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肥婆咧着大嘴,走到乐心慈的树下,大声说道:“怎么了,哈哈哈!经不住老娘的重击吗?看你人模狗样的!长得漂亮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我的神斩!我这就先把你这漂亮脸蛋毁了,然后将你衣衫扒光!到人多的城中游行去!哈哈!”

说着鼓起肉腮,忽然从口中吐出一股浓烈的气团来,那气团经过她的口中,出非常刺鼻的垃圾气息来。乐心慈捂住口鼻,转身躲到树后,那气团猛地爆裂在树身上,却听“咔嚓”一声巨响!那树身竟然被她的这口气吐的断为两截!

断落的树身向树后的乐心慈砸去,轰然倒塌在地,只听那肥婆在一旁捧腹大笑道:“老娘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在我手中活下来!尤其是你这样的妖妇!专会勾引男人!找死!”

原来这肥婆本也生的娇美无比,但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的起福来,多年的恋人也实在不能忍受她的凶悍,便离她而去另觅新欢。这肥女誓报仇,在离天宗门下学了一身本领后,将她那从前的恋人与新欢砸成肉饼,装在一个狭小的棺木中!所以她一生最恨相貌姣好的女子。只要哪个女子稍有姿色,便都会惨死在她的手下,无论世间百姓还是玄门剑侠!

说罢便走到那树下,爆喝一声,那参天的树身竟然被她的神力高高的抬起!看着被压在树下的乐心慈,顿时大声笑了起来,双手用力,上下不停的墩动树身,向她压了下去,想以此折磨乐心慈直到死去!

却见乐心慈蓦地从树下滑了出去,身体似泥鳅一般飘到几丈外,用尽身周的丹元催动“赤霞仙气”,同时背后的“剑灵”赤霞珠也飞射而去,飞的斩杀那肥婆!

那肥婆以为乐心慈早已是奄奄一息,谁知却还能具如此反抗的丹气,顿时不敢轻慢,一边催动真气,护在斩马刀的刀身,与飞射而来的赤霞珠斗在一起,她挡得住赤霞珠,但乐心慈的“赤霞仙气”挟着道道异常凌厉的剑气呼啸而至,又向她庞大的身躯攻杀过来!

这婆娘也丹元充沛,猛然运息在身周,那道道剑气飞旋着扑面而来,瞬间便将她割得血肉横飞!亏她皮糙肉厚,不然早被凌厉的剑气削杀露骨!

乐心慈已是战的筋疲力竭,不能再将战事拖延下去,趁她抵挡自己的攻势之时,手中又拈起法咒,施展出“崩山术”来!瞬间地上冒出阵阵绿色的焰光,围绕在那肥婆的身周,只听她哀呼一声,倒在了地上

她接连受到三道极为厉害的玄法攻袭,便是大罗金仙,也是不能抵挡,顿时受到重创,瘫倒在地上。乐心慈一见,顿时送了口气,一下便瘫坐在地,马上紧闭双目,吐纳运息起来,想趁此恢复丹元。

却听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只见那肥婆缓缓的站起身来,脸色狞狰,口中喃喃的说道:“饶不了你饶不了你”忽然猛地舞动大刀,向乐心慈扑了过来!

乐心慈正凝神贮息,耳边被她这一声话语惊的睁开眼睛,心中绝望至极。自己还没有恢复战力,但这肥婆却是体骼如此强健,自己如被她扑杀住,定会命丧于此!

乐心慈灵机一动,口中念动解缚咒语,眼见那肥婆呼啸而至,忽然被一股极为强劲的鬼气打飞出去!那肥婆的躯体本就巨大,再加上被这强烈的一击,猛地砸到一株古墓上“啪”地摔在墓石上面。她心中恼怒,又毫无设防,被这霸道的劲力击中,顿时眼中泛白,再不能起来。

原来乐心慈方才与那凃苏那场鏖战,先是被那混元金锁锁住,而后又被镇压在玄门道术“弥罗镇山”之下的那山怪,被她念动的咒语解脱,顿时咆哮而出,一见这肥婆的身躯,便立即大怒,挥掌将她拍在一边!

那山怪失去了御使之人,自然不会再攻击乐心慈,所有僵尸猛鬼中,只有山怪最具人的心念。它怕再被乐心慈锁困,将那肥婆拍飞之后,便消失在森冤林中,逃窜而去。

乐心慈仍坐在那里,拭了拭头上的汗水血水,连吐纳的力气也没有,顿时瘫坐在地上,这夜窟山一战,没想到是如此的辛苦,而且天下的玄门剑派也当真如此了得!歇了片刻,便挣扎着走到那肥婆的身边,单手扣住背后的剑匣,对那肥婆喘息着说道:“你叫什么,我乐心慈向来不杀无名之辈!”

