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却见李浩走转周天,催动丹元,将破体剑气罩在身周四处,蓦地左手施展出一招玄法,顿时这阵界之中满是大火炙燃起来,却是铁狱头陀的绝技“九印流火”,随手又御出飞剑,攻向那长戟的方向同时右手催动法咒,正是白发道人苏年生教授他的生平绝技“阴寒诀”,三道极为霸刀的剑气道法,一一攻向七杀军!!!

原来李浩寻不到訾狼,心想不如等他来攻,进而随着他的攻势,来寻找他的动向。那訾狼果然安捺不住,在出戟的瞬间,便被目不视物的李浩寻到方向,当下毫不犹豫的斩杀过去!

那訾狼见李浩攻势逆天,想收戟却已来不及了,接着劲势将长戟抛向李浩,若是自己被他的飞剑击中,但那戟斩也定能同时斩到李浩,这一招可谓险恶至极,玉石俱焚!

訾狼手中没有了方天戟,极迅速的将腰中所佩的长剑抽出,来阻挡李浩凌厉的飞剑,刚与剑身碰撞,忽然便觉右臂一阵灼烧!险些将佩剑摔落在地!随即左侧一股极其阴寒的罡风扑面而来!

这飞剑,“九印流火”“阴寒诀”三种玄门道法同时攻向七杀军,他便是再逆天,也实在是难以抵挡,却听訾狼一声响彻天际的长啸,沙场上顿时恢复了平静

只见天空早已现晴,风沙也消失在沙场之上,李浩解下遮住眼上的衣襟,拱手冷声对七杀军说道:“多谢军煞手下留情,李浩再次领教了!”

只见訾狼远远的在一旁伫立着,对李浩点了点头,忽然抛过一件东西,李浩心下好奇,忙向那东西看去。却见地上乃是一张画满符箓的玄符,却不知訾狼扔给李浩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訾狼忽然开口说道:“这是你想要的东西,你按照上面书写的意思照做,便能见到你的同门”忽然全身颤抖,猛然间右侧身体散落在地上,瞬间成了灰烬,而左侧却刹那结成寒冰,李浩呆呆的看着,慢慢的走了过去,刚欲伸手触摸这闻名天下的七杀军,却听“啪”的一声轻响,訾狼的头颅掉落在地,眼中满是感激的神色,随即那头颅居然开口温馨的说道:“多谢了”

李浩痴痴的看着地上的头颅,心中不忍,自己本想将他的“破军神煞”破掉而已,并没有意识到下手如此之重不但毁去了整个身体,而且居然将訾狼的脑袋也斩了下来!

李浩沉吟片刻,挥手将七杀军的尸首葬在沙场中,也算是这訾狼最好的慰藉与长眠之处了。随即展开手中的玄符,定睛观看。却见那灵符乃是那黄公权所留下的东西。原来在建阵之时,黄公权早已将两方胜败之事算计于心。生怕阵中被玄乙门人所破,便给诸位守阵之人每人留下一道玄符。万一八门中哪一门落败,其他得胜之人便可持着玄符穿越过去继续与玄乙门人拼杀,直至玄乙门人全军覆没!

李浩心下着急,便仔细的研读起来,随即口中念起了符语,对着八门中的“死”门传越而去

李浩片刻便随那玄符之灵力,传越到了这夜窟山之中,放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山间林野满是僵尸野鬼的尸身。却见乐心慈正与那黑影缠斗,马上便要葬身那人的剑下,便催动丹元,向那人厉声喊去,那黑影闻听,只惊的魂飞魄散。哪里想到这夜窟山中仍有其他的玄乙门人,便倏地隐身而没。

李浩忙向乐心慈出奔了过去,见她浑身血迹斑斑,显然是经过极其惨烈的鏖战,忙在身上拿出本门的“归元散”给乐心慈喂服下去。乐心慈嘴唇泛白,神色萎靡,对李浩强笑道:“原来是师弟,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李浩忙止住她的话语,关切的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请师姐切莫再要说话,只安心在此处静养便好,待我斩了那妖人,我们便能从这个鬼地方离开!”说罢将乐心慈安置到一处墓穴后面,随即二指并拢,口中念起了咒语来,又向那林中的影人大声说道:“我已用搜魂之法捕捉到你的气息!你若再不出现,我可要飞剑刈杀你了!”

