袭而来,哪知白慕容早已觉,连连弹指向王手攻了过去,王手眼前剑气大现!万万想不到白慕容如此年纪,便已修炼的将破体剑气能随身御使出来,自己若不闪避,恐怕被这指剑斩为碎片,也急急的向一旁避了过去!

这第一回合,白慕容便力退三人,都是掌故间便现出自己极为霸道的修为,黄公权远远的在一旁观看,心中暗暗思忖,先前脑海中的优势一扫而光,随之而来的便是对风岳泰三人的担心。

风岳泰稍一驻足,却见白慕容挥掌而至,一道霹雳便向自己打了过来,立即翻转宝刀,露出刀身抵挡,却听“咔”的一声巨响,那玄门掌劲震在刀身之上,顿时化作为无形,而风岳泰借助神器在手,顷刻便又向白慕容攻杀过去!

白慕容跃起身形,躲过那如神如煞的一刀,回手将身后的“崩庭”古琴抱在手中,急急的催动琴弦,顿时铺天盖地的剑气向风岳泰斩杀过去!

风岳泰见状忙挥刀抵挡,大声喊道:“这小子的剑气厉害!我们三人联手,定能将他一举击败!!!”那锦衣的李青竹与刀客王手闻听,忙纵身与风岳泰站成一线,三人也挥舞手中宝刀,急急的向白慕容回攻过去!

只见这龙亭上下顿时剑气大作,白慕容边催动手中琴弦,边对三人大声喊道:“三位好不厚道!若是将这龙亭毁坏!那便连累白某成了千古罪人!还是莫要伤了这名胜为好!”说着将三人攻杀而来的剑气一一接住,不让那些摧枯拉朽的攻势斩到身后的大殿之上。

三人见他抚动琴弦,连连接住他们的攻势,却仍旧谈笑自若,丹气丰沛,都暗暗的钦服起来。却见黄公权在一旁大声喝道:“岳泰兄莫要怯惧,我来相助你们!”随即催动法符,那印在三人身后的符箓顿时闪现出光芒来,三人顿时丹气暴涨,立即展开凌厉的攻势,刀刀都斩出浑厚的霸气来!

白慕容一见黄公权在一旁相助三人,自己的琴剑顿感不支,忙跃到空中,收了古琴,蓦地一道白光向三人斩了过去!那李青竹见罢纵身上前,想试试白慕容飞剑的威力,却听“轰隆”一声巨响,飞剑与宝刀碰撞在一处,顿时爆裂出强大的冲击波来,震的众人分别各自向后退了一步!

那李青竹曾是先帝御前侍卫,功力自不必说,他修学多年,但却仍是面色清秀,宛如青年男子一般无二,让人一见之下都以为此人乃是一个俊秀的青年人。他生性阴险非常,向来便喜那屠戮之事,但如今遇到如此的强敌,也是生平第一次!

只见他挥动手中双刃刀,借着黄公权域界中玄符的优势,忽然施展出自己三大绝技之一“青竹斩”来!顿时空中乍现出道道青气,席卷着凌厉的剑气,向白慕容扑杀而去!

白慕容见状散落飞剑,将那漫天的剑光抵挡住,就在此时,那刀客王手也挥出几倍与自己的刀气,蓦地向地上斩击一刀,只见地上立时现出无数刀丛来,正是他的“刀剑天丛”,只等白慕容稍有颓势,便要将他碎尸万段!!!

风岳泰见二人将白慕容上下的领域都封挡住,顿时哈哈大笑,随即施展黄龙刀,向空中白慕容的身躯挥斩,那黄龙刀一蘸丹气,顿时威力大显!条条刀气如黄龙之影在空中嘶啸着向白慕容扑将而去!

接连三道杀手锏,白慕容纵是再神通广大,也难以抵挡,却见他清啸一声,一震腰中的剑鞘,天空中顿时一道霹雳闪现而出,随即一股乌黑的剑瀑挟着霹雳向那黄龙扑将过去,转瞬间那些龙神般的刀影被那剑瀑所吞噬而尽!

