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浩提着剑,心中暗暗焦急,不止是关心谢经云的安危,更怕那君师要回到皮横所在的山路,继续施行他的蒙骗,还好落雨和崔久保机灵,估计暂时还能安然无恙,当下要紧的便是将这鬼王与那头陀击败在此地。便站在殿中大声喝骂起来,想激那宴鬼王现身出来决战。

李浩喝骂了一会,那鬼王仍是没有现身,正犹疑间,却忽然听殿后一个粗犷的声音道:“怎么!我这里又来新客人了?!”

李浩心下一惊,知道那铁狱头陀重回大殿,自己无论如何也再无胜算,只得强做镇定,向那声音处看去。

只见这头陀手中提着一坛美酒,另一只手却拖着一人,从殿后走了过来,李浩见那人浑身血迹斑斑,面色青黑,显然是那受了重伤的谢经云。

李浩见状大声向谢经云喊道:“经云师兄!你还好吧!?”随即看着那头陀,怒目相视。

铁狱头陀将谢经云抛到一边,走到宴鬼王的案几前,斟了满满一海碗的美酒,开口对李浩道:“今日我这铁狱大殿来了客人,你若是喧宾夺主,却是有些让人心烦。”

李浩见那案几前空无一人,那斟满酒的海碗却凭空抬起,腕中的美酒似被人吞去了一般,瞬时便饮的一干二净!不由得惊异的目瞪口呆!

原来那鬼王御使隐身法,早已端坐在案几前,只是李浩既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也不见他的元身。那鬼王忽然开口冷冷的道:“铁大师,你知道我宴鬼王最喜赴宴,快快将你鼎中的熟肉,再奉上一块来!”

那头陀缓缓转身,在鼎中捞了一块熟肉给那鬼王。那头陀身躯高大,回头便如捉起鸡似的提起谢经云脖颈,催动真力,用劲一捏,顿时捏的谢经云口吐鲜血,喷的殿中四处都是!

谢经云虽疼痛如绞,但意识仍是清醒的,受到如此的虐待,却没有出一声嚎叫,端的是人中豪杰。只见他微弱的举起那残缺的手指,咧着血口大声笑道:“你这秃驴!有种便将你爷爷我弄死在这里!我姓谢的眉头都不眨一下!”

那头陀冷笑了一下,一手钳住谢经云,一手在鼎中捞起一块熟肉,对李浩道:“我这乌王鼎,可是千年难遇的神器,你可有胆,食我这鼎中一块肉吗?!”

李浩听他的威严肃穆,语气中似有一般不可抗拒的魔力,便大步走到乌鼎前,伸手捞了一块熟肉,囫囵的吞食了下去。他自到西华山以来,多次鏖战,早已是腹中饥饿,丹气耗竭。方才听他这鼎中烹煮人肉,也不知真假,为了解救谢经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李浩吃了那熟肉,顿觉满口香腻,神气充盈,精神为之一震。与在伏羲宫后山解轩辕烤熟的兽肉一般可口,心中便知鼎中烹煮的只是一般的虎兽之肉,便放下心来,大剌剌的坐到旁边的案几上,高声嚷道:“给爷上酒!”

那头陀看了,顿时放声大笑,松手将谢经云抛到一旁,给李浩也斟满了一碗酒,李浩仰头饮毕,只觉这酒香甜润,醇美无比,简直如那皇宫御用的一般甘味。便起身夺过那头陀手中的酒坛,仰起头来咕嘟嘟的畅饮一番,随即又走到谢经云身边,大声的对谢经云道:“经云师兄!如今你我二人身陷这天坑内,便连生死也是未卜难测,不如趁此机会豪饮一番,也不枉这头陀大师的宴请之情!”

谢经云举起酒坛,也饮了几口,无奈伤重痛楚,迫使他内息微弱,已经受不住这酒力,但饮了些许,也觉得精气恢复了些。

李浩待他饮罢,便举起酒坛在大殿当中摔的粉碎,抽出紫霓宝剑,高声道:“多谢头陀大师的酒肉,在下乃玄乙门中第四代徒众李浩!此次前来便是为寻我门中的财物,若是二位前辈不肯交还,那晚辈也只好一并得罪鬼王门与西华山主人了!”

