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沉吟了片刻,便将崔久保要一同前往的事情向白慕容说了。白慕容点头应许说道:“多一人便多一分力量,看来我玄乙门中都是些有血有义之人啊”

忽然堂中大门被他推开,却是谢经云与皮横二人到了。谢经云见李浩也在,不及招呼,便对白慕容说道:“二师兄,为何此去离天宗,不将我二人带上?却要找些其他玄门剑派的掌门,这是为何啊?”

白慕容忙给二人斟茶,便正色说道:“若是我们都离开了,那师尊又有谁来照顾?此去凶险异常,你们二人还是留守在宫里。我担心离天宗的内奸早已进入我玄乙门内,我离去这段时间,你们要随时监看各派每一个行迹可疑之人,切记!”

谢经云虽是心中闷闷不乐,但他在门内,向来只惧三个人。一便是自己的师傅夏侯商,其次是大师兄陆星羽,而后便是白慕容了。听二师兄如此郑重其事的说了,只能作罢。随白慕容与李浩又谈了一阵,便与皮横离开坎酉殿去了。

三日后,天气清朗,万里无云,伏羲宫中早已选好此次赴会的人。玄乙门内有白慕容,乐心慈,秦山与李浩。其他诸派有酒仙门的黎长生,悬剑门的掌门归灵枫,加上崔久保等。

白慕容将大多的玄门诸派都留驻在宫中,一是人多无益,若遇强敌,也不至全军覆没。二是伏羲宫乃本门重地,若自己与几位师弟此役覆没,也不至伤了元气。

众人拜别了夏侯商与宫中玄门诸派,往山下去了,谁知一场名动江湖的大战,便这样拉开了序幕

江南的山水,总是让人梦魂颠倒,谈笑亭无疑是江南最有名的一处风景,而这里正是离天宗的总堂之处。

“你说他们真的会来吗?”在谈笑亭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向旁边的一个清秀的秀士说道。

“会来的,若不赴此会,那玄乙门在天下人面前便抬不起头来,而且,他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那秀士拈起一粒黑子,往棋盘上落了下去。

“左右也要将那伏羲宫一并铲除,还不如我等一同前往那夏侯老怪所在之处,玄乙门必败无疑!”一旁与这秀士对弈的男子,正是李浩遭遇韩山福时船中那傅机傅大人。

“师弟有所不知,近日玄乙门出现了不少剑气高明的好手,若是强攻,一是我门中伤亡太大,而且最终鹿死谁手,也难说的很。”那秀士笑着答道,仿佛这盘弈棋他早已胜算在握。他举手投子间也是神色自如,像是一直没有忘记这里是谈笑亭一般。

那方脸的男子,坐在亭中一处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若是真将玄乙门除掉,那我离天宗日后也就会执天下玄门之牛耳,我师尊泉下也必会有知。”这男子生的面如冠玉,龙精虎猛。乍看上去,仿佛有帝王般的气质。

那清秀的秀士乃是离天宗的二当家,名叫谢庭烟。他听完那男子说完,便摇头说道:“掌门师兄,若是此役我们大胜,他日你也能随小明王,一同到京师面见当今天子,也当真是一桩喜事。”

原来那方面男子正是离天宗的掌门龙青霜,龙青霜听罢,却站起身来,走到亭中贮满水的一处莲池边,负手说道:“但愿如此”随即向后堂走去了。

忽听傅机在一旁叼着袖珍的紫砂茶壶,大声说道:“庭烟,你输了,哈哈哈。”谢庭烟向那盘围棋看去,只见白字早已将自己的一片黑棋围的密不通风,若是此时数官,自己却是败落。便豁然笑道:“看来傅大人连日来棋艺大有长进,想是遇到了什么高手,每日对练弈棋吧?”

傅机拿下茶壶,吩咐下人重新换了新茶,对谢庭烟说道:“哪里,整日便只有冰儿陪着我,谁料这小子极具棋赋,我也是从他那里淬炼的,不然,安能赢得了你这国手啊,呵呵。”

谢庭烟听罢说道:“哦,即是这样,那让我那韩师侄陪我对练一盘如何?”傅机便转头向廊下暗处站着的一个青年男子说道:“冰儿,你师伯要你过来陪他,你可愿意?”

