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冷静了片刻,蓦地伸手将陵娲扼到一旁的船板上,厉声喝问道:“解药呢?!快把解药给我!”

陵娲见他动了真怒,眼中立时留下泪来,摇头道:“我我不是故意要伤害她的我没有解药我”

李浩见陵娲楚楚可怜,心中也为自己的鲁莽后悔,马上松开手臂,柔声道:“是我不好,吓到妹妹了,如今落雨姐姐中了你那毒莽的齿噬,没有解药,如何能救得了她的性命”眼中也闪现出泪来。陵娲见自己闯了大祸,呆呆的站在那里,也是茫然的不知所措。

这时黎长生走到落雨的身边,将一颗丸药顺到她的嘴里,对李浩道:“李兄弟请放心,我已将本门最厉害的丹药喂她服下,那药丸乃是我师兄创制,名为‘醉不醒’,能使人周天运行缓慢,她的性命还能抵得一时三刻。”

李浩忙拜谢了黎长生,忽然听到凤仙门的掌门凤三娘指着远处江中高声道:“你们快看!前面有飞剑在激斗!”

众人忙望向那江水中,只见两艘巨大的行船停在江浪之中,其中有一个青年男子正催动法器,与一老者酣战,飞旋着在江面上盘桓

船中众人见那二人在江面上盘桓飞斗,那青年男子催动飞剑,似被那手持钢鞭的老者压制住,不禁为这青年捏了一把汉。谢经云在一旁望着那二人道:“看那大船似我本门之物,用钢鞭那老者乃百练门的掌门莫留孙,此人一向与我玄乙门为敌,看来也是投靠明王府那边了。”

李浩凝神观看片刻,忽然御剑飞起,往那二人的方向纵去。那青年一见江面再现练气之人,以为又有敌人来袭,蓦地掌中又掠出一道飞剑,向李浩斩射过去。

李浩踩着飞剑,见这青年御剑飞射自己,忙抽出身后紫霓抵挡,便大声喊道:“我是前来相助与你的!望少侠不要误会!”

罢御使飞剑,手持紫霓向那百练门的莫留孙斩杀过去。那青年见李浩相助自己,忙掠回自己的大船上,原来那船中也早已有人在上面拼斗厮杀。

李浩催动剑气,与莫留孙盘旋了几个回合,那莫留孙见这青年剑术了得,又见身后驶过来一艘大船,李浩便是从那船中掠身而出的,心知敌众己寡,忙呼喝同门众人。那些人在船中正拼杀酣战,见这老者发出号令,便纵身跃下江中,飞速的回到自己船上。那莫留孙虚晃一招,闪身掠到自己的船中,催船中水手急急的向远处驶了去。

李浩见状,御剑便要追赶过去,却听谢经云在身后喊道:“穷寇勿追!赶快回来!”原来李浩所乘的大船早已经驶了过来,李浩收回飞剑,回了船中。

却见那船头上站着一个胖大的道人,高声喊道:“是玄乙门的谢师叔与皮师叔么?我是庆音子!奉家师盛烈之命,来此地接应你们!”

李浩闻听,不由得大惊,原来那胖大的道人正是当年将自己打落山崖的庆音子。想到这里,不禁心中沉闷起来。谢经云召唤船家将船身靠了过去,众人翻身上了大船,庆音子向众人施礼道:“我师祖也担心几位师叔前辈的安危,特吩咐我等到这江渡中前来接应,不想那离天宗早已派那百练门的前来截杀,我们便与他们在此处争斗了起来。”

庆音子正着,只见在江面上与百练门莫留孙争战的那青年走上前来,与谢经云众人打了招呼。李浩见他头戴道冠,生的相貌平平,只是话声音动听非凡,宛如神一般,心下便好奇起来。

谢经云笑着将李浩拉到这青年的身边,对这青年道:“师弟请看,你是否认得此人啊!?”这青年看了看李浩,淡淡的笑了笑,对谢经云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便是我那多年不见的李浩师弟吧?”

李浩听他这样,不禁感到好奇,心这青年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只见那青年将自己头上的道冠除了下来,李浩见他头发稀疏,中间秃出,只有四周生了一丛头发,顿时大声道:“你难道是我宗平师兄?”

