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乐心慈纵到一处空地上,耳边到处都是窸窸窣窣与哀嚎鬼啸之声,便毫不犹豫,低头用手将背后的剑匣打开,那神器“赤霞珠”带着虹身“唰”地刈杀出来,顿时扑到她身边的几十只野鬼被斩碎当场!

这赤霞珠本是夏侯商在淬炼他的火云剑时,剑气溅出丹鼎的剑灵,虽不成剑形,但极具剑气威力!夏侯商见这剑灵呈赤霞色,那时正到了传授乐心慈飞剑之时,便将这剑灵赠予她手。没想到经她多年淬炼,这剑灵早已霸若无形,随乐心慈心意所驱使,平日被围困在剑匣内,一旦主人心生杀气,顿时破匣而出!

第一波山魈猛鬼被这神器削的粉身碎骨,但紧接着第二波又呼啸着袭来!乐心慈心说不好!这些尸鬼不似凡人,虽说也能够斩杀殆尽,但它们一不惧剑气,二不知生死,只知道听从御使之人的调遣,自己一会若是丹气用尽,而这森冤中的鬼怪仍不见少,却是危险之极!

稍稍这么沉吟思忖片刻,那些僵尸便又直挺挺的扑将上来!乐心慈忙催动掌中法诀,用玄门中最为凌厉的“崩山术”来抵御,顿时林中地面一道道绿焰窜起!将她身周百米之处的尸怪崩飞炙毁!

乐心慈紧张的香汗淋漓,拭去头上的汗水,正欲收回赤霞珠,却见漫山遍野更为众多的僵尸鬼怪向她扑面而来!

而在林中忽然回荡起一个极为怪异的声音,对她喊道:“我乃离天宗金剑冥神元灵祖门下第一弟子凃苏,今日奉家师之命!前来将你们玄乙门人一网打尽————!!!”

乐心慈纵身跃到一处高耸的石碑上,略微的喘了口气,随即向那声音处抱了抱拳说道:“玄乙门弟子乐心慈,前来领教足下的奇门道法!”忽然感觉自己脚下的墓碑“隆”地一声响,那些僵尸早已扑到身边,将石碑崩断为两截,忙挥动掌剑,将攻上来的尸鬼一一削碎,片刻不敢停留,往另一处高耸的石碑上跃去。

乐心慈心知不将潜伏在背后操纵之人击败,那这些僵尸鬼怪永远也不会止住对自己的攻击,别说能走出这夜窟山,便是连自己的生死也是未能知晓!便暗自凝神贮息,寻找方才那离天宗凃苏的丹气。却见森冤中满是哀嚎行爬的尸鬼,想要寻找元凶却是难上加难,只得又跃向一处墓碑上,将攻击上来的僵尸们斩杀。

忽然觉得林中枝叶大动,一声惊天彻底的咆哮,回荡在夜窟山中!乐心慈脚下的坟墓中蓦地冒出一物,顿时烟气飞扬,险些将乐心慈翻倒在地。她急忙挺身而起,催动法咒,向那怪物打出一记“五雷天心”,这五雷天心乃是玄门中最为平常的异术,但若是像皮横那样丹气不足的人使用,效力便会大打折扣。

乐心慈能在伏羲宫众弟子中排名第三,自是有过人的资质。她自幼虽夏侯商修学丹元道法,夏侯商见她虽是女流之辈,但精进的意志与天赋丝毫不亚于那些师兄师弟们,自然也就对她刮目相看,将自己生平所学的所有奇门之术皆毫无保留的传与了她,并对她说道:“心慈,你是女子,丹元不似男子那般充盈,但也可自寻捷径,专炼一门,日后定会有所裨益。”

乐心慈所专修的,乃是玄乙门正宗奇门道术,自不是那些江湖下九流的旁门所能比拟。只见她纵身一跃,跳起有十多丈之高!挥手向那地中冒出的巨型精怪劈去!

那怪物被她极为精纯的“五雷天心”击中脑部,顿时哀嚎着扑倒在地,正想挣扎着起身,只见乐心慈居然纵身跃到这怪物的后背上。那些僵尸鬼怪见状,立即呼啸着向这怪物的背上攀爬上来,乐心慈御使出那神器剑灵“赤霞珠”来,将扑到近前的尸怪斩杀干净,飞的催动手中的法诀念道:“玄天九链!混元金锁!缚!”