那头陀听他的义正言辞,颇具豪气,也点了点头赞许起来,随即道:“你虽具豪气,但实是愚蠢至极,往往豪侠与匹夫,也只有那一纸之隔!就算你功法再是高深,也不能同时挑战天下两大剑侠。”

李浩正欲答话,忽觉背后寒气逼人,一道鬼符不知何时悄悄的飘到了自己的身后,顿时脚下不能移动分毫,原来那宴鬼王趁李浩不备,早已躲到他身后前来偷袭。李浩又闻不到他的丹气,只能束手就擒。忙凝神运息,在地上盘膝而坐,运习起苏年生教授的吐纳法来,方不至被那玄符夺去魂魄。

那鬼王见李浩被擒,顿时现出原身来,冷冷的向李浩道:“就似你这般的新人,江湖上如麻似栗,每年都有无数刚冒出头来便丧身失命。此次不但是除却你玄乙门的大好时机,也该是天下十大玄门一绝高下的时候了!”罢便催动“阴风掌”,向坐在地上运息的李浩拍去!

就在这危机关头,只见从大殿的屏风后面闪出一个苗条的身影来,蓦地拦在了李浩的身边。原来陵娲在屏后看了多时,见李浩危险,便再也不能无视,急忙出来阻挡。那鬼王掌劲猛厉,眼看便要将这女孩击杀在掌下,忽然一个高大的身躯拦在了宴鬼王的面前,只觉一股强烈的炙气接下这阴寒的掌风,生生的将鬼王逼退了去。

宴鬼王闪到一边,向铁狱头陀冷冷的道:“大师怎么出手助这玄乙门的人?难道你想与我们鬼王门与离天宗明王府为敌吗?”

那头陀也不答话,将陵娲扶到一边,关切的问道:“好女儿!你还没事吧?!”

陵娲被刚才那一掌所迫,也是惊魂为定,半晌才开口对头陀道:“爹爹!求你放过这个玄乙门的公子吧!若不是他出手救我,女儿早被那离天宗的混蛋胡不违强行夺去名节!请爹爹为女儿做主!”

那头陀微笑了一下,对陵娲道:“你不早已恨我将你困在这山谷中失去自由了么,怎么今日又如此的听话啊?哦原来是为了这个俊俏的子!”

罢忽然出手将端坐的李浩一脚踹到谢经云的身边,李浩毫无防备,被那头陀一击,顿时周天紊乱,经脉逆行,一时昏厥了过去。

陵娲见他对李浩出手,大惊失色,立即跪倒在他的面前,眼里流下泪来。只见铁狱头陀神色微怒,冷然的道:“本来你便想从这山中闯出去,如今有了这子,你恐怕更是失了魂魄吧?我这便将他烧死,以绝了你这念头!”罢便向李浩身边走了去。

那陵娲一见,忙起身向那头陀拦去,那头陀挥手将陵娲推在一旁,手中拈起法咒。陵娲一见,顿时大惊,原来那头陀正催动丹气,御使出自己的“明灭诀”,想要立时将李浩焚杀在地。只听他口中念诵道:“阴阳相生,明灭相阖,惚兮恍兮,大道无情!”

一股浓烈的火焰顿时向李浩身上窜了去,李浩晕厥在地,丝毫不知躲避,那袭来的热浪将他眉毛丝都燎的卷起,却见身体忽然一倾,谢经云用尽全身力气,伸脚将他踹到了一旁,才躲过这火势的倾袭!

陵娲扑到铁狱头陀的身边,流着泪让他住手,可这头陀似狂一般往李浩身边攻去,几次都被谢经云所救,那头陀恼羞成怒,将谢经云远远的打飞出去,点了陵娲的几处穴道,便向李浩身边大步走来!

一股火焰便又如恶龙般向李浩身上扑去,只见他瘦弱的身体,顿时被那团火包围住,李浩在神游中感觉身体灼痛,蓦地飞身而起,头上的髻早已被灼烧大半,就连眉毛也已是毫毛不剩。

他方才经脉逆行,虽是昏迷过去,但体内丹元只觉暴涨,残留的意识还在享受那周天逆转的滋味,却被这火焰一击,顿时转醒过来。连那鬼王施在身上的玄符,也被这火焰炙成灰烬。

他见谢经云已经被打飞在殿角处,那陵娲也被封住穴道,毫无办法,便将散落的头挽起,伴随着破晓,眼中闪烁现出一丝曙光,欣慰的向陵娲道:“本来我看你身形暴露,以为是那妖邪之辈,不想带你出这山谷之中,但是你放心,我意已决,无论如何,也要将你与经云师兄从这天坑中救走!二位前辈!我这便来领教你们的道法神功!!!”

铁狱头陀冷笑了一声,忽然顿足向殿中的地上踏去,那地上被这一踏,忽然显现出八卦形状的图案来!只听他沉声道:“这大殿之中,卦图所在之地,皆是我头陀的领域,你若不怕,便踏将上来吧!”

