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君师要走上前来,对着这怪人踏了一脚,回头向李浩说道:“我见他想在你身后,用他那獠牙偷噬你!这才出手斩杀了他!”李浩谢过君师要,两人往那头陀的处所去了。

走了一会,二人来到山崖的顶端,李浩向四处望去,只见夜色黝黑,四野寂寥,早已是一夜之中最为黑暗的时刻。李浩转身对君师要说道:“君前辈,这里只是一片荒崖而已,并没有那修行人的居所。”

君师要对李浩说道:“你哪里知晓,这西华山的铁狱头陀乃是邪魔外道,并不如我等那般在世间房舍中居住。”

说罢指着那崖下的一处黑暗中说道:“这西华山山中,有一个偌大的陨石坑洞,圆周处都有百来丈宽,洞底更是深不可测。是一处绝佳的修行与隐蔽之地!”

李浩向那崖下往去,却见那山崖之下空旷无边,中间当真隐约有一个巨型的坑洞在此。那深坑幽寒叵测,李浩不禁打了个寒颤,便出神的望着那无尽天坑说道:“如此这般的深坑,我们又怎么下去?前辈又是如何得知那头陀在那坑底的。”

忽然觉得脑中一阵清香扑面而来,顿时觉得神魄飞散,只见一朵朵白莲围绕在自己的周围,散出妖艳的幽香。转头又向那君师要瞅去,只是觉得视线越的模糊起来。

那君师要面目狞狰,走到李浩的身前,阴森的说道:“那头陀便在那坑洞中,我这便送你下去!”说罢挥手一掌,将李浩打落到那山崖下面。李浩只感天昏地暗,一个筋斗栽了下去,不省人事

李浩向那无尽天坑中落去,只觉头脑混乱,丹气紊行,想要御气飞纵却是不能了,只得任凭身体直直的往下坠去。那天坑深纵非常,李浩堕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才重重的落在了坑中底部的一株玄松上面,那松枝犹如手掌般将他铺接在上面,才解了粉身碎骨之险。

那松枝经不住下堕的力道,只是缓了一缓,便枝身折断。李浩身体一颤,又下落了去,“噗通”一声扑倒在地面上,方知这坑洞到了底端。

虽说李浩免去了跌死的险境,但他处在昏迷当中,又没有运息抵抗,从那树身上落下,也是跌的半死,趴在那里懵了过去。

过了多时,李浩才缓缓的醒转过来,支撑着盘膝在地,运息而安,那吸入的莲香便慢慢随着丹气的丰沛而殁去不现。李浩起身向上面望去,见那坑口宛如一个硕大的天井般高高在上,自己早已是井底之蛙。刚欲御剑飞身上去,忽然想到方才生的一幕,心中不禁惊骇异常!原来那君师要正是斡旋在玄乙门内的细作,趁李浩毫无防备,便将他推入天坑之中,想让他碎身于此!

李浩心下烦恼起来,暗暗思忖日后若在江湖中行走,自己真个要在顶上多具一只眼,才不至被那奸诈之人蒙骗。那君师要说这天坑底正是那铁狱头陀所在的修炼之地,如今也是真假难辨。

他正思忖中,忽然见那头顶处远远的顺下来一根蔓藤,李浩心中一惊,这天坑深不现底,却又是何人能将那山藤结成如此之长?!刚要开口喝问,却见沿着藤蔓跃下一个女孩来,李浩见了,顿时惊讶的说道:“怎么是你?!”

原来那女孩正是在庙宇中遇见的那个浑身的女孩。这女孩依然披着李浩的外袍,只是不知在哪里寻来了一件虎纹短群围在身下,那件袍子也被她扯成长条,只遮挡住胸口,乍看上去,就如同山中的野人打扮。

那女孩见李浩惊异,便找了坑洞底的一枝松枝,用火折将松枝点燃,坑洞中顿时有了光亮。李浩见他肤色黝黑,但容貌娇美,与落雨的柔媚娇美相比,却又有一番野性的风情。

那女孩婉然一笑,开口对李浩说道:“自从你将那二人埋在土里纵身上山,我便一直悄悄的跟随在你的身后。远远的望见那人又将你推了下来,我担心你的安危,便下来寻你。谢谢你在那庙中出手救我!”说罢便靠到李浩的身边,向李浩的脸上深深的吻了一吻。

李浩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吓的不知所措,又见她衣着暴露,孤男寡女的深处坑中,越臊的面红耳赤,只是那火把照耀的颜色将他的窘态掩了去,才不至于更加尴尬。

