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闭起二目,无奈的叹息了一下,随即凤目冷视,忽地拔剑向蜂拥而来的兵群甲士冲了过去,顿时场中一片血气横飞!他本不若将这些没有丹道之法的庸人截杀于剑下,但若不施以颜色,将这军营的主脑逼出,那想要脱身是万般不能,只能被困在此地作无益的屠杀!

忽见两匹黑色战马飞冲到自己的双翼,李浩忙凝神向那二人看去,却见两人张开一张硕大的铁网,向自己扑来,想要将他缚在网内,任凭兵士们戳杀!

李浩左手拈起一个御土的法诀,忽然向自己左翼那人施动过去,黄沙中顿时一声轰鸣,将那人震落马下,李浩只想将此人震倒,不想伤害那些马匹,只能催动玄门道法,做减少杀戮的攻击。

那人被震于马下,立即翻身而起,但李浩早已留意,挥手便是一剑,将那人的铠甲震为齑粉,那人见状,吓得面无血色,忙起身向一边逃了去。

右翼那人见自己的同伴舍己而去,也无心恋战,随即调转马头,向营房那边奔去了。

只听沙场中哀嚎遍地,无数残肢断臂血肉横飞,李浩便只单单施用紫霓剑,便如屠猪屠狗一般将这些军士斩杀殆尽,无一有还手之处!那参军在一旁见状,大惊失色!吓得险些从马背上跌路下来,忙施动令旗,让后备的军队向李浩扑杀过去。

但无奈那些军人久未经战,如今又是太平天下,很多人都未见杀伐之事。只是闲时随那参军到集镇上欺侮百姓。冲过去的军人见到这样的情形,早已魂飞胆迸,都不顾令旗的指挥,扭头向后方跑去,慌乱中又有无数人被踩踏到脚下,仓皇而归。

那参军见状,忙大声制止,但无奈士兵早已不顾号令,被那修罗一般的青年所惧吓,正向营寨中逃窜之时,却见营寨中冲出一匹白马,马上的人身披战甲,见军士纷纷逃窜,顿时挥动手中的长戟,将跑在最前面的军士斩去!后面的见主将出现,顿时停住脚步,心中稍稍有了安慰。

那人下了战马,斜视着那些溃逃的士兵,迈着沉重的脚步向李浩走去。参军一见,忙拱手对他说道:“禀将军!这妖人实在过于厉害,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却见那将士持戟而动,急速的向参军一挥,那参军脑袋蓦地远远落向沙场一侧,而身体仍保持拱手的姿势站在那里。那将领一言不发,眯起眼睛,默默的看着李浩,身后的参军尸体脖腔猛然喷出鲜血,洒落在黄沙的地上,转瞬间便干涸如常,血迹被那无情的沙土所吞噬干净。

李浩如神如煞的伫立在沙场的中央,低头沉吟了片刻,便开口向那将领说道:“来将何人!我玄乙门不斩无名之辈!”他生平从未与士官打过交道,不知如何称呼,所以在心中想了半晌,才想出演艺小说中那文绉绉的话语来喝问~

那人一语不发,忽然用矛戟在地上沙中画出几个大字,李浩向地上看去,不禁大惊失色,只见那地上写着“七杀军”三个大字!这七杀军訾狼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军煞,传闻此人生于塞外,不但天性残戮,而且不随众流。朝廷几次召他晋升,都被此人一一谢绝,原是老明王的部下,如今老明王已死,便死心的跟随小明王。据说天下间军士中,唯独此人具有能与玄门剑侠所抗衡的力量,所以被称之为“军煞神”。

訾狼双目在曾经与剑侠战斗之时,被人削瞎一只眼睛失明,而呈现为灰白色,加之此人细目高颧,样子极为与名相应。二人任凭风沙在身边肆虐,都不动如山,等待最好的战斗时机。忽然訾狼破戟而动,向李浩挥出一击,李浩顿时感觉一股强劲的剑气席卷而来,顿时飞射出剑,将戟势挡下,心中暗暗敬佩这军煞好生了得,居然用如此巨刃,能挥动出玄门的剑气的威力来,当真是棘手非常!

不等李浩回攻,这訾狼与风沙舞成一片,道道戟劲呼啸着向李浩飞射而来,李浩毫不犹疑,当下御出飞剑,与这劲势搅在一处。若不是苏年生与夏侯商在火麟殿中为他淬剑一月有余,说不定早就抵挡不住这七杀军的矛戟攻袭!