这青年正是宗平,原来李浩被那庆音子打落山崖之后,被那些道人擒到伏羲宫中,夏侯商与几个徒弟鉴别后,才知道他手中的铜铃乃是当年一游方道人赠他爹娘的东西。后来伏羲宫道人又全体到后山寻李浩的踪迹,却连一点痕迹也找寻不到。直到九曜神尼在灵龟岛中寄来消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那庆音子等人也受到夏侯商的严厉惩戒。

几年来苏年生出海寻找炼剑的神金,宗平便在这伏羲宫中随着几位师兄修学,虽没有专人指点,但近朱者赤,也已修得一身神功。只见他扶着李浩的肩膀,仔细的看了一番,继而笑道:“原来当年师尊座下的那个呆子,今日也出落的这般出息了!”

李浩激动的抽动几下嘴唇,几乎哭出声来,谢经云忙对李浩道:“你这呆子,平师弟刚刚夸赞你,你便做这没出息的模样,如今我们又重新聚到一起,你应该高兴才对!”

李浩正欲开口答话,却见那胖大的道人“噗通”跪倒在李浩面前,大声道:“弟子庆音子,给李浩师叔谢罪来了!请师叔责罚我当年失手之过!”

李浩见了宗平,早已将那些旧事忘到脑后,这庆音子比宗平还年长几岁,忽见他俯身拜倒,心下也是不忍,便开口道:“你快起来,往日的误会,早已都过去了,以后谁都不要再提起那事。”庆音子忙给李浩磕头,从船上爬起,眼里满是感激之情。

谢经云在一旁玩笑道:“你李浩师叔可不同往日了,此时就算你们想欺负他,想是也没有那个能耐了吧,哈哈哈!”

宗平开口道:“趁此机会,将船中本门的财物都搬到这一只大船上,将那船家辞了,我们也好同乘一船,这样即便再有敌人来袭也不怕了。”

李浩心中惦念落雨的情况,便对宗平等人叙了此事,宗平眼中闪烁着好奇,忙与李浩跃到那船上,查看落雨的伤情。落雨虽是服了那酒仙门的“醉不醒”,暂时缓制住毒气,但毕竟身中剧毒,虚弱的躺在船舱中,仍是神智不清。

宗平多年来在伏羲宫中,早已随夏侯商学得许多丹鼎之术,忙叫众人将落雨转移到自己门中的大船之上,将落雨安置到一处独自的房间,以便安心静养。

两船人多,不一时便将雇佣船只的财物转移到自己的船中。李浩久保等人,随宗平到落雨的塌下,宗平将落雨袖口推到臂上,用二指搭在她的腕脉之上。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静的看着。

只见宗平脸色神色不变,半晌收去脉诊,对众人道:“大家不要担心,她暂时没有性命之忧,我这便为他熬制几剂丹药,她服了之后,在船中安心静养便可!”随即招呼李浩,与自己一同上了船顶。

李浩见宗平在船中的一侧拖出一只铜制的鼎炉,那铜炉虽不大,但显得异常精致。宗平对李浩道:“我特意将这鼎炉带到船中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罢将铜炉下架起硝石,转眼间便生起了鼎火。一边轻挥摇扇,一边对李浩道:“这些年来你怎么样?!”

李浩蹲到他的身边,将宗平手中的摇扇接了过去,向那鼎炉中不停的扇动,沉声的道:“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念师尊与师兄们,如今总算是与你们相聚在一起了。”

宗平淡淡的笑道:“想不到你多年不见,还是和从前一样那般多愁善感。”李浩忽然想到阮迪,便询问为何阮迪没有一同前来。

宗平摇头答道:“师傅他老人家早有安排,阮师兄如今独自在清虚谷中安心炼剑,不打算参与玄乙门的争斗,便是连师尊他老人家,日后也回会山静修的。”

李浩心中不解,便疑问道:“我初次回到伏羲宫时,见师尊与师伯同在那里,怎么这战端刚刚开始,他老人家便要退却了呢?”

