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崔久保随即捅了捅黎胖子说道:“黎大哥,我身上向来分文不带,一会我们吃完,你可要为我们付账啊!”黎长生点了点头,眯起细小的眼睛小声说道:“我与你一样!临行时不知生死,带那么多钱财干嘛,万一被那些妖人斩杀,不就成了人家的了么。”随即大声招呼小二上酒上菜。

崔久保听罢大惊,继续问道:“莫非黎大哥要带我二人吃一顿霸王餐?!”黎胖子坏笑着说道:“吃就吃了,一会我们吃干抹净,等着那些妖人为我们付账。我进门时,鼻子里就闻知这酒家里有上好的美酒,在那离天宗的谈笑亭时,哪有心思吃的好?趁此机会,好好的吃他一顿!”

崔久保诧异的看着他,随即点头自语道:“原来酒仙门出了这么一个无赖”黎长生似有所闻,忙回头问道:“你说什么?”久保笑着说道:“啊,没有什么,店家!——赶快上菜!”小二忙端上几壶美酒,随即又端上了四道精美的菜肴,分别是“红烧狮子头”“清蒸闸蟹”“闷烧鲤鱼”以及“东坡肘子”。

黎长生见状,早已垂涎欲滴,忙挥动竹筷,也不管陵娲二人,自顾自的吃喝起来。崔久保一见,忙与他争抢起来。他自幼命苦,在灵龟岛时平常也多是食用海中的东西,随李浩到那伏羲宫,却整日清宴素席,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今日哪管其他,顿时与黎长生风卷残云一般饕餮起来!

陵娲见他们吃的兴起,菜肴越的见少,只得将小二叫出,又上了一些酒菜。崔久保几杯美酒下肚,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来,随即将裤带解下,搭在靠椅上继续挥动筷箸。那黎长生吃的正兴奋,也不顾陵娲在一旁,居然将上衣脱去,赤着白白胖胖的臂膀,顷刻那肚子便如球状一般鼓了起来!

陵娲也是江湖儿女,自幼随铁狱头陀长在深山中,却也不计较这些,忽然见他二人如此吃相,忍不住捂着嘴巴大笑起来。崔久保鼓着腮帮,怔了一怔,随即示意让陵娲不必客气,也一同吃喝。陵娲也不客气,便也参与到其中,直惊的楼中满堂客人四顾相望,呆呆看着这二男一女!

三人吃了半晌,都酒足饭饱,黎长生躺在座椅上,鼓起圆圆的雪白肚皮,打着饱嗝。脸上呈现出绯红的酒气来。崔久保虽是削瘦,但被这一顿大餐填饱,也是双手捧着鼓起的肚皮,忽然叫道:“我不行了,我要去厕所!”随即转身吃力的下楼去了。只有陵娲坐在座位上,剔着牙齿,好似地主婆一般的模样。

只见店小二走上楼来,看了看黎长生二人说道:“客官吃的可好?”黎长生坐在那里,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如此的厨艺美酒,怎么沦落到市井街头上,白白的可惜。”那小二笑道:“客官有所不知,这‘凤仪楼’乃是明王府中的管家所有,所以这里请来的厨子,也都是曾经王府上的人。即是您觉得满意,不知什么时候将帐钱结了,若是一会还要什么,小的再给您添!”

黎长生摆了摆手说道:“你且下去等候,付账的人一会便会前来,‘嗝’——”随即打了一个饱嗝,那小二无奈,便转身从楼上下去招呼客人去了。

这时却听楼梯响动,一行人随一个满头白的老人走上楼来,几人向四处看了看,见生意红火,随即坐到黎长生所在的隔壁客间里,其中有一个头稀疏的老者大声喊道:“店家!上酒来!!!”这一声爆喝,着实让楼上的客人一惊!

崔久保解手回到楼中,正闻听这一声爆喝,便嘟囔着回到自己的客间,随即对黎长生说道:“不知哪里来的杂碎,在这里大吵大闹,当真让人不爽。”那隔间只是隔着一道屏风般的木墙,隔壁爆喝的那老叟闻听,便要过来与崔久保理论,却听那个白老人阻拦说:“哎!莫兄怎么如此不镇定?不过是些粗人,与他们计较什么。我们还是坐在这里吃酒,静静的等候那些人的到来!”

那姓莫的老者不屑的哼道:“若不是明王府的营生,我定会拆了此处!哪曾听过这般山野之人的嚣张!”那白老者给姓莫的斟了一杯酒,随即众人畅饮进去。

却见黎长生从座位上起身,大声对楼下的店小二嚷道:“小二!上来结账!”那小二闻听忙喜笑颜开的跑了上来应答道:“好咧!”随即看着三人问道:“敢问客官!是哪一位付账啊?”