訾狼见李浩抵挡住自己的攻势,忽然仰天大啸一声,挥动手中的长戟,沙场顿时被戟势撩起一道沙暴!席卷着往李浩方向狂扑而去!

李浩虽是能抵挡他的长戟,但被风沙一吹,眼中立时被揉进了黄沙,顷刻间泪流满面,生怕訾狼趁揉眼的光景将自己斩为两截!忙停手说道:“等一下!”

七杀军冷冷的望着李浩,忽然开口说道:“军煞手中,没有活口”便欲挥戟攻去,忽然见李浩撕下衣襟,将自己的双眼蒙住,便住手好奇的观望起来。李浩将双眼蒙严,眼前再无半点光亮,随即开口说道:“你已失一目,我李浩不便占你的便宜!如今将自己的双眼蒙去!算是平等对战!”

七杀军訾狼看了看李浩,点了点头,满是疤痕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意,随即高喝一声————“啊!!!!”辉动长戟,向李浩横扫过去!

沙场被他的戟劲一激,顿时又是飞沙四起,黄尘漫天,本就昏暗的地方变得更加的暗无天日,李浩仍旧蒙着双眼,仔细的站在原地聆听,那七杀军无比凌厉的煞气早已扑面而来

李浩扯下衣襟,将双眼紧紧的蒙住,一者可以避免风沙的侵袭,二来也想试试自己遮目相斗的功夫如何。曾经在伏羲宫与白慕容学琴时,听闻他讽诵道德经中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而心有所感。白慕容那时曾对他说道:“世间上许多事物,并不是凭感官便能了解一二的,最真实的事物,往往都是直觉功能体会不到的东西”

他站在风沙中,侧过头谛听沙啸,耳中便觉有如万马齐嘶般的轰鸣。心中知晓那是七杀军向自己所发出的攻击!便瞬间向左侧移动开来。平常人只要被蒙住双眼,别说飞驰而去,单单只站上一站,便会身体失去平衡。可李浩却宛若得了天眼神通一般,疾驰而去!

訾狼见李浩躲过自己的那极为凌烈的戟势,猛地纵身跃向空中,挥动手中的方天戟,施出一招“贪狼逐月”,往李浩所在之处劈将下去!

顿时,沙场中央蓦地惊现出一道漩涡!向李浩卷了过去!原来这訾狼久驻凉州地界,他天生神力过人,平时便在这沙场中练习争战,早已对风沙习以为常,久而久之这风中沙暴居然成了自己得心应手的凭助!而李浩却久住深山海岛,哪里曾见过这等场所的战斗。

那沙涡席卷而来,层层的将李浩裹在其中,飞卷的劲势挟着锋利的剑气!凡人倘若被那沙暴斩击到,立时便会碎为齑粉!李浩明知身处险境,但也绝未动念将眼中蒙布解下,蓦地催动身周丹气,那“诛天剑气”刹那爆射而出!护在身体周围,那袭卷而来的风沙剑气螺旋着削斩撞击,发出一阵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来!

只见那层沙暴围绕着李浩的身边,劲势却一直没有减弱,李浩催动护体剑气,渐渐的往訾狼的方向靠了过来,那些驻守在一旁的兵士顿时大惊失色!怎么也想不到这青年能生生的抗下七杀军的重击而无恙的存活,而且居然挟着沙暴,一点点向军营附近!没等这些军士反应过来,顿时有几十个身着甲胄的壮汉被凌空卷起,转眼间便被沙暴的外层抛向高耸入云的空中,半晌才堕落在地,摔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李浩虽然目不能视物,但分明的感觉那訾狼的杀气近在眼前,便在沙暴中向他逐渐靠近。七杀军一见自己的招式已为他所破,猛然双手举起长戟,在头顶不停耍动!顿时又卷起一道凌厉的沙暴龙卷风!怒啸着向李浩攻了过去!

李浩被这身边的沙暴所裹,用“诛天剑气”防护在自己的身周,已是消耗不少的丹元,而此时那訾狼又挟裹着剑气向自己扑来,便顿时感觉吃力!只能缓缓退后,以免遭到他那长戟的倾袭!

七杀军见状,更是肆无忌惮,猛地将长戟刺进李浩所在的沙暴中,却听一声雷鸣般的轰响,那沙暴散破在地,只见李浩已经被长戟一击中地,刺进胸膛,毫无声息的伫立在沙场中央!