那剑势吞了风岳泰的黄龙刀气,蓦地又向下扑了下去,那地上无数的刀丛被那闪动着雷电的剑瀑一击,顿时没了踪影,地面上焦黑一片,那刀客王手躲闪不及,被剑瀑飞溅的剑气所斩中,“咔嚓”一声,被拦腰斩为两截,连哀嚎也没有来得及出,便丧生那里,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来......

白慕容跃到地上,那天空的“青竹斩”早已被他的剑气所击退,那玄色的剑瀑斩了那刀客王手之后,便蓦地收回到白慕容腰间的剑鞘之上。在场的黄公权,风岳泰与李青竹见同伴已被他拦腰斩杀,顿时大惊失色,那风岳泰颤抖着声音,指着白慕容的腰间恐惧的说道:“乌...乌雀剑......”

白慕容提剑横胸,对三人大声说道:“没错,正是乌雀神剑!此剑一出,必饕人血!”说罢面色现出浓烈的杀气来,天人般的相貌忽然变得修

罗鬼刹一般铁青,黄公权远远的见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口中马上念动了法咒,只见白慕容伫立的地方忽然骤现出四道玄门,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道域壁将白慕容与龙亭牢牢的困在中央,黄公权一见得手,便立即对风岳泰大声喊道:“岳泰兄!快用你那黄龙斩给他致命一击!!!”

风岳泰见白慕容被困与四门之内,顿时心中也有此意,马上催动身周丹气,御行到黄龙刀身之上,那神器被他浑厚的丹气注入,顿时呈现出辉黄的刀晕来,随即刀身一声怒啸,只见一道黄龙,张开巨爪,向白慕容的四壁之内扑杀过去!!!

白慕容被困在玄门之中,丝毫不见慌张,却见那条黄龙淬着无比强大的刀气,向自己扑杀过来,心知这龙影乃是那刀灵显现,随即抽出乌雀剑来,向那龙影掷去,只见乌雀神剑蓦地化作神雀状,呼啸着扑向那道黄龙,刀剑逆天的气势对决,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身后的龙亭颓然的崩塌碎裂!转眼间成了一堆废墟,可怜这历朝名胜,就这样被夷为平地。

风岳泰见白慕容的剑势霸道,便大声对李青竹喊道:“快向他的领域内动斩击!!!”李青竹闻罢如梦方醒,忙运尽全身的气息,使出绝技“双旋斩”来,将自己的双刃剑也向白慕容掷了过去!白慕容见他剑光凌厉,自己乌雀剑又在与黄龙刀相抗衡,顿时运息而动,身上的衣襟与乌随着气劲飘扬起来,大声对李青竹喝道:“你若不收了剑气!休怪白某手狠!!!”

李青竹哪管他的威胁,仍旧催动剑气,想将白慕容夹攻在那玄门之中,忽然感觉自己颈部一凉,随即飙出一道血光来!头颅便绽裂而死,血气随即如喷泉般的涌了半晌......

风岳泰正凝神运息抵御乌雀剑那极为霸道的剑气,却见李青竹莫名其妙的被斩杀当场,心中顿时大惊,稍一分神,那驻留在黄龙刀上的剑气便减弱,白慕容趁此机会一鼓作气催动乌雀神剑!那乌雀的剑影挟着闪电,蓦地挥动两翼,刹那间便将那黄龙吞了进去,只听“咔嚓”一声爆响,风岳泰手中的黄龙刀断为两截,那乌雀剑瀑冲破黄公权的四道玄门,飞地被白慕容收回了剑鞘之中......

风岳泰持着手中半截的宝刀,顿时跌坐在地上,神色无比的沮丧,黄公权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脸上的汗水如雨般的流淌下来。却见白慕容神色从容,回头看了看被摧毁的龙亭,摇头说道:“两柄神器相互冲突,最后还是没能将这名胜保存下来...”

黄公权忽然大声说道:“你明明在我的玄门之中,却是如何将李青竹斩杀在玄门之外的!?”白慕容低头微笑了一下,随即举手告之道:“纵使你为天下阵势之祖,但你可曾听闻我玄乙门中的玄虚之壁吗?”

