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不知在白慕容进入“生”门之时,那边的黄公权早已将门户封住,以防白慕容从中逃脱。.便只好往那最后的一个“伤”字走去。乐心慈回头现,立即大声说道:“李浩师弟!你还要到哪里去!”李浩对众人笑了笑,转眼消失在阵字当中......

不知经过多久,李浩缓缓的醒了过来,经过这几场极端的鏖战,本就不甚强壮的身体早已是疲惫不堪,但他为了给乐心慈寻找李小倩,而且心中惦念着韩山福,便只能忍着伤痛,依然不屈不挠的穿界而过。在进入这“伤”门之时,极其疲惫的他却晕了过去。在地上沉沉的睡了多时,才渐渐的转醒过来。

李浩睁开眼向四处看了看,见是一座纵深的山谷,谷前竖立一石碑,上面写着“天龙门”几个大字,也顾不得惊讶,忙挣扎着爬了起来,向山坳走了过去。半晌,才来到一处广阔的大殿之前,李浩见石阶前伏着一人,似已死去多时,忙踉跄的走过去观看。那人俯身在地,李浩将他翻转过来,顿时大吃一惊!

原来这人正是那悬剑门的掌门归灵枫!李浩脑中一片混乱,随即稍微冷静了下来,思忖半晌才有了答案。原来起初众人经过传越门时,崔久保故意释放出金钱蟹粉,致使有两个阵门出了差错,便是陵娲三人凤仪楼的“休”门,与归灵枫李小倩二人来到的“伤”门。李小倩身单力薄,纵使归灵枫再有能耐,带着这样一个累赘,恐怕也是连累致死。

李浩观看那归灵枫身上的伤口,似被宽阔的利刃所斩削,身周竟然共有十几道深浅不同的致命斩击!想是那敌人出剑极快,归灵枫猝不及防,以至丧身于此地。李浩隐约的还想起那日这悬剑门的掌门在伏羲宫醉酒时所说的话,今日却无声无息的被人斩杀于此,心中顿感悲戚。使出浑身的力气,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用剑掘了一个深坑,将归灵枫的尸体拖进去埋了。

随即向那大殿上驻足观看多时,便拄着紫霓剑向上走去。那石阶极其高陡,远远看去仿佛足有几百道之多,正向上迈步走着,却听那石阶殿上有人纵声大笑起来!

李浩心中一惊,仰向那人看去,正是那化名为韩冰儿的韩山福,持着宽刃巨剑,横架在李小倩的脖颈上,对李浩大声嚷道:“玄乙门的孽徒!你门下弟子已被我擒拿住!你快快放下手中宝剑,于我受降吧!!哈哈哈!!!”

李浩激动的动了动嘴唇,对韩冰儿说道:“山福...你怎么变成今日这样...为什么要胡乱杀人?为什么!?!!”只听韩冰冷冷的说道:“住口!你这没用的废物!看你那破败不堪的样子,我今日不欲杀你,你回去告诉你门中的高手,让他们前来营救你师兄的宝贝女儿吧!”

李浩鼓起丹元,猛地向石阶上冲了去,片刻便来到那大殿之上,大声对韩冰二说道:“山福!你若仍是怪我当初害了韩伯伯与大娘,便用你手中的剑,将我斩杀在这里吧,求你将我师姐这女儿放开,她是无辜的!”

韩冰儿冷冷的说道:“想不到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迂腐不堪,如今不止是你我之间的恩怨这么简单,这是我们师门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难道你忘了我那日在船中与你所说的话来了吗?已经没有人能阻止这场战争了!快将你那虚伪的仁义收回去!”

李浩缓缓的抽出紫霓剑,对韩冰儿说道:“即是这样,那我只能先解救我这无辜的师侄了!”说罢便出剑,向韩山福斩去。

韩冰儿轻巧的躲过,随即冷笑的说道:“刚刚我说过,今日我不杀你,因我师门有令,只将这女孩带去,看你这软绵绵的样子,一定是与那些没用的货色交战了吧。我韩冰儿说过的话,从来不会更改!你走吧!”

“生”字门中,白慕容安静的与黄公权弈棋,玉蜂女不时走上前来,为二人斟茶。

黄公权拈起一枚黑子,淡淡的对白慕容笑道:“慕容君神情恬雅,心如止水,看起来似一点也不为你那些将死的同门们担忧啊!如此无情无义,铁石心肠,真让黄某钦佩之至!”

白慕容饮了一口香茗,随即将茶盅小心的放在一旁,也拈起一粒白子,落在被黑棋重重包围的棋阵上,无奈的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能与天下第一阵师对弈与此,白某荣幸之至......”

