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只听白慕容高声说道:“好剑!好剑法!昔日公孙大娘舞剑,观者如山,江海凝光。今日有叶师兄为我等舞剑,真是荣幸至极。若白某没有猜错的话,此剑正是江湖传闻,贵宗的青丝神剑,除此之外,世间再无如此的神器了!”他这一声高喝,本就是震慑离天宗诸人,也趁此机会想让叶鱼蓉适可而止。

果然叶鱼蓉被他这一声断喝,震的生生的止住了脚步,收了剑势,随即向众人拱手施礼,将宝剑交还谢庭烟,自己回案几坐下。

谢庭烟见白慕容虽是气定神闲,显然已是心中不悦。但他胸有成竹,只是微笑的说道:“慕容世兄说的极是,此物正是天下十大神剑其一,名为青丝剑,乃我掌门师兄在江湖中偶得,如今赠与谢某。我虽不才,但也只好靦然受之。有辞为证——”

说着“苍”的一声,将手中青丝剑拨出,亭中顿时古韵盎然,青气充盈。却听谢庭烟朗朗颂道:“青丝之灵,在乎神韵。若夫大块,万籁齐鸣而不躁扰;好似灵龟,庙堂相邀泥中自乐。伶牙俐齿隐于无意,豁达开朗见诸随心。柳絮随风作逍遥游,飘然四方得养生主。剑意之妙,其实无招。以无招化有招,生生不息;以有招攻无招,缘木求鱼。青丝剑意,悠然天地,淡然踏歌,克配人德”又慢慢的将宝剑收回,眼中满是孤傲之色。

乐心慈心说这离天宗好不厉害,先以剑气逼顶,而后又以文赋折人,当真是软硬兼施,双管齐下。正思忖对策间,却听一声朗声长笑,只见白慕容从座位起身说道:“好一个‘伶牙俐齿隐于无意’,也只有谢兄的君子之德,才能佩此神器!当真是天下难得,世所罕匹!”

谢庭烟见他如此称赞自己,也不得意,眼中双瞳如两团燃烧的炙火,往白慕容腰中所佩之剑看去,口中喃喃的说道:“哪里,哪里,若我谢某没有猜错的话,白世兄所佩之物,也同样不凡”

白慕容负手走到庭中,解下腰中乌雀剑对众人说道:“没错!此乃家师所赠,望我日后在江湖中斩妖驱邪,匡扶正义。此物乃绝代神器,”随即也出鞘示众,淡淡的说道:“浑然天成,无对无双。栖灵枝于苍梧,截断流于龟蛇。流华净其骨,疏瀹涤其心。龙蟠其锋,凤鸿之锐,铲魔魅之万里,弑鬼神于无形!灵蒙守阙,鸿鹄弦惊!正是乌雀神剑是也!”

众人见二人皆以剑赋辞,且都生的神俊非常,虽说此宴有鸿门之意,但都暂时忘却一旁,大声为白慕容与谢庭烟叫起好来。龙青霜见状,起身举起酒樽对众人说道:“龙某最敬重江湖玄门的英侠豪杰,今日我宗府群英毕集,真是荣幸之至。来!我们一同为这两阙剑赋共饮!”

众人刚刚饮下樽中酒,却见离天宗的硕山猿从座几上走了出来,几近咆哮的喝道:“众位来我门下,是给我掌门师兄面子!我硕山猿没什么馈礼,只有一身蛮力,也愿为诸位操演一二,以助酒兴!”说罢转身往庭旁的一处假山大步走去。

众人见那里并无神兵重器,都暗自纳闷,却见谢庭烟在一旁笑道:“诸位有所不知,那假山乃是天星陨落到我中原的一块奇石,重有万斤,如今被我宗门购得,摆设到此作为庭景之物,这山猿怪力无穷,想是展示给诸位欣赏!”

话音刚落,只见硕山猿已经将那万斤之石过顶举起,大步的往众人面前走来。白慕容不禁稍稍皱了皱眉头,心说这离天宗好生奇怪,难不成这次又要拿这巨石来压袭我等么?

只见硕山猿高举着小山一般的巨石走了过来,忽然向空中一掷,那假山呼啸的飞起足足有十丈多高!半晌才下堕回来,他又轻巧的接住,众人无不为之惊骇。李浩也是暗暗心惊,这硕山猿比他之前见过的乌雄晁荼寺等辈,简直宛如小巫见大巫!正犹疑之际,那硕山猿开口说道:“我一人在此耍这东西,也无趣的很,还请诸位同来嬉戏吧!”