那地上的巨型山怪正要挣扎而起,忽然觉得身骨一紧,随即被一股极为强烈的无形之力锁缚住,奈何它神力逆天,却也丝毫不能从这锁缚中挣脱开!那锁缚渐渐的形成了一道耀眼的金绳,牢牢的将它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听乐心慈口中娇咤道:“诸神之令!擎天之掌!弥罗镇山!!!”刹那间便纵离了这山怪的身躯,却见空中忽然惊现出一座强力的气山来,猛地向地上的巨怪镇压下去!“轰隆隆”一声霹雷,把山中僵尸野怪都吓的四处逃窜,那身躯巨大的山怪哀嚎了一声,转眼间便再无生息。

乐心慈跃到林中一处枝干上,稍稍的松了口气,虽说自己多年没用这绝世奇门道术,但毕竟还是成功的将那怪物震倒在地。自己欣慰之余深感实际战斗的重要性。若不是自己多年来奉师命一直行走江湖铲妖除魔,万不能有今日之功。

想到这正要警觉的查看四周,忽然觉得自己的脖颈被紧紧的扼住,不能呼吸!她用尽力气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个吐着红舌的半身死灵,身上披着破败不堪灰白色的上衣,不知何时,居然悄无声息的躲到这枝干上来伏击自己!

那半身死灵乃是山中无名的女鬼山精,虽说令人骇惧,但她衣衫不整,露出半个酥胸来,却又令人捧腹。只见她翻着白眼,露出犬齿,渐渐的凑向乐心慈的咽喉!

乐心慈心念一动,随身的赤霞珠蓦地飞旋而出,便向自己身后的女鬼斩杀过来!但惊人的事情生了!只见赤霞珠还没在空中飞转过来,却凭空一闪而殁,似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吞去了一般!顿时无影无踪!

乐心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赤霞珠被妖人虏去,心中虽是大惊,但毕竟摆脱这半身死灵乃是当下之急。却听就在她背后,那个冷怪的声音说道:“家师这冥神斗真乃神物,便是连这极为凌厉的剑灵,也被这宝斗吸了进去!如此,你败在他老人家的冥斗之下,也不算遗憾”

说着随即现身而出!这凃苏乃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生的甚是高挑,但浑身肌肉虬结,脑中剃得精光,头上满是刺青的符箓,耳中也穿着一串长长的环坠儿!看上去像夷狄之族辈。

乐心慈身处险境,那女鬼早已在凃苏说话时将血口凑到她脖颈血管之处,正待下口咬杀她,忽然瞪大了双眼,口中吐出阵阵的戾气来,蓦地当胸爆裂!粉碎当场!只有那舌头与牙齿还停留在乐心慈的脖颈处,划出了一道血口,鲜血顿时殷殷的流了下来。

凃苏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居然也能用破体剑气来诛杀这半身死灵,但你没了那赤霞珠,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夜窟山中的!”

乐心慈缓缓的在树间上站起,乌黑的头散落将面孔遮挡了住,沉声的对凃苏说道:“你说错了,这不是破体剑气,这是我独有的赤霞仙气”凃苏闻听一怔,随即问道:“赤霞仙气?那是什么?!”立刻催动御鬼法,那些僵尸山鬼又呼啸的向她树下聚了过来!

乐心慈对凃苏说道:“玄门中各派都有修学之法,我玄乙门乃是博采众长,独树一帜,所以我们师门中各个弟子所修所炼皆各有不同!就像我这赤霞仙气”说着将手伸向凃苏给他看去。

凃苏见她向自己伸手,以为要施动道术来攻袭自己,忙暗暗运息,警觉的防备起来。却见乐心慈的手掌中现出一团赤色的焰气,仿佛持着一盏灯火一般无二。乐心慈沉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没有了赤霞珠,却是失去大部分的法力,但你只说对了一半!”

忽然持着手中赤色的火焰,猛地往树下向即将攀爬攻袭自己的僵尸野鬼们扔去,那团赤焰倏倏的散落林中,顿时霞光一片!

只见那些僵尸鬼怪,身上沾触到这凌厉的仙气,顿时个个狞狰咆哮,眨眼睛便爆裂无形,有的还崩出绿色的液浆,森冤中顷刻间遍地腐臭!

凃苏见她已破了自己的御鬼之术,便冷笑了一下,忽然纵身而起,身影消失在这林中。乐心慈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拿出本门的法符,口中念道:“心意灵风,赤焰明灯!破!”挥手将符咒向林中抛洒过去!