那影人听罢,忽地现出身来,站在李浩的面前。李浩见他身材高挑,身后背着一柄狭长的铁剑。胸口处绣着一个赤红的火焰形状,便不解的问道:“你是哪里来的玄门剑派的弟子?可知我玄乙门的厉害?也敢与我们做生死之战么?!”

却听乐心慈在墓穴那里对李浩低声说道:“此人乃是影焰门的弟子,师弟切莫轻敌,千万要多加防备”随即虚弱的坐在那里,再不能言语。

李浩凝视着那影人,对乐心慈说道:“师姐放心,李浩手刃这什么影焰门之人,如屠猪狗!”说着射出飞剑,向那影子斩了去!那影人见李浩剑气十分凌厉,却仍旧站在那里,似在等着那飞剑的斩杀,等到飞剑掠到他身前几尺之处,蓦地走转身形,向一旁闪了一闪,居然躲过了那一剑的斩袭!

李浩见状,心中大惊,那飞剑原是极速的玄门宝器,怎么这人却轻描淡写的躲闪了过去!?但他随即也不动声色,便大笑着说道:“其实我若斩你,你早已丧身于我的剑下,我不过是想吓你一吓,看你怕的,呵呵!”

那影人听罢,双眼闪出疑惑的目光来,似有些半信不信。李浩见状,便对他说道:“你若不信,我们便来打一次赌,怎么样?!若是我用飞剑斩到了你,你便自动离去,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欲杀你,你看如何?!”

那影人听罢,沉吟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似乎答应下来。李浩也点头说道:“好,你既然答应下来,那我便与你比试一番,看你的身法快,还是少侠我的飞剑快!”说着猛然向一旁射出一道飞剑,那影人心中一惊,方才正暗自凝神观看,却见李浩将自己的飞剑向一旁飞射而去,正踟躇间,忽见李浩飞速向自己的身边袭来,手中持着的正是紫霓剑!

原来李浩刚见这影人之时,便知此人身法极其飞快,便是连乐心慈的赤霞珠也捕捉不到他的身影,那自己的飞剑却又如何能将他斩到?这影人闻听李浩的一声大啸,那时心中惊惧,便隐藏了起来。李浩想到当年与解轩辕在船中之事,他虽没有学过什么“搜魂之法”,但也想吓这人一吓,谁知此人甚为诚实,闻听后便乖乖的现出身来,李浩便想智取,不欲用拼杀解决。

那影人正兀自惊异,却见李浩发疯似得冲向自己,急忙闪身躲过。纵到十几丈开外,眼中闪现出愤怒的神色来,似乎在责备李浩使诈。李浩见自己没有得手,便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实在对不住!方才我御使飞剑出了差错,刚刚在那凉州地界将那什么七杀军脑袋斩了下来,腹内丹气有些不足,请你原谅!”

那影人闻听大惊失色!心中想便是连那七杀军訾狼也被这青年人斩杀与剑下,那此人的丹道剑术定会十分了得!他能全身而退,此言自不是虚妄!随即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不知思索着什么。李浩见他犹豫,显然已是受了自己的蛊惑,心中暗笑起来,随即不屑的说道:“你也莫要惊讶,啊,我也没把他怎么样,只是用我那冰火斩,将他一半的身子焚成灰烬,另一半冻成了冰块儿,再用我这飞剑,轻轻的一削,那七杀军的脑袋便掉落在地上了!哈哈,哈哈!”

李浩虽说想恐吓这影人,但自己口中说的却也是事实。李浩边说边对自己的失手斩杀訾狼之事而痛心不已。但为了迷惑这面前的人,只能强做欢乐,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杀人魔王一般无二!这影人显然已经受到自己的蛊惑,李浩心中知晓,此人可能是个未经世事的青年,不然单凭那些老江湖的狡黠,自己的谎言漏洞百出,是无论如何也混瞒不过去的。

那影人思忖片刻,忽然开口说道:“即是如此,我便听你一言再受你一剑好了,若是你输于我,我便动手斩杀你,休要怪我无情!”李浩听他口气稚嫩,更是心下好笑,自己常被人讥讽为痴子,但谁知天下竟然还有比自己更痴之人,当真是快哉的很。便朗声对那影人说道:“好!即是你答应,可不要反悔!我一会便要你输的心服口服!”