说着忽然将那假山猛地向玄乙门这边掷了过来!那巨石披着风锐,宛如武器一般,若是被这东西压住,顷刻定是粉身碎骨!李浩与秦山早已做好了准备,若是这山压将下来,也顾不得失礼不失礼的了,只得出剑相迎,将山石击碎!

却听一个尖刻的声音说道:“如此甚好!我黎某正愁筋骨酸麻,想到场中活活血脉呢!”蓦地从案几中纵出一人,伸手将这巨石接下,随即如杂耍般双足翻飞而动,好似踢球一般将那万斤重的巨石玩弄起来!

硕山猿一见,却也不甚吃惊,那龙青霜脸色阴晴不定,暗忖这玄乙门真不是白来的名头,怎么还斡藏着如此一奇!那酒仙门的黎长生身材五短,白胖细目,忽见之下,好似一个纨绔子弟,谁知却有这般神力!便是连白慕容等人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只见黎长生举重若轻,将那巨石如儿戏般玩弄半晌,众人哪里知道,这酒仙门,乃最讲以酒御气。若是几盏美酒下肚,便可借助酒力持万斤之物!这黎长生生来便体弱多病,后来得遇酒仙门的恩师,将他整日泡在他玄门特制的酒池中。那酒池乃虎骨熊胆龟甲蛇髓所浸,天长日久,酒性早已渗入神髓,便是再虚弱不堪之人,也会脱胎换骨,龙精虎猛。

黎长生有意回敬离天宗诸人一番,单手擎着巨石,忽然对硕山猿大声说道:“你看那边是何物!?”硕山猿生性憨直,不知是计,忙向一旁扭头看去。原来黎长生用计将他目光引到一旁,免得自己将这万斤之物向龙青霜等人掷去,被他截回。眨眼便挥手飞速的用巨石砸到离天宗等人的方向!

龙青霜见巨石向自己飞来,却宛似不见,斟了一杯美酒,仍旧安然的端严而坐。白慕容见状,也暗暗心惊,若是龙青霜被此物砸中,那两派定会拔剑绝杀于此!随即心生杀机,只等巨石碎落,自己便顷刻出剑而攻!

谁知那巨石翻飞到空中,亭中的莲池底蜿蜒生出数擎莲蔓来,那些莲蔓转眼间便将巨石在空中缠裹住,如活生生的手臂一般将那假山迁移回原处,而后便悄无声息的落进池中,还复如初!

李浩见巨石被池中的莲蔓截下,心中早就知晓乃是那傅机所为。那日他在船中见傅机撒种杀人,之后便回去曾与伏羲宫等人等提及过。只听白慕容拱手向傅机说道:“尝闻贵宗门下有一御使植被之人,玄门中被誉为‘百草仙机’,定是这位傅大人,久仰了!”

这傅机乃是在朝为官,天下没有几人不知此人不但权倾一时,而且在玄门中也有一定的名望。只是此人太过心狠手辣,常常对自己身边的人也是毫不留情。韩山福当年被方宦殊二人引入门下,便拜在他的门下修学,期间此人的训教之手段令人发指!韩冰儿为学得道法报得家仇,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有今日的造就。

傅机放下手中筷箸,阴冷的笑笑,随即说道:“贱名乃尔,不足挂齿,怎么能与玄乙门的仙侠相提并论?令你们见笑了!”

龙青霜见两番攻击,都被玄乙门截下,他身为一宗之长,若是再令门下做出难人之事,就算今日将这干人斩杀当亭,也会让天下人耻笑他龙青霜心胸狭隘,不择手段。

龙青霜沉吟了片刻,对白慕容说道:“龙某此次邀诸位前来,一是想与贵门化干戈为玉帛,而且也想询问关于玄乙门的一件事情,若白世兄清楚此事,还望能如实告之!”

白慕容见龙青霜终于说道正题上,忙恭敬的答道:“请龙兄随意询问,若白慕容知晓,定会如实相告!”