那女孩见他腼腆,便对李浩大方的笑道:“你怕什么,我叫做陵娲,你叫李浩罢,我在昏迷时听那漂亮的姐姐喊你的名字,才晓得的。”

李浩点头,对陵娲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遭那奸人的算计,不慎跌落到此。再纵身上去,想要寻我那师兄的踪迹,只怕又是难上加难了。”

那女孩陵娲说道:“那人骗你是假,但那头陀的居所在此地却是真的,”李浩大惊,便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

陵娲对李浩说道:“我原本是那头陀多年前在帝陵后拾到的一个孤儿,我的名字也是他为我起的。他虽残忍无道,但对我一直甚好,如今我已身为大人,想离开西华山到江湖去走走,但每每被他阻拦。”说罢神色中闪过一丝凄楚,但随即便对李浩笑道:“我带你去他那寻找你师兄!”

说着拉起李浩的手臂,往坑底的前方走去。李浩被她这一拉,又是羞臊无比,只觉她手掌柔滑娇嫩,慌忙将她手臂甩在一边。

那女孩见他腼腆,却也比计较,只是微微一笑,带着李浩向那头陀的处所走去。行了多时,李浩只觉得阴寒无比,坑底的四壁忽然有了点点的火光,却是一盏盏明亮的松油灯将洞中照彻的灯火辉煌。

陵娲带着李浩,走进了一处大殿之上,李浩万万想不到这深壑的坑洞之下,居然还有如此的大殿,向四处看去,只见四壁满是灯火,将大殿内笼照的辉煌无比,宛似那汉室的皇宫般敞阔。一根根石柱竖立在大殿堂中,中间摆放着一口乌黑的玄色大鼎,氤氲的冒着热气,但鼎下却并无柴草燃烧。

李浩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陵娲竖了竖十指在嘴边,拉着李浩闪身躲到一处屏风之后,二人静静的卷缩在那里,隐蔽起来。

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宴鬼王!如今我帮你们对付了玄乙门,日后那夏侯老儿的脾气爆,找上门来,可不是耍的!”李浩隔着屏风,透过屏障向殿内看去,似乎有一个硕大魁梧的身躯从里面走出来。

另一个声音开口说道:“你以为你逃得了干系?你那徒儿多年前便已去‘拜见’过玄乙门的白道人,用你那‘九印流火’想戮杀他!你铁狱头陀早已与玄乙门结下梁子了!”

李浩听那声音甚是幽冷,仿佛向是从地狱伸出传来的呓语一般,虽说已经闭了内息,但依然身中冷,急忙用力克制,忍住了寒颤。

那头陀挥手请那宴鬼王坐到一旁的案几上,自己走到那乌鼎之中,挥动鼎内的汤匙,在里面捞出一块煮熟的肉来,随即盛到那鬼王的碗中,大声说道:“这乌王鼎,曾经烹煮过江湖中大大小小三百多条剑侠的躯体,早已熬的是香汁漫溢,汤羹鲜浓,如今招待你这鬼王门的鬼王阁下,也不算失礼罢?!!”

宴鬼王冷冷的笑了笑,端起碗来转眼间将那熟肉吞的一干二净,阴阴的说道:“你这人世的凡肉,怎么能惧吓住我阴间的冥司来?只叹你有肉无酒,便是煞了这宝鼎的妙用。”

那头陀呵呵笑道:“我去后堂为你取酒,你在此稍后,顺便把那玄乙门的小子拿来,询问一番。”说着转身向堂后去了。

李浩听那头陀说玄乙门的小子,登时心中一动,知道谢经云却是在此地,便筹划起御敌的手段来。过了片刻,低声对陵娲说道:“你在此处不要出声,我趁这鬼王独自一人时偷袭过去,若是他二人一同在此,那当真是回力无天。”

虽然李浩压低声音,隐去丹元,但那宴鬼王天生耳根明顺,便坐在案几上阴阴的说道:“何人在那鬼鬼祟祟,胆子当真不小哇。”

李浩闪身而出,对这鬼王沉声说道:“我乃是玄乙门人,前来救助我师兄,取回我门中的财物,你若不从,休怪在下无礼了。”

随即不等那鬼王做答,便飞剑而出,刈向案几处!

