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当晚伏羲宫火麟殿内灯火通明,大摆宴席,众门派与夏侯商都饮的酩酊大醉。李浩仍酌了几杯,心中惦念落雨,便想离宴前去探视。忽见苏年生在殿门向他招手,随即先行离去。便向宗平道:“我与师傅有话要谈,请师兄照顾我那落雨姐姐,师兄受累了!”宗平也只饮了几杯,便应允下来,去落雨的居所为她煎药疗毒去了。

李浩走出大殿,四周望了望,见苏年生在宫内的一处亭台处坐下,便忙快步走上去。苏年生先开口问道:“此次去那西华山临敌,可有什么体会么?”

李浩思忖了半晌,才开口答道:“诚如九曜师叔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李浩算是领教天下豪杰的神功了。”着便把6星羽相助自己之事讲与苏年生听闻。

苏年生听罢点头道:“我那星羽侄儿,乃是当今不世出的剑侠奇才!如今的玄门道法,恐怕早已不在我之下了。我玄乙门能有此人,真乃福哉幸哉!”

李浩向苏年生道:“那日我与那头陀交战,脑中便想,若是能得授师傅的‘阴寒诀’,定能轻易将那铁狱头陀的阵法所破解掉。”

苏年生哈哈笑道:“你这是怪我老儿没有教授与你啊!”随即叹了口气道:“当年我出海之时,将与你平儿寄托于此地,后来你又经历一场劫数,直到如今归返中原。古语云,传道授业解惑者;除却我当年在清虚谷中教授你那吐纳之法,实在是有失师者之宜。此次你回宫,我便与你师伯好好授受你一番神功道法!”

李浩慌忙跪倒,眼中闪出泪光,随即道:“当年师傅门下只收授二个弟子,只将我作门下的挂名弟子,还欲将孩儿赠予到这伏羲宫处修学,李浩那时便是心如刀绞,在灵龟岛中,九曜师叔虽对李浩恩爱有加,但孩儿毕竟想念您老人家,不愿与平师兄他们分开,请师傅怜悯孩儿,收弟子为徒吧!”

苏年生忙将他扶起,安慰他道:“我出海多时后,心中也是最为惦记于你,既然你如此看重我苏某,那咱们便除却那些繁文缛节,我便承认你是我门下之徒,你看可好?呵呵呵!”

李浩见白道人已经答应自己的师承,便对着朗月明星,郑重的向苏年生叩了几拜。苏年生将他扶起,李浩忽然想到在船中宗平所之事,便问苏年生道:“我曾听平师兄所,师傅不日便将归返清虚谷中,不再参与玄乙门与其他诸派之争,此事可是真的么?”

苏年生沉吟一半晌,眼中流露出慈祥,对李浩道:“我既无意与他人争锋,也看不惯江湖上玄门各派互戮之事,只想临流而坐,抱膝饮茶。他日体得金元大道,神归三清,便是我的夙愿了。不过,你与宗平皆是命数犯煞,劫运使然,我便将你二人留在伏羲宫内,淬炼江湖,以便救助苍生于水火之中。”着抬头仰视繁星铺幕,喃喃的道:“何时绝纷扰!世事两无忧”起身与李浩回火麟殿去了。

只见火麟殿内众豪杰仍在痛饮,那悬剑门掌门归灵枫举起酒樽向夏侯商大声道:“夏侯真人放心,我等定将那些妖人斩杀殆尽!不过是的离天宗,怎么能与我们如此众多的豪杰相抗呢!哈哈!”

却见旁边一身,身着火红的衣袍,在一旁道:“归掌门虽是道出了我等之志,但我们也万万不能轻敌大意。那离天宗不但广结各大玄门,而且还有那明王府的势力相支撑,他日若是那明王进谗领旨举兵来伐,我们又怎么能与朝廷的官兵正面相抗呢?”原来此人正是夏侯商门下四弟子盛烈,见归灵枫醉酒狂言,忙出言制止。

夏侯商摆手对盛烈道:“他明王府虽具官威,但也别忘了,老夫与那当朝太师有八拜之交,只是那当今天子陛下,一心听从那国师的妖言唆使,当真奈何!”