黄公权抬眼向白慕容看了看,随即问道:“慕容君可知此处是什么地方吗?”白慕容呵呵一笑反问道:“何人不知!?此地乃天下闻名的龙亭是也,我在刚刚踏入那牡丹时便已知晓。”

说着指着远处的两处对峙的湖水说道:“东面乃潘湖,西方是杨湖;这东湖乃是宋时潘美的府邸,此人谄侫媚上,陷害忠良,为天下人所不耻;那西面却是名满天下的杨业的宅地,他一心尽忠报国,死而后已,家中的几个儿郎也相继战死在沙场之上,真是可钦可敬!”

随即对黄公权说道:“此处虽名之为亭,但实是一处广刹高,正如黄公的阵道天下无双,名副其实啊,陷入之人无不丧心丧胆,最后也都做了那冢中枯骨,哀哉可伤...”说罢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遗憾。

黄公权指着那面水镜说道:“此镜名为昊李浩鉴,乃是我镇门之宝。你方才说与我打赌,你虽早已成为我的瓮中之物,但我也不妨与你搏上一搏,若是此八门阵中,你那同门能破去半数,我便解开阵域,将你遣送原地,你看如何!”白慕容忙拱手说道:“此事甚好,却不知如何能知晓我那些同门的生死祸福?!”

黄公权微微一笑,随即又念动法咒,用茶盅之水向那面水镜上泼浇,镜中顿时再次的显现出其他阵字中酣战的情景来!

白慕容一边与黄公权对弈,一边向那镜中凝神看去,先乐心慈在夜窟山连斩凃苏与雷球;李浩冰火斩大破七杀军;随后又越界而至,用计擒住影焰门的影人,将血战重伤的乐心慈带回原处;接着往返秦山所在之处,不计嫌隙搭救熊千鲸,剑斩火龙怪;返身凤仪楼中,逼走欧阳野,击败莫留孙,看的黄公权目瞪口呆,连连摇头叹息,白慕容却在一旁仰天大笑起来!

黄公权见玄乙门人屡破八门阵,脸色顿时变得愈难看,忽然将案几上的棋盘挥手一震,那些棋子顿时散落在地,冷冷的看着白慕容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玄乙门中竟然出了这么一个青年,也罢!即是破了我这奇门阵法,黄某也绝不食言,我放你出阵,你自行去吧!”

却见白慕容朗声大笑,随即说道:“不忙!不忙!即是黄公有心放白某一条生路,那小弟先在此多谢了,”说着将背上的琴囊解下,伏在案几上,接着说道:“为报此情,白某愿奉上一曲,已表心意,还望黄公笑纳!”弹指一挥,龙亭之上顿时宫商四起,琴音大作。

只见白慕容白衣楚楚,神情从容,信手抚琴,宛如天人。忽然开口吟诵道:“美眸脉脉兮,牵魂摄魄;粉颊楚楚兮,触心动腑;俏鼻耸耸兮,若想若思;丹唇微微兮,欲言未语;柔丝芳芳兮,如梦如痴;玉臂纤纤兮,未引且伸;天生丽质兮,公子无缘;欲罢不能兮,小姐何往?......”

一边吟诵辞赋,一边向玉蜂女看去。玉蜂知晓白慕容这辞赋中颂扬的女子便是自己,马上脸上泛起了红晕,害羞的低头不语。那琴声凄婉哀伤,与这旖旎的吟诵却格格不入,忽然琴声一转,琴音隐隐透出杀伐的气蕴来!却见黄公权在一旁阴恻恻的看着白慕容,面色越的难看。

白慕容正陷入琴音的美妙中,忽然闻听黄公权厉声说道:“你即是已识破我的杀意!那就拔你的乌雀剑出来!”白慕容吟笑道:“黄公如此心急,真是枉费了我这一曲美妙的琴音。”

黄公权冷冷的说道:“你弹的曲子不是什么怡情赏心之物,乃是天下间唯一具有杀气的‘广陵散’!”随即挥手示意,只见这龙亭四周的竹木,湖心,楼等处涌现出无数的玄门剑客来,顿时杀气大增,缓缓的向白慕容靠了过来!

白慕容宛似不见,仍低头抚琴,开口说道:“黄公可知我这古琴的来历否?”随即不等黄公权回答便自语说道:“此亲乃是伏羲宫中一株上古神树所制,名曰‘崩庭’。一日霹雷而至,崩殂当庭,便以此而得名。我多年御琴纵横江湖,你可知慕容还有一个别号么?”说着眼中忽然流露出极其强烈的杀气来!!!