那肥婆被半块巨碑压住,脑中受到撞击,鲜血倏倏的流淌下来,见乐心慈要斩杀自己,顿时眼中充满恐惧,强撑着说道:“我叫雷球!绰号雷夜叉!我错了!求女侠饶我一命!”

乐心慈闭起眼睛,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我玄乙门是那滥杀无辜之人吗?不过,我若是饶你,难保你日后不到江湖中去杀戮无辜的妇人。”说着缓缓的将剑匣打开,那赤霞珠慢慢的飞出,停留在乐心慈的身边,她继而说道:“江湖中就是如此,杀戮无数,争斗不停!若是随处丧身,也都是天数使然”随即面前霞光一片,只听那雷球惨号一声,被赤霞珠斩下头颅,一命呜呼。

乐心慈收了剑灵,心中说不出的凄凉,她不愿杀人,也从未想过在江湖中卷入争战,但无奈躯不由己,只能不惜痛下杀手。疲累与烦闷早已使他难以抵御,一下便瘫坐在一边,心中又思念起自己的女儿来,悔不该当初放她下山,如今也是生死未卜,不由得垂下泪来。

休息了半晌,乐心慈缓过神来,心中想起白慕容入阵之时所嘱咐的话,这里早已没有了敌人,但为何仍旧置身夜窟山中,正不解之时,忽然见山顶上伫立着一个人影,那黑影远远望去,身材消瘦,身后似紧缚着一柄长剑,蓦地不见了人影!

乐心慈心中大惊,敌人一波接一波的到来!自己纵有通天的能耐,也是不能与之向抗。如今体疲力乏,丹元耗竭,忙拿出早已备好的隐遁符,想要从这里遁出去!

她口中念起符语,半晌,却无半点生息,乐心慈心知在这金锁阵中,隐遁玄符早已被制衡失去效力,无奈只能将法符收进怀中,警惕的周遭一切动静!

身处山林,越是站在四下无人的空旷处,越是危险,敌人也越有可趁之机。乐心慈紧靠在一处石碑上面,向四处看去。忽然一道灰影闪过自己的面前,乐心慈被这人的身法惊的心中乱跳,她修学道术,鲜有能逃过自己法眼之人,如今这人的身影却如烟似魅一般飞快!想是连那赤霞珠的度也是难以企及!

正凝神间,忽觉自己身后一阵微凉,想躲闪是再也来不及了,忙向前滚去,随即赤霞珠飞射向石碑后面,那石碑被赤霞珠的剑气一击,轰然倒塌在地,顿时尘土四起。乐心慈心下大骇!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那人是怎样能穿过石碑而用剑攻到自己的。那石碑厚重非常,若是有剑气,自己也能即刻感知得到。如今却被人毫无升息的偷袭了!

没等乐心慈反应过来,却见一道剑光随着那人影飞袭自己而来,忙用赤霞珠抵挡,但未及那剑灵回到她身边,自己却被那凌烈的快剑刺中右臂,顿时鲜血流淌下来,挣扎着向一旁躲去。

那黑影也不出声,只管手持快剑,一剑快似一剑的攻袭而来!乐心慈几次想用赤霞珠来抵挡,但都没有碰到那黑影的衣襟,便被那人刺中,不一会身周便被刺了十多剑之多!眼看便要丧身于此地!

乐心慈忙挥手催动法咒,想不动丹元,用“崩山术”来将那黑影震到,但无论那些绿焰如何倾袭闪动,却仍是沾不到那黑影半点踪迹,那人却越闪越快,最后简直形同鬼魅一般!

乐心慈心说不好,隐约中脑中浮现出一个江湖上后起的玄门剑派来。那玄门不似中原道法,大多却像东洋的忍术一般,但又与忍者相差有异。门中之人善用幻身法,来迷惑对手,据说此门学修的身法,乃天下间最为飞快的移形之术,所以被江湖中人称为“影焰门”。

乐心慈心说若是连影焰门也与那离天宗联手,看来玄乙门实是凶多吉少,这黑影无疑便是和传闻中所说一模一样!忽然被那黑影掠过,刺中双腿,随即瘫倒在地,再无对策。

只听一个青年的声音冷冷的说道:“如此龌龊的行径!却用来对付我玄乙门,看来诸位是想用车轮战,来斩杀我心慈师姐!”