那些驻守在一旁的士兵见状,都呆在了场中,随即便大声高呼道:“军煞胜利了!军煞胜利了!!!”却见七杀军冷冷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与战斗结束的意思。众人见了,都不明所以,顿时止住呼声,呆呆的看着战场。

忽然被长戟刺中的李浩,略微的动了一动,在场的军士都大惊失色!忙凝神向他望去,却见李浩催动真力,体内的丹气爆射而出,忽然将长戟崩回,胸口衣襟被戟劲刺穿,却没有鲜血从中流下来,显然是护体的剑气发挥了作用,丝毫没有伤到肌骨!

訾狼被李浩的劲气弹中,猝不及防,猛然震得他急促的向后退去,踉跄的跌了几步,才勉强支撑住没有摔到。自己所制造的沙暴早已消失于无形之中。他万万想不到这青年,蒙着双目,却仍旧能与自己持久鏖战,而自己淬有剑气的长戟居然刺他不破!

却见李浩手持紫霓剑,向沙场外的众人朗声说道:“如此,该轮到我出招了!”忽然用剑指向沙场地面,丹元贯通剑身,那紫霓剑一遇丹气,顿时通体又现出血红色来!剑光向场外众人闪了过去,惊的甲士们心中一惊!随即更令人骇惧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李浩向下一划,那地中尘沙顿时掀起一整块连着地皮的沙丘来!猛然向七杀军攻了过去!訾狼一见,急忙挥动长戟回防,却见李浩连连挥动剑身,那沙场之地便如山崩之势,接连的向四周散扑过去!

那些甲士见状慌忙躲避,向身后的营房跑了过去,怎奈那些巨大的沙块呼啸而过,瞬间便将营房的辕门堆埋住。那些甲士有的被掩埋在沙土之中,有的被沙丘击中,顿时鲜血狂喷而殁。转眼间便四散奔逃,场中只剩下李浩与七杀军二人。

訾狼见李浩连连的攻向自己,虽说惊诧,但也却是不惧。挥动手中长戟,将扑向自己的沙块都震落在地。怒吼着向李浩飞扑过去!

李浩心知七杀军来势凶猛,自己便手持宝剑迎了上去!他的紫霓剑本是短兵刃,近身战斗本对他有优势,但那訾狼何许人也?始终与李浩保持着一段距离,发挥自己长戟的优势之处!或攻或守,或进或退,李浩紫霓剑虽是厉害,但那戟身上也沾染了訾狼的霸气,二人拼杀半晌,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訾狼见久攻不下,忽然收住攻势,将长戟向沙场中一拄,挺拔的伫立在原地。李浩见他停住攻势,心中好奇,耳中却响起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与方才的不同,却是如沙漠中风暴来临时的轰鸣!忽地觉得自己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忙凝神贮息,侧耳向七杀军方向听去。

忽然沙场四周升起一股极大的龙卷沙暴来,顿时将天色遮挡住,原本灰黄的天空转眼间便黯淡下来,顷刻便如黑夜一般!李浩心知已进入七杀军的领域中,不敢怠慢,随即寻找訾狼的气息,却心中一惊,原来在方才那股龙卷升起之时,那訾狼的气息与身影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浩心下着恼,怎么这军将却也懂得御使领域之术,却不知这訾狼原本就是那明王府的玄门高手,只不过如今奉命来此领军罢了。原来訾狼见李浩棘手难攻,心中也暗自烦恼,他生平所遇到之人,从未有过与他过上五十回合之上。如今见李浩如此年轻,但丹道剑术却是出奇的凌厉,便施动自己的绝技,想将他一举截杀!

这龙卷沙暴,本是他自创的玄门技法,自从来到凉州二十余年,经过无数次的演习操演,便炼就了这闻名天下的“破军神煞”!若是被卷入这煞阵中人,无一不丧身于他的方天戟下!

李浩在阵域中,寻不到訾狼的气息,便挥动紫霓剑,急急的向自己身边斩击,生怕他忽然在暗处现身,将自己格杀当场!胡乱的攻了半晌,周围却无半点生息,而李浩早已累的身疲体乏,最后思忖了片刻,居然俯身坐在了地上。

那訾狼一见之下,猛下杀手!挥动长戟,一式“剑戟惊天”,向李浩挥斩过去!这领域乃是他的天下,窥见人物如见蝼蚁一般真切,但领域内的敌人却是丝毫寻不到他的身影。那戟身经他丹气一激,顿时发出赤黄的戟影!戟刃暴涨十多倍之多!夹杂着极为凌烈的霸气,挥斩李浩!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