不等他答话便继续说道:“在玄乙门中,不是我大师兄6星羽的玄虚之壁最为上乘,他一向以攻为守,自是不屑弄这些不入流的道道。也不是我师尊夏侯真人,乃是我白慕容!经过十几年的淬炼,已是达到九重玄虚之壁的上乘功法。早已将这防御之术变成攻守兼备的法门!”

随即指着那李青竹说道:“别说这无用的妖人!便是这方圆一里之内,全都是我白慕容的领域!我早已将剑气淬满其中,若想斩杀你们,便如探囊取物!不过,我很久没有祭我腰中的乌雀神剑,便想拿风前辈的黄龙宝刀一试我剑气的威力!!!”说罢仍横剑当胸,示意还有谁能与之匹敌!

黄公权见状,沉吟了半晌,只得作罢,自己将玄符蘸到风岳泰三人的身上,为的便是助长三人的丹气与领域内的度,谁知却这样的被白慕容所破,只得对白慕容拱手说道:“罢,罢,便是我们三人也对站不过你这后起之秀,你自行去吧......”随即招呼玉蜂出来相送白慕容。

玉蜂女走到白慕容身边,将玄符交到他的手中,略微的揖了一揖说道:“白公子神功盖世,瞬间便将我师尊的阵法破掉,实在是令人钦佩,不知何日还能与公子相见...”说着眼中竟然现出留恋的神色来。

白慕容拱手对玉蜂说道:“若白某与姑娘有缘,自会他日能与姑娘相见,”随即转过身去,便要催动灵符,忽然玉蜂女眼中露出狞狰,忽然散动衣袖,一层层厚厚的翠绿色的蜂虫将白慕容的身影裹在中央,那玉蜂乃是极为剧毒之物,常人若被蜂刺刺中,立即便会手脚麻木,毒入骨髓而死!

黄公权见玉蜂女将灵符交给白慕容,便以为大势已去忙扶起瘫坐在地上的风岳泰询问起来,忽然见玉蜂女对白慕容动攻击,顿时大吃一惊!这女孩乃是三年前经离天宗的谢庭烟介绍到门下的徒儿,如今却没有经过他的施令便出手攻袭,自己顿感诧异,而且自己只教授玄门阵法,这剧毒的玉蜂却不知她从何处学来!

玉蜂女见偷袭得手,顿时面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来,随即便要离去,忽然闻听身后一阵簌簌的声响,忙回头看去。却见白慕容无恙的站在自己的身后,地上的玉蜂早已被震得碎为齑粉,而他的身周却淡淡的裹着一层青气,显然是那玄虚之壁的神功将体肤护住,丝毫没有受那毒蜂刺袭。

玉蜂女神色大为惊异,指着白慕容说道:“你...你是怎么现的......”白慕容将身上玉蜂的尸体挥去,随即莞尔的说道:“你哪里是什么黄公权的弟子,你乃是药王门下的玉蜂奴!我早在牡丹时便已将你认出,而且你与敌人共处一处,莫非我白慕容真就那么‘风流倜傥’么?!哈哈!”

玉蜂闻听自己身份已然被他识破,便惊惶的要逃走,忽然龙亭残垣后面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白兄真乃当世人杰!玄乙门名不虚传,真让我是某刮目相看了!”只见闪身出来一个神形潇洒的男子,腰间挎着一柄玄青色的宝剑,侃侃而谈。

白慕容见罢忙拱手说道:“哪里哪里,不知庭烟兄何时到此!怎么尽做那鼠窃之事?想必这玉蜂女也是下的杰作吧?!”那人正是离天宗仅次与龙青霜之下的师弟,挟有青丝神剑的谢庭烟!!!

谢庭烟呵呵一笑,走到玉蜂女身旁,对白慕容说道:“如此戏弄慕容世兄,却是让人贻笑大方!”忽然挥掌向玉蜂的颈上抹了去,一道青光闪过,玉蜂脖颈上出现一道血痕,随即头颅落在地上,半晌,鲜血才滚滚的喷涌而出!!!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