黎长生指了指身后的隔间说道:“隔壁是我们的朋友,你只管向他们讨要酒钱便好!”那小二不知所以,以为真如这白胖子所说,便忙向隔壁走了过去,对那几人说道:“请问,是哪一位结账?”

那姓莫的老者闻听怔一一怔,随即好奇的说道:“什么结账?我们刚刚坐在这里,菜肴还没有上来,莫非你是来消遣我们的吗?!”立即从酒桌上站起,便要作!那小二苦着脸忙解释道:“是隔壁的那几人让小的前来,说是你们是他们的朋友,他们的酒菜钱都算到诸位的身上,这”

只见那老者大声怒道:“欺人太甚!”随即要转身前去找黎长生等人讨个说法,那白老者又将他拦下,姓莫的瞪着双眼,大声说道:“欧阳野!你怎么几次三番的拦我!莫非你怕了那些无赖不成!?”

那老者正是当年在酒楼中,被6星羽逼走的白魔人,鬼剑修罗吴余生的师弟欧阳野!只见他神色高傲,对那姓莫的老者说道:“莫留孙!我看是你怕了他们才是,”原来这老者正是曾经在江中与宗平李浩纠缠过的百练门掌门莫留孙!只见莫留孙高声说道:“我怕他们作甚?正好拿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热热身!一会收拾那些玄乙门的妖人们!”

欧阳野摇头微笑了一下,随即举起酒樽说道:“来来!瓷器不跟瓦片斗!趁此地美酒佳肴!我们痛饮一番”话还没说完,却听“轰隆”一声巨响,欧阳野被隔壁的一只脚踹的伏在桌子上,刚刚上来的佳肴顿时沾了他满脸满身,样子甚是狼狈!旁边的两个子弟见状,居然捂起嘴巴忍不住笑出声来!

却见莫留孙大声呵斥道:“有什么好笑的?这是你们的师尊!那些人居然敢向我们攻击!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那日后我们还怎么在江湖中立足!?”随即来到黎长生的桌案前,厉声说道:“你们难道是玄乙门的妖人吗?!为什么无故的攻击我们?!”

原来黎长生早已知晓这些人乃是明王府派来此地截杀他们的玄门高手,故意装醉不知,静静的听他们谈话,见莫留孙几次要前来寻找麻烦,那欧阳野总是阻拦,便心中气恼,借着酒力猛地蹬破隔间的木墙,正好欧阳野身背的地方便是他出脚之处,结结实实的被他踹个趔趄!~

崔久保正坐在座位上打着饱嗝,闻听莫留孙一问,三人都相视而望,随即摇了摇头。他们虽说都是玄乙门的好友,但其中真切的没有一个是伏羲宫里的人。都不承认,也有道理。莫留孙见三人都摇否认,紧张的心情便放松下来,厉声说道:“刚才是哪一个将我欧阳师兄踹倒在地的?简直是找死!你可知我们是何人!?”

那欧阳野在隔壁狼狈的起身,旁边那两个讥笑的徒儿忙上前为他擦干衣襟。这老儿本就高傲,但被那一教踢的顿时颜面扫地,而且居然被自己的门人耻笑!但他为了保持庄重,仍是不动声色!闻听莫留孙在那里为自己与那几人争吵,便赶了过去。

崔久保与陵娲见他面上虽被弟子擦拭干净,但油光仍旧在脸上泛黄,便忍不住笑了起来。欧阳野极重形象,见是三个毫不相识的年轻人,便也气恼的说道:“大敌当前,我堂堂豪侠竟然被你们几个无赖所偷袭!”忽然见到久保与陵娲在一旁笑了起来,顿时大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欧阳野旁边的两个弟子顿时在一边小声说道:“师尊,你老人家脸上油光满面”欧阳野正要作,闻听后大声叹息,忙下楼去找清水洗漱去了。崔久保灵机一动,忙拱手对莫留孙说道:“敢问诸位可是来此伏击那伏羲宫玄乙门的剑侠?”

莫留孙听他说的客气,随即一怔,开口问道:“你是如何知晓的?我们正是小明王派来等候那些妖人的,我乃百练门的莫留孙。那被你们袭击的白老者乃是名闻天下的欧阳野!”

只见崔久保客气的说道:“即是如此,那真是一场误会,不知前辈们驾临,弟子给前辈请安了!”说着给陵娲使了个眼色,陵娲心中会意,忙也起身抱拳施礼。只有黎长生在一旁仰坐在那里,居然响起了鼾声!

