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虽剑术丹元不在宗平之下,但那水上功夫,却是不济,只得守在船头,警惕的望向四周。宗平便驻足江面上,与那些黑衣人拼杀起来。

忽然李浩觉得脚下一动,那船身居然自行向一处岸边漂流过去,心知是那江中的妖人在施用御水法,忙进入船中向众人汇报。谢经云与黎长生出舱查看,却见宗平早已将潜伏江底之人斩杀干净,身上染的到处都是偷袭之人的鲜血,江面也失去了湛蓝,红殷殷的触目皆惊。

宗平跃身回船,对众人道:“这江底仍有不知名目的妖人在水下作法,我们静观其变,看看他们能将我们移到何处去!”

李浩忽然想到陵娲,但又不忍用那歹毒的手段来对付这些水下的高手,便沉默了半晌,终于定下心来,将陵娲叫到船上,对她耳语了一番,只见陵娲微笑着将灵蛇拿出,随即催动法咒,那条花斑巨蟒立时现出形来,陵娲将巨蟒高高举起,向江中扔了下去,那蟒蛇却不惧江河,顿时向水底探了去。

船中众人只听见一声声凄惨的叫声,显然是那些在船底移动船身的高手被那巨蟒所噬,个个哀嚎着爬出水面,转眼间便有几个丧生莽毒之下。

李浩跃到桅杆之上,提起丹气,向水中的众人高声喊道:“水下的人听着!你们若是还执迷不悟,我便让你们都丧身这江水之下!若你们现身投降,我便收了那蟒怪!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罢翻身跃下。

他引气高呼,一船皆惊!便连那水下之人也是听的清晰分明,顿时有几个身着黑色夜行服的人爬将上来。宗平看了,便要挥剑斩杀,李浩忙伸手拦住道:“师兄不可!是我劝他们投降在先,因此不能言而无信。”随即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哀嚎着爬上船头,李浩示意陵娲收回花斑巨蟒。只见那些黑衣人不停的在甲板上翻滚哀嚎,有的还跪地磕头求要解药。

李浩见了,心下不忍,便对宗平道:“师兄,我见他们所受的莽噬不算厉害,便将落雨姐姐那些丹药,也施给他们解了毒厄吧。”

宗平沉默不语,半晌才冷冷的道:“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他们可都是我们的敌人!你救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激涕零,日后也还是会向我们下毒手!”

李浩俯身向其中一个黑衣人问道:“你们是何门何派?为何在此地偷袭我等?!”那人受的毒伤最浅,话也还有些力气,便回答道:“我等本是排教中人,受那符冲的指使,前来截杀你们,不想被少侠现,求少侠救救我们吧,我们一定归隐江湖,不在助纣为虐了!”着便拜了击拜。

宗平厉声喝问道:“谁晓得你们还有多少人在水下潜伏着?你拿我玄乙门人都当傻瓜吗!?”那人颤抖的道:“我们这一波人,除了被少侠你斩杀那些,都爬到这船上来了,人的千真万确!不信你们可以下水查看!”

只见那黎长生拱手对谢经云等人道:“黎某不才,愿下去查探一番!”着不等众人应许,便脱下短衫,一条白胖的身影便向江中投了进去。半晌跃出江中,一个筋斗翻身上船,用手抹了下脸上的江水,对众人道:“水下却是无人,这厮没有蒙骗我们。”

李浩见宗平冷冷的默不作声,便走过去拱手道:“师兄,他们也都是父母所生养,而且被奸人利用,罪不至死,我们还是多行方便吧。”

宗平叹了口气,随即对李浩道:“也罢!我家的师弟什么都好,只是心肠太过柔软了,日后你若在江湖中吃了大亏,可别平师兄我没有教诲你啊!”李浩见宗平脸上露出笑容,急忙将那炼制丹药的铜鼎取出,宗平先给船中的黑衣人服了些解毒的丹药,然后用在那铜鼎中烧炼了些丹药,给那些人服了。

李浩对谢经云等人道:“他们这些人受那蟒蛇齿噬,想是没有力气再涉水,我在这里看守一夜,师兄们可以回去安心歇息。”随即在船舱中搬出一把木凳,坐在船板之上。

谢经云见李浩如此仁侠,心中暗暗的赞许称道,转身与皮横回了舱中。宗平先是摇头叹息他迂腐,也回身进了船舱。不多时,却见他也搬出一把长凳来,另一只手却拿出一张秀的方桌,摆在甲板之上。