白慕容在一旁举盏道:“诸位听白某一言!那明王府与离天宗虽是强盛,但自古以来便是邪不胜正,如今我师尊决心斩妖驱魔,执天下正义之牛耳,便是他们沆瀣一气,又能奈我何?!”众人见白慕容气宇轩昂,神风雅态,真个叫宛若天人,都举杯齐声附和,举樽共饮

翌日,李浩早早的起来,往伏羲宫中的水榭林中独自吐纳行功,正凝神贮息时,却见林中走来一个道童,躬身对李浩道:“李浩师叔,我师祖与师叔祖在火麟殿中等你,让我来通禀一声。”

李浩睁开眼,好奇的问道:“可知他二人叫我何事?”那童儿答道:“师祖了,你去了便知。”李浩只得收了吐纳之法,与童儿回火麟殿去了。

刚行至殿前,却见苏年生在一处丹鼎房前向他招手,李浩忙走上前去,不解的问道:“孩儿正在林中吐纳,不知师傅召唤我为何事?”

苏年生转身推开鼎房的房门,带着李浩向里面走去。只见正中有一古铜的大鼎,鼎身直比那西华山无尽天坑内的乌王鼎还要巨大。夏侯商早已在丹房处等候,见李浩已到丹房,便与苏年生点头示意。

苏年生开口道:“从今日开始,我便与你师伯在此地助你炼剑,淬长功法,你可愿意?”

李浩忙拜谢夏侯商道:“能得师伯指点,李浩自是求之不得!”夏侯商抚须点头,随即指着那口铜鼎对李浩道:“你可知此鼎为何物?”

李浩听闻夏侯商所问,便恭敬的道:“孩儿不知此鼎为何物,还请师伯示下!”

夏侯商绕了那铜鼎一周,指着鼎耳道:“此鼎乃淬剑之物,是我那师祖紫云真人所遗留下来的,”着走到李浩面前继续道:“如今你虽是神功有长进,但毕竟丹气微薄,功法孱弱,我二人便用此鼎助你淬剑,助长丹元!”

李浩忙向夏侯商揖了一揖,随后道:“李浩若能得二位师长相助,那真是难求的罕事。”

苏年生走到李浩身边道:“将你那飞剑拿出来,让我二人开开眼吧!?”李浩答道:“谨遵师命!”着便运转丹元,御出飞剑来。

苏年生摇头道:“不然,不然,你此时御剑,应该竭尽丹元之气,这飞剑方能展出它最大的威力来。”

李浩听他如此,便将飞剑收回体内,运转周天,直到体虚力竭,大汗淋漓,那道白光才运息而出。李浩见那剑气正如苏年生所,暴涨了数倍,但自己也是丹元耗竭,瘫坐在地上。

却见夏侯商忽然走到飞剑一旁,伸手将飞剑夺取,猛然掷进那口硕大的铜鼎之中。李浩见他将自己飞剑捋去,无疑是夺走了自己体内的丹元一般,顿时大惊失色,开口问道:“师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将我飞剑夺走掷于鼎内啊?”

夏侯商与苏年生对望了一眼,随即眼里露出笑意,对李浩道:“你这飞剑虽是犀利,但若是真个遇到强敌,仍是不堪拼斗的。”着忽地催动道法,与苏年生二人绕着那丹鼎不停的走转起来。

李浩见他二人脚下艮离交宫,步似龙游,只好不解的看着他们。却听夏侯商口中念道:“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白道人苏年生接着卦辞继续念道:“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药兔来烹!”

忽见那丹鼎下面燃起熊熊大火来,李浩那道飞剑顿时湮没在丹鼎之中,瞬间便化为汞水,那铜鼎上宛似笼罩了一层白气。却见夏侯商与苏年生二人分别对坐在丹鼎一侧的蒲团上,不知何时二人手中各自多了一柄拂尘,口中念念有词,不停的向铜鼎挥舞着。

李浩见了好奇心大起,又不明其中玄机,只得也盘膝坐到丹房的一处蒲团上,凝神吐纳。

过了半晌,李浩耳边响起一阵“嗤嗤”的声响来,忙睁眼向那铜鼎上望去,只见自己的那柄飞剑浮出鼎中,剑芒明晃晃的甚是耀眼。自己盘膝坐在地上吐纳多时,体内丹元虽略微有了些恢复,但方才全力运息,丹气都裹缚在飞剑之上,仍旧觉得周身被掏空了一般的感觉。

却见夏侯商与苏年生二人缓缓起身,苏年生向李浩微笑着道:“今日炼剑一事已毕,你切将自己的飞剑收回体中试试?”