宗平从怀中拿出一味药丸,放进那炙热的铜鼎之中,半晌才答道:“李浩,我们几人中,师尊最惦念的便是你,但你却怎么不了解师傅他老人家心中所想。”随即眯起眼睛,吹了吹四散的烟气,接着道:“师尊生性仁善,只想参伍猿鹤,云游四方,其实他才真正的称的上是仙风道骨,不似那掌门师伯,诸般纷乱,还不是由他那火爆的脾气而起。”

二人谈了多时,将熬好的丹药端到落雨的床边,李浩将她的嘴巴撬开,宗平便拿起羹匙一点点的将汤散为她顺服下去。才喂了几口,只见落雨便悠然转醒了过来,睁开凤眼,见面前是一个不相识的青年,便微弱的道:“你你是何人?我在什么地方”

李浩见他开口话,不禁喜极而泣,忙拭去眼中泪珠,对她轻声道:“姐姐!我们在自己门中的船只上,你总算无恙脱险了,好好安心静养吧。”

宗平见她转醒,便将手中的药碗交给李浩,自己转身出了舱中,李浩喂她服完丹药,便用绢帕拭去她嘴角的汤痕,随即道:“陵娲不是有意伤害你的,希望你能原谅她的鲁莽。”

落雨轻叹一声,蓦地眼中淌下泪来,李浩见了,心中如绞,忙轻声安抚,为她拭去泪痕,落雨看了看李浩清秀的脸庞,柔声的道:“你这惹祸精,早晚得连累死我,我不会怪她,你可以安心了吧。”随即转过身去,对坐在床边的李浩道:“我好累,想睡一会,你出去吧。”

李浩见她不再怪罪陵娲,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将被衾为她盖好,轻轻的关上舱门,自行去了。

这一晚,李浩与谢经云,宗平皮横四人,同在一间船舱就寝,四人冲了几盏茶,便闲聊了起来。

谢经云对开口问道:“平师弟,除了我们西华山大胜之外,宫中还有哪个师兄回来了?”

宗平答道:“除盛烈师兄带领白鹤门,玄虎门,在石门一带将明王府的驻兵击溃外,再无其他的消息。”

谢经云叹道:“如今天下十大玄门,只有昆仑与武当与我门中交好,却迟迟不见这两派的强援,其他诸多玄门都与那离天宗深交甚厚,日后仅凭我门中的师兄们,却又怎生是好。”

皮横饮了口清茶,悠悠的道:“经云,我虽年长你几岁,但论功法与志向皆不如你,如今你今日也气馁起来,可不像你平日所为啊。”

谢经云叹了口气,沉默了起来。宗平在一旁笑道:“便是他明王府与离天宗人多势众又如何?我玄乙门又不是吃素的,到时候将他们个个击败,便可以独步江湖,耀我门庭!”

李浩看宗平的豪气冲天,也忍不住附和道:“便是天下间玄门一起联手来袭,想是我师伯也会毫不为其所惧。而且我们暗中还有陆师兄相助,怎么都不会败给那些妖人。”

谢经云道:“但愿如此,此处离伏羲宫不远了,明日便可抵达,我们连日争战,今日便好生歇息歇息”话音刚落,忽然觉得船身大动,将桌上的茶盅都震落掉。皮横大声道:“不好!有敌人来袭!”

宗平镇定的起身,对谢经云与皮横道:“二位师兄请在此镇守,我与李浩前去便可,若是连我二人也抵挡不住,我想船中其他众人也无济于事。”罢转身带着李浩出来船舱,向甲板上走去。

只见江面上漆黑一片,远远望去,只有几处燃着星星点点的灯火的渔船在江中夜宿。宗平低声对李浩道:“你暂且在此地守候,且看我震他一震!”罢向怀中拿出一物,李浩见那东西,不禁顿时脸色变了

李浩见宗平在怀中拿出一物,不禁大惊失色,原来那东西正是解轩辕当年在海中遗失的铜铃。李浩一见便认出不是宗平原来的那个铃铛。正要开口询问此物从何而来,却见宗平早已纵身跃到江面,用登萍渡水的功夫踏浮到江水中,催动内息,忽然将铜铃摇响,只见平静的江中一片水汽翻腾而出!

李浩定睛向飞溅出的水汽看去,只见窜出的江浪中顿时现出十几个黑影,片刻又跃下江底,隐没不见。宗平仍然催动法铃,想将那些水底的敌人震出,却听李浩大声喊道:“师兄心!”

宗平正运息而动,感觉一个身影在自己身后倾袭而来,想要回头是来不及了,便收了法铃,蓦地飞射出剑,那人哀嚎一声,掉进江水之中,顿时江面上一片血红,如同洗墨一般蔓延开来。·k·s·b·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