李浩见了,便开口问道:“师兄这是为什么啊?”宗平不答,回身在舱内取出些好酒来,对那些躺在甲板上的黑衣人厉声道:“今晚你们若是仍做那卑鄙之事,可别怪我手狠!”那些人见宗平斩杀那些同伙,都噤若寒蝉,忙不迭的口中不敢不敢,宗平这才作罢。

李浩见那些人可怜,便拱手对他们道:“虽江中夜晚甚是凉爽,但船中也实在腾不出地方安置诸位,只能委屈大家在这船板上对付一宿了!”那些人见李浩仁善,虽也口中答应,但心中都默默感激起李浩的恩德来,一个个躺在地上,调息而眠。

宗平见李浩如此啰嗦,顿时不耐烦起来,举起酒壶给李浩斟了一杯,便开口道:“我以为你这些年来出息了许多,今日一见,方知变得更加婆婆妈妈了。”

李浩笑道:“你若嫌我婆妈,却又为何跑来这船上陪我饮酒?”宗平笑道:“你以为你师兄我就那么冷血么?我可就只有你这一个师弟!”二人举杯饮了进去。

李浩看着远处悠悠的江水,对宗平道:“师兄,我有时真想离开这纷乱的江湖,我宁愿当初没有遇到皮横师兄,也宁愿自己没有这一身的功法。与我父母二人,平凡的在那仙霞山上生活,该有多么的惬意啊”着自己将酒杯斟满,望着那远处的渔火,仰头将酒饮下。

宗平凝视李浩,半晌才开口话:“我们都是为这江湖所生,想要回去,却是再也不能!我与你不同,我宁愿驰骋天下,斩奸除魔,方不辜负我这一身的本领!”着也自饮了一杯。

李浩忽然想到他身上的铜铃,便询问道:“师兄,你身上的铜铃是从何处而来?怎么和那解师伯的铜铃一模一样啊?”

宗平转身向船舱望了一眼,随即低声道:“切莫让别人听到,半年前我曾在江湖上得遇解师伯,他与我讲起你在海中的经历。我那时在伏羲宫中露出自己的铃儿,便被疑为妖邪,如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着给李浩满了一杯,继续道:“原来那时在海难中,你被浪峰打翻不知去向,但那船舰的残骸却被武当的聂清远与解师伯牢牢抓住。他二人在海中漂流多日,而后遇到九曜师叔,才得以脱险,那铃儿便是解师伯在船骸中重拾到的。”

“那日我遇到他时,并不知此人便是名震江湖中的魔人,因见他豪爽,便与他饮了几杯,酒中提及我的铃儿,他见我那铃儿弱,便将他的铜铃相赠于我。后来听师傅提及才知晓,他便是本门的师伯。”

李浩听他谈起解轩辕,脑中便怀念起灵龟岛中的那段日子,虽练功刻苦,但也是世外桃源般的远离世事纷扰。想到戏雪逐云二人他日终要下嫁到武当,九曜独自一人在岛中终老,不禁黯然伤神。

宗平见他眼中似有忧郁,便举起酒杯来,对李浩道:“今日你我二人相见,本应该痛饮一番,但此处既无好酒,又遭了这些人的算计,只能等到回山之时,师伯为我们接风洗尘了。他日除却了离天宗那些妖人,你想回仙霞山还是灵龟岛,便是随心所意了。”

两人在船中饮酒直到天光放晴,那些黑衣人早已解了身上毒气,拜别二人,纷纷向水中跃去。宗平收拾起酒器,回舱内休息去了,李浩却盘膝在船头,做起吐纳的功夫来。

谢经云走出船舱,见李浩独自一人在此,便站在船头之上,清啸了一声,淡淡的对李浩道:“前面已见那伏羲宫山下的集镇了,不多时我们便能回去见到师尊他们!此处离伏羲宫最近,那些妖人怎么也不敢到伏羲宫山下来撒野。”

李浩盘膝运气,闭幕凝神走转周天,对谢经云缓缓的道:“师兄还是不要轻敌大意,若是这些财物在这山下被妖人捋去。那我们的努力便功亏一篑。”

谢经云笑道:“还是师弟想的周到,在这里守了一晚上,你也去舱中歇息歇息吧。”着转身到船中吩咐早饭去了。

转眼间,大船驶到了伏羲宫山下的集镇上,众人在集镇雇了几辆大车,将船中的财物运到上面。谢经云吩咐众人打点好行装,皮横独自去安置门中的那艘大船去了。

宗平对李浩道:“此次我们大捷而归,想是师傅与师伯定会圣心大悦,早已备好宴席,等我们接风呢。”