李浩听他这样,便将飞剑收回体内,顿时觉得丹元大长,内息丰足。忙再次的将飞剑御出,这次没有用竭丹气,却见那飞剑比原来的剑气罡烈了许多!这才恍然大悟,忙跪倒拜谢过二位师长。

苏年生呵呵笑道:“这烧炼丹汞之术,还是我师尊在世,我二人做道童时所学的道法,而后经过你师伯的深研,终能有此大用。这一月你都要来此处淬剑,以后每日除午时外,早晚都要来此地淬炼,切记不能半途而废。”李浩恭敬的答应下来,拜谢了二人,转身出了丹房。

李浩出了大殿,去伏羲宫的饭堂吃了早饭,正要前去探望落雨,却听背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李浩师叔!你要到哪里去啊?”

李浩回头,见一个秀丽可人的姑娘俏皮的站在自己身后,原来是乐心慈的掌上明珠李倩。早年乐心慈乃玄门剑派一等一的美女佳人,昆仑剑派的掌门月镜仙翁与白道人交好,一次带门下徒儿李懿客居伏羲宫中。李懿也是当年江湖中出类拔萃的青年剑侠,在伏羲宫中驻留多日,与乐心慈彼此相契,最终使她下嫁到昆仑剑派李懿的身边,这李倩便是那李懿与乐心慈所生之女。

李浩对她微笑了一下,随即道:“原来是倩姑娘在此,我正无事,想在宫中闲游一阵。”倩对李浩微微一笑,便对李浩道:“请李浩师叔随我到后山的江中游览一番,不知师叔能否应允啊?”

原来这李倩那日在江中遇到李浩,虽用那赤霞珠逼他落败,但随后现这师叔生的清秀俊俏,少女的心中不由得春波漾起。李浩又在西华山立下大功,更是对他另眼相看,便一直想找机会约他游玩。

李浩见他相约自己,想到那日她偷偷的从后山的江中出游,被师姐乐心慈训斥了一番,又碍于自己的师叔身份,实在是不能答应,便紧张的咽了口唾液,拱手对她道:“我一会还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你一同出游,还望你能体谅!”罢转身便要离去。

李倩见李浩耸动喉头,脖颈的锁骨骤然而生,更显得李浩清秀非常,莞尔的笑了一笑,随即从身后拿出一件东西,给李浩观看。李浩见了,顿时心中一凛。只见李倩手中拿着的正是陵娲脖颈上挂的骨制项链。李浩担心那陵娲心底单纯,不心被这古灵精怪的丫头捋到船中,逼迫自己与他一同出游,便急忙问道:“这不是陵娲的饰物吗?你从哪里得来的?她如今又在何处?”

李倩举着那串骨链对李浩道:“师叔与我一同到后山的船舫中,便一切都知晓。不然,恐怕你寻不到你那陵娲姑娘了。”

李浩心下大急,又不好对她作,只得柔声劝求她,二人正在那里交谈,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若是喜欢我那颈链,我便送与了你,免得你拿来骗人。”

李浩转身看去,却见陵娲无恙的远远站在一旁,心中的石头也放了下来,顿时送了一口气。原来她明知李浩不肯与她出游,便偷偷的将她房中的颈链拿来,诱骗李浩。李倩见事情败落,便不屑的道:“那又如何?便是没有你这东西,我李浩师叔也一样会与我前去,李浩师叔,我们走!”着便拉扯李浩的衣袖。

陵娲见她无礼,立即跑到李浩的身边,将她的手打落,怒斥着道:“你放开他!人家明明不愿与你前往,你怎么怎么强人所难?”

李倩也不示弱,二人便在此地撕扯起来。自从陵娲用那巨蟒伤了落雨,被李浩喝斥了一番,便再也不敢轻易用那蟒蛇伤人,更何况这里是伏羲宫,而李倩又是伏羲宫中的主人,只能忍气与她扭在一起。

李浩见二人又为自己生争执,生怕宫中的道人看到,便忙哀声劝阻,但二人似没有听到一般,仍是扭打在一起,正在焦急之中,却听殿旁的一处阁楼门前一声冷笑,李浩忙向那声音看去,只见落雨冷冷的站在楼檐之下,随即一言不,赌气的转身回了自己的居所。

李浩心中委屈万分,恼怒着甩了下衣袖,将倩与陵娲抛在一边,忙向落雨的阁楼出跑去。想推门向落雨解释清楚,但现楼门里面紧紧的锁住。无论李浩怎么敲打,落雨只当作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冷冷的了声:“李少侠请回,我身体不适,还是陪你那两个丫头去吧。”罢便不再做声。李浩又敲了半晌,只得悻悻的离开。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