李浩淡笑了一下,正欲迈步上前,忽觉背后一股阴风袭来,却又是鬼王在身后突袭而至!李浩不退反进,瞬息间转身向那阴风迎了上去,一剑横斩,顿时殿中飞溅出一道血光!只听那鬼王在暗中嚎叫,显然已经受到紫霓剑的劈斩。

那鬼王用阴风掌向李浩袭来,以为他觉不出自己的气息,谁知这次却被一剑削下几个手指来,顿时鲜血横飞,厉声道:“你!你究竟是如何寻到我的丹气的!??”

李浩微笑着答道:“开始我也暗暗被你这阴功鬼法所惑,但我自从在山中遇到那个前辈,便已知晓,这世间之玄门法术,没有什么是人所不能破解的了的!你方才用那玄符偷袭我,我虽不及躲闪,但在瞬息间早已便将自己本门的尾身蝇放出,那螟蝇善能分辨玄门中人的丹元气息,你刚才又来偷袭,我便已经知道了。”

李浩道破了宴鬼王的玄机,那鬼王见那螟蝇在自己身上闪动着微弱的光辉,早已将自己的遁术泄了踪迹,便气恼的现出原身,立时打出二十多道玄符,往李浩身边围去!

李浩毫不惊慌,双脚向前迈进一步,便进了那头陀的领域范围,那卦图范围外的玄符,自然便被那域墙所遮挡,打不到自己身周来了。那鬼王一看,顿时气的七窍生烟,却听那头陀高声对宴鬼王喝道:“鬼王门的客人,你安静的在外面等我吧,待我杀了这子,我便与你一同饮酒食肉!不过你若是动我那女儿一根寒毛,我便将你扔进那鼎中烹食!”

罢催动神功,只见那卦图领域四壁立时有四道粗壮的锁链延伸出来,锁链上面都宛似被涂了油般剧烈燃烧着!李浩走到场地中间,那条条铁锁顿时犹如活了似得,猛然向李浩攻扫过来!

李浩闪身躲过其中一条,第二条马上又横扫而至,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那铁狱头陀也不知何时,手中也多了两条炽灼的铁链,飞也似地向李浩攻杀过去!

这卦图外面依然能清晰的看到二人在其中鏖战,陵娲穴道被制,仍是呆呆的站在那里,见义父猛烈的攻杀李浩,毫不留情,心下焦急的为他担心起来,便连那宴鬼王在一旁止住手中的伤口,看的也是暗暗心惊!

只见六条铁锁燃着赤炎,猛厉的向李浩攻了去,每一次都是罡气强劲,火势凶猛,李浩逆行经脉,那“诛天剑气”的劲势反倒暴涨了许多,有几道炽锁抽溅在自己的肩头,都被那剑气所护蔽,只是域壁上的锁势,没有那头陀手中的铁锁来的凶猛,李浩也只能凝神躲闪。

那头陀边攻边大声高喝:“你可知我为何叫做铁狱头陀么?!”不等李浩答话,便继续道:“我将自己困锁在这无尽天坑之下,便是用这六条钢索将自己紧紧的缠缚住,以便淬炼功法!如今功成,这几条神链也蘸了我的法气,成了得心应手的武器!”罢加猛攻。

李浩见这空间狭,自己又被道道的铁锁围困,当下便提着紫霓剑一边防御,一边思索对策,也大声的道:“想来前辈是将自己当作那狱囚中的牢犯了?你这般的修炼方法,精进便是精进,只是如那地狱中的恶鬼罪徒般的受虐,又有什么欢乐之处!?”

铁狱头陀哈哈笑道:“我若不这般淬炼,那别人便要寻我杀我!便是在这天坑之中,被那山外的剑侠所现,以为我是那山魈野鬼神魂命精,一个个的不自量力,前来诛杀我,都被我用那乌王鼎烹煮熟食,没一个走得出这坑底的!”

李浩冷笑道:“你那般胡乱杀人,与那些山魈野鬼又有什么区别呢!今日我便将你这冥洞毁了,为世人除却你这深山野怪!”

罢运行周天,御气至双手上,忽然抓住其中一条火链猛地向另一条山呼啸而来的铁锁卷了去,却见那铁链顿时缠绕在一起,难解难分。李浩心下大喜,急忙持剑向头陀身边攻杀,谁知那纠结的铁锁瞬间便自行解开,两道赤炎便向李浩身后卷了过来!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