李浩在集镇上找了一顶大轿,将落雨安置到里面,随即对宗平道:“总算能暂时平静一会了,等落雨姐姐伤好,我便去清虚谷拜见阮迪师兄。”

除去皮横独自安置大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伏羲宫内行去。途中落雨几次掀起轿帘出神的看着沿途的风景,李浩不时的关切询问,久保见了,只是摇头叹息。李浩好奇的问他,他又装作无事的样子,直到落雨瞪了他两眼,崔久保这才忍住耍宝,逗的大伙大笑不停。

不多时,众人来到伏羲宫的山前正门所在之处。李浩抬头仰望,还依稀的记起当年与师傅苏年生等人初次拜谒时的情景。内心不禁一阵怅然。

忽见一个道士站在山门前观望,见李浩一行人已平安的归来,忙转身跑进殿内大声叫道:“经云师叔他们回来啦!经云师叔他们回来啦!”

只见夏侯商与苏年生率领众人,飞步出迎。谢经云见了,忙与宗平等人跪倒在地。只听谢经云道:“经云与师弟们不才,如何能让师傅与师叔二人出履相迎啊!”

白道人苏年生忙将谢经云等人扶起,赞许的道:“此次你们去西华山救援,而能无恙而返,当真为我玄乙门争了门面,我与师兄二人出迎,也是理所当然!”

谢经云忙将黎长生介绍到二人面前道:“禀告师傅师叔,此人乃是酒仙门的二当家黎长生,特地按酒仙掌门的吩咐,前来相助我等!”夏侯商与苏年生向黎长生打过招呼,众人往伏羲宫的大殿内行去。

一切安置妥当,众人随夏侯商来到火麟殿内,谢经云将西华山之役向夏侯商禀报完毕,将6星羽现身相助之事隐去不提,随即道:“此次若不是李浩师弟血战天坑,恐怕我等无人能归返本门。”

夏侯商看了看苏年生,赞许的点了点头,抚着长须对众人道:“给我那李浩孩儿记此一大功!如此看来,我玄乙门门下有望了!呵呵。”

李浩忽然走到殿中,俯身跪在地上,拱手向师傅师伯道:“孩儿有一请求,还望师伯师傅能应允弟子!”

夏侯商道:“哦?不知是何事啊?你且起来话吧,此次你为本门建立功勋,别一件,便是十件百件,师伯也答应你!”

李浩道:“谢师伯!”随即将陵娲之事讲了出来,虽隐瞒了陵娲的身世之谜,但大体上将铁狱头陀的转托之事也讲了个大概。

夏侯商听了,沉默不语。众人知道他生性嫉恶如仇,向来对西华山的铁狱头陀没有什么好感,如今却要将那似村姑野女的陵娲收留在伏羲宫内,着实是让他这个掌门矛盾了一番。

却听苏年生在一旁对夏侯商道:“师兄啊,我看暂且先收留这女孩在宫中,若是日后现她有妖邪之事,再将赶出宫中也不迟,便算回报那头陀对本门的相助之情罢!你意下如何!?”

夏侯商见苏年生开口,自己也不好再推辞,只得道:“那就按师弟所的去办吧!不过,李浩定要将她严加管束,不可再做出伤人的举动了。”李浩见夏侯商答应,忙欢喜的拜谢,随即退到一旁。

却听殿外一声高呼道:“报——”随即闯来一个道童,急急的拱手道:“禀师祖!师叔宋无量带领神笔门,流云派等人在洛水分堂大破离天宗的敌袭!如已今班师回宫!”

夏侯商闻听仙颜大悦,连声称好!话音未落,又一声捷报传来,只见又一个童儿闯入大殿中,向众人禀报:“恭喜师祖与各位前辈!我师叔秦山率连城派,桃仙门众,在武夷山尽破山海门,青鸡门等离天宗门下附属的邪门外道!如今凯旋而归,大获全胜!”

“胡哈哈哈哈,”夏侯商喜不自禁,走下正座,展开手臂向大殿的众人道:“如今我玄乙门连战连捷!可谓是完胜于斯!多亏在此的诸位相帮,我门中才得此大捷之功,他日若铲除了那般邪魔,夏侯愿与众位同享玄门盛世!”众人也拱手向夏侯商辞谢。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