忽然那鬼王一闪而没,在大殿中不见了身影,李浩心知此人深谙隐身法门,便凝神住息,寻那鬼王的丹气。

大殿上的火光蓦地黯淡了下来,只觉一股阴寒之气充满这殿堂之内,“啵”地一声响动,殿中忽然现出道门扇大小的玄符,将李浩围在了中间!只听那宴鬼王在暗处冷声颂道:“冥灵鬼域地府阴符异界玄门”

李浩不及闪躲,被这些符门锁在了其中,顿时眼前一黑,明明通明的大殿在自己的眼中立刻便的幽暗无比,仿佛自己来到一个未知的空间中。

忽然一股阴冷的寒风吹来,将李浩打了个激灵,连忙抽出紫霓剑来,护在自己的身前,只见阴暗中闪出两个牛头马脸人身的怪物来,手持巨斧与狼牙棒,狞狰着向他砸来!

李浩飞的闪过,催动法咒,用五雷天心向其中一个劈去,顿时一声爆响,那雷光打到那牛头身之上,那怪物却甚是结实,丝毫没有受伤的迹象,却吼叫着,挥舞手中的巨斧,向李浩劈来!

李浩心中惊骇,刚躲过这牛头的攻击,那马脸又举起狼牙棒,飞的往他身上砸将过来!李浩挺剑隔住,顿时觉得一股山压般的怪力压了下来,手上一抖,紫霓剑险些落在地上!

那牛头见李浩抵挡住马脸人的攻袭,也从一旁咆哮着削劈过来,眼见巨斧要将李浩拦腰截成两段!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李浩暗运内息,走转周天,“爆”的一声巨响!将那诛天剑气在体内逼出,他这一次运尽了全力来抵挡那牛头的攻击,想一举催毁那巨斧于当下!

那巨斧与诛天剑气相碰,轰然一声,出巨雷般的震动,那牛头被这震波激的摔到一旁,马上翻身爬起,正要举起巨斧再次攻袭李浩,却听见一丝轻轻的破碎之声,回头向那斧身望去,见巨斧中间裂开一道细小的缝隙,随即越来越大,片刻间居然碎成数十块,纷纷的落在地上!

那牛头一见,似乎勃然大怒,烈声咆哮着握起双拳向李浩砸来!

李浩方才催动诛天剑气,震毁这怪物的巨斧,但自己仍是难以抽身,仍被那马脸怪压在狼牙棒下,见这牛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便收了剑气,御出飞剑。一道白色的剑光回旋着斩向那牛头怪物!

那怪物扑势猛烈,不及停住庞大的身躯,被飞剑惯透前胸,顿时鲜血喷涌而出。但这怪物似乎也不觉疼痛,猛地伸手握住李浩的身体,牢牢的钳在手中。

李浩被他这一钳制住,顿感呼吸困难,自己格挡那马脸的紫霓剑的力量便减弱大半,那马脸趁势威,猛烈的举起狼牙棒狂乱的砸向李浩,顿时烟气纷飞,转眼间地上被这怪力砸出了一个打洞,李浩却闪身不见,似乎已被这怪物砸成肉泥,跌落到地上的坑洞中。

那两个怪物手舞足蹈,大声咆哮,四处寻找李浩的踪迹,但被方才那阵砸击的烟气所遮挡,只能在原地打转。

那烟气渐渐的散去,只见灰尘中现出李浩的身影来,李浩被那马脸的狼牙棒击中头部,鲜血殷殷的顺着额头淌了下来。只见他眼中似有两团火焰燃烧,右手持剑平伸,高喝一声,身周爆射出金辉色的剑气来,刹那便冲向两个怪物中间,催动紫霓剑,将内息灌注剑身,那紫霓剑一沾丹气,居然闪现出血红色来!瞬时间两个巨怪身边都是李浩闪动的影子!

只见李浩飞转动手腕,无论那两个怪物怎样咆哮扑打,却没有沾到他衣襟的分毫,李浩身法越闪越快,那二怪最后眼花缭乱,居然见到他身形拖出一串串冗长的灰影来,顿时觉得身骨碎裂,剑气漫天!

顷刻,李浩跳出圈外,利落的将掌中紫霓收回剑匣,冷冷的看着这牛头马脸。那两个怪物在原地咆哮着,眼中现出恐惧的目光,随着一声声的怒吼,身体一块块碎落在地上,刹那间便没了生息。

李浩也是消耗巨大,不由得跌坐在地,运息了片刻,睁眼一看,原来这二怪一殁,那幻界便立即随之而消失。自己又回到了那头陀的大殿上,李浩挥出飞剑,将围住自己的那门扇般的玄符斩破殆尽,望着空旷的大殿,厉声喊道:“鬼王门的败类!给我滚出来!!!”

</div>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