那廊下站着的正是换名为韩冰儿的韩山福,韩冰听罢,便微笑走过来,对二人说道:“能陪师伯下棋,是我韩冰儿的荣幸,弟子求之不得,怎么能扫了师伯的兴致?”谢庭烟眯起狐狸般的眼睛,向他扫了一眼,随即笑道:“冰儿来我宗下,有多久了啊?”

韩冰儿将棋盘清空,恭敬的说道:“孩儿来此地也有几年了,师傅与师伯们待孩儿恩重如山,我韩冰资质鲁钝,虽不能光我门楣,但一定不会让师傅与师伯们失望!”谢庭烟笑了笑,随即便仍是拿起黑子,与韩冰对弈起来。

忽然却听一个雷吼的声音说道:“你们居然在这里下棋?那玄乙门的已经到了城外,还不快去禀报清霜师兄!”韩冰向那声音看去,却见一个浑身毛绒绒的怪人往亭中走来,心中暗自好笑。这人乃是离天宗掌门龙青霜的小师弟硕山猿,昔日龙青霜在江湖一处山野间寻到此人,见这怪人形貌丑陋,宛如猿怪成精一般骇人。但他却天生异质,生得一副修炼丹道的好根骨,便将他带回离天宗。虽说与众人同辈相称,但实际是龙青霜一手调教出来的异人。

谢庭烟见他举止粗俗,对众人又是毫无恭敬之意,却早已习以为常,顿时沉吟了一下,将手中的黑子放下,对硕山猿说道:“即是贵客盈门,我们这便去准备一下,你快去通禀龙师兄知晓。不知他们一行可有几人?那夏侯商有无亲驾到此?!”

硕山猿粗着嗓门说道:“大约有**个人的样子,似没有看到那夏侯老怪,他生性冷傲,又怎么回亲自驾临,还不是派那些无用的门下前来送死。”说着向后堂去禀告龙青霜去了。

谢庭烟沉吟了一会,口中喃喃的说道:“那玄乙门下弟子似乎没有这般许多,前日那白发道人又独自隐居回山,想是有其他玄门前来相助”

随即对韩冰说道:“改日再与师侄下棋,如今贵客以至,我们也准备一下。”说着起身与傅机二人往龙青霜的后堂去了。

谈笑亭城外,白慕容带着一行人正往这谈笑亭中赶来。

李浩一边走,一边心中甚是忧喜交加。原来那天虽师兄几人,刚出了伏羲宫的山下,不知什么时候,陵娲在一旁追赶上来,这女娃虽说也略通玄门道术,但毕竟是不成一家,若是遇敌,只会徒添累赘,但白慕容等人又没有说什么,自己也不忍心将她驱逐回去,只得作罢。

刚出了集镇,那乐心慈的宝贝女儿居然闪身出现,说什么也要随众人一同前去,乐心慈大声喝斥,但她就是死不回头,说什么也要出去见见世面。众人也是不得已,乐心慈坚持让她回山,但被白慕容阻拦住,也遂了这女孩的心愿,李小倩便欢喜的随众人一同出行了。

一路上二女不断争吵嬉戏,仿佛此次不是去赴那离天宗的危险之地,更像是游玩一般,白慕容却也不放在心上,却对众人说若没有这两个女孩子,那此行当真要闷的很。就这样,李浩虽是为二人烦恼了一路,却发现被她们一闹,这路途却似短了不少,心中思忖落雨的壑闷也冲淡了许多。

白慕容,乐心慈,李浩,秦山,归灵枫,黎长生,崔久保,再加上二个女孩,九人来到这谈笑亭的门前。这谈笑亭虽说以亭名之,但实是一处偌大的院所,方广恐不下那伏羲宫。

白慕容向四处看了看,只见香花处处,竹木修短,比起伏羲宫的烦闷,真是使人眼前一亮。随即对李浩说道:“都说这离天宗久居仙地,今日一见,果然有一派玄门的气象。”说罢走上门阶,运起丹元,高声向亭内喝道:“玄乙门下白慕容!今日率门下弟子前来拜谒离天宗诸位仙侠————!”

他这一喝,不但同行的同门众人心中暗暗钦服他的浑厚丹气,连那亭中的众人,也心中暗自赞许玄乙门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只见谢庭烟与众人忙出来拱手相迎,大声说道:“不知贵客至此,请恕我宗门相迎来迟,快请亭内相叙!”