乐心慈闻听心中大喜,忙抬头向山顶的声音处看去,只见一个青年,背负紫霓剑,身姿挺拔的往这边走来!正是李浩穿过其他阵势,来援助自己

八门金锁阵,乃古时传下的奇门阵法,最初由军阵对仗时使用,经后世的丹道玄门之人加以改变,变成了幻化无方的奇门道术。陷入此门之人,分别经由“休,生,伤,杜,井,死,惊,开”八种传越界,而传越界后面,便是早已驻伏的强敌!

如今玄乙门众人,白慕容以将“生”门占却,乐心慈占却的却是“死”门,而李浩被那阵界卷入其中,却早已是乐心慈进入夜窟山之前的事情了

李浩被那传越门的界波卷入,顿时昏懵过去,半晌才慢慢的转醒过来,放眼向四周看去,只见黄沙漫天,尘土飞驰,地上偌大的一个圆圈上,圈中画着大大的一个“惊”字,心中便明了自己已置身这“惊”门之内。

忽听一阵厮杀呐喊之声,李浩向前面看去,只见一排排营房壁垒森严,仿佛是塞外的军营一般,望着脚下的沙场,风中飘扬的旌旗,顿觉天高地广,胸襟寥廓!

忽然营房中吼声震天,只见一匹匹军马冲出营外,向李浩所在之处奔袭过来!李浩逆着狂风,身背紫霓,脑上的束被风沙卷的在头顶飘起,宛似悬梁一般,煞是好看!见这些军马冲出驻守之地,便逆风而行,踏着脚下的黄沙,走向军队中!

那些马匹奔到李浩的几丈前,兵士都勒住缰绳,其中有一个参军模样的人,向李浩看了看说道:“我以为来的是什么可怕的人物,原来却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哈哈哈!”说着与随身的兵士都大笑起来。

李浩沉默不语,等这些军士笑声过后,便拱手对他们说道:“此地是何处?你们又是何人?!”那为的参军咧着嘴回答道:“此地是凉州地界,乃是明王殿下所驻扎的边戎,特地将你玄乙门弄到此地,供我们师兄猎杀取乐!”说着向李浩斜视了一会,满脸坏笑的说道:“看你这个小哥!眉清目秀的,不如来给我们兄弟,做压寨夫人吧?怎么样啊?哈哈哈哈!”那些军士听他说的猥亵,又跟着大声狂笑起来。

李浩也不理会这些人,径直往那营寨中走去,那参军见了,顿时大声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想明白了?哈哈哈!当真乖巧的很!”说着与众人纵马向李浩奔去,想将他掠到马上,折辱一番!

风沙混杂着马蹄声,在众人身边呼啸而动,却见马上的兵士们刚刚掠到李浩的近前,忽然一道白光飞射而出,绕着马上的人急的飞旋了一圈,顷刻便隐没不见。那些兵士还来得及反应,顿时觉得身体剧痛无比,每个人身上都有被剑气斩削的伤口,随即血光大作!

那参军见了,心中大惊,顿时对众人喊道:“此人飞剑厉害!切莫靠近他的身边!奶奶的!想不到这小子看似柔软不堪,剑道却如此强悍!快快回营禀告将军!”众人忙飞奔回营,将营寨紧闭,把李浩远远的落在身后。

李浩略施小惩,为的是让这些军士将主寨中最厉害的角色震出,好当下与之决斗,便能破阵而归!将他们将营寨紧闭,只留下几个老弱的残兵把守,心下不忍无故斩杀他们,便远远的站在寨前,安静的等待。

不多时,寨中一片哗然,随即一队队兵士列阵而出,足足有几千人,将李浩围在寨前的沙场当中。天色龙旋沙舞,原野玄黄,鸣沙中仿佛隐约传出古时战场的杀伐声音。

李浩心中浮现出那满目疮痍,尸横遍野的惨状来,便提动丹元,高声向那些兵士喊道:“我无意杀戮你们,若是你们强逼于我,休要怪我无情!”随即从背后抽出紫霓剑来,随时准备厮杀!

却听那参军大声说道:“不要惧怕于他!就算此人妖术再厉害,也不可能敌得过我们成千上万的铁甲兵士!谁若能斩下此人头颅,将军有命,赏百金,封千夫长!给我上!!!”

那些军士闻听此话,除了那些受到李浩剑伤的军士,都以为这小儿不过有些玄门道术,但若众人一拥而上,定能将他碎尸于此,便蜂拥而至,扑将上来。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