只见龙青霜坐在那里沉吟半晌,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曾听江湖中传闻,你师翁夏侯真人处,有一本天下玄门之人都梦寐以求的宝典秘笈,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白慕容淡笑着说道:“我门中道法丹学无数,但不知龙掌门问的是哪一本宝典!?”龙青霜眼中忽然闪现出一丝贪饕,随即缓缓的说道。

只听龙青霜冷冷的说道:“玄门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便是玄乙门的开山之祖紫云真人,曾经手书过一本剑宗秘笈。由于紫云真人道学深厚,将那秘笈中的文字写到一本《云笈七籤》之中,若没有体究道学之人,也是难辨真假,不知哪里是经书正文,哪里是剑气功法。”

说着抬眼向玄乙门众人扫了一眼,又淡淡的说道:“若没有猜错的话,你师尊当年与那解魔人,正是为此物争的两败俱伤,恩断义绝。如今玄乙门是夏侯真人掌舵,恐怕这经书,早已落到他的手中而且那明王府的小明王殿下,其实为寻父仇是假,觊觎你门中那剑笈才是借口吧。”

李浩他一旁听罢,还隐约的记起当年在海难中,聂清远与那船人提及过小明王欲得之物,直到今日闻听龙青霜戳破,才恍然大悟。白慕容笑道:“这都是江湖中的传言罢了,玄乙门绝对没有此物。不然我伏羲宫八大弟子,为何从来没有听家师提起过呢?恐是龙兄误信谣传,当真是遗憾之至。”

龙青霜微笑了一下,随即用冰魄一般的眼神看着白慕容说道:“白师兄说的极是,玄乙门与离天宗乃是同根而生,若是真有什么道术宝典,那夏侯真人也该拿出,与我宗一同研习其中的奥妙才是,你说,我说的对吗!?”

李浩见他眼中露出异彩,仿佛立时便会扑出什么必杀妙术一般,心中不由得一凛,激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从未见过如此温润如玉之人,能瞬间便流露出龙神一般的杀气来!

白慕容淡然一笑,举起酒樽饮了一口,随即说道:“请龙掌门放心,若是我玄乙门人真学到如此玄门秘笈,那请问亭中诸位,谁还能与我门下分庭抗礼!俨然对阵?”说着眼中也闪过一丝狡黠,向离天宗众人横视过去。

此话当真厉害的很,便是一向能言善辩的谢庭烟闻听,也是哑口无言,半晌才开口解围说道:“即是如此,那就让这无头绪的江湖传言从此灰飞烟灭吧!我们为那莫须有的秘笈,闲话至此,共饮一杯如何!?”

众人跟着将酒饮了下去,这时白慕容起身拱手说道:“既然我与贵宗把手言和,从此便相安无事,望日后龙掌门与诸位同道也能到伏羲宫畅饮一番!如此我等便不打扰了,告辞!”说罢起身示意乐心慈李浩等诸人便要离开。

谢庭烟忙举手劝道:“诸位跋山涉水,如今刚刚吃过酒馔,连一杯清茶还未及享用,真是遗憾,即是如此,我谢某便不再相挽留,愿诸位一路顺风顺水!”白慕容众人也深揖一礼,随即众人往亭外去了。

谈笑亭中,龙青霜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傅机与谢庭烟伫立在门前朝玄乙门众人的身影望去,却见傅机口中含着袖珍的紫砂壶,嘲弄的说道:“顺风顺水?!呵呵!只怕是有去无回罢!”

谢庭烟淡淡的笑道:“傅大人怎么如此刻薄?你不曾见,方才那在座之中,有一神采出众的青年男子么?”

傅机撇了撇嘴,随即说道:“见过!早在船坞时便与我和冰儿打过照面,而且此人举手间便毁了明王府的两艘巨舰,想是没有那么简单。”

谢庭烟双眼遥望那些青山翠竹,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江湖中有多少如此的男儿,转眼便被那纷乱的争斗夺取性命了啊”

白慕容等人往来时的路上走去,秦山开口怒道:“他离天宗欺我太甚,若不是心慈师姐拦我,我定要与那些妖人在那庭下作殊死拼杀!”

乐心慈笑道:“我们明知这是一场鸿门宴,怎么还忍不住一时之辱啊,你看看二师兄,只言片语便将那离天宗掌门折的无言以对,当真叫口吐莲花,不战而屈人之兵!”

白慕容见李浩在一旁紧皱眉头,便好奇的问道:“为何师弟如此紧张?如今我们已经远离那离天宗的腹地了。”

李浩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只是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他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也可能是我多疑了,请师兄不必为之挂怀。”

白慕容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与我想的不谋而合,我见那离天宗人,个个都是身怀绝世神功,若我们几人在亭中久留,唯恐生变,而且凭我们这几人的功夫,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便急急的向他们辞行,想是那龙青霜也顾及脸面,但也被我讽的面色铁青,我白慕容当真佩服自己的这一张嘴巴!呵呵!”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