莫留孙听罢神色犹疑,对这青年所说的话不知所以,久保忙解释道:“哦,我们也是小明王遣来在此处伏击那些玄乙妖人的,不过我们先一步到来,而诸位前辈们来时,我们当作敌人警惕起来,”说着指着酣睡的黎长生说道:“我这师兄多饮了几杯,拿前辈等当成了敌人,真是得罪!”

莫留孙点了点头说道:“即是一场误会,那请问你们是哪个门下的弟子啊?”崔久保反应极快,随即答道:“我们乃白莲门君师要门下的弟子!”莫留孙呵呵大笑,随即释然道:“原来是白莲门下的弟子,真是后生可畏啊!”随即招呼崔久保到自己桌上一同饮酒。

崔久保对陵娲挤了挤眼睛说道:“师妹,你在此处守着,若是见有可疑之人,便随时招呼我们,我与莫前辈一叙,你在这照顾师兄吧!”说着转身去了莫留孙的桌上。

只见欧阳野神清气爽的从楼下走了上来,见莫留孙几人已然回到自己的桌上,而那隔壁的青年居然也在此,顿时诧异非常。莫留孙忙向将崔久保的虚妄身份向他介绍一番,欧阳野大笑道:“原来是自己人,快请就坐,”随即走到崔久保的身边小声说道:“还望少侠切莫将我今日之事向江湖中传扬出去。”崔久保暗自好笑,但随即正色说道:“请前辈放心,弟子只当没有事情生过。”说着举起酒樽,与几人共饮了起来。

几人接连饮了几杯,也不见那所谓的“玄乙门人”到来,心下正在纳闷,却见欧阳野忽然起身,往楼下奔去。那两个弟子见状,大声问道:“师傅,你怎么还要下去啊?刚刚不是已经清洗过了吗?”

欧阳野也不答话,只是捂着肚子抱歉的笑了笑,转身下楼去了。随即那两个弟子也都神色慌张,往楼下跑去。莫留孙见这师徒几人奇怪,正要追上前去查探一二,忽然腹内如绞,剧烈的疼痛起来,便忙对崔久保说道:“请少侠在此稍后,我去去就来!”随即也随那师徒三人下楼去了。

崔久保起身大笑起来,走到陵娲的身边,黎长生也在一旁“转醒”过来,对久保说道:“怎么样了?”崔久保笑着说道:“趁他们不备,我在酒中下了点‘灵鼋泪’,那东西能导致腹泻,够这些老儿受的了。哈哈哈!——”忽然看到莫留孙在楼梯旁冷冷的看着三人,厉声说道:“原来你们几个便是玄乙门的祸害!!!居然敢瞒骗我们,若不将你们三人碎尸于此地,日后我姓莫的还怎么混迹江湖!”说罢将自己的钢鞭拿出,催动真力,猛然向三人挥去!

原来这莫留孙始终对崔久保的言行有所怀疑,一直留心观察,他不像欧阳野那般,生怕自己被无名之辈踹倒在酒菜间的事传扬出去。那师徒三人腹内当真绞痛,所以他也便学着他们的样子,然后驻守在楼梯口倾听,久保以为几人都已中计,却没想到看似憨直的莫留孙异常的狡黠!

黎长生见莫留孙钢鞭携带着剑气飞舞而来,忙将面前的桌案掀飞,那钢鞭砸在酒桌上面,顿时抽的粉碎!

只见黎长生大声向久保与陵娲喊道:“小心他的剑气!这老儿钢鞭了得!”蓦地从身上抽出一柄软剑来,随即挥舞自己酒仙门的“酒仙剑法”来,抵挡住莫留孙的攻势。

这时那欧阳野三人如厕返回,见那莫留孙正和黎长生鏖战在一起,以为又生了误会,便大声说道:“留孙兄住手!有话好说!何必伤了和气呢!?”那两个徒儿也是齐声劝阻。

只听莫留孙大声喊道:“你们都上当了!这几个人正是那玄乙门的妖人!他们早我们一步先到!快快将他们斩杀于此!!”欧阳野闻听,勃然大怒,立时便要挥出剑气将他们斩杀当场!

忽然眼前一花,却见无数的粉色海蜇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楼阁上,欧阳野的那两个徒儿猝不及防,被那海蜇蜇中,顿时如痴如醉的横躺在那里,酣然睡去。欧阳野见了大骇,心说这平原楼堂之上怎么会有海蜇,不过这点伎俩却挡不住他的飞剑,正欲纵身而上,忽听背后有“咝咝”的声音,忙回头看去,却见一只花斑大蟒,盘旋在堂柱之上,向自己吐着剧毒的芯子,顿时大惊失色!却见那花斑蟒蛇猛地向自己袭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