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盛烈忽然笑道:“师弟可知二师兄所佩之剑为何物啊?”李浩摇头说道:“李浩不知,只是觉得这宝剑甚是精美,想必不是凡物。”盛烈笑道:“那就让你二师兄为你说说这宝器的来历吧。”

白慕容摆手说道:“四弟又来拿这事消遣我,”随即解下宝剑,挥手向李浩抛了过去,李浩随手接住,仔细的审视起来。却见剑身隔着乌鞘,隐约的散着幽幽的芬芳气息,顿时心下好奇,便凝神向那鞘身看去,只见那鞘身的雀形忽然灵动起来,宛如在天空自由的飞跃一般,游走在鞘身之上。

他又握紧剑柄拔出剑身,只见一道耀眼的锋芒闪过自己的眼帘,顿觉寒气逼人,那剑身却并无一字可寻,通体的透亮异常。随即恭敬的给白慕容递了回去。白慕容将佩剑挂好,随即说道:“这是乌雀剑,乃战国时期一名隐士所铸,乃是我至尊在盛年时从江湖异士手中夺到的。此物本该属于我大师兄,但6师兄从来不用器具之物,于是师尊便将此剑赠予白某,令你这些师兄羡慕了好一阵子呢。”

乐心慈在一旁说道:“剑在兵器中乃百兵之君,如今二师兄得此神器,正可谓君子宝剑,相得益彰。”白慕容听乐心慈如此夸赞自己,立时便窘了一窘,忙谦逊的说道:“能得师妹所言,慕容真是无憾于斯。”

秦山在一旁开口说道:“李浩师弟,这神刃乃是天下十大神剑之一,如今在本门中,那十大神剑便存其二,你说!凭我们玄乙门的厉害,再加之这两件宝物,斩杀那些妖人,不是容易的很吗?”

李浩闻罢,喃喃的说道:“天下十大神剑?”乐心慈在一旁笑道:“师弟有所不知,这就得请你那二师兄来给你好好的讲讲了。”白慕容饮了一口茶,故作庄重的清了清嗓子,随即说道:“这当今天下玄门中,如乌雀一般的剑器,乃有十种。皆是神刃之临凡,千年之利器。”

说着举了举腰中的乌雀剑说道:“此乃其一,我玄乙门中另有一柄神器,乃我师尊夏侯真人的‘火云剑’;”

随即一口气说道:“其外,有剑名曰‘梅花’,如今在武当剑派掌门木空真人之处;有剑名曰‘诛仙’,为仙篆门所有;有剑名为‘阿难’,传说在隐晦的影焰门内;有剑名为‘天龙’,为天龙门掌门祖啸仙所佩;有剑名‘雪轮’,乃是昆仑派月镜仙翁的神器;有剑名‘达摩’,听闻是为少林神僧所有;有剑名为‘金灯’,乃是茯苓门掌门之物;有剑名为‘青丝’,却是那离天宗门下弟子之物。除此之外,世间上另有神兵利器,皆是造化天成,不可胜数。我这乌雀剑,与天下玄门的那些宝物相比,实是逊色了许多”

李浩听罢,沉吟不语,心说玄门中不禁靠丹法修炼,原来却也有如此多的人以神器纵横江湖,忽然想到一事,便开口问道:“二师兄,我当初在灵龟岛时,听闻九曜师叔谈及以气御剑之事,她老人家说此乃我门中禁忌,但不知你与师伯为何也用这宝剑呢?”

白慕容笑道:“师傅与我,虽是以剑御敌,但并不是你所说的以器御剑,我们自有丹法道术,使这剑器为我所用,却又不破门规。他日我便详细的教与你。”李浩忙拜谢白慕容,众人便又谈起了玄门争斗之事。

忽闻门外一个童儿闯了进来,大声的禀告道:“不好了!诸位师叔师伯,离天宗的门人闯到伏羲宫里来了!”