那影人说道:“但是你若是再用那卑鄙的伎俩,我便不再信你了!”李浩摆了摆手,随即大声说道:“你要注意啦!我要飞剑斩杀你了!”说着仍是挥剑,向那影人一旁爆射而去!

那影人见状又是一怔,随即没等反应过来,却见李浩飞速的往他一旁闪去,催动全身的丹元,注入那“阴寒诀”中,猛然挥手向那影人扫了过去!

那影人见状恼羞成怒,随即正要展腾那暗影之术,蓦地见自己的身后早已被那神诀筑起一道冰墙,将自己围在当中!只有眼前一条路了,只好生死不顾的向前面冲出去!

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没等反应过来,身体却似被装进什么口袋里一般,忙挣扎了片刻,但浑身已脱离地面,再使不出丝毫的力气,只得任凭被李浩擒拿住。

李浩提着手中的布袋,顿时站在那里大笑起来。原来他在与乐心慈交谈之时,乐心慈早就将那凃苏携带的冥神斗交与他手,叫他应机而动,他便想出这个兵不血刃的破敌之法来。

李浩对着那斗中大声问道:“怎么样,你是服与不服!”只听那影人在神斗中大声喝骂。李浩听罢更是大笑,似很久没有这样的开心了,却也不与他计较,便背起神斗,向乐心慈所在的地方走去。

李浩将那布袋扔到一旁,对乐心慈说道:“心慈师姐,你还好吧?”乐心慈苦笑着说道:“我暂无大碍,如今我们已将这些妖人斩杀擒拿住,却是如何能离开此地”说罢神色黯然了起来。

李浩心知她惦念自己的女儿,忙对乐心慈说道:“师姐切勿心急,我刚刚在那凉州地界战败那七杀军,他在死前将此物交与我手。”说着将那黄公权所造的玄符递给乐心慈观看,便继续说道:“我们凭这灵符,便能回到来时的地方了。我这便送你回去,然后前去相助其他师兄们!”

说着在那死去的肥夜叉与凃苏身上搜出玄符,按照符箓的咒语,携着乐心慈与那影人,倏地穿界而没,离开了夜窟山中。

半晌,李浩三人回到原来的镇府之上,见那些道人仍在四周保持着阵形。他们看见李浩与乐心慈传越回返,都一个个异常惊骇。李浩对着那些道人喊道:“众位放心,我知这阵法的规矩,如若向汝等出剑斩杀,便立时遭到天庭雷噬,不得好死!”说着将背上的口袋放下,对乐心慈说道:“师姐好生看守此人,莫要被他逃了去,我这便前去寻找师兄们!”乐心慈点头说道:“我也想与你同去,但无奈心疲丹尽,只好劳烦师弟了,千万要小心行事,再莫要遭到那些人的算计!”

李浩连赢两阵,心中大是畅快,便拱手对乐心慈说道:“还望三师姐放心,只有我玄乙门算计别人的份儿,告辞了!”说着便催动符咒,传越到其他阵中。

顷刻间,便来到一处陌生之处。李浩四下里观望,却见是一个偌大的海滨,自己正欲向前行走,海滩上忽现一个“井”字,忽然心中大惊,忙拿出身上那几张灵符观看!

却见三张灵符上分别写着“死”“惊”“杜”,原来李浩见到前面那大大的“井”字,便忽然想起,那夜窟山中前来轮番攻袭乐心慈之人,都是从别处传越而至,莫非那几门中已有同门被截杀?顿时激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便不敢再往下想。随即定了定神,思忖着前面这个“井”字。

他们一行人原有九人,他身陷七杀军的“惊”门,而乐心慈所在乃是夜窟山的“死”门,那肥婆夜叉女的“杜”门,在加上那影焰门的影人身上没有搜出的的玄符以及面前的“井”门,如今共有五处了。却不知何人已惨遭毒手,又是何人在此地与敌人胶着。

这时,耳边忽然闻到声声嘶吼之声,忙将那些玄符藏进怀中,向前寻找自己的师兄去

李浩向那嘶吼声处奔去,沿着海边跑了半晌,却连一丝人影也未曾遇见,心中正在疑惑,却远远的望见,不远的一处海岛边上似有人在厮杀,忙御剑飞行,向那小岛处飞去。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