李浩向离天宗众人看去,只见一个个都是相貌清异,抬眼瞄去便知是修道之人。忽然心中一凛,见那傅机正口衔茶壶,在一旁驻足相迎,而他身边站着的正是他的弟子韩山福。

韩冰儿看是李浩,便冷冷的对他微笑了一下。李浩看他眼中满是嘲怨,便忙将头转向一边,不去瞅他,随白慕容等人一同进了谈笑亭中。

两派玄门分别落座,只见龙青霜正襟坐在亭内正座上,挥袖拱手对众人说道:“此次请贵门前来一叙,实是离天宗府门生光,也是玄门的一大幸事。若诸位不弃龙某,我们一同来饮一杯如何?!”

白慕容忙拱手回敬道:“多谢龙掌门招待我等,即是如此,那我们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龙青霜含笑点头,随即便招呼下人端上酒菜,自己举起手中的酒杯,起身说道:“今日我与贵门握手言和,实是相契恨晚。我龙某不才,愿与夏侯师兄修好,从此玄乙门与离天宗并为一家,共襄玄门盛举!请诸位共进此杯!”说着将酒樽仰首饮进。众人也都跟着饮了。

李浩听罢,见这龙青霜也只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此人天生善于保养,看上去比实际上要年轻许多,却称夏侯商为师兄。心下不解,便在一旁小声询问起乐心慈来。

白慕容在一旁早就知道李浩的心中所想,便客气的对龙青霜说道:“哪里,龙掌门客气了。若从我师祖上论起,我白某还要尊龙掌门一声师叔呢!请掌门切莫如此见外。”

龙青霜笑道:“自从我师尊严真人离世后,离天宗的担子便落在我龙青霜的肩上,虽说没有将门庭发扬光大,但毕竟也不辱师命。白慕容的大名,龙某早已有所耳闻,今日一见,端的是洒若天人,丹元深沛!你便与我龙某以师弟相称,抛却门第之矩,你看如何!”

白慕容忙拱手说道:“即是如此,那白慕容只有恭谢尊命。”说着举起酒樽,二人饮了一杯。

李浩在席案上向龙青霜看去,只见他面若满月,神色红润,堂堂的相貌简直不下自己的师兄白慕容,心中也是生起了好感。随即又暗暗思忖,这离天宗本不像那神猪门晁荼寺之流等妖邪之辈,何以又会助纣为虐,与那明王府沆瀣一气呢。

却听龙青霜大声说道:“既有酒馔,怎能少了宴曲助兴呢?来人,将我特意从杭州城内请来的天下闻名的乐师,为我门中助兴!”

不多时,只见两旁走来几个男女乐师,在廊下抚奏起琴曲笙箫来。顿时庭内笙歌四起,这时在离天宗的案几上,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起身说道:“我叶鱼蓉愿为诸位舞剑助兴!请谢师兄借佩剑一用!”

谢庭烟起身解下腰中佩剑,向那女子掷去。这女子乃是离天宗龙青霜的师妹叶鱼蓉。见玄乙门人在此,有意显露一下离天宗的伸手。只见她将那柄宝剑,脱鞘而出,顿时谈笑亭内青光一片,玄乙门众人立时被笼罩在她的剑气之下

李浩见那叶鱼蓉将谢庭烟手中的宝剑接过,立即凝神向那柄利器看去。只见那剑鞘乌青色,鞘身上纹有龙形,端地是一柄宝器。

叶鱼蓉将剑鞘退去,转瞬间这谈笑亭中便青光横飞,剑气大作。

只见她身影洒落,动若无形,手中一柄宝剑凌舞翩跹,如仙如醉,好似一只白蝶般翻飞起跃。看的众人是目不暇给,便是连一向不屑的黎长生也坐在案几上,暗暗称许起来。

叶鱼蓉舞了几式,忽然剑招一变,亭中剑气蓦地暴涨起来,一丝丝青气向玄乙门的案几方向袭来!这剑气凌厉非常,李浩等人若再不闪躲,恐怕都要横尸于亭前!

就在危急之下,玄乙门众人忽然感到一堵无形的气壁严密的防护在同伴的案几前,那天青色的剑气无论怎样碰撞,都丝毫没有破壁而出。虽然不晓得是在座的哪一位出手相护,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秦山见这离天宗借舞剑之名,实是想试探玄乙门众人的底限与虚实,不由得勃然大怒,猛地起身便要发作!乐心慈见他胸口起伏不停,早已知晓他心中的气忿。忙伸手将秦山按在案几旁,使了使眼色,秦山强忍怒火,暂时安静了下来。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