众人闻听,心下都是一惊,虽说离天宗与明王府势大,但万万没有想到如此轻视玄乙门,居然到自己的腹地来挑衅!秦山闻罢大怒,立时便要冲出去与那离天宗人决一死战。

只见白慕容在一旁拦住说道:“师弟莫要着急,他们既敢来此挑衅,想是有备而来。我们先出去看看定分晓。”说着几人出了火麟殿,往门外走去。

来到正殿之上,白慕容带着几个师弟,见门只有两个人在那负手观望,便大声说道:“不知贵客前来,恕玄乙门出迎来迟。”李浩向那二人看去,见他们一个是身形魁梧的道人,而另一个却是负着箧子的儒生模样。原来这二人正是韩山福当年在山中遇到的卧牛道人和方宦殊。

秦山见状,便大声的对白慕容说道:“二师兄,不过只有两个妖人,我秦山一个人便能将他们搞定了,何劳师兄们动手,放心吧!”说着便要走过去与这二人决斗。

只听方宦殊拱手说道:“请诸位安心,我等不是前来挑衅的,只是奉我掌门师伯之命,前来送一封请柬,还望玄乙门的诸位真人稍安勿躁。”说着走上前来,从怀中拿出一封用火漆封的书信,白慕容往那书信上看去,却见上面写着几个字

白慕容看那封火漆的书信上,写着“夏侯真人敬启”几个大字,沉吟了半晌,对方宦殊与卧牛道人说道:“即是这样,那就请二位到茶堂歇息,等我禀了家师,再与二位作答。”方宦殊与卧牛道人,随着宫中的童儿,往茶堂去了。

白慕容随即说道:“你们都随我到火麟殿去,让师尊他老人家看完这书信,然后再作定夺。”说着众人来到火麟殿内,夏侯商正独自在自己的丹房养息,却见白慕容带着一干师弟来到自己的殿内,不禁有些差异,白慕容把事情经过向他阐述了一遍,夏侯商挥手说道:“将那信读来我听!”

白慕容将信封拆开,朗声读道:“恭启玄乙门夏侯真人,近日贵门下与我离天宗众连日干戈,双方皆有伤亡,如此下去,恐两败俱伤,玉石俱焚。我宗门再三思忖,愿摒弃前嫌,与贵玄门诸派把手言和,共书止战盟约。昔日乃受明王府之鹰犬挑唆,实乃不查之举,望真人谅解。祈请贵门诸友共赴我离天宗一叙,我与门下宗人定拱手相迎。离天宗掌门龙青霜手书。”

夏侯商听罢,沉吟了半晌。只听秦山在一旁大声说道:“师傅!这书信其中定是有诈!我大师兄那年杀了他离天宗的门人,他们哪能就此罢休?我们万不可就此与他们言和。若真去了他门的腹地,那无异于自投陷阱!”

白慕容开口说道:“秦师弟此言不虚,若是真罢手言和,甚好。不过想是没有这么简单。若我们不去,天下人会以为我玄乙门怕了他离天宗,而且那样会让人觉得我们没有诚意不想言和。但若真去,却又危险异常。这姓龙的当真是不简单”

夏侯商怒冲冠,起身对白慕容说道:“即是如此,我便亲自去那离天宗坐坐,看他能把我夏侯老儿怎么样!我堂堂玄门正宗,难道还怕了那些不入流的妖人不成!”

盛烈见他恼怒,忙恭敬的说道:“请师傅切莫动怒,若真要去,也该是我与二师兄等人,你身为一门之长,万不可轻移尊驾。”

白慕容也在一旁叹了口气说道:“师弟说的没错,如今大师兄不在宫中,看来只有我等前去一探究竟了,谈的来最好,谈不来,我玄乙门也无惧那离天宗。”

乐心慈正色说道:“若真去赴会,我们师兄几人万万不能都离开宫中,必须留下几个来照顾师尊。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白慕容说道:“事不宜迟,心慈师妹,你与盛烈师弟照看伏羲宫,余下诸位师弟与我一同前往。”

乐心慈摇头说道:“我看这样,此去离天宗赴会,或许会有一场恶战,前去之人必得是丹道高深的好手。我们虽是离了伏羲宫,但师尊在此,想那些妖人也是有所忌讳。留下盛师弟他们便可,我与你一同前去!”

白慕容沉吟了一会,只得说道:“只能如此,但不知师尊何意?”夏侯商摆手说道:“便是你们都离开这伏羲宫,只有我一人在此足矣。倘若有敌人敢来侵犯,那我也只好大开杀戒了!慕容做主安排此事吧,你们前去万勿小心。”说着下了正座,独自回寝宫去了。

白慕容望着堂中众人,思忖了片刻,开口说道:“那心慈师妹,秦山师弟便与我一同前往,我再选一些其他宗门的掌门,其余诸人皆留守伏羲宫内,以防敌袭!”