黄公权顿时脸色大变,蓦地闪出案几前几十丈开外,立即大声说道:“天下玄门都说玄乙门中‘九阴琴圣’甚为棘手,今日一见,果是不凡!但你若想从我这里无恙而返,却是低估了我黄某!动手!!!”这一声爆喝,那些围聚上来的剑客顿时向白慕容扑将而上,想将他碎尸与龙亭之上!

却听亭上琴声忽然大作!白慕容绷紧琴弦,催动丹气,刹那间殿台前闪现出无数丝丝缕缕的剑气来!黄公权见状大惊,想不到这姓白的竟有如此凌厉的玄法!正欲呼叫那些上前截杀的剑客小心,却见那些靠近白慕容身前几丈之内的人惨叫声不断的传来!

那些剑客闯入白慕容的身前,顿时感觉自己似被什么东西牢牢的捆绑住一般,随即一股极为暴戾的剑气挥之而来,顿时鲜血四溅,残肢遍地!

只见白慕容摇头叹息道:“如此胜景,却被这些庸人所污,此乃黄公之错!”随即手中大动,一道道紧凑有致的剑气向周围扑杀过去!!!

片刻间,这龙亭之上已是横尸遍地,那些前来截杀白慕容的剑客都丧身于他的琴剑之下。黄公权见状大为骇异,颤抖的指着白慕容说道:“你...你...”

白慕容停住手中的琴弦,对黄公权说道:“黄公让我出剑,但白某恐将这历朝名胜毁于我手,后世提起我今日一役,定会唾骂我不义。对付这些个贩夫走卒,只用我这九阴剑气便可。”那些剑客都是明王府请来的江湖高手,但转眼便被白慕容斩杀殆尽,他却淡淡的称为贩夫走卒,如此高傲可见一般。

黄公权冷笑道:“即是这样,你也不能从这龙亭中无恙而返!”忽然向远远的一处空地指去,那地上豁然隐现出几道箓纹,随即有三人在湖心处远远的走到近前,那箓纹缓缓而起,转眼便镶嵌在了那三人的身上!

白慕容起身好奇的向那三人看去,却见这几人形态各异,都不似等闲之辈。左边那人身着锦衣华服,看上去宛若官宦的模样;右边之人肌肉盘结,身形高大;当中为的是一个青衣老者,须皓白。三人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便是腰间挎着一柄长刀,显然是有备而来。

白慕容见罢,心知强敌以至,便收起古琴,昂伫立在龙亭之上,蓄势待。却听那中间青衫老者向这龙亭之上大声喊道:“玄乙门的慕容小儿!可还认识老朽吗?!”

白慕容凝神望去,顿时心中有了答案,便大声回道:“原来是风前辈,不知法驾到临,请恕白某无礼!”那姓风的老者冷笑道:“你那玄乙门的夏侯真人若是知有今日,恐怕定会后悔当初与我名刀门为敌!”

这老者正是名刀门的掌门风岳泰,这名刀门乃是天下十大玄刀门之一,这玄门中不但有十大神剑,更有十大奇刀。分别是“朱鹮刀,青麟刀,噬魂魈,黑金陌,枯叶刀,枫血刀,黄龙刀,炼凝丸,鹤鸣刀与仕女吟,”这风岳泰腰间的便是他名刀门的宝物黄龙刀。却不知何故,也被明王府请到此处截杀玄乙门众来。

白慕容闻听后微微一笑说道:“我师尊若知前辈来此守候,定会感激非常~”那风岳泰指着身边的两个男子说道:“这二人你可识得?”白慕容忙拱手说道:“慕容不曾相识,还望前辈示下!”

风岳泰指着那锦衣青年说道:“这是先帝驾前曾经的御前侍卫李青竹,如今被贬入江湖之中,幸蒙小明王垂青,如今在明王殿下左右;”又指着那高大结实的男子说道:“这是江湖中隐退多年的刀客王手,如今也在明王殿下的麾下!”

白慕容听罢点了点头,心中暗自吃惊。这明王府如今剑侠云集,高手毕集,看来是志在天下!这二人他多年前在伏羲宫修学时便如雷贯耳,今日却都到此地来与自己为敌,真是天数使然。

只听风岳泰说罢将腰中的黄龙宝刀解到手中,向白慕容喝道:“你我都是玄门中顶尖的高手,自是不必废话!如若你答应归降明王殿下,那我等便可罢手言和!你斩杀这些卒子的事情也可以既往不咎,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