顿时那符咒被清风一拂,变成千百盏明艳的霞色灯火,将这林中照耀的通明透彻!放眼望去,满地的僵鬼碎尸伏在林间,其状宛如刚刚经过一场战争般,只不过,不是人类之间的战争罢了。

林中的尸鬼之难已然解除,乐心慈纵身跃下树干,运息向林中大声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欲杀你!你若再不现身出来,休怪我手下无情!”

凃苏隐身在暗处冷冷的说道:“乐女侠,仅仅凭你的仙气是不能将我如何的,我最为忌惮的乃是你的赤霞珠,如今却被我收了冥神斗中,你只能等着被我猎杀在此!”说着林中闪出无数的青色刀气来,原来他在说话之时,早暗中已将自己的“鬼气刀”酝酿施出,想趁乐心慈不备,忽下杀手!

却听乐心慈冷冷的说道:“若是如此,那你莫要怪物手狠!”说着忽然将体内的赤霞仙气爆射而出!往林中的一处墓地下扑杀过去!

只听一声惨叫,地上蓦地飚出一道血气来,那凃苏顿时哀嚎着从墓中爬出,躺在那里翻滚了半晌,厉声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藏身之处的!?”

乐心慈站在原地,从他身上搜出那冥神斗,将自己的赤霞珠收回,淡淡的对他说道:“你用土遁之法,自己藏身墓穴中。将那些‘鬼气刀’事先驻留在林中定好目标,然后在地下催动法咒刈杀与我,你以为我嗅不到么?”

那凃苏被赤霞仙气陨去双臂,颤抖着在地上说道:“为何你这丹法如此厉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乐心慈见他如此惨状,也是心下不忍,但各为敌手,也只能痛下杀手。便低声的对他说道:“我这赤霞之气,乃是一次淬修丹元时偶尔现,而后经我师尊指点,按那赤霞珠而命名之。这仙气为我所特有,丝毫不亚于玄门中人的那些破体剑气!”

说着点了他身周各大穴道,用来减缓他的痛楚,随即柔声说道:“离天宗门下能有你这般的弟子,真是让人敬畏!你安心去吧”

那凃苏浑身遍是血水,与那土地上的灰土一混淆,顿时微弱的说道:“虽然你这样厉害但也绝不会逃出夜窟山的”随即气息微弱,已是弥留之际。

乐心慈闻听,忙大声的向他问道:“为什么?你快告诉我?你说话啊!”忽然觉得身后一阵阴风袭来,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她不及闪躲,一下被那剑气击到胸口,顿时伏在地上,动弹不得

乐心慈被那股凌厉的剑气所攻倒,顿时翻到在地,喉中一甜,顿时喷出来一口鲜血!缓缓的转过身来,向自己的背后抬眼看去。

只见一个身背斩马巨刃的肥婆踏着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那肥婆身材巨大,宛如母夜叉一般瞪着两个硕大的黄橙橙的眼睛凝视着她,马上将乐心慈从地上揪起,朝她脸上唾了一口,爆喝道:“该死的婆娘!还没见阎王去吗!!!”随即挥手将乐心慈摔落在地,扭过头去看了看死去的凃苏,猛地一脚踏了上去,凃苏虽是失去双臂,但头部完好无损。被这如山的一踏,顿时脑壳迸裂,血浆四溅而出!

那肥婆对凃苏的尸体大声说道:“若不是我急时的赶来,险些被这妖妇逃脱掉!你这废物早该让我杀了!哼!”说着对乐心慈说道:“我是离天宗曹鼋的门下弟子,前来斩杀你们这些玄乙门人!受死吧!!!”说着将扛着的斩马大刀猛地向乐心慈砍去!

乐心慈只觉一股浑厚的劲势向自己袭来,忙向一旁滚了过去,才免了变成肉饼的厄难。那大刀砸在地上,顿时将林中的土地斩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来!

那肥婆见一击不中,便马上恼怒起来,疯一般向乐心慈斩砸过去!乐心慈暗暗吃惊,心想这肥婆虽是身躯庞大,但动作却飞轻盈,简直比一般专炼轻身功夫之人还要高明数倍!便强忍伤痛,纵身而起,急向一边的墓穴处踉跄的躲去。

那肥婆见状,倏地掠过身形,顿时将乐心慈的去路拦住,随手用那斩马刀一挥,刀身打中乐心慈的身体,“啪”地一声飞出数丈!乐心慈一头撞在一颗树身上,脑中流出鲜血来,但她丝毫不敢包扎,蓦地坐了起来,身体靠在树身一旁,不停的喘息。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