这时却听李浩在一旁大声说道:“我也愿于师兄一同前往离天宗一赴,请师兄带上我吧!”白慕容对李浩说道:“师弟,你虽是剑术精进,但此去实是异常危险,你还是陪你师伯留在宫中吧。”

李浩答道:“那离天宗有我昔日好友,如今他却误入歧途,也是因我而起。我必须前去与他见上一面,将往日的恩怨一并了结!”白慕容说道:“即是如此,那你这就去准备准备,我们三日后便一同动身。”

众人随即散了去,白慕容到茶堂向方宦殊二人回复了决定,方宦殊说道:“那我等一定恭迎诸位的大驾!”二人又坐了片刻,便起身离去了。

李浩回到自己的住所,心中思索了半晌,便向落雨的住处走来。见房门紧锁,落雨却不知去了何处,原本一肚子的话顿时不见了。正要回去打点行装,却见一个身影在一旁窜了出来。

李浩笑道:“你这东西,好好的人不作,却躲到一旁作那鼠窃之事。”崔久保在一旁大笑道:“还好你现的快,不然我一定在你这呆子头上扔几个臭蛋。”

李浩好奇的问道:“你也是来看雨姐姐的么?”久保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我此次前来是辞行的。见她不在房中,又看你满腹心事的走过来,便想躲到一边吓你一吓。”

李浩不解的说道:“辞行?”崔久保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几人追宗溯源,毕竟是玄乙门的弟子,而我只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实在是不能再在这伏羲宫中逗留。离开灵龟岛时,九曜师傅想让我到江湖中闯荡闯荡,将来也好有个营生作。整日在此处囚着,我崔久保心里也不会觉得舒服。你们要到离天宗赴约之事,如今早已在宫中传的沸沸扬扬,我也想与你一同前去,为门中出一点力量,然后我便到江湖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

李浩听罢,想到久保要离自己远去,心中又是一阵怅然所失。随即说道:“好吧,那我们兄弟就做最后一次的并肩而战,一会我便去白师兄那里与你请行!”二人边走边聊,忽然现伏羲宫外有几人走来,原来却是宗平回山了。李浩忙别了久保,迎上前去,对宗平问安。

宗平说道:“我此次下山一切安好,没有遇到什么敌袭。你们放心吧。”李浩正要把赴会的事情讲与他听,忽见他身上披着的锦袍,顿时心中一凛,站在那里起呆来。

宗平见他神色异样,随即马上明白过来,便对李浩说道:“哦,这件锦袍乃是你那师姐为报答我那丹药之恩,为我缝制的,我原本不想接受,但又实在拗不过她的好意,就只有收下了。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

李浩摇了摇头,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随口答道:“没什么,师兄下山辛苦,请到里面休息去吧。”不等宗平离开,自己便先魂不守舍的远去了。

宗平见他举止奇怪,但又想不出什么缘由来,只得摇了摇头说道:“这呆子怎么又犯了痴怔了”忽觉身边一只柔软的手扯动自己的衣襟,没等回头,却听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原来你在这里,我方才还到山前镇上去迎你了。”

宗平回头,见是落雨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旁。便对落雨说道:“哦,那多谢师妹了,方才李浩也在此处,却不知为何魂不守舍的自行离去了。”说着指了指李浩远去的背影。

落雨望了望,沉吟了片刻,便拉起宗平说道:“我为平师兄又缝制了几顶帽子,却不知你喜欢哪一种样式,你这便随我去选一种中意的吧?”

宗平说道:“不用了,多谢师妹的好意,你近日为我作这锦袍,宗平已是感激不尽,不能在麻烦师妹了。”落雨似没有听到一般,用力扯着他的衣袖,宗平无奈,怕众人瞧见,只得随着她去了。

李浩呆呆的往白慕容的坎酉殿方向走去,心中想起方才那一幕情景。原来宗平身上穿着的锦袍,正是多日前在落雨房中见到她缝制的那件。一个是自己思恋的姑娘,一个却是亲如手足的同门师兄,当真让他心痛如绞,脑海中一片空白。

走到白慕容的殿所前,痴痴的推了门进去,忽闻琴声筝鸣,知道白师兄又在弄琴,只好暂时强忍心中的郁壑,往内堂走去。

一进堂内,见白慕容独自坐在琴案旁抚弄着曲子,便静静的坐在一旁,呆呆的聆听。白慕容弹了一会,便开口对李浩说道:“每有大事来临前,我都要以琴养心,来平静心绪。若是他日心中郁气横胸,师弟也不妨一试,定会念如止水。”随即收了古琴,叫童儿上茶。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